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二論「道德的一致性」:欲加之罪何患無詞?

陳真26/05/01

「別人不抓,為什麼只抓我」,不能適當說明「迫害張穎女士」這個案例之可惡。我要說的包括兩部份,一是IQ 上的,也就是法律沒辦法判定張穎有沒有特異功能。

一個社會的IQ好壞,當然會直接影響我們的身家性命和自由,就好像以前的人說精神病患是魔鬼附身、是女巫,得把他燒死、殺死、虐待而死一樣。如果當時的人知道一點醫學常識、不要那麼笨,也許就比較不會這樣了。至少,群眾若要幹什麼活,要「伸張正義」、要「淨化社會」什麼的,就得另找理由。

我的第二部份要說的是道德上的問題。其中之一是第一部份IQ因素的直接影響,如上述;其中之二是「選擇性的『正義』不是正義」;其中之三是「欲加之罪何患無詞」。二跟三往往有其密切關係。

如果我們這麼體貼坐政治牢的「名人」,那我們應該能明白這個基本道理才對。哪個政治牢不是「根據法律」?要在多如牛毛的法律中隨便找幾條來對付看不順眼的人有何困難?

我當實習醫生那一年(1989-90),政治積分夠了,表現夠優良了,所以,國民黨用「煽惑內亂罪」把我移送法辦,如果我不是太孤陋寡聞,這大概就是台灣社會最後一個叛亂案。

但是,我每天上班、讀書、兼家教的,與世無爭,品性優秀得不得了,我能叛什麼亂呢?公文書上說我罪名有二:一是「企圖分裂國土」。地震才有辦法「分裂國土」,不是嗎?另一個罪名更奇怪,說我「煽動群眾,企圖推翻政府」。政府不能推翻嗎?我不能有這種「企圖」嗎?

越早期的當然也越荒唐,最耳熟能詳的大概就是「混淆視聽」,還有一個就是「挑撥政府與人民之間的感情」。每次查禁書刊雜誌,幾乎都是固定這兩個說詞。再更早的整人說詞,就更沒水準了,什麼「影響民心士氣」的。

這一切行徑,難道不是都在法律的包裝和掩護之下,大方地、有模有樣地進行?也才會「製造」這麼多「先賢先烈」和眼前政治上這些當家名旦,不是嗎?

多數的一方、強勢的一方就算再笨,也不會笨到當他想對付對手或糟蹋弱勢一方時會想不出來理由。法條千條,隨便找都是「理由」,不是嗎?

今天如果我當檢察官,什麼五輕六輕七輕八輕,什麼塑身美容,什麼賣當奴雀巢咖啡的,還有整天教忠教孝說愛心、行為卻狗皮倒灶的那些「名人」,真要給我小心一點!法律真要對付一個人或一個團體,還怕找不到條文?!

而且,我還能保證我根本不需花腦筋去想整人的理由,因為,他們簡直把六法全書每個條文全部違反N遍了。

我記得自立早報剛創刊(1987?)時,我在第一天的自立論壇或讀者廣場(?)之類的版面上,寫了一篇文章叫做「校園國安法」,講的就是高醫整人的校規。當時我們幾位同學成立了一個社團叫做「望春風」,其實什麼也沒做,只是嘴巴運動,可是學校很感冒。別人的遭遇我不知道,我自己最常聽到的威脅就是說我「破壞校譽」,說可以把我退學。

我那篇「校園國安法」,就是在反駁當時一種來自其他同學的主流聲音,那聲音是說我們該遵守校規,不該這樣不該那樣,可是,我查了一下校規,發現如果真的要遵守校規,那麼,這些正義凜然的乖寶寶,把積分加一加,全部都該開除或退學。

因為,高醫的校規是類似這麼規定的:「上課不專心聽講者,小過一支」、「在校園內衣衫不整者小過一支」、「穿著拖鞋出入校園者,小過一支」、「日常生活精神萎靡者,大過一支」、「言行不敬師長者,大過一支」、「具傳染性的疾病,仍出入校園者,大過一支」(感冒會傳染吧?!)、「折損花木者,小過一支」、「未經允許,擅自在黑板上寫字者,大過一支」、「言行有損校譽者,退學處分」、「言行違反國家利益者,開除學籍」、「對國旗國歌不敬者,退學」……。

這不是我在開玩笑,高醫的校規的確如此規定。而且,不只這些,算一算,奇奇怪怪的條文竟然總共有一兩百條(確實數目我忘了)。

我不是要談校規,也不是要談法律,我也不在乎它們究竟有沒有改得比較合理一點,我只是要說:有力的一方、當家的一方、人多的一方永遠有辦法用所謂法律來整人;但是,同樣這些法律、同樣這些校規,卻永遠都不會用到他們自己頭上。

張穎不是樹大招風,她只是被那些比迷信更迷信的愚蠢大眾,當成一個「現代女巫」、把她當「代罪羔羊」而已。

要對付女巫,還怕找不到理由嗎?就像發明電腦、第一個提出「人工智慧」(artificial intelligence)概念的Alan Turing,他被強制接受精神科醫師的賀爾蒙「治療」。治療什麼?同性戀!憑什麼強制?憑法律!憑的哪一條?「行為猥褻下流」!

但是,究竟是誰才「行為猥褻下流」?

為了我們自己著想,我們最好多花點時間想一想這些問題,因為,沒有人能保證自己永遠都能站在多數的一方。我們很容易對某些人事物看不順眼,但是,看不順眼該比「口才」,而不是比「制裁」。真的要法律制裁,也該公平一點、有點水準,不能欲加之罪何患無詞。而且,「正義」和「公平」不分家,是同義詞,是雙胞胎;選擇性的「正義」不是正義。

****

liiwen wrote:

上星期我騎機車經過一個丁字路口,因為右方沒路,左方沒車,大家也不管是不是紅燈,都直接騎過去,結果我被交通警察『ㄓㄤ』到了。我能說那麼多人一起闖紅燈,為什麼只抓我嗎?

怪只怪樹大招風,誰叫他那幾天天天上電視呢?

李巫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