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一種宿命或一種妄想?

陳真

連我算在內,世界上應該有五十億的人口,但是,這個可憐的小地球,地底下,卻埋了一億一千萬個地雷。等於說,每五十個人就可以「享用」一個。如果一家以五口計,那麼,每十個家庭,院子堙A就埋有一個地雷。

於是,1993年,有人在倫敦召開了第一屆國際禁絕地雷會議,由許多民間團體結盟,成立了一個「國際禁絕地雷運動組織」(International Campaign to Ban Landmines),簡稱ICBL1997年,得了諾貝爾和平獎。

據我所知,ICBL目前已經有上百個團體加盟。我隸屬於其中一個加盟團體,叫做「醫師人權組織」PHRPhysicians for Human Rights),是大五那年加入,迄今13年。這些年來,非刻意地經由各種管道,我看過無數的有關地雷的報導和斷手缺腳的受害者圖文;其中許多是小孩子,手腳就這麼不見了! 剩下的肢體,往往焦黑一團。

我的周遭沒有埋地雷,但它卻成功地在我的心頭,埋下抹不去的陰影。

反地雷,當然只是反對整個「軍火貿易」的一小環節。成立歷史最久、最著名的運動團體之一,就是CAATCampaign Against Arms Trade),成立於1974年。網址是www.caat.org.uk,有興趣者歡迎加入,會費只要台幣六百塊。

這麼多的地雷,當然不是那麼「公平」而且平均地分散世界各地,當然,更不會是埋在紐約或華盛頓或東京,而是主要集中在第三世界國家。它每年炸死或炸傷約兩萬兩千人,百分之九十以上是平民百姓,其中許多是兒童。

ICBL的運動,在人權教育意義上,算是相當成功,比如說,截至去年八月,已經有一百三十七個國家,簽署了「禁用地雷條約」,其中,至少有一百個國家已經完成國內相關立法,切實禁用地雷。

可是,卻有三個窮兵瀆武的國家,抵制這項條約,拒絕簽署。它們同時也是地雷的最大生產輸出國,也就是俄羅斯、中國和美國。這三個武力強國若不配合,實際上,禁雷效果便相當有限。比如說,一九九四年,全世界一共拆除了十萬個地雷,但同樣在這一年內,卻又另外埋下了兩百萬個,等於說,拆一個埋二十個。

其中,尤以美國之抵制禁雷運動之態勢最為強烈。美國甚至曾經在國際會議中,當大家一討論到地雷時,就立刻退席「抗議」,並且公開揚言,要美國簽署這項條約,除非等研發出更「適合」(suitable)的武器時再說。

地雷基本上分兩種,一種炸坦克車,一種炸人。最遭人詬病的是後者,因為它最不長眼睛,絕大多數是平民遭殃。這種惡名昭彰的地雷叫做「殺傷人員地雷」(antipersonnel landmine),簡稱APL

埋地雷是相當容易的,而且造價很「便宜」,約美金三元到三十元,可是,拆除卻相當難,而且,所需費用,卻貴上製造成本的幾十倍甚至上百倍,每拆一個,約需美金三百到一千元。以當前這種拆除速度,即使這幾個喜歡賣武器讓別人去打仗的國家突然良心發現,從此不再製造和安裝地雷,人類也得花上一千一百年的時間,才有可能完全清除;所需費用約台幣一萬多億。

一萬億是多少,實在很難想像,一千一百年又是多久,也很難想像,耶穌救世人也不過才兩千年。

如果是以「拆一個埋二十個」的「速度」來看的話,那麼,不用多久,地球上,特別是整天被東西方強國上下其手的第三世界貧窮國家,大概就會連院子也佈滿地雷了。

據聯合國統計,全世界有十億以上的饑餓人口,所謂饑餓,就是吃不飽或沒得吃,缺乏的當然是糧食,先進國家如果真的那麼重視人道或人權,應該送給他們糧食,而不是強迫推銷或免費贈送他們滿地的地雷。

西方強權的對外政策之「好話說盡壞事做絕」,我們早已見怪不怪,讓我有點訝異的是,小不點的台灣,似乎也存心充當這種「拳頭就是真理」的鴨霸國際政治下的一個跑龍套的小不點。

最近無意中看到立委蔡明憲的質詢文件,要求台灣官方至少能停用惡名昭彰的「殺傷人員地雷」APL,(按: 質詢稿中說APL每年平均造成兩千人死傷,這是錯的,應該是兩萬兩千人,而且九成是平民。)

