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藏鏡人告官記

陳真 2001. 8. 21.

我又挨告了!

法院通知來,說他們也相當困擾。因為,原告不願透露姓名和任何真實身份資料,甚至包括性別也看不出來,因為他來法院按鈴申告時,全身用黑布包起來,只露出兩隻憤怒的眼睛,就像布袋戲堛甄藤銴H。

檢察官問他,「你要告陳真什麼?現在他已經是十幾個人的被告,罪名包括『製造噪音』、『煽動群眾』、『衣衫不整出入公共場所』、『破壞對英外交工作』、『誣蔑我國教育』、『鼓吹迷信』等等。刑期加一加已經超過一百年,你還要告他嗎?本院最近因為他而變得相當忙碌,天天要加班。」

「當然」,藏鏡人說,「我要告他侵犯隱私權和侵佔著作權」。

檢察官興趣來了,心媟Q:「咦?陳某人不是人權鬥士,提倡人權不餘遺力嗎?」於是,緊接著問藏鏡人:「嗯,不妨說來聽聽。」

「他公佈我對他的「儒林拉屎」之『讀者評論』!那是一封信,所以侵犯了我的『隱私權』加『著作權』,他沒有先徵求我的同意,就給人家擅自公佈。」藏鏡人掩不住激動,聲音微微地顫抖,有點語無倫次。

檢察官雖然聽得滿頭霧水,但仍不禁心生憐憫,下意識翻翻手邊的「六法全輸」,心媟Q著:「好吧!再給他罪加一等!」接著拿出一些表格,請藏鏡人填寫。

很快地填完了,檢察官一看,eh?原告部份怎麼全部留白?只有姓名處寫個 snoopy,旁邊還加一個鬼臉。

「可是,……這位先生或女士,請問你是誰、尊姓大名啊?」檢察官問。

藏鏡人說:「這我不能說,這是我的隱私權,你就叫我snoopy好了。」

檢察官說,「可是,snoopy先生或小姐,請問您府上哪堙H電話地址是甚麼?以後要如何與您連絡呢?」

「這統統不能說,我有我保密的理由,我就是snoopy。我有一個pchome 的帳號,你可以找到我。」藏鏡人眼露兇光地說。

「可是,有好多個snoopy啊!你是哪一個?!」檢察官小心翼翼地追問,深怕不慎觸犯snoopy先生/小姐的隱私權而淪為被告。

「常常寫信去『評論』陳真文章的那個snoopy就是我。」藏鏡人面有得意之色,並且繼續說道:「他的思想太貧乏了,一直在網路上拉屎,迷惑一群無知大眾,我很鄙視,所以我要跟世人戳破他的思想漏洞和學問之淺薄。」

「更可惡的是,他一直拒絕與我公開論戰!還公佈我精心寫作的儒林拉屎讀者評論。」

藏鏡人越說越激動,檢察官於是趕緊打斷他的話,想鼓勵他一下。

「公佈你的評論,這樣他的貧乏思想不就自曝其短了嗎?」檢察官也確實有點不解地問道。

「嘿嘿,對啊!」「我們『射毀所』的所長也寫了好幾封信去教訓過陳真,他上課時跟我們說,陳真的思想內涵和文筆大約只有所長他當年大一的程度。」藏鏡人說到自己欣賞的長官,一位國內著名思想大獅,不禁眉飛色舞起來,音調也跟著提高。

「嗯,不過,我還想多告陳真一條『侵犯名譽權』。」藏鏡人接著說。

「名譽權?有這種權嗎?」檢察官額頭稍稍冒出冷汗,偷偷查了一下手邊六法全書後面的索引,但是一時沒有找到「名譽權」三個字。「可能是理髮院最近新增的條文吧?!」檢察官心媟Q。

「那是怎麼個侵犯名譽法呢?」檢察官繼續問道。

「他說我『很幽默』!」「我是個思想嚴謹的思想家,又不是豬哥亮,怎麼可以說我幽默?!這簡直是對我的名譽、人格最大的侮辱!」

「那他轉載你的『讀者評論』時,有註明出處,說是你寫的嗎?」檢察官追問案情。

「當然沒有,他連我是誰都不知道,怎麼會知道『出處』?!」藏鏡人忍不住笑出來,還好「笨蛋!」兩個字沒有跟著說出口。

「那麼,請問您是誰呢?」檢察官不死心,繼續追問。

「又來了!你為什麼一直要問我是誰?!難道你也想侵犯我的隱私權?」藏鏡人有點生氣,用尖銳的音調說:「全世界沒有人知道我是誰!我是誰,是我的隱私!你沒有資格問!」「我可以是你,可以是任何人,也可以是陳真,網路世界是變幻無窮的,我要當誰都可以,這就是網路的迷人之處。」

檢察官也有點惱怒了,反問道:「你是說你一直寫匿名信或冒名信在騷擾陳真?」

「我沒有匿名啊,我通常是畫個snoopy在信堶情A那就是我。」「我堂堂一個思想家,怎麼會騷擾他?我只是想戳破他思想的漏洞。他根本不懂哲學。我那篇評論才真的是思想大作,許多地方爭相轉載。」「而且,憑什麼只有他可以叫陳真?!我也可以說我是陳真,這是我的自由!」snoopy一陣咬牙切齒地說道。

檢察官心堿藒M感到有點害怕,看來,這個案子真是有點複雜。究竟要如何能夠在維持原告snoopy先生/小姐/太太的隱私權的前提下,為他/她捍衛那麼多的自由和權利,這恐怕得請教哲學家才能解答了。

「好吧!那就這樣,我會用e-mail和你連絡,我們也會儘速把惡名昭彰的陳某人給繩之以法。」檢察官收拾桌上文件,起身準備離去。突然,snoopy大喝一聲:「不能帶走,你不能侵佔我的著作權!」

「著作權?」檢察官嚇了一跳。

「沒錯!請把訴狀留下,你沒徵求我的同意。」藏鏡人斬釘截鐵地回答。

檢察官瞪大了眼睛,說不出話來。

(按:本文純屬虛構,如有雷同,當然不是巧合。)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