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德意志巡禮(上)

 

少君

 

  歐洲是我最喜歡去的地方之一,無論是做學生時還是工作以後,只要有時間或是有機會,我都會毫不猶豫地飛往那里。那里不但有悠久的歷史和燦爛的文化,最吸引人的還是那浪漫如歌的人文環境和如詩如畫的景色。如果有人問我都去過歐洲的哪些國家?我常常會自豪地說﹕我需要想想還有哪一個歐洲的城市我還沒踏足過。此話聽起來未免太猖狂了些,但事實是在我旅行過的幾十個國家里,歐洲是我去過最多次同時也是最喜歡的地方。想想看,禮拜五下午在達拉斯打一場高爾夫球,禮拜六早晨坐在法國巴黎的大街上喝一杯維也納咖啡,那該是多麼浪漫的生活?!上個月我就得到了這樣的一次機會﹕當歐洲打來的電話希望我參加一個巡回演講計劃,並要我在二十四小時內做個決定時,我立即丟下剛剛打到第三洞的球桿說,我現在就去換衣服準備出發……

 

  當然,我並沒有在第二天坐在巴黎的艾費爾鐵塔下喝咖啡,而是飛到了德國的工業大城法蘭克福(Frankfurt)。德國對于我來說好像有很多的因緣,且不說我有很多的讀者因《萊茵通訊》十年來不斷登載我的文章而熟知我的關系,更因為我的許多同學舊友都在這里學習工作,特別是我過去的好友海倫,那個北大西語系德語專業的上海姑娘,現在已是持德國護照的公司老板……這一切或許都是吸引我多次漫游德國的誘因。我臨上飛機前在達拉斯機場給海倫掛了個電話,告知我將在九個小時後到達法蘭克福,希望她能從柏林來接我。她像當年在北大時一樣地責怪我做事隨心所欲,不給別人任何準備的時間。然後想了片刻後說﹕我今天要去悉尼(澳大利亞)參加五天的商品展,這幾天恐怕難陪你了,我會讓公司的瑪麗小姐去接你,她會照顧你的。當我表示我可以自己安排自己時,海倫說我認識你這麼多年,恐怕要比你太太還要了解你需要什麼,你就聽我安排吧……

 

  德國航空公司的“空中客車”準時在第二天早晨,降落在被稱之為歐洲最繁忙的交通走廊……法蘭克福機場。坐落美茵河右岸的法蘭克福,是德意志最古老的城市之一,西元一世紀時,羅馬人就在此建立了一個聚落,當法蘭克人於西元五世紀末興起於萊茵河谷時,這個羅馬人建立的地方也被佔據,從此有了「Frankfurt」(法蘭克人的河岸)之名,且沿用至今。西元8、9世紀之交,正當查理曼大帝在位時,法蘭克福成為這位英偉法蘭克王的冬季行宮所在。西元1152年,來自 Hohenstaufen 侯國的 Frederick Barbarossa,在法蘭克福被加冕為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開啟了該帝國最輝煌的 Hohenstaufen 王朝時期,此王朝最後一君主就是在1356年公布「金印勒書」(the Golden Bull) 將世襲帝制改變為選帝侯制度的查理四世。選帝侯制度開始實施之後,法蘭克福就是法訂推選神聖羅馬帝國皇帝的地方,具有象徵權力中心的重大意義,教皇為皇帝行加冕禮亦在此舉行,雖然後來皇帝人選均來自奧地利的哈布斯堡家族,但法蘭克福做為加冕城的地位卻未曾動搖。西元1806年,哈布斯堡王室的 Franz Ⅱ,在拿破侖脅迫下宣布結束神聖羅馬帝國,法蘭克福也結束了最光榮的一段歲月。 

  縱然在神聖羅馬帝國中佔有極重要的地位,法蘭克福卻自1219年起就是擁有絕對主權的自由城邦。因政治地位崇高、地理位置重要,自由城邦的身份更使其可以大肆發展經濟貿易,法蘭克幅自13世紀開始就是歐洲最富裕和最有權力的城市之一,許多富商大賈所創立的行業甚至流傳至今,例如著名的Rothschild 國際銀行集團即為其中之一。

 

