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寫給時間與友人的備忘錄

劉再復

485

生命佈滿秋色,白髮像旗桿在頭頂豎起。人們都說人過半百記憶會像秋葉飄落,然而,我卻忘不了昨天。昨天的苦難記憶像浪濤拍打胸脯,時時提醒我的一項人生使命。這一使命是絕對命令。它要求我把昨天在故土上的體驗心驗記錄下來,這是一部人怎樣變成獸、變成畜、變成奴才、變成工具的故事,我必須告訴時間、友人與後人,以使此後的歲月不要重復這類故事。

486

轉眼就要接近耳順之年,我不存在任何幻想,也不製造新的幻想。老是生活在幻想之中,就會忘了最平常的事實,就會忘記水、鹽、空氣。

487

故國給我那麼多桂冠與榮譽,但我仍然生活得不舒服,因為那堹吨皏糽R之鹽,這便是支撐生命的愛、尊嚴和信賴。只要能生活在對同胞對人類的絕對信賴之中,那怕每天吃的是粗茶淡飯,我也會感到幸福。

488

可惜沒有信賴。我害怕人們讓我在心中緊繃一根弦,身內築下一個堡壘。青年時代,我和同胞們天天都像士兵一樣建築靈魂的工事與碉堡,處於備戰狀態。信賴全都解除,眼堜餺g的全是偵探隊員的目光。一個知識分子,竟像偵探。我害怕生活在這種目光之中。逃亡,便是逃離懷疑的目光。

489

中年之後,我老是感到疲倦,嗜睡,不僅是身倦,而且是心倦。如今知道了,一顆天生的最高貴、最柔嫩的心靈,老是提著一個沉重的堡壘,還時時蒙受鐵靴的踐踏和語言的射擊,怎能不疲倦?

490

憶苦思甜,牢記仇恨。全部教育都要讓我們拋棄一件東西,這就是愛。教育者忘了﹕愛,是人生之鹽,是人類站立在大地上的泥土與沙石。

491

人們在追逐時髦,我卻要返回最平常的點上,我要請求還給我鹽。我要生活,我要生活得更像一個人。你許諾給比糖還要甜蜜的天堂,很好,但請你先要給我鹽。連鹽都沒有,還有甚麼甜蜜蜜的天國。首先要活著,然後才有嚮往。首先要信賴,然後才有信仰。

492

一個國家,一個時代,發動自己的人民討伐愛,討伐溫情,討伐同情心,這是怎樣致命的錯誤?!一些知識者與詩人也參與這種討伐,並表現出悲壯,這是怎樣致命的醜陋??

493

人性是脆弱的,經不起鼓動,特別是天天講、月月講、年年講的鼓動。十年、二十年、三十年的連續鼓動,人會完成從人到半人獸、半人半畜的轉變,如果連續一百年的鼓動,人可能完全變成畜與獸,甚至比獸還壞。

494

馬思聰流亡海外後幾次痛哭,有一次他要求妻子不要勸慰他,讓他哭個痛快。他的痛哭不僅是對於土地的鄉愁。故國,故國那些兄弟、子弟怎麼一下子變成毒打自己的豺狼虎豹,同胞身上那些鄉土之情怎麼突然熄滅?自己所酷愛、所獻身的孩子怎麼會用仇恨的噴火來相報?怎麼也想不通,只有痛哭。男兒眼淚不輕彈,而音樂家馬思聰則如此痛哭。人們又在唱他的歌,而我卻在記錄他的哭。哭聲也是他的音符。

495

詩人徐遲在八十年代初來到美國並到費城走訪馬思聰。回國後,他在自己的散文中說,如果我是一方諸侯,我將傾全國之所有,贖回馬思聰這樣的國寶。詩人的心是最純正的,他懂得一代歌王的價值,更懂得贖回一個赤子的歌聲與哭聲,意味著甚麼。但徐遲在中國也是稀有之物,他最後墜樓自殺。

496

曹雪芹寫的《石頭記》,是一塊被女娃補天時遺棄的石頭經過無數年代的修煉而獲得靈氣轉化成人的故事。而我看到現實的一部石頭記,則是相反的故事人變石頭的故事。幾代人在一場又一場洗心革面的人造巨爐中冶煉,被掏空的信賴,變成一具具僵冷的完全喪失人性的石頭。曹雪芹的石頭記將進入永恆,而時人的石頭記,就該遺忘嗎?

