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劍橋就像萬年國會

陳真

許醫師你好,

不對啊!陳之藩不是唸哲學,張系國當然更不是。

你所謂“哲學博士”,其實就是“PhD”的意思,不是真的那個“哲學”博士。因為古時候“大學聯考”只有一科,就是“哲學”,沒有別的學科了。所以,至今不管是哪一種學科,比如說醫學化學生物歷史經濟數學,都稱為PhD,其實中文就是“博士”的意思。

博士(PhD)後面還有個“in”,看是要in History就是歷史學博士,或in Chemistry就是化學博士,或in Medicine醫學博士或in Mathematics數學博士等等。

英國倒是還有一種特別的學位,學術分級上,可以說介於博士和碩士(MA)之間,叫做Mphil,其實也是碩士,只是要求較高或名稱較好聽而已,MPhil也就是Master of Philosophy,但不能翻譯做“哲學碩士”,理由一樣,此哲學非彼哲學,任何一個學科都可以提供MPhil這個學位。

至於陳之藩的PhDin Engineering,也就是電機工程博士。我剛剛去圖書館借書,順便查一下電腦,三秒鐘就查到了,資料如下,連哪一天通過口試都有記載﹕

Author: Chen, Chih Fan

Title:  Model reduction of multivariable control systems by means of matrix continued fractions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Ph.D. Dissertation

Notes: Date approved: 15 October 1971
                 BLDSC number: D2168/72

Other entries:  University of Cambridge. Department of Engineering

Location:       [Univ. Lib.] PhD.7593

陳之藩是電機工程系的研究生,他來之前在美國某大學教書,,想申請劍橋的 fellow(研究員),但劍橋的fellow跟美國不一樣,名額非常少,一個學院一年選一兩個就不錯了。劍橋的fellowship是留在劍橋教書的第一步,自己默默進行一個三或五年的研究計劃,不負責教書,三五年後再做決定要不要聘你,就像聘一個老師的試用期那樣,只是這個“試用期”有點長。

陳之藩顯然是個劍橋迷,有劍橋妄想症,所以他就降格以求,申請不到fellow,就以教授身份來到電機工程系當研究生。

我是聽你寫說他才待劍橋兩年,我才覺得奇怪,人文方面的學科哪有可能兩年。而且,更不可能一個唸工程的人能兩年內都不需要唸書,整天打屁遊玩,就能拿到哲學的哲學博士。這就好像說一個國中生打電動打了兩年,突然就能當起專科主治醫生一樣怪異,除非他有特異功能。

任何人想來個這樣的大轉彎,從醫理工到文史哲,都必須從最簡單的ㄅㄆㄇㄈ開始做起,就好像任何一個醫生得從組織學解剖學生理生物生化藥理病理等等開始唸起一樣。這媕Y全是辛苦的硬工夫,完全沒有一般人想像中的那種“浪漫”可言。

而且,也不可能有哪一個學生是可以每天玩任意玩,看雲看河,自由自在沒人管的!這根本是天方夜譚,大概連續劇或好萊塢電影才有可能編出這種科幻情節。

劍橋學生經常在考試後會喝酒打架鬧事,大概就是因為太辛苦了。每週要交個三五千字甚至更多的報告,是很稀鬆平常的事,等於每天都是忙忙忙寫寫寫報告報告報告唸書借書唸書借書……像我一年內“經手”翻過的書,恐怕要超過五百本,哪有多少鳥時間看雲看鴨看河?如果連參加研討會都算進去,一天通常得工作十二到十四個小時。

我認識一個香港某名校畢業的華人女生,幾年前,得了哲學的碩士學位,而且已經在大學教起書來了,與她一番談話加上看她寫的論文,我發現這人很傑出,可是,英國人卻只願收她當大學生,從大二唸起。

文史哲這些東西是英國人的“法統”,就像我們的老子莊子一樣。他們不把你降三級,像這位“不幸”的香港女哲學家那樣,就很客氣了。

我覺得,台灣社會有一些奇怪的心理﹕

一方面貶低輕視文史哲,另一方面又老喜歡把它浪漫化或神聖化,其實也就是愚蠢化。

總以為哲學就是談什麼人生意義啦宇宙真理啦,這就好像很多人以為精神科醫師不是醫師,而是只唸過一些靈異催眠解夢前世今生一樣荒唐。

我有一位好朋友唸英國文學,別人以為他每天只要在河邊散步養鴨子就好了,實在是很離譜。要台灣人相信唸一個文學博士需要多大的心力和能耐,大概很難,尤其要科學家或醫生相信,大概更不可能了。

事實上,那真是難中之難,對我而言,唸西方文史哲比唸一個醫學博士不知要難上幾百倍,因為,這東西不是我們的文化媕Y有的東西。我們可以迅速抓住數學物理化學醫學的各種道理,但是,與文化有關的東西,你就得花上可怕的時間和努力去進入那個文化之中,從頭開始學,就像個嬰兒開始認識一個完全陌生的世界那樣。

就好像一個外國人要研究老莊或詩經,而且還要寫出一篇七八萬字的論文交付審核,你想他得花多少精神,才有可能在才麼關關之鳩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好逑道可道非常道名可名非常名等等東西媕Y,寫出自己具有原創性的想法。

