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死亡雜感

劉再復

656

我的朋友李澤厚在接近六十八歲的時候對我說﹕我已經假設自己死了。既然死了,那麼“身後是非誰管得,滿村爭說蔡中郎”。有了死的假設,的確可贏得自由﹕死了還怕甚麼計較甚麼?還怕世間的暴虐、專橫和宰割嗎?死了還追求世間虛幻的名聲、地位、榮耀嗎?死了還管人們的評長論短、還為他人的討伐、批判、污蔑憂煩嗎?一切都會消失,只有此時的情感、情懷和好奇的眼睛是真實的。平靜地走著腳下結實的路,能走多遠就走多遠,走不動就歇歇腳,不要急,不要慌張,更不用欺騙別人和欺騙自己。

657

科羅拉多高原的十月,秋意正濃,我依然在早晨與黃昏媦慦幙巹鞳C明知冬季將臨,明知下個月鵝絨似的大雪將從洛磯山那邊滾滾而來,明知百花凋謝不可避免,但我還是努力灌溉,把握住此時此刻的美與快樂。此時此刻,鶯飛魚躍,小鳥啁啾;草葉與樹葉映著霞光雲影,秋菊開得像金色的向日葵,天空藍得像夢境,艷陽縟麗的光華透過密葉,漏落在草地上。竹棚堛漯峊坅垮噩菕A像雕塑,彷彿是假的。我只顧沉緬於這一刻。人們在準備過冬的衣服時,我準備著在冬天堨i以微笑的記憶。

658

這一刻,我和你相逢。這一刻,是如此簡單,又是如此不簡單。昨天是西方,今天是東方;往昔是高山,現在是流水;那回滿頭蒼翠,這回是鬢髮如霜。天地悠悠,時空無常,同族同類千萬億萬,而我們竟能在此相逢,共此月色,共此星光,這是怎樣的偶然,怎樣的神秘,怎樣的幸事?對於這一刻,你說﹕活著多麼好。儘管肩挑重擔,腳踩污泥,活著多麼好!對於這一刻,我說﹕這一刻意味著戰勝許多死亡。

659

經歷過一個危險而逼近死亡的瞬間,但又是一個具體而圓滿的瞬間。在這個瞬間堙A我作為自己的衛士,保衛了自己的肺腑和肝膽。在生的誘惑與死的威脅中,人格最容易崩潰,但我保衛住人格。於是,這個瞬間成為詩意無盡的瞬間。在第二人生中,我從一個詩意無盡的瞬間開始。想到這一點,我就對人生充滿愛意。

660

天亮了。我又迎接一個清新的黎明,又在晨光中提起筆。提筆的一剎那,我意識到,像流亡的星辰我又穿越了一次暗夜,經歷了一次覺醒。剛剛甦醒的腦子很好,昨天的悟意尚未消失,新的思緒又像朝露一樣明晰。我提醒自己,要珍惜。在穿越昨天的黑夜時,許多智者與愛者已經死亡,而你還幸存著。你從死神的掌心中僥倖走出,贏得死者們曾經渴望過的尊嚴與自由。不要荒廢任何一個早晨,不要讓任何一派美麗的晨光從你身邊流逝。

661

幾位至愛友人死的時候,我為死者哭泣,覺得從身上掉落的不僅是幾滴淚水而是我自身生命的可以觸摸到對鮮活的一角----生命的一部份伴隨朋友而死亡。在那一瞬間,我真切地感到身上有一種東西崩塌,這是物質性的。

662

也許人的最深邃的慾望是存在的慾望,因此對死亡總是懷著恐懼。如果存在狀態過於痛苦,存在的慾望減弱,死的恐懼也許會減弱。自殺者以自身的行為語言告白﹕他已對死亡無所畏懼。因此,一般地說,富裕者、成功者、權勢者更怕死。大人物未必不是膽小鬼。

663

林黛玉在臨終前百感交集,自焚詩稿。晴雯在與寶玉訣別時說﹕“早知今日,何必當初”,剝下指甲贈與知己。美的死亡是美的最後顯現,它比美本身更美。它讓人更深地感知到美的價值。落葉、落花、落日,常常比葉子、花朵、太陽本身更讓人激動。

