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山海經的領悟

劉再復

  079

  當八十年代中期中國作家在尋根的時候,我無所作為。因為我早已清楚我的根在《山海經》裡,在那個草樹蓁蓁密密、到處洋溢著原始野性與洪荒氣息的神話世界裡。那是一個人、神、獸三位一體的世界,那是一個生命無邊無沿、無拘無束的世界,那是一個不長心術權術也不長教條酸果的世界。無論是蛇身人面還是龍身人面的龐然大物,都不是加粉飾的、最本真的大地的兒子。

  080

  追日的夸父,填海的精術,以乳為目的刑天,補天的女媧,治水的大禹,這些遠古的神話英雄,他們身上活潑而堅韌的神經,就是我的根,他們的名字就是我靈魂的血肉與骨骼。靈魂是需要血肉與骨骼的,更需要脊樑。人世間跪著與匍匐著的靈魂太多,而且長出了蘚苔與莠草,所以我更是緬懷偉大祖先那堅韌的、赤子的靈魂。

  081

  原始神話告訴我﹕你的祖國的偉大日神是一位女性,她是帝俊之妻,名字叫羲和。她生育了整整十個太陽,並在甘淵這個地方完成了輝煌嬰兒的洗禮。每一個太陽都是必須的。說后羿射下九個多餘的太陽,那是《淮南子》編造的。我從偉大的女性日神中得到啟示﹕我心內也需要有十個太陽。我需要有多重多元的光明之源,需要有四面八方的暖流與知識流。

  082

  我身內有十個太陽的名字是夸父、精衛、刑天、女媧,還有曹雪芹、荷馬、柏拉圖、莎士比亞、歌德與托爾斯泰。每一個太陽都不能少。我所以能睥睨烏雲,輕慢寒風暴雪,心靈上空常有朝霞,黎明與黃昏都蓄滿暖意,就因為胸中有著十個燦爛奪目的太陽。有這些永恆永在的驕陽麗日相伴相隨,還怕黑暗與黑暗的動物嗎?還感嘆人生缺少流光溢彩嗎?

  083

  仿佛是在青年時代,那時我丟失了十個太陽,只留下一個人造的赤熱的太陽。儘管人們說,這是最紅最紅的紅太陽,儘管我十年如一日地生活在它的光環中,可是,留下的卻全是黑暗的記憶。

  084

  追超烈日,填平滄海,修補蒼天,斷了頭顱之後還照樣操戈舞劍,這有可能嗎?誰都會回答不可能。然而,遠古的英雄卻把不可能當作可能去爭取、去努力、去拼搏,知其不可為而為之。這正是東方偉大的日神精神,中國永遠不滅不亡的原因。我的故土上的五個太陽,每一天都以它璀燦無比的光波提示我﹕別忘了,別忘了大地上第一曲英雄的悲歌和它的主旋律。

  085

  夸父面對燃燒的火海,精衛面對蒼茫的汪洋,刑天面對失去頭顱的身軀,大禹面對漫衍中國的洪水,女媧面對破敗的天空,他們都有絕望的理由。但是,他們面對絕望而反抗絕望。我們的祖先是一些硬在絕望中挖掘出希望並發展希望的偉大孤獨者。在他們開天闢地的茫茫史篇中,每一頁都鐫刻著這樣的真理﹕人活著,不是我了等待希望,而是為了創造希望。

  086

  法國思想家埃德加.莫林和他的朋友這樣闡釋他們的希望原則﹕“不是希望使人活著,而是活著產生希望”。或者說﹕“活著孕育了希望,希望又使人活著。”刑天不僅體現這種希望原則,而且啟示後人﹕人類可以在自己的身上完成“復活”,即實現再生,可以在更新生命中實現新的希望。在險惡的逆境中,首要的原則是不要倒下,即不被命運所擊倒,然後重新創造命運。生存、死亡、復活;希望、破滅、再生。這正是時空軌道上永恆的生命鏈。

  087

  夸父真傻,精衛真傻,女媧太傻。太陽追得著嗎?大海填得了嗎?蒼天補得上嗎?跋涉一個個白天與黑夜,口銜一塊塊細小的木石,手捏一團團的泥土,不分朝夕,不捨晝夜,奮不顧身地作力量懸殊的較量,勇敢、執著、堅韌,一身俠骨與傲骨。他們做著聰明人嘲弄的事業,卻走上聰明人無法企及的天地境界﹕在蒼窮與大地之間展開彩虹般的自由羽翼。

  088

  不是爭取成功,只是爭取信念。他們的眼睛緊緊地盯著前邊那個美麗的目標,不知道甚麼叫做勝利,甚麼叫做失敗。魯迅說﹕“中國少有失敗的英雄。”因為中國人失落了遙遠的祖先的大心靈與大氣魄,而落入“成者為王,敗者為寇”的勢利理念中。

