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老師我思想有問題:「火氣大」的基本病因(2

陳真1999. 5. 25.

2. 形而上與形而下分不清。

比如有人說「『真實』(reality)是可疑的」,可能有人就會說「那你爸我踢你一腳試試,看看『真實』可不可疑!」。(這聽說是去年發生在劍橋,兩位思想「大師」的「辯論」實況。)

我也覺得「真實」很可疑,要不然也不會來唸哲學了;但是,我不會因此而懷疑我的手是假的,因為,此真實非彼真實。

聖經上說「人不靠麵包而活」,可能有人就會說「那你為什麼要『吃』呢?!」當然要吃,因為此麵包也非彼麵包。

愛默生(R. W. Emerson)說:「旅遊是笨蛋的最愛」(Travelling is a fool's paradise.),他的意思並不是在講一種「觀光業」的問題,跟「觀光」一點關係都沒有,此旅遊非彼旅遊。他是在說人生真正重要的東西不需要出門去「追尋」,更不需要上網去「搜尋」;跟托爾斯泰說的「天國」一樣,它在你的心堙C

前一個症狀(「概念」和「實際」分不清)似乎還有救,這一個症狀通常是沒得救;至少我沒看過CPR成功的。當然,此CPR也非彼CPR

也許,我們的文化或教育從來沒教過我們如何胡思亂想,而只教一些很「具體」的東西,比如一個假設、一種驗証的程序、一套理論或者一堆資料等等。可是,如果我們一定一直要說「思想」很重要,那麼,思想的第一步不是學物理(physics),而是學「物理的物理」,也就是「形上學」(metaphysics)。

研究一個東西「如何動」或「動多快」是物理、是牛頓力學,研究「動之所以為動」卻是形上學;研究心跳血壓等生命跡象是生物醫學,研究生命種種看不見的存在「本質」卻是形上學;新聞報導是形而下,吟詩作曲是形而上;六法全書是形而下,情書是形而上。

形而上是「無意義」的、「沒有用」、「無法當真」的,因為它在這個世界「之外」,與「現實」世界無關。因此,它無真假也無對錯,就像音樂那樣,只有好聽跟難聽而已。

它也不會解決任何現實世界的問題。但是,它卻能讓「現實世界」整個改變。就好像暗室媔瓣C八糟一堆東西,害我們走不出去,但是,沒關係,只要開了燈,我們不需搬走障礙物,仍然可以順利走出去。

燈沒有能力解決障礙物,但是,它卻能讓障礙物不再是個障礙,因為,「形上燈」幫我們看清了眼前的路,使我們知道怎麼走下一步。

「形而上」提供的不是一套事實性的資料或知識,而是與現實無關的一種思考傾向。新聞記者或科學家關心「事實究竟是什麼」、關心某件事的「真相」,形上學家關心「真相」(reality, truth...etc.)這個東西本身。

「形上學」簡單講就是一種「胡說八道」的能力,講的都不是科學所能批准或否定的東西,根本「毫無意義」(nonsensical)。所以,到了英美分析哲學這一代人,許多數學家或邏輯學家當道,受不了「胡說八道」了,於是,哲學就多了一個東西,叫做邏輯。

我讀過最好的一本形上學教科書,大概就是聖經,通篇「胡說八道」,不過卻蠻有趣的。它無一可信,因此完全可信;它不合邏輯,但卻非常make sense

聽起來,彷彿是說越是「胡說八道」越接近「真理」?似乎也正是如此。

科學帶來「無法忍受的輕」,就像海德格(Martin Heidegger)說的,讓我們幾乎要忘了我們自己的存在;是「詩般的語言」(poetic language)提供我們一條逃走的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