664

有些哲人說,死亡沒有種類,而我卻看到死亡的無數種類。死亡具有不同的質。有的死亡是善的完成,有的死亡是惡的完成,有的是美的完成,有的是醜的完成。最後一種是醜劇的落幕,讓許多人都會鬆一口氣,他的生是罪孽,死則是貢獻。

665

屈原、陶淵明、杜甫、蘇東坡、莎士比亞、哥德這些偉大的詩人顯然沒有死。他們不僅仍然擁有生命,而且每天都在給予生命。我每次到書架前去和他們見面,都覺得相見後自己有所變化,他們顯然又改變了我身心的某一形式。

666

黑格爾認為,死亡是向血向“土”的要素回歸,死者回到要素的簡單存在之中。林黛玉在葬花時意識到自己將像落花一樣向“土”回歸,賈寶玉不知道能否意識到自己將向“石頭”回歸。能向簡單要素回歸的生命才正常。一些偉人拒絕向簡單要素回歸。所以他們死後就建金字塔、皇陵、紀念堂,幻想回歸到另一天堂。但他們的屍首畢竟也是僵冷的石頭。回歸豪華只是幻相。

667

叔本華說人總是在繞過暗礁,但是,繞來繞去還是繞不過最後一個暗礁,這就是死亡的暗礁,任何偉大的舵手都無法領著我們繞過死亡的暗礁,人類的悲劇是最後總要觸礁。儘管有既定的悲劇性,但人類還是一代代迎著風浪繼續航行。人類畢竟是偉大的悲劇家。

668

生命不是整體性死亡,最先死亡的是那些沉睡不醒的部份。久不思考的生命、久不前進的生命就是部份先死的生命。只是能意識到部份死亡的人很少,多數都以為死亡是一次性的,飛躍性的。

669

每條道路都通向死亡,但還要繼續前進。墳墓告訴你生的結局,但埋葬不了你生命的全部結果。生的果實是抗拒死的唯一武器,所以人的創造慾望總是難以泯滅。

670

儘管天天吃人參和在身體上注入補藥,但生命還是一天一天地走向衰朽,一天一天離墳墓更近。擁有百萬大軍的將軍甚至擁有江山政權的帝王,也無法消滅死亡。唯有能夠給人的心靈以美好的積澱的文字,它能比肉體的生命更長久。

671

莊子認為死是不真實的;死只是歸於自然、融入永恆。曹雪芹則認為死是真實的。人一死,一切都“了”。以為不真實,沒有眼淚;以為真實,便是十年辛酸淚。

672

一切都是瞬間,再美的花朵也要凋謝,再輝煌的筵席也難持久。曹雪芹以人生根基的不可靠來解釋人生。於是,他沒有幻想,也不製造新的幻想。

673

林黛玉如果沒有死,她就會像托爾斯泰筆下的娜塔莎---嫁人,肥胖,在庸俗的社會中失去自己的美。因為死,她才留下永恆。死,會把“生”化為永久的美麗的雕塑。

674

黃仁宇先生的“萬歷十五年”,說明一切人,從萬歷皇帝到首輔張居正到一切宦官皇妃宮女,都是歷史的人質,正如古希臘的“俄底浦斯王”說明一切人都是命運的人質。天網恢恢,多數人都逃不掉歷史的羅網與命運的羅網,能逃脫的,便是英雄。人質是傀儡,是賭博的物質。

675

人的生命有限,語言不過是阻止死亡的一種生命延續,它仍然是有限的,把語言誇大為無限也是白日夢。

676

日本人崇尚櫻花,崇尚武士道,講究瞬間的直覺、瞬間的把握、瞬間的穿透,不相信長期的功夫,我相信瞬間的超越,但又相信瞬間的超越借助於長期工夫的積澱。

677

日本武士道精神的信仰者,一生精心策劃的就是一個死。死是目的,死就是美。對恐懼的超越就是美。死不是達到某種功利的手段。

678

死是枯竭。但死也是源泉。它是哲學家的思想的源頭。海德歌爾的哲學之源就時對死的大徹大悟。孔子說﹕“未知生,焉知死”,海德歌爾的哲學是孔子的反命題﹕“未知死,焉知生。”我從海德歌爾的哲學中贏得更多的力量。當我明白死亡是一種不可抗拒的限定時,我便一直在限定媞犮i能讓生命放出光彩。

