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醫界啟示錄第二集

陳真06/07/01

午夜夢迴,寒窗苦思宇宙真理,頓時良心發現。我也想補述一下。似乎有點多餘,但是,怕外行人誤解,以為醫生護士一樣壞。

沒有,不是這樣。護士很多會麻木不仁,但壞不起來,真正變成母夜叉的佔少數。真正變成爛醫生的,當然也佔少數,一般也只是麻木不仁,但是,差別在於前者比較情有可原,後者比較沒有藉口。所以,依閻羅王的審判規矩,後者應該加重計分。

護士確實很辛苦,尤其在台灣這種軍隊般的醫療階層文化,被壓得很低,往往當做歐巴桑用,而不被當成一種專業。社工也是。反正所有不是醫學系畢業的,都 會一概向下沉淪,變成醫生「助手」,讓醫生呼來喚去的。他們的專業所得,比如心理師,甚至一律入醫生荷包。可謂「一醫獨大」;不但外人怕,「內人」也得敬畏三分,簡直東方不敗。

我想到護士之辛苦和懾服於醫師淫威之下的「慘況」,實在不忍把她們和醫生並列成一干被告。

醫生常喊辛苦,確實如此,台灣醫生比諸西方國家不知道要辛苦幾百倍,可是,許多事是相對的。相對於護士,尤其待在病房或急診室的護士,醫生可涼快多了。而且,所得是護士的至少十倍以上。當然,護士比較不用負責醫療問題,醫生卻常有對簿公堂或面對抬棺抗議的壓力。所以,要比實在比不完,很難說誰佔了便宜。而且,醫生經常夭壽,生命也不是用錢買得到。

台灣醫生之辛苦是因為病人多。我若跟西方人說我一診可看一百多個,幾乎都無人會信,簡直天方夜譚。他們一診看五、六個就哀哀叫,甚至要投書抗議了。

我是沒有看過任何統計資料,但是,我敢說,台灣人之愛看病,穩穩是世界冠軍,我沒辦法想像世界上還會有更變態的民族了。我也敢說,十之八九的就診其實都可免,十之八九的處方也都是多餘,甚至有害。

一般人大概會覺得我這樣講很誇張,不過,內行人一定多少會認同我說的。就好像你看過哪個醫生自己常常在打針吃藥?!

是醫生比較健康嗎?當然不是。而是因為那根本非醫療常態。很少情況需要打針。

看過一項統計,台灣地區的醫生平均壽命只有65歲,其中以精神科最低,只有60歲,比一般人足足少了十多歲。

精神科醫生之所以這麼早夭,根據我的猜測,一部份原因可能是因為精神科是唯一一個常常得挨病患「打罵」的科,不但無法作威作福,而且經常得戰戰兢兢,怕說錯話,引起不可測的後果,算是十分「緊張」的一個科,神經得經常繃得緊緊的,不早死才怪。

如果十之八九十的看診和處方是多餘,那為什麼醫生還挺樂意病患多多光臨惠顧呢?原因無它,就是為了「歐卡內」。可是,人家西方國家為什麼一診看三個就能維生呢?難道他們不喜歡錢嗎?

這說來話長,我非此中專家,不敢亂說,但是,我相信,台灣醫生之所以拼命看病的一部份原因可能是因為給付太少(至少精神科是這樣)。另外原因當然是因為台灣人的觀念是錢越多越好。而一般人則是病不看白不看、藥不拿白不拿,於是惡性循環。

與其罵醫生看病看太快,不如問問自己是不是經常亂看病。像感冒這種不是病的病,實在不需要看醫生,而且,也沒有什麼藥可以治感冒,看了也沒用。亂吃退燒藥,更是弊多於利。

別科我是不知道,根據健保局規定,精神科會談45分鐘,並且必須附上詳細會談報告內容,才能申報兩百多塊台幣(不是美金或英鎊)。那麼,如果也學西方社會一個診看三個,一個月看個假設15診好了,那不是一個月營業額才九千元?這樣夠水電費開銷嗎?

