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不如歸去

陳真

上文《互相扭曲求退步》公開後,陸續接到一些電話和信件,「申辯」她們為什麼不肯說台語的原因,有的說那真的很沒水準;有的說她根本沒有興趣,有的說這是她的自由,有的說沒有那個學習環境等等等。

我寫文章從來都沒有在暗示誰,我不是會怕得罪人的人,我有什麼不爽,根本不必「暗示」,再三明示都來不及了,還暗個什麼示!而且,我只對一些「極其普遍」的「現象」有興趣談,如果只是少數「個案」,也沒什麼好談的了。

講不講台語當然是你的「自由」,我也沒有說「我們應該都要」講台語或寫中文,而只是說﹕

1.      不要糟蹋人;

2.      不要以為這只是個人的品味, 它是一種政治。

如果要訴諸「個人自由」,那我其實也沒有興趣講「國語」或說英文,對我來說,台語就是我的「國語」,我講北京話跟講英文一樣,只會讓我感到一種「言不由衷」的陌生感,好像在演戲唸台詞似的!用寫的是還好,字斟句酌把「我」(self 拼湊出來,把靈魂灌進去。若用講的,往往就有點彆扭,因為,講出來的話,「意思」都對,但那些「話」缺少了完整的感情,跟真實、完整的「我」,隔了一層厚厚的保麗龍。因為,語言不只是一種溝通「意思」的「工具」,它更是個人生命的深層經驗的一種表現形式。一個歐巴桑對著一個歐吉桑講「good night!」,「意思」都對,但它畢竟有點怪異和隔閡,他應該說「妳緊去睏!」

但是,我雖然對這些語言沒什麼興趣,也一點都看不出來它們有什麼特別的「水準」或高明之處,但也只好乖乖地學,而沒有辦法「瀟灑」地說﹕「你爸我就是沒興趣!這是我的自由」。

為什麼?因為這是一種政治!「政治」老早就讓我們失去了各種自由,笨蛋才會以為自己有這個自由、那個自由。我們老早把「我」當成祭品,貢獻給各種政治了。我我我我我我,我到底還有多少是真的我?在這個陰柔愚昧的時代,這個問題的答案,恐怕是很悲觀的。我總覺得我彷彿一生都只是在為這件事奮鬥似的!沒有其它第二個目標了。「我」是沒什麼了不起,但是,我就是我,它是一個整數,而不是小數點,也不是多少百分比。

語言這事媕Y根本沒有多少所謂「個人興趣」或「個人自由」的選擇空間。這個語言有水準了,那個語言沒水準了,這個語言「有用」,那個語言「沒有用」,統統是外力造成,一切都是政治!

因為,如果它只是由「個人興趣」來決定學不學或講不講,那麼,請問我有不講北京話的「自由」嗎?當然有,但我若要維護這個自由,就得付出慘痛的代價,那麼,這種自由就不叫做自由。如果這也叫自由,那麼,白色恐怖時人人都有自由,如果你不怕死的話。

為什麼老是弱勢一方在「體貼」或配合強勢一方;而強勢一方,姿態總是這麼高?動不動就是「只要我喜歡,有什麼不可以?!這是我的自由!」

在北部醫學中心級的醫院,經常可以看到這樣的畫面﹕

都會型的男男女女醫療工作人員,看起來一副很有錢或很多人追求的模樣,隔著櫃台,皺著眉頭,眼睛看著別處,對著講台語的老阿公老阿媽,以一種極不耐煩的態度,用北京話「指示」著病人下一步醫療程序將如何進行,或者,用北京話「講解」著藥物使用方式等等,萬一病人面有難色,他們的口氣就會更不耐煩了,北京話頓時講得更流利了!

我無法理解,難道請他們開一下尊口,就當做是「委屈」自己,「體貼」一下別人的處境或心境或困境,講一下沒水準或沒興趣講的台語,有如此天大一般的恥辱嗎?

老一輩的人,不也都謙卑地不斷努力在學「國語」?!盡量配合著講 「國語」的對方?!甚至在處理一些公事時,老一輩但沒有那麼老的人,更是會因為「國語」講不好或聽不太懂,而必須忍受各種怠慢和輕蔑。

六、七年前,有一次去某高中演講,聽眾都是老師,接待我的是校長,一聽我一出口就是台語,嚇一跳,要求我等一下務必以「國語」發言。我說,「為什麼?」、「是因為你們的老師中有人聽不懂台語的嗎?」他說,不是,是因為這是一場「比較學術性」的演講,我說﹕「用台語講學術正好是我的專長!」後來,隨著演講時間的接近,我看那校長額頭一直冒出汗來,於是心生不忍,就同意「完全」以「國語」演講。其實,我講話都是看人說人話,看鬼說鬼話,盡量迎合對方習慣或感覺或懂不懂,不一定得講台語。

幾天後,我再度接到電話,他們說聽眾反映良好,希望再安排一場。我拒絕了!

這位說她沒興趣講台語的朋友,也提到她的周遭幾個女性朋友或同事,也是很喜歡強調她們台語說不好,卻都在繳費學日文,學得很起勁,每講幾句話就插一句日文。如果說這也只是反映了「個人興趣」,那實在是很他媽的糟蹋人!在個人生活層面上,這當然是你他媽的「個人自由」,但是,這種「現象」卻不是個人自由可以解釋。

就好像台灣社會許多人很希望考上醫學系當醫生,總是第一志願,當不當醫生當然是你的自由,但這種現象一點也不是清純的「個人自由」可以解釋。它也是一種政治!是一種政治外力干預(比如錢和地位)後,所產生的差別待遇,是一種「流行」。

比方說,在英國,唸醫,聽起來就很遜,反而是越不食人間煙火的越酷。最酷的,恐怕就是古典文哲(classics)之類,像柏拉圖、荷馬、希臘古詩文什麼的,相當於論語孟子老莊山海經易經詩經等。這就是流行,當然也是一種政治。

又比如說,台灣學生老是喜歡嫌中國大陸來的留學生,整天嫌他們的一舉一動沒水準;這種「嫌」,也不是反映了個人自由或個人品味。因為,那些被嫌的動作,比如,有時在公眾場所蹲或坐在地上,如果是西方人做的,那就不但不會嫌了,反而是看了之後,心堣@頭小鹿亂撞,變成「哇!好瀟灑!好浪漫啊!」,嚴重的,還會思春加性幻想,一說起仰慕西方之情,聲音還會顫抖。

我真不明白,為什麼這種「歧視性變態心理病患」,以女性居多?約佔九成以上!是不是女性在台灣這種男性至上的社會缺少一種自信或自保的憑藉,所以,動不動就喜歡「引清兵入關」,找更強的「靠山」,或學習更強的武器(外文)來睥睨同性,並且與異性一較長短。

說沒有環境學或講台語也是一樣胡扯,這些人往往英文或德文或日文或法文或義大利文講得瓜瓜叫,她們又哪來「環境」學這些偉大的外文,讓她們足以學得嘰哩瓜啦叫?

離開台灣久了,雖然台灣沒有家可以想,但還是會「想家」,可是,一想到台灣這樣一個充滿虛榮的吃人社會及其種種窩囊、反智的猥瑣心態(整天「迷」這個「哈」那個,整天炫不停、比不停,整天嘴巴上我我我我我骨子堳o一點都沒有我我我我我),我就有一種不如歸去卻不知歸去哪堙A無家可歸的感覺。

18 March 2001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