嘴巴會講人生如夢是一回事,懂不懂莊子又是另一回事。很多人以為嘴巴唸一些台詞,想些笨問題,就是哲學思想,實在是很幼稚。

台灣人因為實用心態太強,科學一支獨大,實在太小看這些文史哲的東西了,所以,一來努力鄙夷之,二來,一些名人或有了一些地位或權勢的科學家政治家道德家,一逮到機會,就要撈過界,附庸風雅一番,於是,一開口就會講出極其可笑的東西來。

這是無法避免的,就好像我不敢談論或教授量子力學或相對論一樣,我若毫無病識感,想附庸風雅,一開口什麼人生都是相對謂之相對論,當然就會鬧笑話。

可是,台灣學界往往不願公開指正,而是私下嘲笑。至於一般“社會大眾”更搞不清楚,以為﹕“喔,哲學就是這樣,喔,文學批評就是那樣,喔,歷史就是這樣。”等等等。搞得實在惡心和痛苦不堪!!

有時,人們就會故意在學位名稱上玩花樣,尤其醫界,幾乎是一種普遍現象。就好像醫學系畢業叫MD,也就是doctor of medicine的意思,但這不能翻譯成“醫學博士”,而只是醫學士。

又比如,研究生階段的課程可以叫post-graduate course,但它也其實也就是 graduate course,而不是“博士後”課程,我們常常可以看到醫生對外廣告或自我介紹會故意在這上面玩花樣,把參加了幾個月或一年半載的post-graduate course含糊其詞成“博士後課程”,害我以前都疑惑說為什麼醫生都可以直接跳級,還沒“博士”就一個一個先“博士後”起來。

PhD也是,陳之藩這個“Ph”根本不是指“哲學”。甚至還說什麼“由我玩兩年”,實在太誇張。如果是這樣,那美國許多大學,人文或社會科學的博士甚至都得不眠不休地唸個七八九十年,那他們不就統統是笨蛋?!

台灣社會特別喜歡強調自己在多短的時間內拿到學位,這又是另一樁變態心理。快慢代表什麼?電腦打字打得快,就會變成大文豪嗎?而且,每種學科性質系所規定和論文要求以及個人喜好前途安排不一樣,整天比誰寫得快,實在很怪異,而這卻是留學生最常“比較”的一個話題,整天“比”個不停。這其實只是顯示出當事人缺乏自信而已。吃東西就好好吃,強調吃快吃慢做什麼呢?

另外,有關劍橋,我的體驗不是這樣,而是完全相反。這是活在傳統束縛中的一個鬼地方,折磨別人,也折磨自己,大家互相折磨,裝腔作勢的,相當彆扭!劍橋什麼都有,甚至有一堆會演講的機器人,整個環境充滿了知識和智慧,但卻少了兩樣東西--自由和生命。

我這感覺並不特別,不是我才有,比如,維根斯坦說劍橋牛津是一個“思想沙漠”,比如一位人道主義者,保護動物思想的先驅Heny Salt,也是敝學院(King's College)校友說﹕“劍橋使人的靈魂發臭和停滯”,我都蠻有同感的。我每天走過King's這個校園,都忍不住想閉起眼睛,迅速通過,因為太沒水準了。

我逐漸發現,凡是跟我味道相近的一些人,不管古人或今人,大多厭惡劍橋這地方,理由都一樣--沒有生命,少了靈魂。

徐志摩和陳之藩等人會喜歡這地方,我想,是因為這埵陶\多“偉人和偉大的傳統”以及童話世界般的良辰美景。可是,它卻沒有生命。這需要一點細膩的心思才感覺得出來。

即使感覺不出來,劍橋也不是台灣盛行的那些神話!那些把劍橋神聖化浪漫化的書,我雖從沒看過,但耳聞不斷,每次聽起來,只有用“想吐”兩個字才能形容。

劍橋都快八百年了,不出幾個偉人不是很奇怪?每個大學都有偉人啊!

在某個重要的意義上,劍橋就像萬年國會一樣,它永遠走在時代的最後面,因為它要忙著維護一堆奇怪的“法統”。在它眼堙A冰涼的“智慧”比生命重要。劍橋給我的感覺,就像一堆機器牛在拼命吃稻草,不知道那些草是給這些機器牛吃進去哪堣F。

台灣人之不了解劍橋,就像台灣人之不了解西方列強一樣。不知皮毛,也不知骨肉,只會一味美化浪漫化,講得比天高。或者把留洋一律說得跟什麼菁英的豐功偉業一樣,實在太惡心了。

這些造假的夢,早一點醒,對大家都有好處!!也才不會繼續糟蹋這些彷彿被上帝詛咒的地方。

陳真
================================================
Hung-wei HSU wrote:

陳之藩博士在英國劍橋大學研究生期間(1969年至1971年),稱英國劍橋大學學生生活為「如夢的兩年」,結果學電機的他拿哲學博士學位。

以下摘至劍河倒影--

劍橋之所以為劍橋,就是各人想各人的,各人幹各人的,從無一人過問你的事。找你愛找的朋友,聊你愛聊的天。看看水,看看雲,任何事不作也無所謂。

陳之藩博士是中國人,也是後來稱為外來移民的外省籍人士,我卻很崇拜他,另外有個張系國博士用科幻小說隱喻兩岸關係及國際局勢,這兩人的哲學思想影響當時許多念理工的年輕學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