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吳澧培的人生紀實(之三)

創業雜誌提供

客串

第一則故事剛剛畫上句號,第二則故事便已拉開了惟幕。

阿拉斯加航空公司的董事長兼總裁,曾與吳先生在同一家銀行的董事會共事多年,對吳先生的人品和管理才能十分了解和賞識。其時,他剛剛完成了對西方航空公司(Western Airlines)的兼併工作,誠懇請求吳先生「幫幫忙」,並力邀吳先生出任西方航空公司總裁。

總部設在洛杉磯的西方航空公司,是當時美國西部最大的航空公司。可惜,用吳先生的話來說,已經虧得一塌糊塗。虧損的原因,主要有兩個;第一、八十年代初,是「二次大戰」後美國通脹率最高,也是油價最高的時候,一桶三十幾元,航空用油佔公司經營成本的三分之一;隨著物價高漲,工資也不得不漲,員工工資又佔了公司成本的三分之一;第二、美國國會通過航空公司自由競爭的法案,中止了長期以來對航空公司的法律保護。為爭取旅客,各大航空公司競相壓價,惡性競爭。洛杉磯至紐約的往返機票才九十九元。在成本大大增加的同時,收入卻大大地減少了。規模越大的航空公司,面臨破產的威脅也越大。當時有專家預言:西方航空公司是三家必然倒台的航空公司之一。

在這種情勢之下,不幫吧,朋友有難而見死不救,似乎不夠仗義;幫他吧;自己一直在銀行工作,對航空事業不甚了了,經濟環境又相當不利,因而勝算不大。做好了,當然沒事;做得不好,就只好讓位。而在危機之中,總裁一走,該公司就會雪上加霜,必垮無疑。

審時度勢,權衡再三之後,吳先生說話了:「好吧,讓我來試試看。不過,這個總裁我不能當,我還是躲在幕後,當您的顧問吧。」

臨危受命,事不宜遲。一九八一年底,吳先生便南下洛杉磯,到西部航空公司走馬上任。

千頭萬緒,從何做起?辦法仍然是「開源節流」。

譬如,加強資金管理。該公司有一百多個場站,各自為政,收到錢後遲遲不繳給總公司。吳先生去後,明確規定:各場站收到錢後,必須於當天上繳總部,由總部集中管理和調度資金。而在付款方式上,按輕重緩急,動了一些腦筋。僅此一項,公司的周轉資金增加了一億美元。

又如,把飛機賣掉,再租回來用。這在當時,雖不得已而為之,卻也是一著救命的高招。

再如,改變轉運中心。吳先生看著地圖,反覆思量:本公司的主要航線,涵蓋了美國的整個西部地區,為什麼要把轉運中心設在相對偏遠的洛杉磯呢?他便請了幾位專家進行方案論證和沙盤推演,得出的結論是:把轉運中心從洛杉磯轉移到鹽湖城是最佳方案。

實施這一方案之後,飛機的使用效率提高了百分之六。這個重要決策,竟然由外行的吳先生提出,使該公司的許多行家擊節稱奇,驚嘆不已。

而難度最大的,還是裁員。當時,公司共有員工一萬五千人,分屬不同的工會。飛行員有飛行員工會;空服員有空服員工會;機械師有機械師工會……留用誰、裁掉誰,公司老闆無權決定,只能提出裁員的數字,與各工會談判。

各個工會的裁員作業,又各有一套複雜的程序。何況,裁員過程中,牽涉到很多法律問題。那麼多人飯碗不保,矛盾十分突出而尖銳,有人甚至向公司辦公大樓的四樓開槍。吳先生和其他公司主管正是在四樓辦公,威脅恐嚇之意,不言自明。但,吳先生依然施展鐵腕,把員工總數從一萬五千人裁至七千五百人。通過這個「減肥瘦身」的大手術,每年為公司節省開支約兩億多元。

有人預言必將倒閉的三家航空公司,其中兩家果然破產了,唯獨西方航空公司奇蹟般地生存下來,並逐步扭虧為盈。其間,吳先生功不可沒。

若干年後,在航空公司另一波兼併風潮中,西方航空公司與代爾他航空公司合併,乃是後話。

今天,當談起這段為時六個月的經歷時,吳先生戲稱之謂「客串」而已。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