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飛躍太平洋的鄧澍宏

創業雜誌提供

他從嘉陵江邊走來。他從太平洋彼岸走來。一路風塵,一路艱辛,一路拚搏,一路風采。如今,他用智慧和勤勞創立了自己的事業,並取得了令人矚目的業績。他以寬廣的胸懷,悉心回報祖國,成為南加僑界一顆冉冉升起的新星。如今,他又出發了,帶著滿腔的熱情和希望,邁向人生新的輝煌。他,就是美國飛洋集團董事長、美國飛洋貨運公司及美國飛洋快遞公司總裁,全美大西南同鄉會第三、四屆會長、現任榮譽會長的鄧澍宏。

鄧澍宏一九六零年出生於重慶。仿佛是命運的捉弄,這個在嚴重自然災害中呱呱落地的孩子,他的記憶卻是這樣的:一群站在坡頂的“紅小兵”紛紛用石塊砸向他家“黑五類”的屋頂,雨天,外面大下雨,屋里小下雨,一家人用盡所有的容器接漏雨,媽媽臉上流淌的分不清是雨水還是淚水。窮人家的孩子早當家,逆境中成長的孩子早成才。在當教師的父母的熏陶下,鄧澍宏發奮自強品學兼優,他興趣全面,音樂、美術、文學樣樣愛好,五、六歲時就能將毛澤東的詩詞背個遍。更重要的是,苦難生活的砥礪,造就了他不甘示弱、堅毅自強的性格。一段父與子的對話頗能說明其秉性:臨近高考前,父親問他:“澍宏,如果你們學校有五十個同學攷上大學,其中有沒有你?”鄧澍宏答曰:“有!”父親又問:如果有十個同學攷上,有你嗎?“鄧澍宏又答曰:“有!”父親再問:如果只有兩個攷上,還有你嗎?“鄧澍宏再答曰:“有!”一九七八年,鄧澍宏以重慶市應屆考生總分第一名的優異成積考進北京清華大學。那是一個難忘的日子,父母把家里僅有的一只皮箱騰出來,裝進家裡最好的衣服和被褥,也裝上對愛子全部的希望,送他北上。從此鄧澍宏遠走天涯。

五年的大學生活,是鄧澍宏從懵懂和迷惘走向自覺和成熟的重要時期。在一向被人們稱之為中國工程師和政治家搖籃的清華大學,鄧澍宏盡顯天之嬌子的才華。天資加勤奮,使他在工程熱物理的學業上遊刃有餘,旺盛的精力和熱情讓他投入更多的文化公益活動。他連續幾年在系里和學校團委、學生會擔任主要負責人;八十年代初期,他曾經作過學生代表大會主席團執行主席,主持過學校最早的學生會主席民主競選。這一切都顯示了他的組織能力、過人的精力、睿智的思維和口才。他的興趣愛好廣泛,在學校文藝團體、運動隊,在所創辦的文藝刊物的編輯室裡都有他的身影,鄧澍宏在回顧這五年的生活時不無留戀,“在這裡初步形成了自己的人生觀和價值觀,最主要的是自己的心底多了一份報效國家和振興民族的沉重使命感和責任感。”

一九八三年,大學畢業的鄧澍宏又考入石油部勘探開發科學研究院攻讀工程經濟碩士學位。八六年畢業後留院作技術研究工作,經常奔波於全國幾個大油田之間。然而,鄧澍宏並不滿足於已有的一切,他希望到外面的世界去學習、充實自己並闖出一片天,為人生的價值加碼。八九年,當他寄出有關的申請表格後,一下子就拿到了英國愛丁堡大學、美國阿拉斯加大學和加拿大一所大學三份獎學金。盡管朋友們勸他千萬不要去阿拉斯加,說那里終年冰天雪地,氣候寒冷,而鄧澍宏還是毅然選擇了阿拉斯加,他認為那里更適合自己的發展,他的性格決定了他樂意直面自然極限的挑戰。一九九零年二月,鄧澍宏告別父母、妻子和祖國,飛抵美國阿拉斯加州費爾班克斯,進入阿拉斯加大學攻讀石油工程碩士學位。

在阿拉斯加的歲月,鄧澍宏感受到北極的長夜嚴寒,領略了茫茫冰原毫無生機仿佛世界盡頭的蒼涼,更目賭了震顫人心永遠輝煌的北極光。兩年探險家似的生活使鄧澍宏深深地領悟到:自己來到美國就是為了圓一個成才自強、創業發展的夢想,未來的生活之路必然充滿挑戰和機遇、艱辛和歡樂。面對榮辱富貧、世態炎涼,一個能夠從阿拉斯加出發的中國學子,今後的征途上還會有什麼不可逾越的障礙?還有什麼值得穨唐和迷茫?

