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我認為最痛苦的事之一

陳真

其實,我是希望有一種發言環境,看的人多不多都無所謂,即使沒有半個人參加也沒關係,只要對外開個小窗口,留下一個別人可以進入的可能性就好。這樣的環境,講話就像講給自己聽一樣。完全不必顧及其他人的感受,不必禮貌,不必多餘的修辭,不必考慮讀者智商,不必刻意婆婆爸爸,不必管什麼主題,不必刻意回應,不必管文章形式,不必在乎得不得罪,甚至可以目中無人,完全忽略別人的存在。

我的“美麗新世界“還沒講完﹕

我們小時候寫作文,總是得被迫去想老師出的笨題目究竟是什麼意思?我“該”怎麼寫才好?如何起承轉合?不斷得忍受作文簿上自以為是的亂“批改”。

考試時,更是如此;我最難忘的一本書,明明是小叮噹或倚天屠龍記,可是,這樣不行,最好是改成汪洋中的一條船。

很無奈,想說﹕“好吧!他媽的!噩夢總有一天會結束吧!”結果沒有,好不容易長大了,更加噩夢連連。警備總部,調查局,國安局,教官室,安全室,道德重整委員會,新生活運動,心靈改造運動,我要活下去運動,好人好事代表,偽善編輯,笨讀者,師長親朋好友……等等等等等,統統對我們“該”怎麼寫怎麼想怎麼灑掃應對,都有意見。要不然,就是得不斷考慮對方的智商或脆弱的自尊自信。

在這個愚昧的菁英社交時代,常常只能當啞巴。因為,別人總是期待你“該”說些什麼才“對”,既是這樣,還有什麼好說的?!

我經常有個感覺﹕不用問我個人的問題,乾脆你直接給我一個標準答案讓我來簽名吧!因為,我說了,只會引來更多的誤解而已。不當一回事的,別人通常會當真,講真的時,反而沒有人會信。

我似乎走錯了圈子,走到一個完全不屬於我的世界來。講的話,幾乎從來沒有人會信,大半輩子花在毫無意義的解釋和澄清上。

十幾年來,我因此拔掉了電話筒,不看電視,盡量拒絕與人有所接觸,但是,我的個人城堡,還是像火車站一樣,每天任人進出。看來我蠻有人緣的,可惜,那不是“我”。

看來,噩夢是沒完沒了的,一個人如果想在這種沒有血肉的,黑暗的“社交文明”堙A保有屬於他個人的那一丁點可憐的“做一個人”的自由和寧靜,除了自殺或某種形式上“與世隔絕”(if possible)之外,似乎沒有更好的方法。

如果出個作文題目﹕“我認為最痛苦的事之一”,或許我會寫﹕“社交”。痛苦在於“溝通”,因為根本沒有“溝”可以通;該通的,不用溝也通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