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千年之交,中西藝術的衝突與互補

--旅美書法家屠新時書法展專家學者座談會紀實

 

時間: 1999年12月30日            
地點: 上海圖書館貴賓廳           

楊泰偉: (上海圖書館藝術展覽部主任、書法家)
     各位佳賓, 各位朋友, "千年之交,中西藝術衝突與互補" 專家學者座談會,現在開始。我代表上海圖書館展覽部和藝術研究所對各位的到來表示熱烈歡迎。
     大家清楚,今天的主角是屠新時先生, 他的「跨越千年」旅美書法展,今天上午10點在圖書館展廳開幕了。這次展覽會開得非常有意義, 他選擇了一個千年之交跨世紀的時間,這個展覽會也是上海圖書館二十世紀最後一個展覽會開幕。
  屠先生選擇了這個時機把他的99幅作品帶給上海家鄉的人民, 從這一點, 他的故鄉之情, 他在早上致詞中表達得很清楚。我想來賓都觀摩了這個展覽會, 或多或少對屠先生有了了解, 通過這次座談會,加深理解, 對推動中國藝術的發展會起到積極的作用。
     下面, 我們歡迎屠先生講話並介紹來賓。

屠新時:
    (介紹來賓略。) 今天來的貴賓,不僅是書法界, 也有學術界、企業界等各方面的朋友。今天希望大家批評指教我的書法作品, 但不必局限於此。在這世紀之交的難得時刻,回顧與展望中西方文化的互補和交流,應該暢想我們這一代人的使命。
  我在美國採訪過一位有名的學者----亨廷頓教授(Prof. Samuel Huntington)。他認為:二十世紀是意識形態衝突的時期, 而二十一世紀則是文化衝突的時代。他的這個論斷, 在全世界學術界引起了強烈的反應。我就當面問他: 你這個觀點是否認為,下一個世紀就是中西文化的衝突嗎? 他很幽默, 他說就象我們講第三次世界大戰一樣, 就因為人民不斷地強調, 不希望打第三次世界大戰, 所以沒打起來。所以文化衝突也是這個意思, 這個問題講多了, 引起人民的重視, 說不定下一世紀是文化融合與交流的世紀。我認為這個觀點也有道理;今天提供給大家。
    我認為文化的問題, 實際上是一個時代潮流的問題, 是一個非常深刻廣泛的話題; 不僅僅是藝術, 實際上是人類社會走向更新的文明的重大課題。所以今天還特別請了一些社科院的研究員, 搞企業的專家, 大家可以從宏觀的角度, 發表高見,共渡二十世紀的最後時光。

李大鵬 (江蘇省書協副主席, 蘇州市書協主席)
     各位朋友, 今天是第二次拜觀屠先生的書作。我看了屠先生99幅作品, 我感到與一年半前大不一樣, 一年半前屠先生在蘇州美術館辦了一次展覽會, 和上次比, 這次的作品更加豐富、認真, 這個認真不只是技法上的熟練, 而且在各種形式上有所變化。第二,作品寄托了他的三種感情: 一種故鄉之情, 一種是對東方藝術、對祖國的熱愛之情。第三是抒情, 親情、友情、內心激情、跨越千年的豪邁之情,特別是他的行草上有所表達。
     前一陣子一直在思考一個問題: 書法有沒有標準? 好象畫比較具體一點,
書法表較抽象。我在大學裡教了二十多年書法, 最近啟功先生有一句話:"喜聞樂見就是好"。千人百眼, 一千個人中大概只有一百個人是內行。我們的書法作品寫了以後,是要留給人看的。今天我在展廳轉了好幾圈,實際上我是在聽觀眾的反應。不少人, 不一定是內行, 但他們明白, 也看得懂, 有所選擇, 喜歡這幅或那幅。這說明, 書法應該面向群眾。包括將來東方藝術走向世界,與世界接軌。屠先生在這方面比我們有獨到之處。 他在美國, 他可以把東方藝術介紹到美國去, 也可以把西方藝術融入我們的書畫中。書法也得創造、創新; 總是把王羲之、諸遂良搬過來, 搬過去, 也就是這個樣子了, 不變也不行。屠先生的作品在內形式上都有相當精心創造的部分,使我受到一種啟發。
     謝謝屠先生給我這樣一個機會, 在這樣一個富麗堂皇的、世界一流的現代化圖書館裡, 我們今天開了眼界。千禧之年, 心情很愉快, 我一定把這種快的心情帶回蘇州。希望屠先生能第二次到蘇州來辦展覽, 我們十分歡迎。我現在代表蘇州、也代表江蘇省書協, 對屠先生今天展覽的成功, 表示再次的祝賀。

