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我們究竟在追求什麼?

陳真1/04/01

看到一節新聞,很訝異。內容是這樣寫的:

「數十名中國統一聯盟、勞動黨、勞動人權協會、夏潮聯合會等團體成員,在達賴抵台訪問的第一天,就聚集在達賴下榻的仁愛福華飯店外,抗議達賴二度來台訪問的主要動機,是想要藉由灌頂歛財。勞動黨秘書長唐曙表示,台灣經濟不景氣,正當台灣人民日子已過得苦哈哈之際,達賴卻趁這個時候來台訪問,美其名為宗教與文化交流,其實是上次來台訪問時,嚐到了利用灌頂撈進大筆銀子的甜頭,因此才會再度來台二度歛財。」

這些團體,究竟是根據什麼敢說出這樣的話?!

如果連像達賴這樣的人和這樣的善意都是假的,世上還有「善」這回事嗎?如果沒有,這樣的世界還還有什麼值得我們為它而活?好比說,如果我們連小朋友的單純和天真都會懷疑可能是偽裝的,那我們還能相信些什麼呢?如果我們什麼都不信,那麼,種種的主義和主張,究竟又是什麼內涵?又是在追求些什麼?

任何批評都應該花腦筋先想一下好理由,再罵也不遲。而且,最重要的,任何主義或主張,都不該凌駕在人性基本的善意之上!

抹黑別人,不會使自己更清白,更不可能使自己的主義或主張因此而更有說服力。

我們太懶於思考問題,卻總是很勤快地喜歡「幫」對方「發明」罪狀,或者幫對方做「心理分析」。我們該用一輩子的努力去想清楚自己感興趣的問題或想法,而不該憑著愚勇和偏見,花一秒鐘的時間去抹黑異己,或憑空猜疑對方動機。

不管左右統獨,我們該學的是盡量挑自己和別人想法的漏洞,才有可能增加彼此的說服力,進一步在實務上朝著大同小異的方向走;而不是急著懷抱某種現成的、一成不變的、僅具字面意義的「答案」,根據它來畫分「敵我」,並且進一步用抹黑抹黃的方式,鬥臭「敵人」。就算對方真的臭不可聞,我們也不會因此而香噴噴。

我們大可大方地表示對任何人事物的不爽,卻不能老想誣賴或影射或猜疑對方根本沒做過的事或根本不存在或無法查證的想法。這樣的區分,會很難理解嗎?

任何團體或主義或個人,如果無法堅持這些基本的善,終究都不可能被人們所接受,因為人性基本上是希望向善的,沒有人會希望看到惡抬頭。只有當我們被東一個教條西一個主義或眼前利益或錯誤資訊所迷惑時,才會一時昏了頭。

就好像我的一些中國大陸來的劍橋學界朋友,統統是好人,有的來自邊疆,還真的頗具俠義情操,宛如大漠英雄,但卻似乎沒有一個對達賴有好評,有的甚至還說達賴喜歡吃人肉。這些不叫抹黑,因為他們並不是故意要說謊;抹黑的是背後那個壞政權。

但是,即使是這樣,這個壞政權媕Y的這些大壞蛋,也只是行為壞,而不是心壞。他們只是被東一個教條西一個主義一時給沖昏頭。我不相信他們向善的基本人性會跟你我有什麼不一樣。我們只能批評行為,卻無法當起「心理分析師」,批評起某個人的心靈狀態。

如果我們覺得一個個小朋友都像天使那樣純潔,有什麼理由隔了幾年之後,天使就會在本質上墮落成撒旦?小朋友的害羞、期盼、幻想、脆弱、敏感、喜歡玩、榮譽感、痛覺、憐憫和各種感情,有可能因為外在某些因素而蒙塵,長大後做出各式各樣可怕的禍事來,卻不可能整個「心」連質地都變了。