一九九二年初,完成了學業的鄧澍宏剛剛作完畢業論文答辯,就離開學校,開始了他的創業之旅。他先是到北加州尋找機會,隨即南下洛杉磯。先幫一個親戚做事,開始接觸國際貨運業。“不想當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鄧澍宏開始做貨運行當的第一天就夢想自己當老闆。於是從九三年初開始,鄧澍宏先後進入四家貨運公司工作,每次換一個部門,學到了整個貨運行業的工作程序方法和技巧, 也學會了工作雷厲風行、信息四通八達、廣交生意朋友的好作風和好習慣。這兩年的磨練,鄧澍宏磨掉了自己身上那種孤芳自賞的學生氣,養成了隨和誠懇,嚴守承諾,講求高效,工作嚴謹,勇於負責,敢挑重擔的企業家特質,為以後自己創辦公司打下了基礎。

一九九四年十月,鄧澍宏與人合夥在洛杉磯開辦了美國西海岸首家大陸人獨資的飛洋貨運公司。次年十一月,鄧澍宏買下了全部股份,並把公司搬到洛杉磯機場附近。飛揚貨運公司是經濟服務型企業,主要從事國際間的海空運輸業務,包括貨物的進出口運輸、清關、銀行結匯、貨運保險、陸海空聯運,以及美國國內的運輸業務。“萬事開頭難”。公司創辦之初,確實面臨著客源稀少、資金緊張等困難,但早有思想準備的鄧澍宏採取適當措施,有效地化解了困難。為了開拓客源,他一方面不惜用重金去從事廣告宣傳,讓客戶都知道“飛洋貨運”;同時,通過自身專業、熱誠、快捷的服務,使顧客逐步建立對本公司的信任感,使回頭客戶都變成長期穩定客戶。資金是貨運行業初創時期的一個突出問題。在美國,貨運公司一般都要先替客戶墊支運費,如果沒有一定的流動資金。很難運作。鄧澍宏則採取向銀行借貸的辦法,同時積極建立與船運公司和航空公司的良好關係,盡量縮短為客戶墊付運費到客戶支付運費的間隔期限,並建立健全完善的財務制度,待公司運作一段時間具有了一定規模和實力後,這個問題就自然迎刃而解了。

辦好一家貨運公司的關鍵歸根結底還是當家人的用人之道。鄧澍宏深諳此道。首先他用人強調敬業精神和真才實學相結合,對手下雇員要求十分嚴格,一是要求雇員業務技術精益求精,要讓客戶感到你是專業人才;二是要服務質量好,通過一言一行,使客戶感到你是在真正關心他的業務,幫他做生意。其次鄧澍宏也強調公司雇員之間的的合作精神和團隊精神,要求雇員相互合作,不要單槍匹馬,悶頭做事。他自己也與雇員感情融洽,和睦相處,親如一家。他切實關心每個雇員個人和家庭的現實問題,認真落實雇員的勞動報酬和獎勵。久而久之,公司就形成了較強的凝聚力。

鄧澍宏的第一次創業顯然是成功的,鄧澍宏在三年的時間內使飛洋公司建立了廣大的客戶網。這些客戶大到批發商、連鎖店和專業進出口公司,小到分布在洛杉磯地區從事各種商品買賣的小型貿易公司,其中華裔客商佔了百分之六十。美國主流社會的客戶普遍認為,飛洋公司細心週到的服務,對中國、對遠東業務的熟悉程度,確是一些同類公司所望塵莫及的。