  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戰的原因,美國護照在歐洲是通行無阻的,特別是進出德國連章都不用蓋一下。一出機艙就聽到有人用中文叫我的名字,循聲望去卻是一位美麗的德國小姐在沖我微笑。我想她一定是海倫派來的瑪麗。等我們坐進汽車後,我才發現瑪麗給我的名片上用中文寫著﹕瑪麗•歌德。在開往市中心的路上,這位曾留學北京師大的歌德後裔,邊開車邊給我介紹﹕西元1749年8月28日,德意志著名的大文豪歌德 (Johann Wolfgang von Goethe)就誕生在這個美麗的河濱城市,並在這兒度過他的青年時期,直到他前往來比錫大學讀書才離開。後來,歌德亦曾兩度回到法蘭克福,一次是1768年因生病而回鄉療養,另一次在1772年至1775年之間,著名的「少年維特的煩惱」一書即完成於此時。城內至今做保留許多與歌德相關之事物。瑪麗說她在大學的畢業論文就是歌德研究,但後來發現如今研究歌德最多的人卻在中國,于是她便到中國呆了四年,不但進一步了解了東方研究歌德的狀況,同時也學成一口流利的中國話。她現在正在讀博士學位,在德國這個學位要讀很久,所以她必須要邊工作邊研究。她說海倫是她遇到的最好相處的老板。在停好車後,她見我翻閱有關法蘭克福的小冊子,就笑著說,你不用看了,我講給你聽﹕

 

  1816年,在維也納會議中決定的「日耳曼邦聯」正式在法蘭克福成立, 日耳曼地區有了羅馬時期以來第一個統一的政治組織,雖然結構松散但在德意志統一史上有其重要意義, 而法蘭克福就是此邦聯的議會所在。1866年,俾斯麥治理下的普魯士王國將法蘭克福合並為其 Hesse-Nassau 省的一部分; 1871年,結束普法戰爭的正式和約就在法蘭克福簽訂(凡爾賽宮所簽者為草約)。從此,法蘭克福就走入德意志的近代中,歷經第一次和第二次世界大戰,雖然每次都使其城市景觀遭受重大的傷害,特別是二次大戰後幾可以滿目瘡痍來形容;但是,和其他德意志城市一般,法蘭克福恢復的非常快,同時挾其雄厚的經濟商業基礎,發展得比大部分城市更迅速,今日已是德國重要的金融、商業、交通和國際性會議中心,一年一度的汽車展和圖書出版展更是蜚聲國際的大型集會。法蘭克福的歷史,細細看來其實就是一部具體而微的德意志發展史。法蘭克福存在雖已有近兩千年的歷史,但幾次戰火、特別是二次大戰,已把該城原有的風貌破壞絕大部分,今天若是初到法蘭克福,映入眼中的淨是高聳而冰冷的現代摩天大樓,很難讓人把此城和悠久的歷史聯想起來。不過,在美茵河北岸、中央火車站以東、火車東站以西之間的昔日市中心所在地,仍保有原來的都市風貌,是最能展露法蘭克福古都之美的地區,也是這個現代大都會最吸引觀光客的所在。

 

  我們倆在舊市政廳暨廣場 (Romer & Romerberg)的一家咖啡廳前坐下並要了兩杯咖啡,坐落在美茵河北岸的舊市政廣場,是法蘭克福最早有人類居住的地方,也是全市的重心所在,12世紀時就是城內最童要的聚會場所、民法庭舉行地,和各項競賽場地,廣場中央的「正義噴泉」則是昔日神聖羅馬帝國皇帝在眾人眼前行加冕禮的地方。廣場西側即是始建於1405年,由三幢山牆呈階梯狀之哥德式建築組成的舊市政廳,在此一被視為法蘭克福市標的優雅建築正面牆上,刻有四位與此城關系深刻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雕像,內部二樓更有一間當年皇帝加冕禮後舉行慶祝宴會的大房間 Kaisersaal (皇帝廳),廳內牆上有自查理曼大帝(8世紀末)至法蘭茲二世(1806年退位)所有52位神聖羅馬皇帝的畫像。事實上游人所見之舊市政廳,和廣場四周的傳統式建築,皆為二次大戰後重建所得,並非原物,但依原樣重建的結果仍令人流連忘返。

 