497

死者紀念碑與紀念堂的每一塊磚石都在召喚人們﹕勿忘他。我在方格上所寫的每一行字,也構築一座死亡紀念碑,也在提示人們﹕勿忘那座錯誤的時代大廈,那堣]有你提供的一塊罪惡的磚石,勿忘它。

498

智利的大詩人聶魯達,僅到過中國一回,就發現,螞蟻般的中國人,他們的身體似乎被當作鐵錘柄用,於是身體就在千百年的勞動中退化損壞。聶魯達為此而傷感。無論是古代的中國人還是當代的中國人,都遺忘生命的權利,所以從政治領袖到文學詩人,一直在鼓動人應當成為鐵錘柄一樣的齒輪或螺絲釘。聶魯達是共產主義者,他的憐憫媯捶S有種族歧視。

499

卡夫卡筆下的參沙(Gregor Samsa)在一個惡夢醒來之後發現自己是條甲蟲。我在六十年代中期,則看到革命號角一響,無數中國知識者突然變成牛鬼蛇神,一夜之間就遠遠地被拋出人類界。一場歷經十年的“震動靈魂的大革命”,給我留下的恐懼,便是隨時可以被拋出人類界。動物園堛熊U子們被拋出獸界後進入了人類界,而人被拋出人類界之後,卻只能進入畜界。

500

國籍有的是天然形成的,有的是自我選擇的。而人籍則是偉大的天地母親所賦予的。我不怕被開除國籍,但害怕被開除人籍。在人的世界堣ㄞ鈰竣@個人,這才是真的悲慘。北京大學的季羨林教授在《牛棚雜憶》中,記下他被“開除人籍”之後的大苦痛。被開除人籍後的非人群落,是一個真正的悲慘世界。

少年時讀雨果的《悲慘世界》,覺得驚心動魄,經歷了牛棚時代的慘苦之後,再讀《悲慘世界》,只覺得那悲慘是很平常的。最重要的,是雨果筆下的悲慘者,人籍還是保留著的。

501

愛因斯坦去世之後,在他的墓誌銘留下只是一句話﹕愛因斯坦到過地球一趟。如此而已。五、六十年過去了,我的人生渡過了大半。如果此刻死神要我坦白地說說來到地球的觀感,我要說,有三樣東西使我難以忘卻﹕一是從荷馬到陀斯妥也夫斯基的精神大長廊;二是從巴黎到紐約的拂拭藍圖的圖畫般的大建築;三是在滄海大洋兩岸都有的秀麗山川和一點也不秀麗的集中營和牛棚。

502

一個沒有星月的夜晚,在沉睡中做了一個大夢﹕司芬克斯重新降臨,守在懸崖的路口,牠不是讓我猜迷,而是讓我用一短語誠實地報告自己的身份、理想、人生宗旨、良知內涵和反叛對象,我立即回答﹕我是一個手無寸鐵、身無吹灰之力但腦子和心靈絕對拒絕任何暴力的思想者。牠點點頭,讓我通過關卡。

503

在香港時,我偶然從電視屏幕上看到深圳法庭正在審判兩個女殺人犯。她們殺了十七個男子,把他們一個個砍成肉段後扔到海堙C然而,審訊時她們輕鬆自如,相互嬉笑。這嬉笑更令人驚心動魄。由此,我又一次看到,人性可以喪失得如此乾淨和徹底,她們的笑,是徹底的笑。

504

俄國流亡作家蒲寧在獲得諾貝爾獎時說﹕最激動人心的快樂也不足以和那深深的憂傷相比。出國將近十年,我走過許多國家,觀賞了四海山川,八方城閣,但總是抹不掉內心隱隱的憂傷。我能走出一個時代投下的陰影,但很難走出一個時代留下的憂傷。

