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我們有「迷信」的自由:讓張穎回家吧!

陳真

23/05/01

劍橋創校近八百年,也許因為太古老了,所以常鬧鬼,有許多靈異事件傳說,甚至晚上還有夜遊團,帶領觀光客造訪靈異現場、尋覓孤魂野鬼。這幾年來最轟動的一次事件,發生在1997-8年,許多師生和校工同時看到一個死去數百年、已經懸掛肖像在牆壁上的教授之鬼魂(該不會是牛頓吧?!)。不但多次見他出沒,甚至穿牆而過,來去自如。這事上了英國主要媒體,佔了半個版面。

不管信不信,它總是一種「未知的領域」,我們實際上也沒辦法有更好的解釋。如果說信者乃出於「迷信」,不信者又何嘗不是「迷信」?!

一兩百年來,許多科學家投入這類研究。最早的研究單位就是創始於劍橋。研究成果如何我不知道,但是,我聽說目前有一位物理系的教授,同時也是一位諾貝爾獎得主,自得獎之後二、三十年來,幾乎改了行,投入大量心力在這類研究工作上。

老喜歡用「科學」大帽子壓人的,也許該先去讀一讀種種研究報告再說也不遲。

剛剛看到張穎事件的最新報導,實在讓我忍不住「咬牙切齒」!太離譜了!

張穎是否違反現行法律,我不知道。不過,重點是她的行為「算不算」「行醫」,而不是她「有沒有能力」行醫。更重要的是:根本不該控告她所謂「詐欺」,因為,當事人如果堅持她有特異功能,法官是又憑什麼能判定她有或沒有?

如果硬要判定,那意味著法官審判的已經不是張穎了,而是審判「特異功能」。但是,法官有這種「特異功能」能告訴我們有沒有「特異功能」嗎?我們決定一個東西本身是真是假或不真不假,總該有個判準(criteria),法官的判準是什麼?自由心證可以自由到這種地步嗎?!

怪異的是,我卻真的看到法官要她當庭「表演」,表演來做什麼呢?用來「證明」有沒有「詐欺」嗎?可是,她欺了誰呢?!有「被害人」出面控告嗎?好像沒有啊!?法官為什麼要這麼雞婆呢?!

法律本身究竟是憑哪根蔥,能介入一種「未知領域」的真假判斷呢?!不會管太多了嗎?!根據報導,法官三番兩次要張穎當庭「表演」,實在讓我很感冒,真是太荒唐了!如果張穎當庭使不出特異功能,那又是能「推論」出什麼?!

如果這樣算「詐欺」,那法官應該也主動偵辦精神科醫師才對,尤其該先把那些喜歡做什麼「心理分析」或什麼「心靈成長班」的抓起來。對我來說,這些行為才真的是「詐欺」,而「特異功能」卻是一個根本未知的領域。

但是,不管「心理分析」或「特異功能」,其實都不該是法律干涉的對象。比方說,我很賭爛把「心理分析」拿來做為一種「治療」,但是,我不會想去報案或提出「檢舉」,因為,這不是法律的魔爪該涉足的地方。我們頂多只能訴諸「真理越辨越明」的精神,大家來比「口才」,而不是訴諸法律「制裁」。

特異功能當然更不該是法律干涉的對象。這樣一個未知領域,為什麼這些法官檢察官膽敢想「幫」我們蓋棺論定呢?!他們憑什麼呢?這不會太誇張、太離譜了嗎?!難道參與這類研究工作的科學家,也全是騙子,全該繩之以法?

張穎或許真的作弊,但是,夠了,法律只能偵查到這堙A只能侷限在某個特定場合下的是是非非,不能再往前做任何概括性的推論了。如果她堅稱確實有特異功能,法律又有什麼辦法判斷真假呢?我們頂多只能說她「某一次」可能作弊而已,不是嗎?!

我不是想幫張穎講話而已,更是想為我自己發言,因為我實在受不了這種比迷信還迷信、普遍瀰漫社會的愚蠢以及隨著愚蠢而來的可怕愚勇,大膽地干擾起我們的基本自由。這種歪風不遏止,實在太危險也太折磨人了。

我不相信「心理分析式的治療」,不相信那些市面上流行的什麼「催眠」表演,不相信什麼「心靈成長班」,但我相信外星人、相信念力、相信靈媒、相信預知未來、相信時光隧道、相信轉世、相信達賴喇嘛、相信鬼魂、相信上帝、相信一切乍聽之下荒謬的事存在的可能性。

這些都不是眼前的科學知識所能解釋或理解的。或許哪一天,科學能提供我們更好的解釋也說不定(我看是不可能),但是,不管怎麼樣,干法律屁事?!我不能有這樣的自由去相信它、研究它、追求它或直接以無限的信心膜拜它嗎?!

