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沒有人是白雪公主,耶穌也不是

陳真

再給陳心理師補充一段﹕

所有“國家”(注意我們現在是在談國家,不是在談好人好事代表或優秀青年選拔)很可能都丟過“石頭”,但只有強國才有能力丟這麼大顆的石頭,一次砸死一百萬個小孩,而且,更沒有其他人丟得起這種億萬年陰魂不散的“幅射混蛋(DU)”。

總是會有這樣一種聲音--尤其在專業界或科學界(特別是醫界)或者在政治高壓的時代﹕“我對政治沒興趣,我守本份”;說的人總以為自己是“客觀中立”的代言人,總以為自己是政治“清純”的白雪公主,總以為自己是比別人更“腳踏實地”的篤行者,總以為自己擁有了一種“超脫”政治的智慧。

可是,除了連陳宋等等等,沒有人對政治有興趣啊?!沒有人想管政治啊!?可是,我不管政治,政治會管我啊?!你拿去丟炸彈殺小孩的錢,是我每年繳的五十萬學費啊!你讓小朋友七孔流血的血管毒素武器,有大家的醫學知識貢獻在媕Y啊!你的飛彈射程計算有我的數學觀念在媕Y啊!你刑求異己的花招,有心理學家的一套理論在媕Y啊!你架設飛彈的基地,是我有權利去玩和有義務維護的海邊或山谷啊!

任何人當然應該過他喜歡過的生活,因為這是你家的事我家的事,任何人也儘可以大方地選一邊靠,可是,千萬不要以為自己過著一種清純灑脫的“政治中立”的生活。

沒有人是白雪公主或青蛙王子,因為我們都不是魯賓遜。既然活在社會堙A就分分秒秒在跟社會“發生關係”,發生了關係,就不能說清純。政府或國家不是憑空冒出來,它是“我們”組成的,我們的一舉一動或不舉不動都是在“做政治”。

我們都希望自己是單純的人,但單純和愚蠢不一樣。對政治一無所知不叫清純也不叫中立,而是政治入了骨,只是自己不知道而已。

一個國家之為惡,通常是建立在一大批人自以為是白雪公主或青蛙王子的清純妄想之上。這些惡之所以能長久運轉不休,憑藉的不是壓制,而是打幸福針,打得大家茫酥酥,真的以為自己是白雪公主,真的以為這世界是個迪斯耐樂園,頂多是廁所壞了,發揮“愛心”修一修就好了,於是動輒就要對別人唸起道德經勸世文。

事實上,沒有人是白雪公主,耶穌當然更不是。

Jesus! Give Jesus a break!

p.s.﹕另外插播給Tina,我喜歡妳引述的有關沙特的那些想法。我對存在主義頗下了一番工夫,但對齊克果(Kierkegaard)知道得多,對沙特知道得少。我發現這兩位之間有個根本上的差異,齊克果信“神”,沙特不信。因為不信,加上左派的人道精神,所以充滿了使命感,想拯救世人,當然會蠻辛苦的。

我屬於齊克果那一國,比較看得開世俗世界的好好壞壞,也不相信人本身會有什麼力量,但我也感動於另一國的赤忱。

至於維根斯坦,我三個月前寫一文,很長,從未公開,本來很猶豫該不該拿出,因為怕對維根斯坦有所不敬,也許過兩天再找出來貼好了。

他的名字是Ludwig Wittgenstein。至於有哪些書可看,我那文章埵陷ㄐA基本上,我很反對看中文版,因為翻譯得太差了。至於二手文獻,中文的,可讀范光棣寫的“維根斯坦”,東大圖書出版。這本中文介紹維根斯坦的思想的入門書和如海堛熙膜@般多的英文書相比,一點都不遜色,而且有過之而無不及。

范教授另外也寫了一本和編了一本英文書,都是講維根斯坦,雖然年代久遠,但它的重要性卻沒有褪色。二三十年來,不斷被引述,大概是華人堿膍s維根斯坦最出名的一位。

我願意公開說,范教授是我見過讀過當代最好的一位哲學家,他本來在加拿大 York大學教書,教二十幾年,後來回成大當藝術研究所所長,現在聽說在某專科學校當校長(不確定)。

范教授和維根斯坦一樣,很酷,不參加哲學研討會,但是,兩年前,劍橋有個研討會,范教授卻破例接受了邀請。在這之前,我剛好寫了一封對我個人很重要的信給他,請求解惑,所以有機會認識,在劍橋留下驚鴻一瞥。

演講前,他手寫一篇十八頁的講稿,媕Y提到他以前在美國唸書時熱烈參加左派運動的往事,也舉例提到他來劍橋之前有個被維根斯坦毒害而“想不開”的劍橋學生寫信給他。那個學生就是我。

不過,范教授並沒有解了我的惑,我還是一直都想不開(或者說想得太開),每天想逃到天涯海角,呼吸一口新鮮空氣。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