河水結了冰,它還是水,有朝一日,當陽光來了,依然又是流水潺潺,一絲微風都足以吹起無數的漣漪。

我們儘管有各種不同的見解、主張、品味或利益衝突,但是,所有這些瑣碎的差異底下,卻有更根本的人性雷同之處。所有人基本上都不可能會故意希望看到惡抬頭,就好像所有人看電影,都會希望壞人輸好人贏一樣。大概很少有人會愛上巫婆,一般應該都是會愛上白雪公主。看到神鬼戰士和小皇帝打鬥,大家也都是希望神鬼戰士贏。虎姑婆煮一鍋油湯準備吃小孩,我們看了會捏一把冷汗,而不是跟著嘴饞,流滿地口水。大家看了笑傲江湖,一定也是認同整天唱歌、飲酒作樂的令狐沖,而不是愛上老謀深算、心機深沉的岳不群。

這些「不約而同」的現象,應該像一種「神蹟」,吸引我們的眼光,使我們對那最最最基本的「共通人性」充滿信心才對。

如果人皆同此心,如果心皆同此理,那麼,硬要逆此理而行,縱然會有一些眼前的利益或風光或優勢,長久來看,只會離目標越遠。這不是婆婆爸爸的道德經;這只是像邏輯一樣,一種無可改變的道理。這也不是少數天才或偉人才能明白的艱深思想;這只是任何人都可以輕易認知的想法。

這樣的認知,應該足以建立起我們牢不可摧的自信,就好像我們相信數學一加一等於二那樣。你可以刑求我或給我一百萬,讓我改口說一加一等於三或等於 xyz;但是,如果你關起門,私下偷偷問我,我還是會說一加一等於二。任何力量都不可能改變我們心中對一加一等於二的真實信心。雖然不可能改變,但是我們卻常忽略了它的存在。

世界不需要什麼「改造」,而只需要「還原」。我們只希望它維持該有的基本原貌就好了。這媕Y,最需要的不是什麼艱難的知識,也不太需要什麼主義,而只是需要一種對人性的基本信心。因為,沒有後者,前者也不會有意義。

如果我們相信自己的主張是出於善,那麼,完全沒有理由懷疑別人的主張是出於惡。既然如此,這個主張跟那個主張之間,就不存在所謂「敵我」的關係,而只是同一種動機下的不同做法而已。哪一種想法或做法獲得優勢,在某個意義上,當然很重要,但我們不該虛構其重要性,它不該重要到足以否認這一點「人性向善」的基本共通性;也不該重要到讓我們據此來判斷人的好壞或分敵我。

左右統獨都不該是我們的目標,我們真正想要的是「避免痛苦、獲得快樂」,在這一點上,大家都一樣。如果數學、物理或種種知識,都只不過是建立在幾個「無可懷疑」的簡單「公設」上,繁衍出這麼龐大的一個知識體系,那麼,人類的生存又何嘗不是如此?!我們總是得認清楚我們是建立在什麼樣的「共通性」上,那麼,這個「活著」的遊戲,也才玩得下去,也才有所謂的社會、家庭等種種人際互動和制度。

我們可以對種種知識有爭議,但是,我們卻沒有理由懷疑它底下基本的「公設」。同樣地,我相信世界向「左」轉會比較好,但我或許錯了,或者我可能因為這樣的想法而做出各種可怕的壞事來,不過,我想追求善的基本人性,卻是跟任何人一樣,無可懷疑的。希望世界向「右」轉的人,當然也一樣。

對別人的人性沒有基本的信心,也不可能會有自信;因為,除非基因有所重大突變,否則,人我基本上是沒有差別的。相信別人,就是相信自己;相信自己,種種折磨就沒有了殺傷力。如果活著是一件挺辛苦的事,那麼,還好上帝跟我們也一樣「良知未泯」,給我們留了這麼一條極其簡單的快樂之路。

多一點自信,就少一點抹黑。少一點抹黑,也就少了許多根本不必要的痛苦。套用一句達賴的話:「麻煩已經夠多了」,最好是不要再額外加料了,不是嗎?!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