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黑貓白貓

陳真27 Dec. 2000

異哉!所謂「社交恐懼症」!

這「病」不知道是誰「發明」的,對我來說,它是不是「病」不重要,重要的是,它似乎是一種「好人」的特徵。如果你覺得自己有這種「病」,那應該跟你恭喜,因為你很可能是個好人,至少不會壞到哪去;死後就算入地獄,也絕不會是第十八層。

我有個醫界朋友,我總覺得他很「奸詐」,他一邊私下猛力批評某些人事物之可恥可笑,但是,公開時,他其實就是這些人事物媕Y的一員,越爬越「高」。不過,我卻不討厭他,因為,我看他經常慌慌張張的,不知道在緊張些什麼,感覺很好笑,不會給人「優雅」的感覺,所以我直覺認定他是個好人,只是偶爾做壞事而已。

當然,我也該跟我自己恭喜。「社交」,對我而言,確實蠻可怕的。我不知道別人是在怕些什麼,但我是怕它之「不好玩」。

一個東西之所以會「好玩」,是因為它「不是真的」。一切「講得跟真的一樣」的東西,都讓我感到「害怕」。許多人很奇怪,凡事喜歡給塗得五顏六色,講得跟真的一樣,比如「知識份子」。

就算是真的,我們最好也不要太當真,否則就沒有趣味了。不要當真,不是教你虛偽的意思,而是說保持一個距離,不要執著,不要以為「一定就是這樣」,不要把世上的事看得多麼重要。

「社交」,卻往往不是這樣,虛虛渺渺的一些雞毛蒜皮事,也總是要努力說得像真的有個「重量」似的。相反地,紮紮實實的痛苦,卻往往被當做一個屁。於是, 各式各樣的對話,就變得很傷腦筋了。沒什麼好說的東西,也總是得「配合」對方,努力想各種「台詞」,提供對方想要聽到的無聊「答案」。

比方說,我總不知道要怎麼回答「我以後要做什麼」這類的問題,答是可以答,談當然也可以談,問更可以問,但是,這些都只是「說說而已」,根本不是重點,不是嗎?

在某個意義上,「以後做什麼」跟「明天吃什麼」,對我來說是差不多類似的問題,根本無關大局。

前些天我寫了一篇「你聞到玫瑰花香嗎?」,媕Y提到說我喜歡捷克查理斯大學那座哲學系館黑黑爛爛的感覺,外頭則是熱鬧的繁華和一條美麗的河和橋,對我來說是感覺蠻好玩的,開闊明亮。

而且,跟我 Emir同名的唯一偶像 Emir Kusturica唸的FAMU電影學校就在隔壁,多爽啊!我竟然能跟他踩著同樣的足跡,看著同樣的河,坐在同樣的學校餐廳,說不定還用同樣的盤子吃鬆餅。於是我寫說:「搞不好幾年後我就會在那邊教書」。

結果,不得了了!這篇文章什麼都沒被讀到,許多人卻只讀到「去那邊教書」這句話,當起真來了!一傳二傳三傳四傳,傳來傳去,大家著重的是這個「志向」,紛紛來信表示「欽佩」。

可是,「欽佩」我什麼呢?彷彿我手頭上真有個計劃,準備去那邊教書似的。別人問起來,我都不知道該怎麼回答。我不是說我是說假的,但我也不當真,不是像他們所想像的那樣的一種「志向」、一種「夢想」。

去那邊教書怎麼會是我的「志向」或「夢想」呢?!就好像我希望等一下能吃一碗蝦仁炒飯一樣,這不叫志向,也不叫夢想,它根本無關大局。也許我將來真的會去捷克當哲學家,也許不會,誰知道?!我有時也想去中國或香港教書或行醫。有時則想去參加「醫師無國界組織」,到戰地上救助傷患。(李鑑慧說她要一起去當護士,但我很懷疑,因為她連打針、包紮都不會。)

老實說,我只想愉快地活下去就好了,至於做些什麼事我都不計較。我沒有什麼很想去做的事。對於任何事,我都沒有什麼特別的熱情。能活第一,能爽爽地活更好。

繼續當醫生也好,隱居退休吃軟飯更棒,勞力工作我也喜歡,寫書也行,教哲學教醫學也不錯,當研究員也可以,教中學當然好,專職從事社運也有在考慮,到國際人權機構任職也不壞,想辦法辦一所學校也常常在想,當總統或當政務官也可以。

自從四年前學會開車之後,我也常想去開幾年計程車,到處自由逛,又不必講什麼話,不必seminar,不必開會,不必看公文寫公文,耳根清靜,手腳也乾淨。總之,幹啥都行。

「情」要當真,「事」不必;「事」隨便即可,做什麼都一樣,因為我看不出來做這個跟做那個,有什麼意義上的不同。當醫生的是陳真,難道開計程車的陳真就不是陳真了?

再高貴的言行,只要一當真,只要一貼上牆壁當標語,只要一旦給國立殯儀館拿來當教材,就沒什麼意思了。

我們不是想假裝謙虛,而是因為我們害怕「不好玩」。天使在天上飛得好好的,何必硬要把她拉到地面上來騎摩托車呢?

