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互相扭曲求退步--回應連文山

陳真

13 Mar. 2001

你這文章和南社文章我都看了,中時社論我沒看,但是,從南社一文的引用看來,這三篇文章,我統統都贊成媕Y的「想法」,但也都統統不以為是在「回應」對方,而是「雞同鴨講」,或者扭曲原文意思,一路扭曲下來!

1.      中時講的那種「排斥中國」的現象,是無法否認的,因為,那是一種感覺;連我身為「同志」都有時會很反感,何況本來就比較不欣賞台灣種種以及被排斥的那一方!但是,我們可以反對任何鴨霸一方,卻不能因此連對方的一草一木都討厭。

2.      不過,被排斥的一方,也許該明白在資源有限的情況下,互相排一排是很合理,至少是不可免的!因為,馬路就這麼寬,如果你一定要開一輛坦克車出門,我的黑多醜就沒地方騎了。我們倒不一定討厭坦克車,但你總得讓我有地方通行,而且,最重要的, 能通行「愉快」!

3.      最大的問題之一是,大家互相在排斥什麼,都沒有講得很清楚;或者說,互相都沒有理解得很清楚;或者更應該說,其實也沒有真的想理解對方在說什麼。

4.      好比說,我是很睹爛英國文化的,有時打開英國的電視,看五台都是一直在講講講講講、分析分別分析,看電視就像在參加seminar,使我常覺得﹕「天啊!這個國家怎麼這樣!?是哪一條筋有問題啊?!整天講不停?!它還有沒有文化啊?!」在這個意義上,我是站在台灣綜藝節目這一邊的,雖然我也一樣不看台灣的電視,但是,它至少讓我感覺這個社會還「活著」。

5.      但是,我以上這一番睹爛,讀者無法多做「邏輯推論」,它無法推論出說我忽略了歌劇或什麼的偉大或侮辱了各種文化活動;也無法推論出台灣電視節目比英國有水準云云。這番睹爛,像首「詩」,你只能在「詩」堣@讀再讀,體會一番「意境」,而不能據此對我罵大街。因為,感覺永遠是對的。而且,感覺永遠是只適用在「某個意義上」。

6.      我們可能政見聽多了,所以往往不習慣理解別人的感覺,總是把別人的話,當成一條一條有頭有尾、有清楚的內在邏輯的「政見」看待,或乾脆「分兩國」來理解「擁」跟「反」,而不會去想對方所批評的,究竟是在指「哪個」意義。

7.      南社說中時很壞,這也沒錯。但是,它跟其它所有媒體一樣壞,當然也包括「南方」。這個壞,卻無法推論出「它不該出現好的評論或社論,必須一壞到底!」。壞人也可能說好話,就像我粗魯是粗魯,但也可能讀過一點莎士比亞和背過幾句唐詩三百首一樣。

8.      南社講的台灣文化被輕視的現象,更是無可否認。「台灣學」被「中國學」向來都是壓扁扁的;「華人學」更被「西方學」壓扁扁。有力的,就想壓沒力的,不管哪一邊都一樣,都有這種壞毛病,當人多勢眾時,就想吃到底。

9.      像我這種喜歡講台語的人,從小不知得受多少侮辱和唾罵。我在台北唸三年高中,不時得在公車上、西門町、大街小巷,和陌生人或路人或車掌或司機或餐廳服務生等等等對罵。為什麼?因為建中高材生怎麼可以講沒水準的台語?!要不是我一向功課頂尖,而且出身富裕、出手闊綽,進出的都是中山北路楊麗花開的「青葉」或圓山等「高級」場所,別的同學當時月租不到兩千,我往往一個月一萬多,住過館前路的懷寧大飯店,固定每周六以飛機「代步」往返南北,多得是各種可以忽視嘲弄的「心理和物質籌碼」,否則,恐怕很難渡過台北那三年連講「頭家,我欲買報紙!」都會起衝突的年少歲月。

