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小雲

朱老忠

別以為小雲又是個姑娘,老忠沒那麼多羅曼史可侃。小雲是我們大隊第六生產隊的一個青年農民,比老忠小七八歲,卻是個當之無愧的農民。

他十六歲那年父母雙亡,兩個嫂子都不要他一起過,他只好自己另起爐灶,單立一戶。自己磨面挑水,自己拾柴做飯,自己對自己生活中的一切負責。當然,還要自己種自己的自留地,對土地也要負一份責任。

雖然六隊和我老忠所在的九隊隔著幾條山梁,小雲晚上還是特別愛來找老忠聊。1973年以後,我所在的知青點,那年起只剩了兩個“臭老九”出身的知青,而另外一個去當了民辦教員,所以我的光棍漢日子和他過得差不多。麥收的季節,我倆頂著月光,一起先割了他的自留地小麥,再一起割我的自留地小麥。

秋天,小雲更是愛來。老忠養的大黑狗是個打獾能手,我們扛上叉子一起翻梁過溝去打獾。

有人偷偷向我透露,小雲還有個“媳婦”呢!這地方,未婚妻也叫“媳婦”。我就和他起哄說﹕你有媳婦,我怎麼沒有!不行,媳婦過了門,你得和我“關著”!什麼叫“關著”,當地話,就是“共著”的意思。小雲卻是死不認帳。

那年快入冬,我的大黑狗誤吃了炸狐狸的藥,炸得滿口鮮血跑回家來。晚上,大黑狗喉嚨腫起,上不來氣。小雲恰好來了。我正磨刀,怎麼辦?我也不想殺它,它是我的一個伙伴哪!可是誰又能救它,不如讓它早些斷氣!

小雲攔住了我,說“貓狗七條命”,也許還能活。我心一軟,沒下手。小雲走了沒多久,狗還是死了。

沒了狗的我,生活中又少了些樂趣。小雲卻好多日子沒來。

過了個把月才又見到小雲,原來他已經上了後山水利工地。他約我﹕要是不怕死也去那兒。那兒可是吃集體灶,用不著回到家再圍著鍋台轉了。怕死?說誰呢!我就不信那地方有多懸乎!

小雲說,你也是,這回更利索了,真正是“自己吃飽就不用喂狗”了。還在這兒呆個什麼勁!

小雲說的有道理!但我可還是沒那麼利索,我還是生產隊的保管兼出納,好聽嗎?出納,除了分紅以前,手里的公款很少有超過二百元的時候。不過那也得有個卸職交接,還是不便“攜款潛逃”。

然而在我上後山之前,本隊回來的根寶告訴我,小雲在後山出事故死了。

小雲好可憐,媳婦也沒來得及娶上。

我終于上了後山,也在小雲摔死的一號天井工地。天井從四十多米深挖到七十多米,然後向兩邊橫挖。這過程中我比小雲還要玩命,但我還是多次撿回了命。

小雲,就永遠躺在那天井附近的山林中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