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一封舊信﹕我們不需要「領袖」

--致民進黨黨主席施明德先生公開信

施先生 : 您好。

長久以來,我們對您心懷敬意,原因不在於您過去的苦難經歷,更不在於您目前耀眼的光采;我們的敬意,來自於您「對理想的執著」,使我們在過去漫漫長夜堙A感受到些許希望與溫暖。

因義受難,固然動人,可是,我們也相信﹕在一個變動的時代,個人角色不同,各有從事;在社會進展的過程中,實際上,大家都或多或少承受了各種不同形式的苦難與挫折。我們不認為,一位盡責的母親,養兒育女的艱辛,會少於任何一位政治犯;我們也不相信,任何一位工人,遭受的屈辱及付出的青春與血淚,會比不上社運、反對黨人士的「偉大」和「苦難」。

強調所謂「苦難」是沒有多大意義的,況且,人事奧妙,有得有失;人事得失,本難以世俗衡量。更重要的是,如果是出於愛的,因之而來的痛苦與折磨,難道不正是愛的最好回報、愛的一部分?求仁得仁?

您所謂「承受苦難易、拒絕誘惑難」云云,是難以理解的,苦難是什麼?誘惑在哪堜O?金錢、地位算是一種「誘惑」嗎?理想的實踐不是「誘惑」嗎?天上的繁星、地上的一草一木不是「誘惑」嗎?

很早以前,我們就想表達對您言行的不滿,思之再三,都難以下筆,怕沒大沒小的、也怕引起不必要的誤解。一直到最近的選舉,每天翻開報紙,總有您的「訓詞」滿天飛,而且自稱「人民的領袖」,更使我們的心直往下沉。尤其想到台南的親友長輩、子侄,想到他們天天翻開報紙、面對滿街的電線桿文宣,居然有人在他們面前耳提面命,自稱「領袖」,甚至白紙黑字地自封「先知」,更使我們無法忍受。

我們自始即是民進黨黨員或支持者,雖然早退了黨,在可預見的將來,或許仍會支持民進黨,可是,我們絲毫沒有支持出一大堆「領袖」來「領導」我們的念頭。

我們相信﹕理想的實踐,不在於「菁英」、「領袖」或「先知」的「正確領航」,因為我們自己最清楚該航向何方;理想的實踐,也不在於「投下神聖一票」,而在於眾人普遍意志的實踐、在於日常生活的點點滴滴、在於人與人之間的善意與真情。任何政治團體或個人,如果真以為自己可以「指導」人民、可以騎跨人民頭上而不思反省,註定都要走向失敗。

在這次選舉,您在打出「主席不能落選」的口號後,順利當選,問題是,為什麼主席就不能落選?為什麼如您所說「支持我就是支持民進黨」?為什麼您可以等同於民進黨?您又說「您的參選是對台南人的智慧成熟與否的一種新的挑戰」,這是什麼意思呢?為什麼您若沒選上,就「代表台南人的政治智慧沒國際水準」?

然而,您當選了,但是您當選後又不太滿意地說台南人「總算交出一份還可以的成績單」、「證明台南人不是只要跑紅白帖的地方政客」、「證明台南人是可以接受全國性的政治領袖」。為什麼是人民要接受您的「檢驗」、「挑戰」,甚至還要「交出成績單」給您,讓您來打分數呢?為什麼不是您「交出成績單」來讓人民「打分數」?

為什麼人民交了「成績單」反而還要被您數落?為什麼一定要選您才表示有「國際政治智慧」呢?為什麼您這麼蔑視人民的選擇與判斷?

您說您的競選「只提大原則和大方向」、「不談個人」,可是,我們一字一字仔細閱讀了您的文宣,發現處處是個人的豐功偉業,滿紙自稱「先知」、「領袖」,並且通篇含沙射影、蓄意曖昧地矮化、抹黑許添財先生。

我們對許添財先生個人所知有限,無意為其辯護,可是,我們不高興明明是惡性內鬥,卻要刻意浪漫,說是大公無私;明明是爭掌門,個個是心機深沉的「岳不群」,卻硬要說自己是「令狐沖」笑傲江湖。

我們也不明瞭為什麼若沒選上,就是一種「唾棄」?為什麼你就要因此「自我放逐」?而又為什麼就要選擇「到國外做人權工作」,而且說這是一種「悲慘的自我放逐」?人權工作是你要做就可以做,不需要學識和相關理論嗎?去聯合國或其它國家做人權工作是一種高高在上的「施捨」嗎?「第三世界的苦難人民」真等著什麼「領袖」去拯救嗎?

我們年輕氣盛,或許幼稚、或許沒大沒小,之所以敢言,乃心有所感,希望社會向一個好的方向走去。希望有一天,我們能對「付出代價」視為理所當然,就像「談戀愛」一樣,是自願的、歡喜的、迫不及待的,而不再因之稱賢稱義傳頌於世。

祝福。          

李鑑慧、陳     敬上  1995/12/06

(原載教會公報)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