行政院卻這麼答覆﹕

「就共同維護世界和平之觀點,我國理應配合全面清除APL地雷及儲存;惟中共目前對我仍存有敵意,並未宣布放棄武力犯臺,雙方亦未簽訂和平或停戰之協議,戰爭之可能性仍不能排除。基於APL地雷在戰場上具有戰術防禦嚇阻效果,如全面撤除現有已部署之APL地雷,並不符合我國當前國防之需要。」

如此荒謬的官方說法,如果翻譯成英文,對外發佈,在國際上,恐怕會讓許多人權組織和民間團體大吃一驚!我真懷疑,當台灣官方做此正式回應時,有沒有用點頭腦?要打官腔,也應該用好一點的說詞,不是嗎?難道是請工讀生寫的回覆?!所謂「政府」,就是這樣粗糙的一回事嗎?

當然,跟西方強權比,這種說詞都還算文明。比如說,美國昨天莫名其妙又空襲伊拉克,剛上任不久的布希,卻對著媒體大言不慚地說:「我們的意圖是要儘可能地確保世界和平!」前一天的英國報紙上,也剛好有一則小得不能再小的「新聞」,說英國政府對民間人權或反戰團體之譴責軍火貿易充耳不聞。

努力要「維護世界和平」的英美,當然一直都是世界上軍火貿易最發達的國家之一。根據一項最新的統計,英國每年約販售兩千五百億台幣的武器;而且,這些武器大部份是賣給各獨裁政權。比如說,1998年這一年內,英國政府做軍火生意的對象,包括了世界上四十個被評估為最殘暴政權的其中三十個。這些武器,當然不是被獨裁者拿去打獵,而是拿去鎮壓異己或人民或對付異族。

這五十年來,全世界有數千萬人,直接死於戰爭,其中百分之九十五是手無寸鐵的平民百姓;越是脆弱的,比如婦孺老幼,越容易在戰火中成為受害者。而這無數的戰役之殺人武器,大部份就是來自這些「一心要維護世界和平」的西方強權。許多證據也顯示,先進武器的取得和促銷,往往促使糾紛或零星衝突更容易轉化為大規模的戰爭。

上面提到的那份質詢稿的日期是去年(200011月),也就是說,民進黨已經執政半年了,連我這幾年在國外,也都知道台灣的什麼「人權外交」口號喊得跟真的一樣。可是,一百三十七個國家都做得到的一件事,台灣卻做不到這件事媕Y最簡單的一部份,也就是,拆除APL。難道這樣也算一種「人權外交」?

如果有人有興趣,應該去翻翻黨外雜誌和以前的報紙,看看當初的理想是長什麼樣,看看哪些人曾經發了哪些誓。做不到理想的百分之三十、五十,我們可以推給「現實之無奈」,可是,如果做不到理想的百分之零點三、零點五,或甚至「忘記」了曾經熱血沸騰地提到過哪些「理想」,那就只能用可恥來形容了!

民進黨,我略知它一二。它有許多派系,入黨要先入派系,就像大學聯考填志願一樣,五花八門。可是,內行人來簡單區分,大概可以分成兩種科系,一個是真小人,一個是偽君子。真小人那一派,我比較不熟,偽君子這一派,我比較熟,它籠統叫做「新潮流」。人都是好人,但好人集結成一個團體時,卻不一定都能做好事。它過去很有理想,國內關心漁農工,關心原住民,國外關心第三世界的反抗強權、反種族歧視、反經濟剝削。可是,現在它關心些什麼「新」的「潮流」呢?

這不是百年前的「歷史」,它不過是「不久之前」的事而已。時光果然流逝,如飛而去;但是,逝去的,似乎不只是時間而已。

當然,我不是要感嘆「權力使人腐化」的陳腔濫調,事實上,人不必等到有權力就會腐化了。以民進黨來說,國民黨的壞與爛,還有哪一樣沒學到?而且,早在它建黨沒幾年,就學得「綠」出於「藍」了。說他「權力使人腐化」,實在是太抬舉了民進黨,彷彿他是最近一兩天才一時誤入歧途似的,彷彿他還有可能改邪歸正似的。

問題不在腐化,因為,不管是偽君子或真小人,其實都是玩不長久的;問題在於,那些重要的東西,像「人權」、像「公平」、像「人道」,難道永遠只能被拿來當遮羞布或當奪權武器,卻從不當真!?我們該怎麼樣才能讓這些「忘了我是誰」的「公僕」們乖乖聽話?或者應該說,什麼樣的人民,才會有品質比較好的社會?