679

因為人會死,生命才贏得意義。青春、勇敢、獻身、時間等美好的字眼才贏得意義。如果人不會死,生命有甚麼可珍惜的?時間有甚麼可珍惜的?青春有甚麼可珍惜的?死亡不僅界定了生命而且界定了生命的意義。西蒙娜德.伏波瓦的《人總是要死的》,寫一個長生死的福斯卡,悟到不死會使他失去了戰士的光榮、女子的愛情和生的樂趣。存在主義哲學家與俗人對死亡的恐懼不同,他們有一種對不死的恐懼。

680

有些哲人說,死亡是一種轟動。的確,有的人的死亡是種轟動。但是,不求死亡的轟動,打消死可以重如泰山的慾念,可以帶給生時更多的從容和寧靜。老是想到死的轟動,難免要落入生的虛榮。

681

我尊重上帝與基督,卻不願意成為教徒。因為我所確定的生活目的,不是死後可以順利地走入天堂。也就是說,我的生不是為了死---為了死後的幸福。我確定的人生意義是此生的意義,是此生此世我的工作和我的工作之果。

682

人死了之後,靈魂就像隕石似地不知掉落在甚麼地方。在廣袤無邊的天地之間不知何處可以尋覓。倘若能夠掉落在幾位仁厚的朋友心中,就沒有甚麼可遺憾了。如果落到後世知音心中,就更值得高興。朋友與知音,就是故鄉。

683

看到一具人的屍體,會突然使我們嚴肅起來。人對死不敢輕狂,但在生時輕狂的人卻很多。發現生的價值,往往在死的一剎那。

684

在過去的時間中,我有過身心的局部死亡。在未來的時間中,我還要死亡。因為有過死亡,我才有明鏡。才洞見我與世界怎樣逐步衰朽,怎樣掙扎,又怎樣穿過死亡的身軀獲得人的魂魄。

685

人們都以為死亡之後一了百了,從而可以得到安寧。但是中國的文化卻使得善良的百姓生時無路可走,死時也無路可走。魯迅筆下的祥林嫂,就是一個被判定為死後也要被兩個男人要鋸子爭奪她的身軀的女性。

686

賈平凹筆下的一個人物,只迷戀著兩種東西,一是已經死亡的時間,這就是過去;一是必將死亡的象徵,這就是棺材。她的焦慮是在她變成了僵屍之後是否有一個較好的小窩。

687

“誰能拯救我脫離此死滅之身?”《新約.羅馬書》這樣提問。美國的作家兼思想家威爾斯(Herbert George Wells)作為無神論者,他認為這個拯救者可以是自己。因為自己的肉身堨]含著思想,而你的思想顆粒可以成為人類思想巨流的一部份。他相信早已形成的人類的思想、知識和意志的大江大河是永遠洶涌澎湃的,此江此河不會死亡。而我們一旦成為這江流的一部份,便可脫離死滅。我喜歡把死亡視為確定的哲學,也喜歡把死亡視為不確定的世界觀。

688

德國存在主義詩人里爾克(Painer Maria Rilice)因被一朵玫瑰刺傷而致血癌而死,這使我想到﹕死亡也可以是一首詩,可以死得很美。

莎士比亞筆下的許多人物的死亡都是一首詩﹕如羅密歐與茱麗葉之死,哈姆萊特之死,埃及女王克莉奧特佩拉之死。曹雪芹筆下的許多女子的死亡也是一首詩﹕林黛玉之死,尤三姐之死,晴雯之死。她們死得如泣如訴,如詩如畫。

我國偉大詩人屈原投江而死,他的後世同胞惋嘆千載,並把他的死日定為端午節,這也因為,他的死亡是一首詩。屈原之死是一首詩,無可爭議;王國維也投湖自盡,但他的死亡是否是一首詩還有爭議。可見,死的意義與生的意義相關。

自殺容易構成一首詩,因為它可以選擇,但自殺不一定都有詩意,尤三姐的自殺是詩,而她的姐姐尤二姐的吞金自殺卻不是詩。

被他人所殺,被權力與社會所殺也可能是一首詩。基督被釘上十字架而死亡,就是千古絕唱,最動人的不朽的偉大詩篇。布魯諾、伽利略等科學家被燒死,也是偉大詩篇,摧人落淚的詩行。