飛揚貨運公司成立五年來,他憑著自己過去打工學到的專業知識,加之不斷地學習充實新的專業知識和經營管理知識,再加上自己的兢兢業業苦心經營,公司在渡過了初創時期的一段艱難之後,業務發展一直很平穩, 沒有發生大的波折,公司業務量和利潤指標逐年穩步增長。企業的知名度越來越高,如今,“貨要暢找飛洋”在洛杉磯地區華人社區已經是盡人皆知,有口皆碑。鄧澍宏成為受人矚目的青年企業家,並被收入《美國加州華裔名人列傳》、《華裔企業家年鑑》和北京出版的《中外名人辭典》。

回顧自己初次創業的經歷,鄧澍宏感觸良多。他說,作為一個來自中國大陸的創業者,要想在美國打天下,首先要根據自己的現實條件,選擇一個適合自己的行業,不可盲目行事,你一定要喜歡這個行業;第二,一定要有自己的抱負,有膽略、有魄力,“人生能有幾回搏”,一定要抓住機會,大膽沖擊,“殺”出一條血路來。第三,就是要實幹,扎扎實實、勤勤懇懇,還要有吃苦的準備。第四,需要有智慧,要動腦子把自己的理想變為現實。第五,要學會在美國做生意。美國是一個法制國家,做生意辦企業有他特定的運作方式和遊戲規則,要學會運用法律做生意。當然,中、美兩國文化的沖突必然通過創業者個人表現出來,如何把握,自然是你知識、能力和水平的體現。

一個具有遠大抱負的人,永遠不會滿足於已取得的成就。不斷開拓,進取,是他們的特質,而鄧澍宏正是這樣一個人。早在飛揚貨運公司剛剛步入正常運作的時候,鄧澍宏就敏銳地發現了一個與貨運業務緊密相關的市場,即快遞業務。一個再創業的願望已在鄧澍宏心裡悄然滋長。俗話說,兵馬未動,糧草先行。在國際貿易中“貨物未動,樣品、文件先行”。鄧澍宏發現,美中之間貿易業務量那麼大,而快遞業務均由 FedEx等三家公司在做,而且他們之中沒有一個提供中文服務。他想,我們中國人為什麼不能做呢?於是,鄧澍宏就這個問題開始進行市場預測調查,調查越是深入,他越是感到興奮:快遞業務不但可做,而且我們中國人肯定能做好,特別是隨著中國加入WTO,中美之間的商業往來必將更加頻繁;還有電子商務、網上購物的興起,需要商品快速運送。這一切都說明快遞業務的潛在市場前景看好。於是,鄧澍宏暗下決心,一定要進軍快遞市場,機不可失,失不再來,說做就做。一九九九年下半年,在一個非常偶然的場合下,鄧澍宏結識了一位快遞業務的高手,經過不到三十分鐘的交談,鄧澍宏做出了人生中的又一個重大決定——開辦一個中國人的快遞公司。一個星期後,鄧澍宏派員飛往中國,與中國海關、快遞部門建立業務關係。這種雷厲風行的辦事效率,後來讓鄧澍宏自己都感到吃驚。經過兩個月的籌備,二000年一月一日,一家由大陸、臺灣人士聯合組成、提供中美雙向快遞服務的飛洋快遞公司在洛杉磯挂牌營運。

一月七日,洛杉磯最有影響的中文報紙《世界日報》和《星島日報》分別以《兩岸商家聯手挑戰北美快遞市場》和《華資飛洋快遞洛城搶灘》為題報導了飛洋快遞運營的消息,《僑報》、熊貓電視臺等媒體也大幅報導。飛洋快遞的廣告宣傳勢如破竹,幾乎是家喻戶曉,人人皆知。通過近四個月的運作,飛洋快遞運營情況良好,每月業務成倍增長。

鄧澍宏明白。在未來的市場競爭中,快遞業務的服務、資訊和高科技將是致勝的關鍵。飛洋快遞公司的發展面臨著適度規模和資金投入兩大任務。對此,鄧澍宏正在審時度勢,憑著他的膽略和智慧,一旦看準,該出手時就出手。

鄧澍宏的妻子王歡﹐出身音樂世家。從小習琴﹐師從中央音樂學院教授﹐畢業于北京大學音樂系﹐來美后師從美國著名鋼琴家Dr.James Johnson,現在她除教授鋼琴外還從事演奏、伴奏等音樂活動﹐他們有兩個聰明可愛的兒子惟惟和忻忻。王歡是鄧澍宏事業上的好幫手﹐一直默默地支持著先生﹐為先生的成功而欣喜﹐為先生的苦腦而分憂﹐一起在美國譜寫一部同苦同歡同悲同樂的樂章……。