最近反核團體又在講什麼反扁擁扁,還成立什麼「國策顧問團」要來參加遊行,甚至還說要讓他們來「領軍」,聽了實在讓人很洩氣。他們憑什麼?這些「顧問」顧而不問,亂顧亂問,顧得亂七八糟,既不被譴責,也不引疚辭職,反而又要請他們組團來「領導」我們反核?

而且,老是反這個擁那個,反李擁李,反連擁連,反扁擁扁,反宋擁宋,不會累嗎?人就是人,誰有什麼能耐或資格要我們去反他或擁他?!為什麼台灣社會老是要這樣抬舉政客?他們不是「公僕」嗎?

如果我們真的相信自己是主人,那麼,對一個僕人不爽,就請他走路或教訓幾句,有什麼反不反或擁不擁的?有哪個主人會去反或擁他的僕人?有哪個主人會跟僕人索取簽名,或以合照為榮,甚至成為「迷」的?聽說還有什麼「扁帽」等偶像式產品;愚弄年輕一代,莫此為甚!

台灣社會,似乎極度缺乏自信,總是陷在一種「選賢與能」的可怕妄想堙A對「聖君賢相」充滿好萊塢式的幻想和期待,卻從不期待自己。我們以為選出好人,就會有好日子過,「向上提昇」了!選出壞人,我們就慘了,「向下沉淪」了!有這麼恐怖嗎?這些政客是超人嗎?我們有必要這麼眼巴巴地「期望」他們嗎?

一個正常人,活在這種低智商、不斷搞流行、製造各種「明星」、「救星」的社會堙A實在需要一個很強壯的心臟才行。

即使人在國外,我的e-mail信箱,也還是得不斷接受這種「向下沉淪」的「恐嚇」,實在煩死了!句型公式通常是這樣﹕「未來一戰或未來幾年是『關鍵』,如果我們此刻不慎選錯人,台灣就要沉了,我們就要淪為海上難民了。」這些可能都是跟老K學的,比如「南海血書」、「一個小市民的心聲」等等,三十五歲以上的,應該不陌生。

不信等著看,年底選舉一到,一定又是:「『只有』投票給民進黨,『才能』廢核四!,這是『關鍵』的一刻,請投我一票!」,就像以前每次都說﹕「請選我當國大,進去廢國大」一樣。事實是,不但不廢,而且照領鉅額乾薪,伺機再更上一層樓選立委縣市長等等。更變態的是,台灣人卻仍然永遠死忠地崇拜任何一個有權勢的人!

沒有一次選舉,民進黨不是說「這次是『關鍵』一戰」,不知道究竟是要「關鍵」到什麼時候,我們才會有好日子過?!其實,哪有什麼「關鍵」?聽起來,彷彿主人的用途就只是在投票的一剎那似的;一投完,主人就瞬間報廢,沒用了。就好像一個人如果想學好英文,那麼,每天都是「關鍵」,不會有特定哪幾天才是「關鍵」。如果有人做這種「呼籲」,那我們應該是懷疑他是不是頭殼壞去了,而不是爭相走告、互相告誡關鍵關鍵關鍵。

沒有什麼「關鍵」,每個人應該「隨時」有主人的威嚴和自信,貫徹主人的意志。而不是像小男生小女生崇拜明星一樣,總是圍繞在政客身邊,關心政客的生活起居、一顰一笑。

「關鍵」式的「恐嚇」猶不足,通常還有「溫情」。故事通常是﹕哪個「菁英」做了什麼驚天動地的決定,說了什麼偉大的話。比如說,李遠哲教授的什麼「向上提昇」、「向下沉淪」的,這差不多是我小學三年級的作文能力和思考水平,卻在台灣傳頌不休,引起一番「熱血」沸騰,實在非常怪異。這類奇怪的戲碼,究竟何時方休?!

我們若真的是主人,怎麼會如此窩囊無能呢?只能憑著一張薄薄的選票,像拋繡球一樣,就此決定自己未來的幾年?我們有這麼卑微嗎?老是只能玩這種「猜猜誰英明?」的恐怖遊戲,一猜錯就完了?永遠只能在這樣一個固定的戲碼堙A老是循環不斷地又歌又泣的?老是走了個撒尿的,又來個拉屎的,一蟹不如一蟹。

這是一種宿命嗎?

17 Feb. 2001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