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中條山上的獵人

朱老忠

老忠自幼向往打獵,但只是在農村時嘗試過打獾,用汽槍打過麻雀,算是一種“準獵”行為吧。老忠是神槍手,當初在學校民兵訓練中實彈射擊就是第一,給五發汽槍子彈至少能提回三只麻雀,可惜一輩子無緣打獵。這些打獵的故事,都是老忠懷著極大的興趣聽來的。

在老忠插隊的中條山前坡沿,本大隊第六生產隊有個叫景元的,是這一帶最有名的獵人。雖然六隊也有知青,小雲也在六隊,老忠因此常往六隊跑,但景元比老忠大十多歲,而且早就被招親“嫁”到山下周村,所以在隊里干活期間,老忠一直沒見過這位鼎鼎大名的景元。不過有關他的傳說卻很多。

景元打獵是高手,以打麝為主,麝香是眾所周知的名貴藥材。嶺上藥材遍地,最多的是黃芩和丹參,老忠那年放牛時試挖了一天時間,居然挖到70多斤丹參。但景元找藥材更是高手,這些常見的藥材他才不去賣那個死力氣,他根據地形、植被的情況,別人找不到的豬苓,他能夠用麻包往回背。運氣好的時候,他還能找到五靈脂。

據說有一次,五、六個人跟他上了山坡,什麼也沒帶,只掏出身上的小刀來,他就指導大家去挖土貝母,一晌時間,每個人都掙了兩、三塊錢——那時生產隊一天的工分也不過合三兩毛呀!

在泗交水利工地的一個冬天,終于見到了這位久仰的景元。他是在嶺上追蹤一頭野豬路過這里,順便提來一只野羊,在營部炖熟了和大家一起吃。吃飽以後和大家聊的就是打野豬。

初冬降雪以後,是打野豬最好的季節﹕野豬吃了一個秋天的橡籽,正肥;嶺上一冬雪不消,野豬就不斷地留下腳印。經驗豐富的景元,根據腳印就能估計到這頭豬大約走過去多久,大致體重是多少。見到適合的腳印,就扛著槍進行跟蹤,往往是追好幾天才能打到它。追到天一黑,就在附近找個村莊住下,第二天再起個大早,回到前一天的地方繼續追。

這是個很辛苦的事,山坡上、雪地里,長途跋涉,幾天不能吃上一頓正經飯,經常超越到垣曲、平陸這些鄰近縣的地界,最遠一次追到了晉東南的沁源縣。不過一冬天下來,搭伙計的三五個人平均每人都能撈個三•四百元錢。

等追到能看到野豬時,幾個人就要分工,有幾個負責吆豬的,把野豬轟到適當的距離,由負責打豬的開槍。打時不能從野豬的後屁股打,“打髒了”就造成麻煩,因此要從側面打。同樣道理,盡量不要打中肚子,而要瞄準前腿上面的胸部。密林中,再神的神槍手也沒什麼可NB的,打腦袋?說說容易!那強壯的野豬,目標最大的地方就是它的胸部。

好幾天的一出戲,高潮就是這不到一秒鐘的一槍。但打死以後,還有辛苦的事情在後面。挨槍斃命的野豬,順著陡陡的山坡總是滾到荊棘灌木中,那四五百斤重的龐然大物,決不是輕而易舉就能弄得出來的。槍一響,附近的獵人都會尋著槍聲過來——凡是能到的都有份。可是這些獵人,往往都是只帶槍,沒人帶斧頭——那東西重重的是個負擔。于是,那麼大個森林,就是找不到一根抬豬用的木頭杠子。這是景元多次遇到的尷尬。

那年頭,大隊民兵雖然都有槍,但子彈卻不易搞到,是極其珍貴的。到了這個時候就不得不忍痛割愛,在一根粗細適合的樹枝靠近樹干的基部開它兩槍,還要幾個人死乞白咧地才能將其扭斷折下。繩子倒不發愁,森林里有得是葛條。

那野豬一般說來不是兩個人能抬得動的,總要五六個人齊心合力,都要出一身大汗,才能把它從山坡的灌木叢中弄到能走車的地方。再到臨近的村莊找人•找車,把野豬拉走。

如果離收購點比較近,就可以用排子車拉去,有條件的可以用騾子•馬馱去——驢是馱不動的。要是離公路近就更方便了。但往往是離收購點遠,這時就只好分肉了,除去給村里適當留下些外,都是均分。肉以外的東西照規矩,開槍的得腦袋,吆豬的得蹄子尾巴,心肝肺下水,還是留給村里。

景元說,他僅僅遇到過一次險情。那頭野豬沒打死,只是受了傷,他離近了看到,野豬身上的毛全都刷地豎起來。他想到,它馬上就會撲上來,槍里也沒有現成的子彈,于是撒鴨子就跑——不能往上坡跑,腳後跟被叼住就慘了,只有往下坡跑——直到累得實在跑不動,才回頭看了看,幸虧那野豬沒有窮追不舍。但也沒敢回過頭再繼續去追那頭凶惡的野豬。

雖然從此知道了,打獵也並非那麼瀟灑,老忠還是向往著打獵。不過一直也沒有機會。

第二天天不亮,幾個寄宿者要出發了,他們互相稱呼著“伙計”,管那被跟蹤的野豬叫做“牲口”。那地方獵人的黑話,尚未打到的獵物要叫“牲口”,似乎只有這樣叫,才意味著那將是“自己的”。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