505

憂傷是心靈。為暴力、為流血而歌唱的歌手,沒有憂傷。他們只有歌喉,沒有心靈;只有肉聲,沒有心聲。

506

俄國文學的偉大傳統是憂傷,中國最偉大的小說《紅樓夢》是憂傷。《三國演義》沒有憂傷,致力於權謀的政客與智者,連哭泣也是假的。

507

痞子嘲笑信念,嘲笑憂傷,嘲笑赤子心腸。

悲劇的幕後是眼淚,痞子笑劇背後是沙漠。

悲劇的主角是傻子、瘋子與赤子,痞子笑劇的主角是聰明人、機靈人和犬儒人。

508

被視為異端,被放逐,漂泊的故事將載入友人正直的心碑堙A也將寫進時間的檔案堙C為了讓友人與時間方便,我在“日記”媦g下曾向社會呼籲的異端內涵﹕

509

人不是牲畜,不要隨便對他們吆喝。

510

不要天天像掃除垃圾似地掃除愛。

511

不要用統一的模式剪裁個體生命。生命是波浪,是海嘯,是天宇碧落,不可剪裁。

512

社會要把我改造成老黃牛,這是馴化。獸可以接受馴化,但我是人,我拒絕馴化。

513

人類的情感如此豐富,但人造手造的權力卻要求所有的情感都納入獨一無二的思想體系之中或編入無可懷疑的領袖頭腦的程序中。這便是專制。

514

爭吵總會有,但不要使用拳頭、牙齒、棍棒、子彈等語言。

515

人是物質存在,所以要吃飯;人是心理存在,所以要思索。強制人們交出心靈,便是對存在權利的剝奪。

516

讓思想者思想,讓思想者說話。在所有的權利,如自由貿易、自由居住、自由戀愛、自由婚姻等權利面前,有一種更大的權利,這就是自由表達的權利。自由表達,是思想者的最高尊嚴。

517

人可以自由選擇“崇拜”。可以召喚人民崇尚英雄,但不要要求人們崇拜白痴,崇拜一個對知識交白卷的偽英雄。

518

不僅要允許人說話,還要允許人沉默。沉默是良心最後一道防線。不要強迫我去跨越這道防線和其他道德的邊界。

519

辛苦了要呻吟,委屈了要呻吟,被虐待了要呻吟。要允許人們呻吟,不能說呻吟是醜化社會。

520

記得法國的一位詩人呼叫過﹕思索吧,最不幸的便是終身如一隻籠中之鳥,永遠將自己的頭撞在堅硬的木柵上。我的一切努力正是為了逃離這種不幸的人生。

521

《奧德賽》中的俄底修斯航行到赫克力斯石柱時對他的同伴說﹕記住,在你們未來的歲月中不要放棄追求探索人類未開發領域的使命。上天所賦予你們的使命並不是要你們像牛馬一般生存,而是要你們為名譽和知識奮鬥。當社會要求我以充當一頭老黃牛為使命時,我常想起在海中漂泊的俄底修斯。

522

讀了列維.斯特勞斯(Levi Stranss)的《原始思維》後才明白自己曾經是個原始人。原始人的思維也有邏輯的嚴密性,但只是生活在兩分法之中。天空,陸地;白天,黑夜;男人,女人;冬天,夏天。世界的萬物,常只分成兩類三類。那代鶴印第安人就根據是否具有語言的原則把生物分成兩類,無言語的生物由動植物組成,動物又分成“走獸”,“飛禽”,“爬蟲”之類。六、七十年代,我們生活著的思維世界與此相似﹕人分為敵我兩類。敵類又分為本國的“牛鬼蛇神”,即走獸類;外國的稱“帝國主義與修正主義”,即飛禽類;在敵我之間求生的準敵人,被稱為爬蟲類。

523

但丁在他的《神曲》中,把他認為最壞的人送入各層地獄。他們的鬼魂承受著各種酷刑,有的被黃蜂和牛蟒叮螫著,有的被雨雪冰雹打擊著,有的被巨石壓碾著,有的在血河上蒸煮著,有的在冰湖上冷凍著,撒旦就站在冰湖中心,緩緩地咬  著這些可憐的魂魄。我觀賞了種種刑罰之後,才發覺但丁畢竟仁慈,他所設計的各種酷刑,竟然沒有一種如中國的五馬分屍和株連九族的。