楊泰偉:
     我補充一句, 我代表上圖展覽部、書畫研究所, 歡迎江蘇書畫同道到上海圖書館來舉辦書法展、美術展、攝影展。謝謝李先生的到來。
     屠先生對這次展覽是精心策劃和準備的, 應該說他在一年多前, 就考慮在世紀之交, 選擇這個年代到上海辦展覽會。他化了大量時間和精力籌辦這次展覽, 可以說, 前二年他在北京、蘇州舉行的書法展, 而這次展覽, 正如他本人所說, 比任何一次展覽付出的心血精力都大。他是第一次在上海老家舉辦個展, 從感情上說, 都不能與其他地方相比擬的。98年8月,他們就來找商量我選擇這個時間辦展覽, 迎接21世紀。屠新時先生這次書法展是真正的跨世紀的展:12.30.1999到1.3.2000。大家在展覽廳還可以看到一幅空著的對聯, 他選擇在12月31日下午寫上聯, 一月一日上午寫下聯, 這個創意很有意思。(屠: 這是我和楊主任共同合作的創意) 真正的跨越, 從形式上、年代上、書法內涵上。 每一次展覽, 都是一個自我跨越, 新的領悟, 新的跨越, 這次書法展是多重跨越。
     (記者註: 12月31日下午確定的「跨越千年」上下聯句是: 慷慨回眸承百載  縱橫攜手跨千年)

武千嶂 (華師大書畫業餘書畫校校長)
     看了展覽很高興。書法要辦一個展覽, 總要帶著某個人主觀的審美傾向。辦各人展, 要出現多種多樣的形式, 是比較難的。屠先生的這次書法展, 就有許多形式, 是一種追求。書畫同道的人, 都在努力作這種追求。我在學校教書法和中國畫, 我強調畫裡有書的感覺, 書裡有畫的影子, 這樣書畫合一, 在一幅畫出來, 效果就不一樣了。屠先生的作品, 有很多形式, 在色彩上有不少現代的視覺裝禎效果, 點彩,波墨,各種各樣, 和中國色彩合在一起, 相當好。這個效果, 給人耳目一新的感覺。我在展覽中,看到了他的人生經歷, 知道他走了許多地方, 耳濡目染地滲入了許多西方藝術的審美觀念和手法, 補充了新的文化和藝術營養。西方藝術和傳統中國書畫的結合, 就可能創造出好的藝術作品。我覺得這次書展很成功, 屠先生的中西結合是成功的, 我祝賀屠先生這次展覽會的成功。

張曉明 (上海書法家協會副主席)
     今天來參加屠先生的跨世紀書法展, 我們書協是協辦單位, 這段時間協會比較忙, 有幾位負責人剛剛去了北京參加全國書展。我代表協會對屠先生的書展圓滿成功表示祝賀。今天的展覽會,其實有跨越書法界的意味。 因為書法展在上海辦得很多, 更何況屠先生本來就是上海的一位書法家。八十年代初, 他就是上海書協會員。 他的作品師承上海著名書法家胡問遂先生, 所以有些作品, 還是有一點似曾相識, 可貴的是屠先生作了某種跨越, 在書法藝術作品的視覺表現和裝禎美學上花了一番心血。藝術本身是提供給人們欣賞, 我認為這些跨越是很合理的,也為我們現代書法提供了一種思考。 當代的書法觀念發生了變異, 有些作品真是讓人看不懂; 但我覺得我接受的是正是傳統書法與現代裝禎美學的結合, 這更容易為廣大觀眾所接受, 我的感受並不止在展覽會上, 更有價值的課題是在跨世紀這一點上。剛才展覽會上那件空白的對聯作品, 我看了很久,一個表示時間的跨越, 這是千載難逢的時刻, 人能活在這個歷史時刻確實很榮耀, 這個時代, 多少人想過過不到, 我們正好幸運地遇到了這個時代。 我相信這件作品具有深刻的紀念意義, 這種構思也會給書畫家們帶來特殊的感受, 這種感受是很少有的。 這恐怕還是形式上的跨越, 更重大的還是觀念和精神上的跨越。屠先生剛才講到, 有位美國學者說二十一世紀是文化衝突的世紀。我感覺, 二十一世紀應該是世界文化大融匯的時代。
     在華僑中, 我最尊重的是兩種類型的人: 一種是出國學了許多東西以後, 放棄國外優厚的待遇, 回來報效祖國, 這種人是值得尊敬的;還有一種人, 他盡管生活在國外, 但始終不忘中華文化的傳統, 炎黃文化藝術, 把中國文化藝術傳播到國外去, 為中國文化贏得尊敬和榮譽; 這種人也是我最尊敬的, 這比那些到國外去謀生, 國外去打工, 有的甚至為掙錢喪失國格人格的人, 要高尚得多, 值得尊敬得多。從趨勢看, 新的世紀是一個文化交融的世紀, 代表中國文化的中國書法藝術, 現在已經在世界各國得到重視。前幾個月, 法國學者熊秉明教授到上海, 與上海書協作了交流, 他在法國大學教授中國書法。 他說: 法國大學曾經搞過一次想象力調查, 讓學生想象, 你想學什麼? 最後, 有一部分大學生提出來要學中國書法。我聽了以後感觸很深很深, 中國書法正在開始對西方學術文化界產生影響。我希望中國文化得到世界的公認, 從而更加提高中國文化在世界上的地位, 謝謝大家。

