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歷史與月經

陳真

18/06/01

一邊接到什麼「北社」的新聞,一邊接到要「打倒帝國主義」的會議通知,e-mail來一個就delete 一個,心還是免不了要往下沉。

在過去,和一群志不同、道也不一定合的反對黨或社運「同志」相處,好歹有個「共同敵人」,叫做老K;於是,雖然和「同志」們氣味有異,別人可能也很難察覺得出來,但我總是隱隱有一種「欺騙了眾人」的尷尬,像偷偷懷抱著一種有關「背叛」的「祕密」似的。

不過,我實在不是「市面上」這些症人君子「那一國」的,所以,沒有「背」也不叫「叛」,而只是兩個世界離太遠;因為離得太遠了,繞了地球一周,所以,乍看之下彷彿同一國似的。

一個人想屬於哪一國,想站哪種位置,都是他家的事。可是,慢慢地,當朋友或我的諸位「同志」們的所做所為,逐漸變成我厭惡的對象時,我還是覺得有點難過。

我不是在鼓吹不食人間煙火,正好相反,我欣賞利他的感情和作為。因此,別人若想要貢獻社會,我自然是很歡迎的。我的世界沒那麼抽象,也沒有那麼「清高」。

也正因為如此,我覺得台灣這個社會真是亂無情而且虛偽入骨的,冰冰涼涼的一堆閒人和一堆口號,個個都很有「語言天份」,操弄著固定那幾個言不由衷的空洞詞彙,總是出口成髒,一講起話就是治國平天下的高調。

不但從不自己照照鏡子,而且,一旦搶到了世俗的種種權位或名聲之後,就整天想改造別人的心靈、想改變社會的思想和價值觀,卻從不想改造一下他自己墮落的心靈和愚昧可笑的思想和價值觀。拿起麥克風講起話,總是如此言行不一,而且非常不誠實。

我有時真是很迷惑,究竟這些喜歡唱高調的偽君子或真君子,是真的笨?還是心眼邪?

從以前到現在,這個社會真是什麼都沒變,唯一有變的是他們自己的職位和銀行存款不斷向上提昇,以及身上鎂光閃閃的次數。

歷史真是跟月經一樣,一定時間來回一次,跑那一定的程序。如果有什麼改變,那也只是形式皮毛,而不是骨子堛漲憒蚽姜g和免疫系統;改變的也只是髮型,而不是頭髮底下那些看不見的東西。

我不會下地獄最後一層,因為,底下肯定會有我這些朋友或「同志」們墊底,而墊在地獄最底層的,肯定是那些「永遠的不倒翁」、那些左右逢源的偽君子。

壞蛋有兩種,一種是行為壞、思想單蠢的真君子,一種是心眼邪、同樣思想單蠢的偽君子。兩種人我都怕,尤其後者,真是太冷血、太蠢、太「聳」了,簡直一無是處。好佳在這樣的壞蛋僅數十萬中有一,要不然我們真是會連呼吸一口新鮮空氣的快樂都會給污染了。

不過,跟病毒一樣,壞蛋人數雖少,卻可能讓整個電腦報銷。

這不是私下說壞話,這是公開說的;不但說,還要罵;不但罵,很難說我將來絕不會再捲入是非紅塵。我也顧不了那麼多私人情誼了,因為,一個人在私人的範圍內要做些什麼壞事,我都無所謂,只要不要惹到我就好了;但是,聚集著一群人,以正義之名,以愛為教義,言行不一地公然幹起各種壞事,整天說些褻瀆神明的話,做些褻瀆神明的勾當,實在很討人厭。

我一直覺得我沒有資格,但是不知道為什麼,最近常想正式受洗成為一個基督徒。不過,一想到教會我就怕,我不喜歡那種整天褻瀆神明的氣氛和話語。我需要一所不談教義的「安靜」教會。不知道英國的教會會不會好一點,鑑慧說NO,說會更糟糕。

看來,我這一生,似乎永遠只能在我自己的心媕Y,給自己蓋一座無形的教會,供我一人默默參拜。

每周看著唯一一份中文報紙「教會公報」,總感覺這不是一個宗教團體,而只是民進黨或某個「愛台灣」組織底下的一個「宗教文宣部」。它總是給我一種殺氣騰騰的恐怖感和壓迫感,用它自己罵別人的話來講,那就是「不斷製造仇恨」。奇怪的是,這些邪惡的話語,竟然以「愛」這些字眼給拼湊出來。

我不敢毀謗長老教會,因為,我的一些好朋友和許多有恩於我的人屬於這個團體,但是,從它這幾年的作為,我敢公開說:長老教會像是被邪靈附身似的;我從它身上再也感受不到什麼「愛」,而只感受到滿腔的敵我意識和令人窒息、自以為是的政治教條。

長老教會這麼一個小不點,實際上也洗不了別人的腦,但是,打著上帝旗號幹這樣的事,總是令人厭惡。

很多年以前,有位長老教會牧師送我兩個紀念胸針,記得其中一個上面還寫著「焚而不毀」,我總是輪流把它們別在我的醫師白袍和便服上,每天幾乎有16小時跟著我。但是,從五、六年前開始,我不再戴它了,因為,它不再帶給我力量和安慰。

歷史跟月經一樣,走了一個又一個的輪迴。雖然許多事都可事先預料,就像排演劇本那樣,不足為奇,可是,個人世上的生命卻只走一回;我們似乎命定只能做些徒勞無功的事。不管你個人有多大的能耐,如果沒有上帝點個頭,你連那最微小的事都不可能成就。

人真是需要一點來自人以外的力量、一種對某個神祕世界的奇妙信心,才有可能在瑣瑣碎碎的現世輪迴中,有一點活下去的勇氣。

達賴喇嘛說他最喜歡的一句經文是:「虛空尚存,輪迴未盡,願留世間,長渡苦厄。」

每天睜開眼,覺得這世界多麼奇怪,似真若假,像個隨機而生的肥皂泡泡,不因任何目的而存在,輕飄飄地無所依止;泡泡表面有著流動的七彩炫麗,媕Y卻是空的,好像風一吹就會滅了個無影無蹤似的。

可是,有時候,你又會覺得一草一木是如此真實,各種生命的快樂和痛苦是如此巨大。每一個生命的誕生,都彷彿是一種神蹟。即便是一株小草,當它從泥土埵虪X幼苗、迎風搖晃時,都彷彿給這虛空泡影增添了無可懷疑的實質血肉。如果世上有什麼事值得用「大開眼界」來形容,我想,這就是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