日本現代的大作家三島由紀夫筆下的主人公剖腹自殺,整個過程,顯然是一首詩,可惜這些死亡之詩,好像是刻意寫成的。

林黛玉在臨死之前,焚燒了所有的詩稿,這些文字的消失沒有甚麼可惜,沒有一首詩比得上她的死亡之美。凝聚著人間最真最深的情感的眼淚,包含著人間至真至美的情感的死亡,永遠是天地間最動人的詩篇。

689

許多感人的作品確如劉鶚所說﹕文學乃是哭泣。有情人常被自己的眼淚所淹死,靈魂就安葬在自己的眼淚堙C林黛玉來到人間來“還淚”,還了債之後就在淚中下沉,埋進眼淚的海底。機器人沒有眼淚,政客沒有眼淚,劊子手沒有眼淚蛇蠍沒有眼淚,只有人擁有眼淚。人性世界何時喪失最後一片綠洲而變成沙漠,就看何時人類失去最後一滴淚。

690

九年前的那一次劫難對我永遠是重要的。這一年命運給我的提醒超過以往幾十年。它提醒我﹕死亡隨時都會到來,死神不在縹渺的它鄉,它就在你的身旁。隨時都可以發出死亡的通知。明白死神不在遠方,就不敢偷懶。

691

我的讀書寫作,很像在水中下沉。時深時淺。沉到深處時,才有快樂,心情也很好。沉不下去的時候,就不安。我發脾氣,只是因為此刻浮在水面,並沒有其它原因。

692

久不思考是生命的一種死亡形式。可以說,生命的死亡是從不思考開始的。人最後關閉心臟的大門,但在這之前,總是先關閉思想的大門。

693

人的生命永遠在生與死、愛與恨之間衝突緊張,生命才無限曲折,無限壯觀。

694

對罪孽的承擔,不是害怕來世的懲罰,而是對人之所以成為人的責任的認同。沒有任何外在性的力量可以征服純潔而坦白的內心。

695

薩特把人界定為被叛了死刑而又不知何時赴刑的存在。

人通過營養、吃藥以延緩赴死刑的時間,但為了延緩這種時間,也往往出賣靈魂,使靈魂提前奔赴斷頭台。

696

人一生下來就是一個存在,而且是不斷發展變化的存在。沒有甚麼力量能夠否定這個存在,除了死。那麼,人生就必須追求存在的意義。這個意義不是他定的,注定的,也不是先驗本質所規定的,而是自己賦予的,即自己賦予自身存在的意義。我的存在帶有甚麼樣的意義、面孔和本質,我有選擇的自由。因此,選擇在我,自由在我,責任在我。為主為奴,操之在我。人的存在可以渺小到極點,也可以博大到極點。人的本質力量可以對象化到無邊無際,也可以懦弱到毫無力量,這都取決於自己。在“命運”這一大概念中,我不屈服於“命”,而期待於“運”---期待不屈不撓的向前運動。

697

我對死與必死沒有恐懼,但在思想旺盛的年月堙A我對死亡感到惋惜。所以每時每刻都盡可能地從僵死的教條中掙脫,以爭取時間,我知道黑暗的墳墓就在身邊。

698

聽到鄧麗君的死訊時,我感到痛惜。當我充耳灌滿進行曲的時候,是她的另一種美妙的如同天樂的聲音滋潤了我們一代被火藥燒焦了的心胸,我一直感謝她。她雖然死了,但她的及時而死,恰好給人間留下永不衰老的、與她的聲音和諧的美貌。她在中國人的心中將是永恆的美與永恆的星光。死亡與虛無並不相等。已經逝世了的鄧麗君,即使她的鬼魂在黑夜堨X現在我的面前,我也不會害怕。她的歌聲聚集著人類的全部溫情與善良,即使她作為鬼,我也渴望聆聽她的帶著憂傷美的歌聲。

699

詩人安格爾說,每個人到了生命的最後,總是要聽到一聲沉悶的爆炸,然後離開人間。誰也無法避免這一聲爆炸。但這一聲爆炸可以炸毀一些人的全部,卻不能炸毀另一些人在生命過程中創造的另一種更久遠的生命。

700

一個青年對著牆壁全神貫注地吹奏笛子,沒有聽眾。我站在他的背後許久,但他沒有發現,他的內心充滿思念、傾訴和情意。潰敗的生命不會對著大自然吹奏戀歌。人生很短,我也應當握緊靈魂的笛子。不要放下,即使沒有一個知音也不要放下。

