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吳澧培的人生紀實(之二)

創業雜誌提供

阿拉斯加的「吳澧培效應」

跨出肯薩斯州立大學的校園後,吳先生便開始尋找工作。盡管他已取得碩士學位,並有豐富的銀行工作經驗,且精通英、日、國、台語四種語言,但起初並不順利,原因祇有一個,他講英語時,帶有較重的口音。最後,終於被阿拉斯加國家銀行  (National Bank of Alaska)錄用了。當時該行需要一位會講英語和日語的員工。他立即去圖書館查找有關資料,了解該州的地理、氣候、經濟、歷史等情況。

該州地處北緯五十五度至七十度之間,最高海拔達兩萬多呎,是全美緯度最高,平均海拔最高、氣溫最低的一個州。許多地方常年是白雪皚皚,冰封千里。它的最北部與北極接壤,是神勇的愛斯基摩人的故鄉。無疑,那裡的生活條件一定十分艱苦。但,吳先生認為,這是他當時所能找到的一個最好的工作機會,就不顧其他因素了。有了充分的準備,去了之後反而覺得各方面的條件比原先想像的要好得多。而且,那裡的人們很有開拓精神,同吳先生一樣,有很多人都是滿懷雄心大志,離開可愛的故鄉和溫暖的家庭,從外州甚至外國來到這片冰天雪地中開創事業。

這是吳先生來美後供職的第一家銀行。阿拉斯加國家銀行是一家很有規模、很上軌道的大銀行,名列該州第一。他從練習生做起,月薪是每月八百元,比當時大多數碩士畢業生的工資都要低。但,他並不斤斤計較於一時的得失。從總裁到員工,除了他是東方面孔之外,全是白人。而他晉升的速度令人目不暇接,很快超過了所有的白人員工。他不僅工作勤勉,責任心強,幾乎達到零差錯、零缺點。而且,對銀行的經營方針、經營策略提出正確的決策意見,得到了該行董事長和許多高級主管的賞識。七年之後,被擢升為該行的資深副總裁兼財務長。當他主持該行的業務工作之後,在資產增長率、資產回收率等主要經濟指標上,該行年年都排名全美第一或第二名。

講到這裡,吳先生深有感慨地說:「我在母國的銀行做了七年,進去時是辦事員,離開時還是辦事員;我在美國的阿拉斯加國家銀行,進去時是練習生,七年後做到了這樣高的職位。許多人都說,美國有種族歧視。我想,種族歧視的現象,多少是有的;但,比較起來,美國還是一個比較重視人才,也是比較公平的社會。」

在七十年代中期開始的連續幾年的阿拉斯加州的經濟榮景中,吳先生先知先覺,看到了該州的經濟已經開始滑坡並將繼續衰退的跡象。因此,力主見好就收、以守為攻的保守路線。可是,有的高級主管卻樂而忘憂,堅持盲目擴張的冒進政策。他當然不希望好端端的一家大銀行倒在自己手裡,便毅然辭職。他的這一決定,像一劑猛藥,警醒了該行的決策層。在吳先生離去之後,他們改弦更張,採取吳先生主張的穩健的經營策略,實行沒有吳澧培的吳澧培路線,從而,使這家阿拉斯加最大的銀行在行將到來的經濟蕭條中,避免了滅頂之災的厄運。

當時,吳先生的大名在阿拉斯加的金融界早已如雷貫耳。吳先生辭職後,該州名列第二、第三、第四名的銀行董事長、總裁們紛紛親自出馬,爭先恐後地禮聘吳先生到他們的銀行去擔任要職。而穆考斯基先生的誠意,尤其使吳先生感動。如今,穆考斯基是美國資深的共和黨籍參議員,對美國亞太地區的外交政策深具影響力。而當年,他是阿拉斯加州第三大銀行--阿拉斯加北方銀行  (Alaska National Bank of the North) 的董事長兼總裁,住在該州北部的費厄貝克(Fairbank),而吳先生住在該州南部的安卡拉奇(Anchorage)。穆考斯基生怕錯失良將,當即派了一架專機到安卡拉奇把吳先生全家接到自己家裡來小住兩天,隆情厚誼,力邀吳先生出任該行策畫委員會主席,主持該行業務。

恭敬不如從命。一九七八年,在穆考斯基的盛情邀請下,吳先生到阿拉斯加北方銀行走馬上任了。到了以後,才知道該行的問題很嚴重,面臨著破產的困境。這一情形,與當時阿拉斯加州的經濟大環境有著直接的關係。