我們其實也不是真的怕「真」。沒有比「生命」更真的了吧?!生命是真的,感情是真的,痛苦當然也是真的,可是,不要太「當真」,也許更接近這些東西的「真實本質」。

如果一定要用話說,那麼,所謂「不當真」也許可以這麼說:不要把它說死、不要把它脫光光來研究、不要死盯著它看、不要婆婆媽媽一直去「說」它,不要列入教科書,不要做成標語,要跟它保持點「距離」。

「不要當真!」即使這句話,也千萬不能當真。好比說,如果有人拿這句話去貼在校門口當校訓,那就game over了。

這個「不當真」的距離,是痛苦所致,是痛苦使我們想遠離世事,但這個距離,卻也是快樂的泉源。台灣古語說「幽默是樂觀主義的皮,包厭世觀的愛」,也許指的就是這麼一回事吧。

當我們跟這個世界保持一個距離時,才會有好笑的感覺,不是嗎?常常覺得很好笑,生活自然就很愉快了,至少也算苦中作樂,總比全部都是痛苦好。

沒有距離,就沒有幽默,也沒有夢,一切都變得「跟真的一樣」,多麼俗不可耐啊!這時候,日子「真」不知道要怎麼活。

可惜,這個整天忙著「社交」、忙著追求「真」理的大人世界,當然不會欣賞這種「距離的美感」,不會欣賞這種幽默。他們嚴肅八啦,卻總以為自己很風趣;他們喜歡揭露各種「道德真理」、喜歡拿照妖鏡讓風中遊魂纖毫畢露,卻總以為自己很浪漫。

這塈洬誚s在兩個世界似的,一個是大人的世界,一個是小朋友的天地,一個講社交,一個講好玩。可以這麼說,在這個「社交」盛行、口沫橫飛的世界堙A除了生命和感情之外,無事不被「當真」,什麼都要講得「跟真的一樣」。

「社交」,就像把天使給按到地面上拔羽毛一樣,誰能不「恐懼」?天使應該是不受地心引力影響,在天上飛的,不是嗎?

至於什麼樣的狀況才是「社交」,當然沒有個標準,那只是一種感覺,而不是原則,我若能給出個原則,那才真是社交變態狂。不過,網路上隨便看去,幾乎絕大部份「菁英」型的文章或文字都是這一類,很down to earth!很「難看」!

我不會說那種難看的感覺,就像在看莒光日教學影片一樣,有沒有道理是一回事,但都不好玩,也沒熱情。或者就像在看一般好萊塢爛片一樣,一直講故事,講道理,教忠教孝的,無趣死了。真想不通為什麼這麼多人愛訂電子報,有什麼好看的?!那就好像有人上班嫌公文看不夠,下班再多訂幾份公文來看一樣,那不如去看色情小說。

我很難想像一個這麼「務實」的人要怎麼活?這樣會快樂嗎?這麼在乎現實,不就要被一堆現實生活的「遺憾」給淹沒了?

遺憾沒有好好唸書,遺憾沒有長得漂亮一點,遺憾沒有練好身材、沒有減肥,遺憾沒有搶到哪個位置,遺憾沒有學好英文,遺憾放棄了什麼好機會,遺憾哪個政策沒有通過,遺憾誰沒選上,遺憾沒有找「高級」一點的工作,遺憾當初怎麼不去選立委、怎麼不唸別的科系等等等。

我們從來沒辦法和「大人」談論真正重要的事,因為,真正重要的事對他們反而不重要。而且,再怎麼重要的事,一旦被他們社交起來,也就馬上趣味盡失,血淚全無。

就好像一大群人一生無時無刻都在參加「我愛紅娘」似的,講的或許全是真實資料,卻沒有一件是真的,因為越當真就越不真。

有時覺得,上帝似乎有點殘酷無情,製造了世上這麼多的痛苦。可是,想想其實也還好,祂至少給了我們一種「不當真」的天賦。

一個人如果真的想看清楚這世界的真實樣貌,那就離它遠一點。一個人如果真的覺得痛苦是那麼真實,如果真的覺得像禱告詞說的:「生命宛如一聲嘆息,轉眼成空,如飛而去」,那麼,就讓它真的像一聲嘆息,讓它輕飄飄地如飛而去。

這些如果不好用話說明,可以想想一個畫面。Emir Kusturica有一部電影叫「黑貓白貓」,片頭約五分鐘處,走私的船來了,吉普賽人紛紛發動船隻趕去迎接,做黑市買賣。接著有這麼一幕:一個叼香煙的船員,坐在甲板上拉小提琴,神情似乎很專注,可是小提琴卻亂拉,一下用嘴咬,一下用腳夾,後面則是一排船在海面上奔馳前進。多麼感人的畫面和音樂!

如果每個人死後都要交一份「自傳」給上帝過目,那我真想把這一幕直接剪下來交卷,當做我一生說不盡的千言萬語。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