701

當愛財如命的契契可夫(《死魂靈》中的人物)為丟失錢財而哭泣求救的時候,一位智者對他說﹕“值得哭泣的不是你的財產,而是那沒有人能搶奪的東西。”這種沒有人能搶沒有人能奪的東西就是人的靈魂。儘管世上有剝奪靈魂的革命,但靈魂不可剝奪依然是一個真理。人在自己的生涯中常常自己拋棄這一價值無量的東西,但很少人為它的丟失而哭泣,甚至許多人永生永世也不會意識到它的丟失。

702

每天都聽到雙重的呼喚,既有光明的呼喚又有黑暗的呼喚。光明的呼喚使我靈魂飛向天空,黑暗的呼喚使我的思考擁有紮實的大地。無數同類楚於黑暗中,他們從黑暗中發出的呼喚,許多人聽不見。可我總是敏銳地聽到這呼喚,所以不敢輕浮。

703

我的人生可算是有幸的。因為我愛書本和愛朋友,所以生活中總有人類最優美的心魂相伴。此外,還因為我有許多跟蹤的虎狼,那是人類的負面,這一負面又使我的理智不會過於殘缺,文字不會變成低吟淺唱的牧歌。

704

在人生的起始階段,路上總是佈滿花香,此時,我不懂得時光的份量。直到鮮花凋零,道路充滿泥濘,自己也差些被風暴埋葬之後,才知道生命可以有所作為的歲月是多稀少,這歲月是一種有機的物質,它有著多麼難以估計的重量。

705

寫過《裸者與死者》、《北非海岸》的美國作家梅勒(Norman Moiler)說過,人的年紀大了之後,最糟的是變得膽怯。曾經敢於冒險犯難的,年老時卻變得戰戰兢兢、瞻前顧後,最後更是變得漠不關心,無動於衷。心靈的死亡,第一徵兆是膽怯;第二徵兆是冷漠。到了這個時候,作家倘若還有自知之明,最好是沉默。

706

如果那個瞬間真的是死亡的瞬間,如果那個瞬間之前還有三分鐘,如果死神在這個時刻問我還有甚麼依戀,我大約會告訴他﹕這個世界雖大,但我依戀的只是此刻在我心靈中那幾個春日般的親人與友人的名字,唯有他們是這世界最後的真實。

707

人的生命“始”於母親的子宮,這是沒有差別的,但是,人的生命“止”於何處卻很不相同。有的止於抓住最後一個銅板,有的止於王位最後的囑托,有的止於抽出最後一縷絲,有的止於偉大圖畫中最後的一筆,有的止於觀賞藍天的最後一瞥。人生終止於何處,常常真實地顯示著人生。

708

一切都可能被剝奪,一切都可能被粉碎,一切都可能被疏遠,但心靈的歸屬可以自己掌握,誰也無法改變它。世事滄桑,但它可以依舊屬於自己依舊緊緊地貼在胸間依舊呯呯地跳動。靈魂只要還站立著就會改變一切,疏遠了的大山還會向自己靠近。

709

死亡甚麼時候到來?不知道。死亡乃是一種巨大的不可知。因為死亡的不可知,人生才有趣。死亡的確定是指死亡一定到來,死亡的不確定則是不知死亡何時到來。由於死亡的不可知,生的夢境便五彩繽紛。

710

我早就發現死亡,包括發現自身偶而死亡的時刻。當第一根白髮從頭上昇起的時候,當第一個死的噩號糾纏自己的時候,當精彩的書籍擺在面前不再興奮的時候,當美好的歌聲不再想去傾聽的時候,當人間的災難消息傳來不再不安的時刻。

711

人對死亡其實是很在乎的,因此,人們才努力去創造征服死亡的手段,包括宗教、哲學、文學、藝術等等。一切精神創造都是在創造一種比生命更為長久即超越死亡的東西。對於死亡不乎的人也有,但很少。