  我們喝玩咖啡後,由舊市政廳場東行數分鐘即到達擁有95公尺高塔的大教堂。建於9世紀,並於14世紀逐漸擴建成今日規模的此座大教堂,是單塔式的哥德建築,內部呈十字架構造、翼廊相當寬廣,氣勢頗為雄偉。自從14世紀「選帝侯」制度公布後,7位選帝侯每次就是在此教堂選出新的神聖羅馬帝國皇帝,並隨即在此行神前加冕禮,教堂內的小博物館至今仍保存著當時主持加冕禮的教會神職人員所穿著之豪華衣物。登上383階的樓梯,到達高塔頂端,可以俯瞰噢蒤茠k蘭克福市區。而聖保羅教堂 (St. Paulskirche)則坐落廣場北側不遠處,采羅馬式圓形構造的這幢建築,建於1789年至1833年之間,在歐洲教堂建築中屬「年輕」的一座,但政治意義遠比宗教功用著名。西元1816年成立的日耳曼邦聯以法蘭克福為舉行邦聯會議之地,此教堂即1848年各邦舉行德意志有史以來第一次統一國民會議的場所,被稱為「德意志的民主搖籃」。現在,此教堂也是一年一度法蘭克福書展時頒發「德意志出版商和平獎」,以及法蘭克福市政府「歌德獎」的場地,相當受到世界各國矚目。

 

  看過法蘭克福的歷史後,瑪麗帶我去她的祖先,位於 Romerberg 廣場西北方約200公尺處的歌德之家 (Goethehaus),這幢以萊茵河畔特有之紅褐色砂岩所建的5層樓住宅,就是德國最偉大的詩人、小說家兼劇作家歌德的誕生處,而這位文豪最膾炙人囗的作品「少年維特的煩惱」也是1774年完成於此屋內。瑪麗說1944年在美軍的猛烈轟炸下,此建築曾全毀,戰後一心以歌德為傲的法蘭克福人花了7年的時間進行最精細的原樣重建工程,一器一物均與破壞之前力求相同。歌德的父親是一位莊嚴的王家法律顧間,屬富裕的中產階級,所以其住宅極具當時同類建築的代表性,一樓是巴洛克式的玄關、餐廳和廚房,二樓有豪華洛可可風格的大客廳和音樂室,二樓和四樓皆為法國路易十六風格,二樓為歌德父母的臥房和書房,四樓中央即為歌德的房間、書桌上還擺著「少年維特的煩惱」文稿,五樓是個小閣樓無實際用途。在歌德之家旁邊的建築,目前被設置成「歌德博物館」,陳列有歌德家族的肖像畫、歌德所寫的信和原稿,讓人更進一步認識這位文學巨擘。

 

  我們在一家據說是法蘭克福最大的一家美式飯館吃過中午飯後,便由我接掌方向盤駛向我將演講的第一站海德堡(Heidelberg)。我之所以要自己開車,是因為在德國的高速公路沒有時速限制,是飆車過癮的最好之途,那種把車速開到一百八十公里的感覺,實在是刺激極了。

  

  瑪麗由于不用開車而話多起來,她說內卡爾河在今天海德堡所在地流出了奧登森林峽谷(Odenwald)(德國人慣以「森林」稱呼山脈),背山倚水的天然形勢使此地頗早即受人注目。中世紀時,一座紅色砂岩建造的巨大城堡在內卡爾河南岸的山坡上出現,用以防御橫跨河上的古石橋 (Alte Brucke)。今天,這座被德國大文豪歌德譽為全世界最美橋梁的古石橋尚在,但用來保護它的城堡卻大部分已坍塌毀損不復昔日模樣。13世紀建成的城堡,在往後數世紀中成為選帝侯 Rhenish Palatinate 家族的居城,而舊城許多美麗的哥德、文藝復興、巴洛克風格建築,亦是在此家族統治時期完成。但做為選帝侯居城後,卻因目標太大而成為爭權奪利者覬覦之地,17世紀末的「奧爾良戰爭」(1688∼ 1697年) 就是最著名的證明。

  