張 淳 (上海師大藝術學院中國書畫教研室主任、教授)
     今天我看屠先生展覽時, 特別留意了展聽中央十二個櫥櫃中的文字與照片。其中有一張照片, 上面是美國大學課堂裡, 一群藍眼睛黃頭髮的學生, 正在認真地練習中國書法。我在這幅照片面前,停留觀看了很長時間, 這說明屠先生為中國的傳統文化藝術傳播到西方架起了橋樑。我是搞書畫教育的,特別留意這方面,有很多事情可以做。前幾年, 我接待了一個從美國來的書畫教育代表團。其中有華人也有美國人, 他們也在積極推廣中國的書法。 但在我的印象中, 起點低了一點, 他們是在培養外國學生或海外華裔下一代的學習興趣, 點綴地用中國毛筆寫中國書法, 用毛筆寫寫他們的中國名字。 而屠先生在這方面起點就很高, 他在美國大學裡開創了中國書畫課,有系統地實實在在地將中國文化的精髓, 傳授到美國大學中去, 讓他們對中國文化有所了解。 這一點要做到很可貴, 很不容易, 不簡單。為此, 我是很欽佩的。
     從整個書法展覽作品看, 中國書法傳統根底很深, 又融入了現代的藝術觀, 很有新意, 這對國內從事書法創作的人是一個很大的啟發。我們國內書法界一直有兩極的觀念,即: 是注重傳統還是注重現代。我認為這兩極是不能分割的, 在這個現代化的社會, 一定要有時代感, 而作為書法, 又必須體現中國文化的傳統, 沒有傳統就沒有書法。 如何在傳統上樹立新的面貌, 要從根本上去探索, 不能剝離開來。中國古人有很多論述: 畫從書出; 書有畫路。屠先生的作品就結合得比較好, 有些作品視覺效果衝擊力很強, 這種效果,更強化了書法本身的內涵。說到底, 書法不單單是點劃結構, 更重要的是文化內涵; 很多專家學者字寫得很好, 是因為書法除了線條, 更需要文化底蘊; 這是書法界要大大加強的。只會寫幾個漂亮字, 只能算是書匠。我剛才看展覽時, 有幾位書法界的同道在談: 屠先生這些年雖然在國外, 卻實實在在是在搞中國書法; 而我們在國內的, 卻沒有珍惜這個環境, 有時搞出的東西比較浮躁, 沒有那麼踏實。 這一點, 我看了展覽後,確實很敬佩他。
     屠新時教授選擇千年之交搞這樣一個大型書法展, 這是一個很有氣派的大手筆。 看了展覽之後, 我覺得確是名符其實。 衷心祝賀屠教授的展覽成功, 希望今後也多與上海加強聯繫交流。(屠: 新世紀我要作的第一件事情, 就是到上海師大藝術系參觀拜訪, 並授權代表美國納羅帕大學視覺藝術系和上海師大藝術學院建立長期友好姐妹關係, 並以這種方法促進中美文化的交流。 我願意為此而繼續努力。) 熱烈歡迎你,一月五日, 我們藝術學院院長和系主任都會親自來接待你的來訪。