我只是要幫非醫生的醫護人員伸冤,順便談談這許許多多的問題,它們其實環環相扣。

在英國當病人很爽,挺有尊嚴,而且可以慢慢慢慢慢慢來,慢慢慢慢慢慢講都沒關係,醫生什麼都不會,有的就是時間。可是,依英國人這種這麼容易不耐煩的假紳士個性,如果要他每天早上像打仗那樣看一百多個病人,我很懷疑他們還會這麼好整以暇、「彬彬有禮」地慢慢慢慢慢慢慢慢地看病。

以前在台北馬偕看診時,我只擔心下一補尿什麼時候有時間去放,經常根本抽不出三秒鐘來。有時憋得快爆炸,眼前總是會出現幻象:希望有一根管子連著小弟弟,可以讓我不必走到廁所也能解放。

這種情況下,實在很難要求醫生和顏悅色。有一次,一位朋友的哥哥酗酒,遠從恆春說一定要給我看,一路開車來,我警告他不要來,說我實在沒時間跟你多談,他不信,硬要來。結果真的來了。但是,來了也沒用,我只能給你頂多三分鐘。之後我就要趕赴一個「急會診」。對方氣壞了,竟然連朋友的哥哥都不賣帳。不過,我實在沒辦法。這就是台灣醫生的處境。

英國病人不會做這種無理要求,但是台灣病人會。有的稍微慢一下去看他,他就要開罵。可是,他難道沒想過我可能剛剛拯救了一條性命之後接著馬上趕過來?!肚子還是空的,而且忍著一補尿強強要閃出來。

講一堆道理其實是講假的,至少得先讓病人減少,醫生才有可能好好看病。

在台北馬偕值班過兩年。半夜被叫起,尤其冬天,遇到那種什麼「睡不著覺」的「急診」病人,我實在很想叫他滾蛋。

還有一次,記得一個女病人一進門就哭哭啼啼,我心婼L算著:「哇!這下麻煩了。看樣子可能會看很久,外頭還有一堆病人在等著」。果然,她一哭就哭掉了好幾分鐘,什麼問題都還沒開始講。

外頭下一個男病人等不及了,頻頻開門探視、監督進度。忘記經過多久,也許十五分鐘吧,就像一個世紀那麼長,最後,下一號病人受不了了,就衝進來喊說:「好了啦!哭啥曉?!哭那麼久!還有一堆人在等咧。那麼自私,死好啦!」

女病人一聽,哇哇哇哭出去了,我只好請護士去追,沒追到。

要讓病患減少,恐怕還是得減少看病的習慣。要改變這個惡習,醫護人員就有責任上山下海去做衛教,宣傳基本醫學常識。多一點常識,就少一點大驚小怪,也就少吃一點藥。少吃一點藥,身體健康也就多增加一分。

醫療資源就這麼一些,應該給那些真正需要的人享用才對。一些雞毛蒜皮的傷病,吐口水自己糊一糊其實就可以了。不必要的檢查也根本不必要求一做再做。今天如果沒有肝硬化,明天也不會突然肝就硬了,煮荷包蛋才有可能硬這麼快,所以,如果超音波做過沒事就好了,不必下禮拜又要來做一次,徒然讓沒心肝的醫院靠你的心肝賺大錢。

胃藥也不是在「顧胃」,不必什麼處方都要加個胃藥,處方中所附加的絕大部份胃藥根本是多餘的,有害無益;世界上也沒有「顧腦藥」或什麼「營養針」這種東西;維他命亂吃也不好,吃多了,反而容易得癌症或肝硬化。像這些基本「常識」的推廣,恐怕比去談什麼濟世救人的大道理都更有用。

在沙鹿吃頭路時,生意比較不好(應該說比較正常),所以有較多時間好好看病。記得好像就是在沙鹿吧,有一個穿金戴玉的媽媽帶她唸小學的兒子來,要我開一種吃了「腦會開、會愛唸書」的藥。

她兒子聽了,馬上接腔說:「醫生,如果有這種藥,我媽媽應該先吃,我都沒看過她在唸書。」我對他媽媽說:「對啊!聽到沒有?!」可她還是不死心,一直說要什麼維他命BVD的,說吃了會「增強腦細胞功能」。而且堅持說有這種藥,說其他醫生開過,我聽了真是要花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