712

自從聶紺弩、施光南去世之後,我便意識到,熱愛我的友人不可能伴隨我的一生,他們將一個一個離開我。想到這一點,我再也不會忽略真正的情誼。

713

人類內心深處也許有一種超越死亡的東西潛伏著。我一直在挖掘這種東西。我的文字都是在挖掘時帶出來的泥土,其中可能夾雜著永恆的碎片。一切都讓時間選擇,我只管不斷挖掘。

714

死神並不是突然而降的不速之客。它伴隨著人的誕生而進入人的體內,潛伏著、窺伺著,並抓住某個時間點開始蠶食人的肉體與靈魂。人可能在肉體尚未被吃掉之前,肝膽、肺腑已被吃盡,靈魂也只剩下殘骸。

715

近日,四千年才接近地球一次的慧星又出現了。我在陽台瞭望著這太空中神秘的客人。四千年前它君臨的時候,大部份人類還處於刀耕火種的蠻荒之中,而四千年後它再度來訪的時候,人類卻有無盡的繁華。此後四千年它再度來訪時,人類會是怎樣呢?可惜它永遠行走在天宇大道而我們卻再也看不見它了。人生真短,慧星的一輪足跡,正是人類的百代腳印。

716

無論那一個季節,我都確信太陽就在頭頂。即使在嚴寒的冬季,我也相信,那只是太陽離我尚遠,但太陽還在,沒有人能消滅太陽。我記得歌德說過﹕太陽永遠不會下沉;還記得叔本華的話﹕太陽永遠處於燃燒的中午。

717

自古以來,無論東方還是西方,總是在爭論靈魂是否存在。其實許多人在肉體死亡之前靈魂早已不存在。他們的問題不是死後有沒有魂靈,而是死亡之前靈魂是否還在。果戈理的小說《死魂靈》就是發現人在死前靈魂已率先毀滅的悲劇。

718

生命彷彿是無休止的重復﹕誕生,生長,發展,死亡;然後又是誕生,生長、發展、死亡。生命的悲劇正是明知要死亡,還要重復誕生。所以叔本華說,人最大的悲劇是他誕生了。然而,明知會死偏要誕生,偏要在大地上站立起來,這也是壯劇。

719

無論是過去還是現在,無論是昨天喝彩之聲鼎沸的時日還是今天思緒奔涌的瞬間,我都覺得自己的人生高潮尚未到來,而且希望高潮永遠不會到來,高潮一旦到來就進入完成與終結。我不會看到生命句號。我的生命將終止於耕作的時刻,高潮將留待身後。

720

人生是永遠的旅行,連死也不是終點。人死後,他的心生命還將繼續旅行,他的思想還將潛入其他生命,在活著的、奔騰著激流的其他血脈媊~續獨白與對話。

721

孔子站在河岸上感嘆時間如同逝去的江流時(“逝者如斯夫”),不知是站在河邊的上游還是下游。如果讓我選擇,我一定站在下游。因為我喜歡以整個身心去容納時光的流水。時間的消逝,並非死亡,我相信它的每一逝去的片刻都可以注入我的生命。

722

人到了二十歲頂多到了二十五歲,軀殼就停止生長了,但人的心靈卻不斷生長,一直長到死。人在臨終前最後一個感悟,也可能使人的心靈長出新芽。這一意思借助錢穆先生的概念來表達,便是人的“身生命”只成長到青年時代,而“心生命”的成長卻沒有止境。

723

人類的心靈是如何形成的?那些與獸完全不同的溫柔的心靈是如何產生的?像賈寶玉那種真性真情是如何實現的?我始終詰問著。偉大的造化經過無數年代的孕育,把冰冷的石頭化為人類心靈,造物主最偉大的成就是形成了人的心靈。不管它是上帝的產物還是歷史的產物,這是偉大的產物。

724

在我的印象中,祖母與外祖母的去世如同落日,先是落進我的心堙A經過眼淚的洗禮後又重新從我的心壁上昇起。她們的慈愛的靈魂,放射著光華,不僅為我照亮路途,還幫助我發現人間優秀的品格,使我常常在他人的生命光彩中陶醉而不知嫉妒。

725

“人生很短”這一簡單意識幫助我凝聚生命,拒絕把時間分配給無謂的爭執與爭鬥,而把歲月的流水全部引入寫作方格,讓它湧流出另一生命。

生與死不僅是軀體的存在與毀滅。在這之外,人是走向黑暗還是走向光明,是與魔鬼為伍還是潔身獨行,是攀越真理之峰還是爬行於名利之牆,都是生與死的抉擇。投身名利場與投身墳場的意思相差不遠。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