  16世紀時,崇尚自由的海德堡統治者,亦即選帝侯,改變為新教的支持者,並且做為17世紀初「三十年戰爭」時新教陣營的一份子,此舉使海德堡在戰火中被破壞。戰爭結束後,當時的選帝侯 Karl Ludwig 重建了他的居城,同時為了鞏固自己家族的地位,把女兒 Liselotte (亦即法國歷史中所稱的 Elizabeth-Charlotte) 嫁給了法王路易十四的兄弟奧爾良公爵菲利浦 (Philip)。可惜這位選帝侯之女並不受到法國王室喜愛,他們嘲笑這位公主語言喧嘩、舉止不若法國的名媛貴婦;但是,當 Karl Ludwig 之子年少去世使選帝侯無人繼承時,野心甚大的路易十四卻以其弟媳為選帝侯公主身份,想要奪取這塊地方的統治權,並趁機把法蘭西帝國的疆域推展到萊茵河右岸。

  

  Rhenish Palatinate 選帝侯家族自然無法坐視路易十四的野心,因此斷然加以拒絕, 而路易十四也就以奧爾良公爵理應成為選帝侯的藉口,派軍護送奧爾良公爵至海德堡,結果就爆發了這場「奧爾良戰爭」。國小人少的選帝侯國踫上兵多將廣的法軍,雖奮力抵抗卻依然難逃失敗命運;1689年,海德堡壯麗的城堡被焚燒;1693年,整座城堡完全被破壞殆盡。戰爭結束後不久,選帝侯家族就放棄了這座居住了三百餘年的城堡遷居至曼海姆。後來雖然有一部分略加重建,但直到今天仍大部分維持廢棄時的模樣。

 

  我以時速一百六十公里的飛車,用了不到一個小時就到了海德堡。瑪麗對我的車技大表贊賞,我則恭維她的歷史課學的一流。當我們找到令海德堡賴以揚名的海德堡大學 Ruprecht Karl Universitat時,等我們的東方系教授烏德曼則早已按中國人的習慣泡好了茶。德國人做事認真是出了名的,一個簡單的座談會,烏德曼教授說他準備了三天,盡管我只在飛機上草草看過一遍我的講稿,但我還是硬著頭皮上了講台……

 

  海德堡大學早在1386年即已設立,是德國最古老的大學,在16世紀至17世紀時更成為宗教改革根據地和德國的文化中心,培育許多來自各國的青年學子;直到今天,教育仍是海德堡最重要的功能。此校在16世紀後半至17世紀初達到黃金時代當時來自歐洲各地的學生群集於此,接受世界最優秀的教授指導,儼然宗教改革後新教的文化重鎮;三十年戰爭(1618∼1648年)時,海德堡遭到舊教支持者重大攻擊,大學也遭受極大破壞,最為珍貴的圖書館藏書也被去劫掠至羅馬。戰爭的破壞使海德堡大學在17世紀至18世紀初曾停止運作數十年之久,直到1803年,由巴登大公 Charles Frederick 大力支持才使得大學重新運行,而此時的海德堡大學也由著重宗教、思想的哲學研究,改變為科學和醫學研究重鎮。隨著時代演進,大學的觸角也不斷擴展,數學、自然科學、人文等科系亦相繼設立,一個綜合大學亦漸趨成熟。二次世界大戰時,大學曾暫時關閉,直到1945年8月才再度復學;目前,該校擁有800項以上的開課項目,學生數目約為12,000人,佔該城人口的十分之一。 海德堡大學吸引眾多學子的原因除了優越的教學環境、自由的學術風氣之外,此地浪漫的傳統也是相當重要的因素。許多人到海德堡第一個想要看的就是「大學」,但卻找不到大學校園;其實,和歐洲大多數古老大學一樣,海德堡大學並無明確校區,整個城市就是大學所在,而各個學系院所就散布在城內各地,若非有人指點或參看資料,否則很容易就錯過某系所坐落的建築。

 

  在這個歐洲著名的大學城里,不但壯觀美麗的建築值得細看,而海德堡的自然環境更是迷人,並不酷寒的冬天、滿地生機的早春,和特別長又特別色彩繽紛的秋季,都各自呈現不同的景致,是個四時皆好的典雅浪漫古城。座談會後,烏德曼教授陪我和瑪麗漫步于聞名的哲學家小徑 (Philosophenweg),這條小徑的產生是由于內卡爾河北側因山坡逼近河岸,因而沒有足夠的地皮供發展之處,反倒是綠蔭處處的山坡上視野極佳,適合漫步沈思或欣賞對岸的市區景致,因此很早就有人從石橋北端闢小徑上山坡,並延伸小徑在山坡上盤旋,成為絕佳步道,這就是所謂的哲學家小徑,慢慢前進約需1小時可走完。途中有一塊被稱為「哲學家庭園」的綠地,是欣賞海德堡風光的好地點。