524

把良知、理性都交給國家,放棄良知自由和理性自由的權利,結果不僅挖空了自己而且也助長國家的罪惡。

525

人活著有時酷似神明,有時則酷似動物。我看到許多人,與帶爪的野獸十分相似。他們的爪不是一般的爪,而是鷹似的直撲同類心臟的堅爪。

526

讓我拒絕繼續充當這樣的順民﹕饑餓時,讓我謳歌饑餓;貧窮時讓我謳歌貧窮;撒謊時讓我謳歌撒謊;橫掃一切是讓我謳歌橫掃一切。順從地謳歌,順從地付出靈魂。

527

告別一切暴力,告別武化暴力與文化暴力,告別個體暴力與集體暴力,告別政府暴力與民眾暴力,告別軀體暴力與語言暴力,告別一切革命名義和其他神聖名義下的暴力。特別要告別政治帽子的暴力,這種帽子曾壓死無數無辜的生靈。

528

前蘇聯外交部長謝爾格納德說過一句讓我難忘的話﹕幾十年來我學會了同各個國家對話,但沒有學會同自己國家的人民對話。同自己的人民的對話自然比同異國的領袖對話更難,因為這種對話是不可以使用外交語言的。

529

嚴酷的專制像一部拙劣的機器,它並不生產人,只生產兩種東西﹕一是夾著尾巴的狗,一是翹起尾巴的狗。

530

熱情被愚弄一千回之後就能學會頹廢。人道的情感被批判了一萬次之後,社會上便到處行走著兩腳的猛獸。

531

少年時代,政治教育者給我和我同胞的訓示,大約是這樣一個意思﹕要成為未來的偉大的新人,現在必須把自己貶低為比普通人矮一尺的老黃牛,矮兩尺的機器人和矮三尺的螺絲釘。這種為了明天的高大而在今天的自我縮小和自我矮化,使我非常痛苦,最後我完全放棄成為新人的夢。

532

在文化大革命中,人間到處都是刺骨的風雪。我的靈魂縮成一團,它只能在自己的生命爐壁上取暖。

533

無論走到甚麼地方,我的心中都提著一把絕對的標尺,去丈量那堛漱H群離獸界有多遠。

534

當我從七十年代的大革命風潮剛剛走出來的時候,覺得自己的靈魂遍體鱗傷,腦子上被貼滿大字報,心中到處是漿糊,我花了許多的時間療治洗淨心靈之後,才重新進入生活。

535

我在青年時代幾乎是在故國洶涌的苦難海水中游泳。每一個被推到海埵茪U沉的受難者,最後都沉落到我的心底。於是,我的心靈慢慢變成一座公共墳墓。這堮I著許多人的名字,從共產黨的領袖劉少奇、彭德懷一直到我熱愛的作家傅雷,老舍等,還有許多別人不知道而對於我是非常重要的老師的名字。

536

在中國的文化大革命中,我看到著作等身的學者,勤勉一生的教師,百戰沙場的將軍,全部像受驚的孩子一樣顫巍巍地站立在毛澤東的像下。他們付出畢生的心血,卻無法保障一個自由的呻吟。正是在這種顫巍巍的景像中,使我開始叩問人生的意義。

537

我的幾位在文化大革命中被吊到大樑上痛打的老師,從未對我提及此事,這固然是他們的寬容,但也是因為他們知道,嚴酷的生活隨時都可能使他們再一次被懸吊起來,再一次被痛打。

538

南美作家馬爾科斯在《百年孤獨》中寫邦迪亞家族一代不如一代,最後一代竟長出豬尾巴來,這似乎是魔的故事。而我在我故國的革命歲月中,就看到無數年輕輕的戰士頭上長角,身上長刺。無數教師與學者的身軀和心靈都深深地被他們所刺傷。而知識分子也分明長出一條必須時時夾著的狗尾巴。

