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老師我思想有問題:「火氣大」的基本病因(1

陳真1999. 5. 25.

台灣人的「討論」方式挺「多樣化」,花樣繁多、應有盡有,唯獨就是不講「理」。

有人說網路「不真實」,我倒覺得網路最真實不過。它就像一般人際關係的「私下」運作那樣。

明的研討會之類,大家總是溫文儒雅、揖讓而昇,一副謙謙君子,而且,往往無討無論,只有互相標榜。暗的就不一樣了,我們的毛病,這時候才會盡情展現出來。這也許是為什麼台灣人的圈子總是這麼複雜,尤其表面上越是光鮮燦爛的「高級圈」,背後「私下運作」時,也往往越不堪入目。

「道德」面的,我比較不知道還能多說什麼,就像你的「石門水庫」如果沒有關好,那除了看你自己要不要把它關好以免讓小弟弟跑出來一樣,別人還能再多說什麼?!

至於「邏輯」面的,我比較有話可說。

不過,不管什麼樣的「討論」,不管如何「多樣化」或敗德,都不會使我感到驚訝,就像醫生看久了人世痛苦一樣,也就不會每天無時無刻都跟病人一樣感到難過了。

但是,「討論」雖不讓人驚訝,偶爾還是會讓人感到有一點點點的小難過。因為,原來世上的巨大痛苦和悲劇,竟然不是因為有什麼呼風喚雨的撒旦或惡魔在搞鬼,而可能一大部份只是出於我們自己一些簡單「認知」上的錯誤。

許多想法,也許是因為太簡單了,所以反而使我們無法集中注意力在那上面。因此,那最簡單的,卻也往往變成那最難的了。

知識、地位、身份以及各式各樣的虛榮,蒙蔽了我們看清眼前簡單事物的能力。

奇怪的是,簡單的做不來,我們卻反而總是宣稱能把那遠在天邊的彩虹,給摘下來當螢光筆用。

「概念」(conceptual)和「實際」(practical)分不清。

好比有人說「我很堵爛鴨霸的西方強權!」,可能就會有人說:「哎噢!OhMy God!不會吧?!西方人很好相處耶。我們昨天還跟英國同學一起去看電影、玩瘋了呢!你應該要練習放寬心胸,看看美麗大千世界!」

好比說:「學歷不重要」,有人一定會罵:「那你為什麼要來留學?!」

「概念」和「實際」是兩個不同的討論層次,不能任意「跨越」。就好像一個經濟學家,現實上不一定要很會買菜「殺價」一樣;一個研究道德哲學的哲學家,也不一定要是個「好人好事代表」;研究犯罪學的,也不一定要很會抓強盜,他家也不一定比較不會遭小偷。

十元的「一半」是五元,把一張十元紙鈔撕「一半」,卻不是產生「兩張五元紙鈔」。因為,這兩種「一半」,是根本上不一樣的東西,一個是「概念」上的「一半」,一個是「實際」上的(撕)「一半」。

我們不要以為一個詞只有一種用法,一般來講,一個詞平均有兩億五千七百多萬種用法。

我們至少應明白對方是在談論哪個層次的想法,因為,「詞彙」的意思搞不清,至少還有「猜對」的可能;但是,意義的「層次」若搞錯,那就完全雞同鴨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