像許多來到美國的中國人一樣,鄧澍宏也有自己的“美國夢”。他的夢想設計是既要事業成功,還要為華人爭取在美國社會上的一席之地。為此,他積極參與僑團和社區活動,為在美華人的福利和權益奔波而樂此不疲。鄧澍宏無疑是一個天才的社會活動家。早在阿拉斯加學習期間,他就被選為費爾班克斯市《北極星中國人協會》會長。作為南加州最大也最具影響力的全美中國大西南同鄉聯合會的創辦人之一,他為該同鄉會所開展或參與的多項活動作了大量工作,如鄉友節假日聚會、為雲南地震災民募捐、美中經濟科技文化交流、南加州慶祝香港回歸活動,以及各社團間的合作與交流等,顯示了他出色的組織能力和領導能力。鄧澍宏由此成為南加州著名僑領之一。鄧澍宏之所以如此熱衷於僑團工作,是他有一顆熾熱的中國心,如今鄧澍宏創業有成,但他一刻也沒有忘記大洋彼岸那塊生他養他的土地和那里的親人,他要通過僑團工作,最大範圍地團結華裔移民,為中美兩國的發展做出自己的貢獻。他認為,要想提高在美華人的政治地位並努力躋身主流社會,首先要做好自身的團結,加強鄉友之間的交流與協作,增加親和力;社團之間也要加強交流,顧大局,求大同。他表示,自己願作一個使者,架起新老移民間、各社團間、各族裔間溝通的橋樑,推動僑界的大團結。

幾年來,鄧澍宏以其超強的能力和過人的精力,參與組織了南加州華僑一系列大型活動。其中主要有:

一九九五年九月,參與創辦美中工商協會,任創會理事;一九九七年七月,在南加州慶祝香港回歸萬人大會上,任遊行隊伍總指揮;同時任慶祝香港回歸文宣部負責人;一九九七年十一月,在南加州僑界歡迎江澤民主席來訪活動中,是五位召集人之一,並代表華人華僑向江澤民致歡迎詞;一九九八年七月,任南加州僑界中國洪水賑災委員會主任;一九九九年四月,在南加州僑界歡迎朱鎔基總理訪美大型宴會上,是籌委會四個主任委員之一;一九九九年十月,任南加州僑界慶祝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五十周年大會主席之一,負責昇旗典禮和遊園會;一九九九年十二月,任南加州僑界慶祝澳門回歸籌備工作委員會主要成員,並主持大型晚宴。

鄧澍宏永遠不會忘記那個激動人心的時刻,一九九七年十一月二日,在南加州華人華僑歡迎江澤民主席訪美大型宴會上,他代表華人華僑致歡迎詞,當他從主席臺前排右座起身到左首講臺去發言,過道有點窄,有一個人欠了欠身子將自己的椅子向前挪了挪,那人就是江主席,他帶著美麗耀眼的花環。那是鄧澍宏一生中最輝煌的時刻,他代表南加州上百萬華僑發言,表達心中的無比榮幸和歡欣鼓舞,宏鍾大呂,字正腔圓,無數鎂光燈在閃爍,掌聲雷動,四座矚目。發言畢,鄧澍宏穿過座位間的過道往回走,江主席神采奕奕地站起來和他握手,嘴里連聲說:“講得好,講得好,講得真好!”

在南加州僑界幾百個社團領導中甄選鄧澍宏擔當發言重任,是對他長期以來傾力投身僑界工作,事業有成的高度肯定。

然而,鄧澍宏顯得非常冷靜。

他在思考今後的路怎麼走。

他說,我們要做一個在美國的中國人,要遵守美國的法律,要適應美國的文化,要為這個國家效力。但是你永遠不能忘記你的中國血統,你對中國同樣負有責任。

他說,在美國我們的創業充滿著艱辛,精神上承受著巨大壓力,我們在精神世界不停地掙扎,那是中國文化和美國文化的短兵相接。我們要在美國成就大事,必須放棄很多東西,同時也要吸納很多東西;中國文化與美國文化互相協調,個人精神加上現代思維和科學技術,你將是無敵的。他說:讓我們共勉。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