10.  這種糟蹋人的現象,當然迄今還在,只是緩和一下,由明到暗,或者,換個方式糟蹋人而已。我周遭仍然多得是明明很會說台語,卻老是強調他講不好的怪人(女生居多)。而且,通常還會藉機表演他台語講得有多爛,故意講得怪腔怪調的,以示高尚。奇怪的是,我卻沒見過有人故意降低自己的英文能
力來表示高人一等。更奇怪的是,這些怪人的英文往往都嚇嚇叫,滿口英文單字,在台灣的公共場合更會故意講得很大聲,以示不同凡響。至於台語,則通常是轉述或描述一些鄙俗的情況時才會用到。這種差別待遇的例子,我腦袋隨便一想,都馬上可以想出一百個。

11.  既然我們都這麼謙卑地學各種語言,包括「國語」、英語、日語、德語、法語等等等,為什麼我從來沒有見過半個人也同樣謙卑地來學習我們的台語? (啊!有啦!蘭大弼醫師!)。從小有些同學會說要跟我學,可是,都是學假的,學來嘲弄的,跟學其它「偉大」的語言的崇拜嘴臉和恐慌態度完完全全不一樣。為什麼會有這種差別待遇?難道台語「天生」比較賤?或比較「沒有用」?當然不是,「有沒有用」不是天生的,它是「政治」等外力造成的。所以,如果有一群人想用政治力給它討回一點公道,這我是完全贊成的。

12.  我們學一種語言,往往不只是因為它「有沒有用」,更是因為它「炫不炫」,假設我若跟你說我會德文和廣東話,你想,是哪一種聽起來比較炫?許多人努力學西方語言,難道真是因為想要拿來「用」?有那麼清純?當然不是。

13.  語言不是一種工具「用」來「用」去那樣單純。相反地,習慣一套語言文字,就是認識了一套文化,認知了一種生活或思考方式。所以,台灣人強調台灣文學的主體性,完全順理成章,絲毫不必感到尷尬,就好像英國人強調英國文學的主體性一樣,它不需要用政客思維故意去強調「包容性」,它不需要「包容」美國,不需要「包容」加拿大,它不必有「新中間路線」。文學是霸道的、獨裁的、偏執狂的,唯我獨尊的。

14.  自己的文學,自己不強調才奇怪。台灣這麼多年來,有這麼多好作家,某種意義上,自成一個體系,毫不勉強。台灣人到了國外,卻往往一窩蜂去聽根本聽不懂的歌劇或買些五四三的文學「懼著」,幾乎從來沒有聽過一個人說很難聽或很難看,真的有這麼棒嗎?棒到一面倒嗎?有這麼「客觀」、「毫無異議」的藝術嗎?還是我們的自信不足?

15.  更奇怪的是,對自己人的成就往往一無所知,比如說,不知道呂赫若,不知道江文也;這就好像一個英國人不知道有莎士比亞,卻一窩蜂去高雄「南社」朝聖一樣怪異。每次我逢人說起我很喜歡江文也的音樂,換來的,總是對方的一臉茫然或尷尬或鼻子發出鄙夷之聲。可是,江文也會輸給任何一個西方當代的音樂家嗎?除了沈從文,西方作家堙A我也沒讀過有比呂赫若寫的更好的。可是,台灣人卻視若敝屣。

16.  連文山一文,基本上,我當然也是同意的。但是,它卻不像「回應」,因為,它所批評的,不是南社該文的觀點,也不是由該文所能做出的推論。如果獨立成文,那就沒什麼問題了,如果當成回應,那有點像「栽贓」-指控別人所沒有講或沒有做的事;或者像「心理分析」-雖然沒講沒做,但我把你們這些「台灣份子」看穿了!

17.  唯一不敢茍同的,就是「連」文最後一段的陰謀論。我看不出有什麼理由做那樣的批評。那既不是事實,概念上也不成立,上面已述。

18.  三篇文批評了幾種不同現象。這幾種現象也都是我反彈的。問題是,我們不需要因為聽到某方批評A現象,就以為對方一定是支持B現象,沒有這種「邏輯」。

19. 布袋戲說:「互相漏氣求進步」,這可能有點難,因為,我們的社會通常不喜歡異己言論;但是,至少我們不要「互相扭曲求退步」。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