 

  過南岸要經過一座古石橋,橫跨在內卡爾河上的這座紅色砂岩砌造之石橋,正式名稱為 Karl Theodor Brucke,是18世紀時由選帝侯 Karl Theodor 下令建造,故有此名。橋墩成優雅拱形的古石橋南端近舊市區處,有一座由兩白色圓塔組成的橋門、在橋頭上還有一個銅質的猴子雕像,均是海德堡極具象徵性的標志,我特意在此拍照留念;至於橋北端也有一尊石雕的雅典女神像,這位掌管智慧的女神,正指明了海德堡的城市特色。南岸滿是古意盎然的石砌小徑、優雅的樓宇。我們還爬上了海德堡城堡 (Heidelberger Schloss),此城堡坐落在舊市區東端山坡上、以居高臨下之姿俯瞰舊市區,規模相當龐大,是海德堡的象徵。我們沒有到 Klnmalkt (可恩廣場)南側坐登山電車上,而是徒步拾階而上,烏德曼教授說這樣更能領略海德堡的美。城堡大部分建築均保留損毀模樣,僅圍繞中庭的一圈建築被修復做為一些陳列展示館舍,但由其今日所存部分,仍可看出在歷史上增建、修復中所呈現的不同建築風格,各種面貌相互存立的結果使此城堡變得頗有趣味。在圍繞中庭的館舍中有兩處值得入內參觀,一是收藏許多古藥方、藥草的德意志藥學博物館 (Deutsches Apotheken Museum),一是可容納49,000加侖酒的大酒桶 (Grosses Fass)。城堡右側的庭院則是眺望海德堡市區的絕佳地點。

  

  烏德曼教授說海德堡是個以氣質取勝的城市,非常適合悠閑地漫步欣賞,最好住上一、二個星期,慢慢領略古老大學城的浪漫氣息。晚上則可到 Roten Ochen 酒店、Zum Sepp'l酒吧、城內最古老的咖啡店 Cafe Knozel等處消夜。聽起來多美!我偷偷向瑪麗做了個鬼臉,因為我們明天還要趕到慕尼黑。與海德堡告別時,太陽已經西斜,艷紅的晚霞給遠處的山峰上撒下一片金粉,襯托在綠色的森林之上,尤如一幅迷人的油畫,令人無限感慨。

 

  慕尼黑(Munich)大概是我唯一到過多次卻從沒玩過的德國大城市。今天的慕尼黑是德國南部最大城市,也是知名的文化、商業、工業、交通和觀光中心,但是其發展歷史卻不久,比起其西方的奧格斯堡,慕尼黑至少要年輕五、六百年,直到中世紀初期才出現在西方歷史上,而真正具有城市規模,在德國南部漸露鋒芒,則是在1158年的事。但慕尼黑的發展相當迅速,至13世紀中葉,此地已成為巴伐利亞公國統治家族 Wittelsbach 的主要居城,慕尼黑從此就成為該家族直至1918年所統治的巴伐利亞地區的中心城市。長達700年的公國首都地位,以及 Wittelsbach 王室的用心經營,使慕尼黑不論在政治、經濟、文化、藝術上均有極輝煌的成就。

 

  18世紀後,巴伐利亞大公努力要將慕尼黑建設成為重要的文化中心;至19世紀,在博物館、各種藝文用途建築一—矗立在市區,以及巴伐利亞大學由蘭德修特遷移至此(1826年)之後,終成事實。巴伐利亞大公的努力使慕尼黑直到今天都是德國最重要的藝術之都,尤其在繪畫作品上的收藏,其質與量都居全德之首。在慕尼黑於王室主導下成為歐洲文化重鎮的同時,工業也迅速在此地茁壯生根,特別是在鐵路系統把此地和德國其他大城聯系在一起之後,其發展更是一日千里。機械、化學、肥料、食品加工、印刷等,是慕尼黑工業的主要範疇,近年來精密工業也佔有相當分量。

