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唔栽係咧講啥曉

陳真21/06/01

有人傳一篇「德國留學生」寫的「台灣要獨立」的文章給我看,不知道是想要與我「分享」,還是想要引誘我開罵。

看一篇文章跟看一部電影或吃一顆雞蛋一樣,不必等散場,也不必等吃完一整顆雞蛋才知道雞蛋有沒有壞或電影拍得好不好。

我真是非常非常非常納悶,我們的教育究竟是出了什麼問題?為什麼我們好像連一封信都寫不好,好像連基本的表達能力都有問題似的。這樣的一堆洋博士,我真不知道他們將來回去,佔了學界高位,究竟是能振興個什麼碗糕學術?!

不信看看底下這種句子:

***

台灣的永久安全,因此,除了自身的獨立之外,還要取決於一道命題:若非/即為──若非:中國永遠不要強大,即為:強大的中國必須是民主化過的中國。

***

獨不獨統不統這時候已經不重要了,重要的是:除了不識字的之外,「一般人」幾乎都會寫信寫e-mail,溝通無礙,為什麼反而學界這些人寫起東西這麼彆扭怪異?

通不通順是一回事,可是,像這樣的句子,像一個以中文為母語的人寫的嗎?難道是外國人寫的中國字?什麼「若非/即為」?什麼「一道命題」?

至於整篇文章的思考能力,那更不用談了。

見識過海外這麼多台灣學者或學生,讓我不敢領教的,恐怕佔了十之八九。我真是無法想像一個人不必思考能力竟然也能做研究當教授。而且,更奇怪的是,似乎那越爛的,越容易佔得好位置。當然不是說「全部」,不要緊張。(每次都要做這種笨聲明,可見台灣學界有多「那個」。)

我發現一種非常怪異的現象,台灣人好像很喜歡莫名其妙就來上一句「命題」,可是,我真的幾乎每次都不知道對方係咧講啥曉。當事人用這個邏輯術語時,究竟知不知道它的意思?什麼命題不命題的,係咧講啥曉?

為什麼許多台灣人總是好像自信不足?好像不胡亂拼湊一些術語就心有不安似的?!是不是如果文章寫得太白話,就顯得學問不夠好?所以故意要讓別人看不懂?可是,胡說八道誰看得懂?當然看不懂啊!

這就好像我若寫這樣的句子:

「據我主體性隱密經驗陳述,陳水扁其實在私人語言遊戲和親友互動連鎖反應上,以人的模式做為一種存在樣態,做人其實是不錯的。然而,吾人若據此再做一番邏輯推衍,做為一種公共言說情境對象化,則他必須經過意義有限性的集體概念型塑,和其他政治人物有其家族相似性。這樣的一種命題態度,是經由他者凝視而來,展現在整個文化空間,從進化論的觀點來看,謂之生態流動之基因重組。」

一堆「術語」、怪話!請問有人看得懂嗎?當然沒有!因為我根本是亂寫的。可是,許多學界的人寫文章又比這高明多少?

我們如果連一個簡單的意思都不會表達,連一封e-mail都寫得這樣怪里怪氣,那我真是不知道所謂學術學術是在學些什麼術些什麼?!

一就說一,二就說二,有這麼難嗎?

如果我們連三歲小孩都做得到的基本誠信和平實自然都做不到,卻總是一出口就是一大堆治國平天下的莫名其妙大大大道理,實在讓人聽了很煩。而且,連最基本的表達都有意無意地亂說一通了,我們實在很難相信作者是真心在講他心堛熒Q法。我想,當事人根本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或想什麼。

我不知道作者是誰,傳來的文章沒有署名,但這絕非特例,而是台灣學界極其普遍的一種現象:不誠實、喜歡亂吊書袋唬人、不會讀書、缺乏思考能力;而且,品性似乎都不太好。

那我們會什麼?很會喊口號。還有,很會背三民主義。

不過,這其實也都還可以忍受。令人無法忍受的是,笨蛋往往都沒有一點點病識感,因為他們是主流,因為他們佔高位,因為他們是菁英,因為他們是聯考寵兒,所以,他們幾乎永遠都不可能認識到自己的蠢了。當他們潑夫或潑婦罵大街時,卻總是以為自己在說一番深刻的道理。(這是不是因為我們從小無聊作文寫太多的後遺症?!)

我以前在台北唸高中,聽一些北一女學生說她們能夠把三民主義倒著背,講起來還得意洋洋。這些笨蛋,如果家埵麻I錢,將來肯定統統成為留歐留美的大博士,成為學界主流。病毒一代傳一代。嗚呼哀哉!

這篇文章,一開頭還自問「台灣要獨立嗎?」,然後說要「說說一條思維的進路」。好怪異彆扭的話啊!不是嗎?什麼「思維的進路」?什麼意思?我只看到一條放屁的通路。除了罵「中國是個流氓國家」和「中國人無恥」之外,我真是看不出什麼「思維的進路」?

該笨文文末甚至還註明:「請給它用力地傳,傳給你認識的每一個台灣人!」

這種笨文章傳出去,不是讓別人以為台灣人IQ有問題嗎?

要兇悍,也得在思考上或知識上有把握一點再來兇也不遲。潑夫罵街式的兇法,只是惹人厭和惹來無謂的惡鬥或報復而已。台灣人整天在言詞上或私人互動上糟蹋中國人,我看,遲早會惹來更多悲劇和痛苦。

我們如果真的那麼在乎台灣人,就沒有理由視中國人為敵,因為大家都是人。就好像我討厭西方帝國主義之窮兵瀆武、經濟侵略,但我不會去罵英國或美國人民,更不會在日常生活以言行去敵視或侮辱他們。

許多台灣人的品性是這樣:安全時候、人多的時候,總是很「驃悍」,大小聲,啥咪攏唔驚,可是,當危險一來,當槍炮黑牢虎頭鍘伺候的時候,這些平時喜歡大小聲的,往往也是最沒擔當的人。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