  089

  《紅樓夢》中的諸多人物誰最傻?除了一個傻大姐之外還有一個傻哥哥,這就是賈寶玉。傻大姐是天生的白癡,甚麼也不懂。傻哥哥可有大智慧。呆中的迷惘,癡中的執著,傻中的正義與公道,憨中的詩書評論與大迷惘,沉默中的逃離家園和告別塵界,哪樣不是真性情與真智慧,賈(假)不假,傻不傻,能在殭屍國裡守住點活靈魂、活情感就不傻。

  090

  聰明人只能沾染太陽的一點光輝和大海的一抹浪花,他們永遠是太陽與大海的局外人,而憨傻的夸父與精衛卻溶入太陽溶入大海,化作偉大存在的一部份。聰明人早已灰飛煙滅,傻子卻與太陽、大海一起穿越時空的圍牆與邊界,活到今天。

  091

  夸父追逐太陽,最後溶入太陽。太陽是他所求的道,不屈不撓的求道者最後得道並化為道的一部份。夸父求的是光明之道,他的名字是光明的一角。

  每天每天,當太陽從山那邊的岩角上噴薄而出,金黃色的光燄灑向花叢、草地、屋頂和我的圖書般的窗口,我就想到,這是夸父的精靈,原始的,野性的,赤裸裸,單純的精靈。這些精靈一走入我的身心,我就想行進,想嘗試,想奮發,顯然,他們在我的生命當中又投下了神秘的熱能。

  092

  存在者是肉身,它屬於形而下國度;存在是道身,它屬於形而上國度。夸父、精衛、刑天、女媧都告訴我﹕存在者不可沉緬於帝王之家、溫柔之鄉。宮殿裡的蟲豸還是蟲豸,瓊樓玉宇中的貓狗還是貓狗。要奮飛,要長出穿越滄海怒浪的雙翼,要尋找存在的意義。

  093

  夸父、精衛、刑天、女媧﹕天地之間永恆的天真;只知耕耘,不知收獲的天真;只知奮飛,不知佔有的天真。有天真在,便不顧路途中有巨火烈燄,人生中有滄海般的大苦難,貼近目標時有斷頭的危險。有夸父、精衛、刑天、女媧的名字在,就會有偉大的耕耘者與追求者。王朝明明滅滅,天真的探尋者卻生生不息。

  094

  夸父沒有群落與國度,精衛告別父親炎帝之後成了東海的流浪者,刑天則獨往獨來,女媧是最偉大的孤獨者。他們以天為居所,沒有故鄉,然而,他們為他人創造故鄉。夸父在死亡的時刻還把自己身體的一部份拋入人間,化作一片桃林。那就是千載萬載、無數炎黃子孫的家園。

  095

  刑天丟了頭顱,但心還在。心靈可以長出另一種眼睛。原始英雄擁有大心,但沒有巨大的腦。大心裡有大性情、真性情。現代人腦的發達卻使心縮小,小到容納不了一點真情真性。夸父的性情彌漫天空,精衛的性情覆蓋大海,刑天的性情穿越古與今。我在心裡建造了夸父塔、精衛塔、刑天塔,好在人欲橫流的世上守住一份大性情與真性情,遏制住心的萎縮。

  096

  剛毅木訥者天然地藏拙。拙中有大智慧。大禹治水三過家門而不入,女媧補天千載而不知疲倦。夸父無言,精衛無語,刑天無音,原始的大英雄們都是拙人、拙神。他們不是修煉於口舌,而是修煉於肝膽和性情的最深處。

  097

  我喜歡女媧,不喜歡共工。撞斷天柱容易,建構蒼天和修補蒼天卻很艱難。破壞天柱不是工程,補天卻是偉大的工程。女媧的勞作是大寂寞,沒有人知道她流過多少汗水。共工流了血,流血轟動了天內天外,人們知道他是革命英雄。英雄的標尺變了,所以人們崇拜流血與暴力。我要質疑這個標尺,我女媧,也為精衛﹕你,才是真正的英雄。

  098

  白雲千載,藍天悠悠,誰是中國第一代理想主義者,誰是山高海深的第一代大夢的主體?是精衛,是夸父,是女媧。移山填海,修天補地,中國的遠古有大浪漫、大理想。可惜中國今天只剩下小浪漫﹕作家筆下的情愛小故事,霓虹燈下的色情小夜曲,精衛當年奮戰過的東海碧波中的小寓言。

  099

  遠古時代的鳳凰美麗而自由,牠“飲食自然,自歌自舞”,快樂地翱翔於原初的日月山川之中,可是,不知道從甚麼時候開始,牠被文化改造了,“五采而文”﹕“首文曰德,翼文曰禮,鷹文曰仁,腹文曰信”。(見《西山經》)從此,鳳凰的頭顱變得沉重,翅膀變得沉重,身軀變得沉重。中國的鳳凰既然背負德、義、禮、仁、信,怎能自由的“自歌自舞”。我謳歌精衛,同情鳳凰。但願鳳凰的翅膀不再負荷過重,真的可以自歌自舞,如我今日自語自說。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