  

  1918年,一次世界大戰後的維也納會議,為巴伐利亞王室700年的統治畫下休止符,半強迫地讓這塊廣大的土地成為德意志聯邦的一份子。不過,巴伐利亞大公的家族依然極受這片土地上的人民愛戴;1993年7月初,巴伐利亞末代大公之曾孫女與列支登斯頓王國王位繼承者成婚的消息,還在世界各大媒體造成一陣旋風。1923年11月,為歐洲人帶來巨大災難的希特勒,就是在慕尼黑的啤酒廳 Putsch 成為德國國家社會黨權力中心的一份子,利用這個總部設立於慕尼黑的政黨,希特勒開始實現他狂野的霸業企圖。1938年,希特勒的野心逐漸實現後,英、法、義、德四強在此簽下著名的「慕尼黑協議」,誰知這個姑息主義的結果卻等於給了希特勒更進一步擴展野心的強心劑;1939年,二次大戰歐洲戰場的序幕終於被希特勒一手扯開。慕尼黑在二次大戰時,不可避免地遭到極為嚴重的損毀,所幸此城所典藏的藝術品都在周全的保護下得以留存,不過,原先陳列這些瑰寶的壯麗建築全毀於無情的轟炸下。目前所見的昔日建築絕大多數是戰後重建所得,行走其間實難想像大戰方歇時此地滿目斷垣殘壁的景象,德國人的生命韌度於此再度展現。

  

  攤開德國地圖,不難發現慕尼黑是德國南部最大的一只「蜘蛛」,由此城向外伸展的大小道路相當繁密;事實上,慕尼黑的交通確實稱得上四通八達,從空中到地面均極為便捷,這也是此地成為百餘萬人囗聚居之大都會的主要原因。慕尼黑擁有兩個機場,位於城東10公里處的 Munchen-Riem 機場原是此城唯一的航機起降地,但也因班機太多常造成「塞機」現象,而1992年5月才開啟使用,位於城北29公里處的新慕尼黑國際機場,就是為解決空中交通阻塞而建。如前所述慕尼黑有如蛛網的道路系統,光是高速公路在此匯聚的,依順時鐘方向就有往紐倫堡的9號公路、 往雷根斯堡的93號公路、往蘭德修特的92號公路、往東至奧地利邊境的94號公路、往薩爾茲堡的8號公路、往南至阿爾卑斯山的95號公路、往康斯坦茲湖畔城市林道的96號公路、往奧格斯堡及 司徒加特的8號公路……等,幾乎每個方向均有品質相當好的高速公路。至於其他大小道路更是不計其數。市區內的交通,但若是怕麻煩、不怕花錢,也可搭乘滿街都是的 「奔馳」牌計程車,滿足一下坐名車的欲望。

 

  我和瑪麗就是把車存在了旅館,而叫了輛「奔馳600」出租車逛這個城市的。慕尼黑雖是個百萬人口的大都會,城區範圍也不斷擴展,但是吸引觀光客流連駐足的仍是昔日市區,也就是 Isar 河西岸,介於河岸和中央火車站之間約6平方公里的舊城區,以及一座位於市區西方、 前巴伐利亞大公夏季居所的寧菲恩堡宮。寧菲恩堡宮 (Schloss Nymphenburg)建於1664∼1758年,這座德國境內數一數二的巴洛克式大宮殿,是前巴伐利亞大公的夏季離宮,建築華麗典雅、裝飾繁細,佔地200公頃的庭園更是毫不比歐洲其他宮殿遜色。雖然曾遭受二次大戰波及,但修復後仍不減其在歷史上所佔的地位,寧菲恩堡除了宮殿本身和庭園外,還包括散置在庭園中的數幢建築。以鏡廳著名的狩獵小屋 Amalienburg、浴場 Badenburg、中國裝飾風格的茶屋 Pagodenburg、 隱者之屋 Magdale-nenklause,均各有特色。目前以三幢建築組成的宮殿,除了陳設保持原來風格的精美外,掛滿 Ludwig一世命令宮廷畫家繪出的36幅美女肖像的「美女畫廊」、展示昔日王家乘坐工具的「馬車博物館」(Marstallmuseum)、收藏各種以前王室使用物品的寧菲恩堡陶器收集館,亦是不可錯過之處。