539

對世界的絕望常常是從原先寄以最的希望的人和土地開始的﹕從你最熱愛的人開始,從你最信賴的朋友開始,從你最敬仰的領袖開始,從你緊緊擁抱著的故鄉開始。

540

在八十年代與九十年代之交的日子堙A我的內心充滿恐慌。唯有在這個時候,我才發現自己對命運的挑戰的準備是怎樣的不足。這種挑戰差些丟了我的生命。經歷了這一危險之後,我才相信,人生確實沒有金光大道,有的只是一個又一個的挑戰。

541

人類社會最柔軟、最弱小的武器,這就是緩緩跳動的心靈。用這種武器去反叛強權,阻止世界上任何形式的暴虐行為與殺人行為,這是至柔與至剛的較量,是一種力量最為懸殊的戰爭。但是,我至今仍然高舉我的武器去迎接暴力。

542

我的心史很簡單,開始是故鄉碧藍的河水滋潤出心的柔情;以後是祖國的牛棚投下心的陰影;後來則是坦克的履帶輾過胸脯,擠壓出心的淚水。後來的後了,是孤零零地藏匿在洛磯山下,發著心的嗚咽。

543

總是難忘為民請命的英雄彭德懷,在文化大革命中他被人民批判、鬥爭、審訊兩百多次,還被人民吐了口水。茨威格在《羅曼.羅蘭傳》中評介羅曼.羅蘭的劇本《理性的勝利》時說﹕高尚的人臨死時也知道他們是孤獨的,他們並不指望取得成就,他們並不寄希望於群眾。他們知道,人民永遠不會找到高級的自由,他們認不清優秀人物。(引自《羅曼.羅蘭傳》第七六頁,茨威格著,姜其煌譯,湖南文藝出版社,一九九三年版)

544

流血之後,孩子的屍首被送進墳墓。沒有人敢去送花圈,沒有人敢去唱輓歌。宰割了孩子的屠刀來不及洗滌又在窺伺著接近屍首的人們;而美妙的歌喉則高唱著禮讚屠伯的頌歌。經過這幾層的折磨,我想起了魯迅那句話﹕“有比刀槍更驚心動魄者在”。

545

一九八九年我踏上異邦的土地曾想發表絕望宣言。我知道新的希望一定是植根在絕望的土壤之中。記得薩特說﹕“人類的生活恰恰應從絕望的彼岸開始。”(法國《行動》報,一九四四年十二月)。

546

悲劇是悲慘的,但是發生悲劇之後卻找不到悲劇的意義就更加悲慘。悲劇主角的血流過了,但沒有人正視血跡,也不知道為甚麼流血?個個只等待時間之流衝走血痕。

547

常常想起卡夫卡的話﹕“革命蒸發後,留下來的只是一片新的官僚政治的污泥,受盡折磨的人類桎梏是用紅帶子做的。”(《卡夫卡的故事》第一六八頁)革命能蒸發掉許多東西,最後蒸發掉人性。

548

我看到的文化大革命,乃是動員我的同胞掃蕩自己的優秀分子,然後說明他們是一堆垃圾,從頭到足,一無是處,那些曾被尊敬的詩人學者,除了惡之外也一無是所能。用這一無所能來襯托全知全能,便是革命。

549

革命連結著殺戮,連結著鮮血流淌。一旦革命勝利,就害怕敵人報仇,害怕他們用同樣的殺戮的辦法和同樣讓血像河水一樣流淌,因此,血的陰影總是籠罩著勝利者,於是,即使勝利的政權實際上像鐵桶一樣堅固,但他們意識形態的神精還是脆弱的。

550

要讓人吃飽飯,要讓人自由養豬,養雞,養鴨,種地,不要把人類在原始時代和遠古時代就學會的基本功能說成是資本主義。革命再美妙,也不能吞沒人類胃口必要的食物。

551

我接受過馬克思主義的經典訓練,知道共產主義學說是一個完整的體系,它的邏輯非常嚴密,學說十分成熟,然而,這樣反而容易形成一個封閉的系統,一種不可修正的教條,中國知識分子就因此而無條件地接受,不敢在教條中抬起頭來,直到今日,才慢慢明白,對於一種外來的思想體系和學說,是應當進行從容實驗的,而不應當用革命運動和政治運動強制性地移植與灌輸。

