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Emir's Dream

陳真2001. 7. 28

有時覺得,我好像只是一直在描述我做了一場什麼夢的夢境似的。我不太能分清楚夢境和現實,因為這個夢似乎一直沒有醒來。

如果哲學家就是搞不清楚什麼是「真實」的那些人,那我顯然就是個天生的哲學家了。

Stanely Cavell說:speaking religiously 就像在跟別人描述一場夢。那我 speaking scientifically 也一樣是在描述一場夢。

別人最好是不要相信我的夢,因為夢就是夢,夢跟一幅畫一樣,它不會是真的,當然也不會是假的。是不是真有蒙娜麗莎這個人並不重要,重要的是她的微笑。

夢不會消失,因為它也不曾真的存在過,就像神話也不會消失一樣,除非你把「神話」當成「政見發表」。

夢不能當真,就像歌詞不能當真一樣。因為,一當真,夢就不見了。就好像聖經一考據,上帝也就不見了一樣。

夢跟海一樣,因為海太大了,我描述不來,只好描述我腳下這個微不足道的小島。當我用最科學的方法告訴你這個可憐小島精確的外形之後,剩下的統統是海,那你就能知道海的輪廓和壯觀了。就像紀伯倫(K. Gibran )說的:"Half of what I say is meaningless, I say it so that the other half may reach you." 

導演Martin Scorsese說他看喜歡看的電影,看到最後時,都會有一種好像即將從夢媬藿L來、浮浮沉沉、悲傷的感覺。

我的情況比他好。我只要睜開眼,大概都像在做夢,飄飄然,遊魂一般。我經常告訴別人要知道自己在做什麼,其實是騙人的,因為我通常也不知道自己在做什麼。一分一秒彷彿都是命定,所作所為好像都是「全自動」,根據一個我沒有機會偷看的劇本演出,而沒有多少個人意志在媕Y。

我不太需要個人意志,因為我沒什麼特別需求。就好像我也不太需要四處旅遊一樣,因為我對這個「真實」的世界興趣不大。我想去的地方,全部都在我的腦子堙C而且,旅遊要花錢,做夢卻是免費的。

Emir Kusturica 說:電影應該比真實世界偉大。不然也不該叫做電影了。

夢也一樣,夢如果比真實世界還無趣,那也不該叫做夢了。

因為沒有個人意志,所以時間對我也意義不大,我總覺得我會長生不老,雖然我的健康情況有點不妙。

可是,我還是很難想像有一天我會死,就好像我也很難想像有一天我會完全醒來一樣。彷彿在夢塈琱~能得著生命似的。

每天睡覺,即將進入夢鄉的那一刻,彷彿才是我一天堻戽M醒的時候,當這種清醒的感覺來臨時,我就覺得我一定是在做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