這些「荒謬」的人事物之所以是「荒謬」,不就正是因為它不符合邏輯和所謂「經驗」法則?!也就是說,它是在「邏輯和現行經驗法則以外」的世界,那麼,是不是只有笨蛋才會想用邏輯或經驗法則去「否證」它!?如果它都已經不在這個邏輯系統的管轄範圍之內了,又哪有可能用經驗、邏輯去「否證」它的可能性呢?!這不是很愚蠢嗎?!

就算真的想要進行一套「否證」的程序,也不是什麼叫她「當眾表演」一番,這不是很可笑、很幼稚、很野蠻嗎?!

我們不想苛求法律能保護我們什麼,我們只希望它至少不要侵犯我們的生活,更不要侮辱我們的IQ,不要把我們當成笨蛋。而且,最重要的,不要太低估我們的良知。

如果今天有人出面控告張穎詐財,那或許法官可以在這個狹隘的範圍內去「偵辦」,但是,偵辦的魔爪千萬不要伸到外面來,不要跟我們說什麼特異功能是假的,不要雞婆想「幫」我們判斷「真假」。而且,更沒有資格叫她當眾表演,那真是太不禮貌也太蠢了。

耶穌如果出生在此時此地,躲得過這種愚昧的法律魔爪和蠢蠢眾生嗎?

比方說,我在教堂或廟堸竣F一番捻香祝禱,希望中樂透大獎,還先捐了錢,看能不能使禱告更有效一點,結果摃龜,我能因此說「原來禱告都是假的、上帝也是假的,觀世音菩薩也是假的」嗎?!我能跟警方報案說我被騙了嗎?

本來就「不合邏輯」的事,法律能做些什麼呢?!沒輒,不是嗎?!既然沒轍,那麼,干法律什麼事呢?!

張穎事件後,我還看到一些基督教人士(比如李喬先生),發起什麼反迷信協會。任何人要成立任何協會,我都沒意見,但是,拿石頭砸自己的痛腳,總是一件很奇怪又好笑的事。如果我們要拿一把「科學的邏輯尺」去丈量人事物,看看哪些是「迷信」,那麼,又有哪個宗教逃得過這把「邏輯經驗尺」?!基督教更是「鬼話連篇」,不是嗎?!

跟社會認知差太遠的東西,我向來都盡量避談,因為,一來世界不同,無法溝通,談起來會很痛苦;二來,愚蠢的群眾是最不可侵犯的,連耶穌都敢給他釘十字架了,還會有什麼離譜的事幹不出來?!

出國那一年,剛好遇到宋七力事件,恐怖之處也是一樣。看著整個事件發展,我總是有一種「秀才遇到兵、有理說不清」的深深痛苦。以前是「宗教」審判「科學」,現在風水輪流轉了,號稱「理性」的「科學」變大牌了,老想統管一切,法律也開始為它服務了。

法律應該只侷限在處理人際之間的是非紛爭就好了,至於涉及「真假」的判斷,連碰都不該碰,應該完全閉嘴,因為,法律完全沒有辦法提供足以判斷真假的依據(criteria),科學當然往往也不行。

而且,最重要的是:縱然科學已經告訴了我們世界的某種「真相」。但是,那是它家的事啊!我還是有不信的自由,不是嗎?!如果這就是「迷信」,那麼,毫無疑問的,我們有「迷信」的自由!

張穎肯定是愚昧加愚勇的台灣社會底下的一個犧牲品;犧牲的,當然不會只有她,而是我們所有人。

最後,說點「題外話」:

我真不知道台灣的法官為什麼老是這麼「神勇」,對一個弱女子這麼「鐵面無私」,人家待產之身,再一個月就要生了,卻硬扣留在台半年。這案子有這麼嚴重嗎?!可是,既然法官、檢察官這麼威而剛、這麼神勇,為什麼對那些散佈四處的密醫和假藥以及誇張得根本是違反醫學常識的什麼「塑身美容」或氾濫成災的什麼「保養聖品」、「健康食品」,卻從來不聞不問?!

前一陣子有人送我幾盒罐裝蜜餞,有李子有梅子,上面竟然一律寫著「本產品可以刺激口腔分泌酵素,防止各種癌症」。他媽的,這才真的是「詐欺」!我是醫生,我只知道「流口水」這回事,怎麼從來都不知道有什麼「口腔酵素」可以「防止癌症」?!法官會去抓嗎?!當然不會!檢察官會去起訴那些根本違反醫學常識的塑身廣告嗎?!當然更不會!(脂肪又不是黏土,怎麼可能用手「雕塑」出某種曲線?!)

我常常有個深深的印象:法律只是保護強者、糟蹋弱者的工具!這種法律風氣,這種justice,我對它無一絲敬意,只想吐!

不知道有誰知道台北地方法院的地址,請告知。因為我要把這篇文章寄給承辦法官,我想干涉一下司法,因為它干涉到我的自由和基本良知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