552

中國設立的政治“牛棚”,堶掙鰫蒫蛦\多靈魂優美的罪人,而外邊則巡邏著沒有靈魂的肉人和肉狼,還常常發出兇惡的肉聲。

553

在中國的政治運動中,作家和詩人才瞭解甚麼是國家機器。這種機器就是在一夜之間,可以把人碾成粉末的龐然大物。

554

到海外之後才知道海外生活的艱難,看到許多又打工又讀書的留學生,我就感慨說﹕這簡直是受洋罪。有一回我問一位朋友﹕在國外這麼苦,為甚麼那麼多人爭著走出國門?這位朋友立即回答說﹕“苛政猛於洋罪。”

555

七、八十年代中國大陸知識者的覺醒不僅因為他們發現了真理,而且因為他們發現了虛假﹕發現過去的一切都是假的﹕假的激情,假的呼喊,假的語言,假的宣誓,假的許諾,假的檢查與批判,假的熱愛與假的仇恨,假的歷史與假的現實。

556

現代奴隸主比古代奴隸主更聰明但也更嚴酷,他們除了使用牛馬之外,還創造了一套閹割奴隸心肺的技術,手上除了皮鞭之外,還常常提著一串從奴隸身上剝奪下來的思想。

557

高行健在《冥城》中描述莊子的妻子在人間無路可走在地獄也無路可走,到了閻王們前也是滿懷冤屈,於是,她剖開自己的胸膛,把自己清白的心肺展露給主宰陰間陽間的權勢者,然而,主管地獄的權勢者的眼睛本就浸泡在黑暗中,他們看不到清白的心腸,淘盡肺腑也無法使他們感動,到了地獄才絕望的人比在人間時就絕望的人更慘。

558

互相撕咬,這是獸的本能,無須教育。相互妥協,這是人的性情,需要教育。

559

人在受騙時並不痛苦。痛苦的是明知受騙卻沒有不受騙的自由。社會給騙人者許多自由,還給騙人者以桂冠、寶座、光榮,卻不給不受騙的自由,於是,思想異端便無處存身。

560

權勢者為了讓人們遺忘自己製造的大悲劇,常常製造比悲劇本身還可怕的理由。許多殺人有理、暴力有理、摧殘人性有理的理論,細想起來,條條讓我徹夜難眠。

561

離開故國之後,我異常珍惜時間,再也不去理會那些批判,毀謗我喧囂。我知道我的所有文章只是表達人類應當拒絕走向野蠻世界的情感,但他們卻對我的表達發出各種尖叫,我一直認為這種尖叫不是人類的聲音。

562

胃腸的虛空可使知識者消瘦,思想的堵塞卻會使思想者發瘋。思想者最悲慘的事,是被自己頭腦中淤積的思想所脹裂。

靈魂無須裝飾,但尋求表達。堵塞表達之路,靈魂就會呼叫、吶喊、抗議。

563

知識分子的人格結構是世界文明所建構的,它天然地不只屬於一個民族。在時間增值、地球變成一個村莊的時候,知識者的身份注定不只是一個國民,而且一定是個村民。任何人造的邊界,包括國界,都不能限制知識者思想的遊牧。知識者自創的思想路線一定重於國界線。從這一意義上說,知識者的國度乃是一個沒有國界的大村落。

564

在西方知識系統中,人生活最重要的領域是政府控制不了而社會也不能干預的領域,政府已從這些公眾領域撤退。而這個領域在中國恰恰天天被干預、被改造、被消滅。

565

知識階層是唯一靠能力和知識而生存的階層,而不是靠關係和權勢而生存的階層,所以特別寶貴,所以需要承擔連自己也沒有意識到的責任。知識人嚮往自由,但把責任視為自由的伴侶。瞭解這一道理並非易事。雨果在一八八零年為《雨果全集》所寫的自序中說﹕“經過漫長的歲月,一生辛勤勞動,飽經風霜,完全獻身於思想與行動,最後才明白這些真理、責任感,作為自由的不可分離的侶伴出現了。”

566

確信人的不完善,確信人寄以生存的的世界的不完善,確信人所期望的情感的不完滿,才有寬容。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