一九六八年,在阿拉斯加靠近北極的一個地區發現了美洲最大的油田。但,氣候奇冷,冰凍三尺,開採難度很大,輸送難度更大。重大的商業利益,吸引著全世界最大的一些石油公司紛紛來到這裡,投入巨資,從一九七三年開始,共同修築一條長達一千二百哩,直徑四十八吋的輸油管道,以便把開採出來的石油輸送到該州南部的一個不凍港。這一工程耗資巨大,耗時三年多,有力地拉抬了該州的經濟。在這三、四年中,阿拉斯加北方銀行也從五千多萬資本,一下子發展到了三億多。一九七六年,輸油管道的巨大工程峻工了。突然間,各大石油公司的投資停止,或大大減少了,一批批的工人被抽走了。經濟景氣的時候,銀行苦於找不到人手,等到總算可以找到人手的時候,又不需要這麼多人。員工多出了一兩百人。收入劇減,開支大增,加之放款品質、決策方面的錯誤,問題成堆,困難重重,該行已難以為繼,瀕臨絕境。

滄海橫流,方顯英雄本色。此時此刻,吳先生臨危不懼,苦苦思索著如何開源節流的種種辦法,挽狂瀾於既倒,以不辱使命。

吳先生感慨萬千地說:「開源節流,這是所有精明的銀行家、企業家們的不二法門。可是,這四個字,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哪!」

對二十年前的事,吳先生記憶猶新。他告訴記者,為了盡快地扭轉局面,當時他主要做了三件事:

第一件事:裁員。無論哪家公司,每當增加人手,擴大編制時,上下左右皆大歡喜。反之,當不得不裁員縮編時,麻煩就多了。不僅人心惶惶,而且,讓誰走,讓誰留,裁員後人員如何重新配置,士氣如何保持,煞費苦心。何況,還牽涉到有關的法律。在作了相當周全的考慮和準備之後,吳先生毫不手軟,大刀闊斧,把總行和分行的員工,從四百多人一下子裁減到二百多人。僅此一著,銀行的經營成本降低了約四分之一。

第二件事:處理呆賬。這也是相當棘手和麻煩的事。舉一個例子:景氣好的時候,由銀行融資,在輸油線的各個中繼站,建置了大批活動屋(Mobil Home)出售或出租,景氣不好的時候,人都走了,這些活動屋既沒人租更沒人買,成了銀行的一大筆呆賬。經調查和預測,只要把這些活動屋運出來,還是會有市場的。可是,天寒地凍,有的地方有路,有的地方沒路,怎麼運呢?他們把一幢幢活動屋拆了裝,裝了又拆,有些路段甚至動用吊車來搬運,像螞蟻搬家似的,一步步往前挪,大費周章。把幾百幢活動屋運出來之後,扣除成本,銀行還是收回了一些錢。類似這樣的呆賬,吳生先絞盡腦汁,一件一件地處理。

第三件事:總行搬遷。當時,總行設在北部的費厄貝克,比較偏僻。銀行所必需的專業人才,大多不願意去。吳先生力主把總行搬到南部的安卡拉奇,以便網羅人才,提高銀行的服務品質和競爭能力。可是,這一舉措,牽涉到美國的一條奇怪的法律;銀行總行的遷徙,每年不得超過六十浬。為了不致與這條法律相抵觸,他們便把總行的主要設備、人員搬到安卡拉奇,使之成為實際上的運作中心;而在費厄貝克,則空留一個總行的牌子。

這三件事一做,這家銀行就基本穩住了。

一九八零年年初,穆考斯基決定競選美國參議員,必須離開銀行。是年五月,在他的力荐下,由吳先生代理總裁職務。不久,吳先生去紐約度假,有風聲說,他不再回來了,該銀行的股票就聞風下跌。八月,在穆考斯基的再次力荐之下,董事會正式聘任吳先生為該行總裁,並去掉了「代理」二字,股票又回升了。人們說,那些年裡,阿拉斯加銀行界有一個「吳澧培效應」,此言不虛。

古人所說的,功成身退,在許多情形之下,常常不失為明智之舉。由於種種原因,吳先生再次萌生去意,正式提出辭呈。從一九七八年接手這家銀行到一九八一年離開,吳先生僅用兩、三年時間,排除萬難,除舊布新,使這一家行將破產的大銀行扭虧為盈。這就是吳先生「扭轉乾坤」的第一則故事。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