 

  新市政廳(Neues Rathaus)坐落在市區中央的聖母廣場 (Marienplatz)旁,這幢建於19世紀末至20世紀初的新哥德式建築,是慕尼黑市最引人注目的象徵之一,尤其是其高聳的中央鐘塔。在這座高80公尺的塔樓上有一個全德國最大的玩偶掛鐘 Glockenspiel,是吸引觀光客目光的焦點,每當鐘聲響起、塔中央有兩層樓高的舞台上,就會出現一群與真人等高的玩偶,進行一場生動的偶戲;上層舞台是中世紀騎馬作戰的情形、下層舞台則是一群節慶時表演歡樂舞蹈的場面,雖是機械操作卻相當靈活,每到演出時間,廣場上就擠滿仰首翹望的人群。在新市政廳西側約50公尺處的聖母教堂是慕尼黑市內最大的後哥德風格建築,其名Frauen意為「Our Lady」,指的就是聖母瑪麗亞。建於1488年的這座教堂,長久以來都是慕尼黑最顯明的地標之一,橘紅的屋頂和兩座有綠色圓頂的高塔,是其最特別之處,壯碩的外型、鮮明的色澤、高99和100公尺的雙塔,是此教堂吸引人們目光的所在。我們乘電梯直上塔頂,眺望南面的阿爾卑斯山脈群峰和慕尼黑市區,景致極壯觀。教堂內裝飾的許多美術品和珍貴宗教物品,和南塔下方的巴伐利亞王 Ludwig一世墓,均會令人駐足。

  

  位於新市政廳西側500公尺處,面對中央有一紀念慕尼黑誕生之作曲家理查•史特勞斯的巨形噴泉 (Richard Strauss Brunnen)。而王宮(Residenz)則在新市政廳北方300公尺處,面對Max-Joseph廣場、背為王宮花園(Hofgarten)的這處昔日巴伐利亞王室居城,自14世紀始建以來,在長達600年的歷史中曾不斷增建或改築,而終成今日這般擁有7個中庭的復雜構造。目前,這幢隨著時代演進而同時擁有文藝復興、巴洛克、洛可可、古典主義等風格的龐大建築群,是人們了解歐洲建築文明演變的最佳地點之一。

 

  據瑪麗說慕尼黑還被視為歐洲最重要的美術收藏地之一,最主要的就是擁有巴伐利亞歷代君主和王公貴族數百年來累積收集的歐洲藝術佳作,皮納克提克美術館(Pinakothek),就是陳列這些精品的所在,以質量均佳而列名世界六大美術館之一。呈H型的這幢建築,是19世紀初由Ludwig一世下令興建而於1836年完成,專門用來陳列14∼18世紀歐洲各國知名畫家的作品,共計有7000多件;其中包括達文西、拉斐爾、魯本斯、林布蘭特等巨匠的作品。

 

  很可惜這次我只能在這座城市呆三天,其中一天半還要在慕尼黑大學,參加一個由西門子公司贊助的有關網絡文化的研討會,但對我來說慕尼黑值得一訪的地方還相當多,原來所列的行程中,包括建於1480年的哥德式舊市政廳、以收藏現代德意志畫家作品為主的州立現代美術館、坐落在一幢非常美麗的文藝復興式建築中的市立美術館、由昔日軍械庫改裝而成專門收藏與慕尼黑相關文物民藝資料的市立博物館、專門陳列與狩獵及捕魚相關之各種物品的德國漁獵博物館、為紀念慕尼黑出身的著名滑稽演員 Karl Valentin 而設的小丑博物館、氣氛類似倫敦蘇活區有許多表演場所和飲食店的修瓦賓格地區、舊市區東北角佔地360公頃的英國花園、忙於奧林匹克公園東方的BMW博物館、以建築優雅迷人著稱的阿珊教堂、建於1663年∼1675年以高度特出而顯眼的Theatiner教堂,以及位於慕尼黑西北方 Dachau 鎮的昔日猶大集中營舊址。瑪麗看完我的計劃大笑說,光是數完這些地點都要花半天的工夫,若要一一造訪,你恐怕至少要在慕尼黑住一個月才行。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