屠傳法 (交通大學中國書畫藝術研究所所長、著名畫家)
     參觀了屠先生的書法展, 很高興, 也很有收獲, 使我思考了一些問題。想到即將到來的二十一世紀, 要作一個合格的新時代人, 一定要提高民族的文化素質, 包括企業家、政府官員、各種領導階層的人, 都要提高文化素養, 要加強藝術與審美素質教育, 要陶冶文化藝術性情。要提高,在傳統的基礎上, 一定要走出國門, 內外交流。一個國家在繁榮經濟的同時, 一定要繁榮文化。交通大學是理工科大學, 設立了書畫研究所, 不少人不理解, 理工科大學要搞什麼書畫研究, 而實際上我們的國家領導人, 已經看到了這一點。江澤民主席作了專門的指示, 要提高大學生的文化藝術素質教育。 這不單單是對文化藝術界, 企業界、政府部門都要學一點, 都要提高文化素質。這十幾年, 上海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上海的大學要培養復合性人才, 各類人才,一是要普及, 二是要提高。新時兄在美國大學教授中國書法, 擴大了中國文化的世界影響, 實際上是為中國文化走向世界作了相當好的工作。他回到國內來, 觀念就不一樣。 傳統與創新結合, 吸收西方好的文化藝術觀念, 必然會創造出有時代感的好書法繪畫作品, 對繁榮中國文化藝術事業, 可以起到領先一步的作用。看到他今天的作品, 與十幾年前相比大不一樣; 今天給我的感覺, 他從藝術品味、基本功、創新意識, 這與十幾年走出國門是大大有關係的。 世界變了, 觀念也在變, 現代科學使世界距離縮小,東西方文化交流的步伐加快, 當代書法一定要創造出新的作品來, 不能永遠只是王羲之、顏正卿, 要有新時代的氣魄和藝術風格。今天的展覽, 作品新、構思大膽, 事實証明, 這次展覽是成功了。

喻石生 (上海楹聯協會秘書長、古典詩詞專家)
     我和新時兄是青年時代的朋友, 我早就知道他是胡問遂先生的學生, 但是我從來沒看到過他 一幅書法作品。1998年6月,他在北京辦了一個書法展,還出了一本書, 我看了後大吃一驚。幾個月前, 他在美國寫了一封信給我, 希望與我合作寫對聯用在書法上。北京搞的那本書我看了感受很深, 他師承大家, 傳統功底深, 更重要也是我最欣賞的, 是他勇於創新, 作品有時代感。有句老話說: 好字不如爛畫。說明書法比搞畫更難, 書法作品如何讓不寫書法、不是行家的人欣賞, 這一點屠先生做得很好。從審美的角度看, 他的作品掛在那裡就有美感, 這點是很難得的。另外, 在他的作品中, 我能看到一種情, 一種激情, 一種聰穎, 文化的底蘊都體現出來了。所以, 我概括了他的書法藝術和舉辦這次展覽會的意義, 寫了一首並頭詩:

     新紀逢千載,
     時人誰不驚;
     書懷豪邁志,
     展示壯年情。

      前面四個字就是「新時書展」。書法展中有這件我們合作的作品。
     在溝通中西文化上, 他也是做得很成功的。不僅僅是搞書法藝術, 還創辦了中文報紙, 在大學裡授課,社會活動,傳播友誼與理解, 成功地架設了一座橋樑, 對這一點, 我對他是「刮目相看」。搞傳統文化一定要有創新意識。我在展覽廳中見到丁浩老先生, 八十多歲了, 但思想開放, 他說: 作品中很有傳統功力, 但有創新的東西。他非常欣賞。在此,我再次祝賀書展的成功。

屠新時:
     我想補充一點, 關於美育美感問題。
     中國藝術要走向世界, 一方面要保持自己優秀的傳統, 另一方面不能絕對的不理睬西方人的藝術修養習慣。比如說: 我的書法課, 設在大學視覺藝術系。視覺藝術應涵蓋了中國書法, 但中國書法不僅僅是視覺藝術; 同時,在現代展覽中, 就要考慮視覺效果。中國書法傳統上主要是黑白兩色, 不太考慮一張作品總體上的視覺效果和衝擊力。對於不了解中國書法的人,甚至不認中國字的人, 能否從中國書法中得到美感, 這是我在海外介紹中國書法藝術面臨的課題。中國書法要走向世界, 要用他獨特的藝術語言, 讓人直接感受, 不能只講究每一個字點劃如何精到, 這當然是一方面, 但只考慮這一點, 太小氣了, 不是在宏觀上把握問題。我的有些作品, 是從西方抽象畫中得到啟發。它的一些作品, 視覺衝擊力強, 但是, 它的畫面中沒有文字信息, 它的線條構成也是隨機的, 或是感情的喧泄。我們的書法, 文字結構是固定的, 其內函也是明確的; 同時, 我們又可以把它處理成抽象畫那樣的形式, 這不是使我們的內涵更豐富嗎? 而且美國人也接受。我在大學裡開創書畫課, 開了三年, 學生越來越多, 全是洋人,有些學生一開始根本不知道中國書法是什麼? 上完半年後, 一大半學生要求上提高班, 這個問題就比較麻煩。原來這門課是三個學分, 再上一個學期,就要變六個學分, 不太好辦。我這裡想說的是,中國書法的內函是很豐富的, 通過學中國書法可以學中國的文化與哲學, 需要有人去做這件事。同時在很多場合, 一個中國人就代表了中國藝術, 他們從你這裡看到中國藝術品, 如果你的作品本身沒有美感, 就直接影響這門課的藝術魅力。有的學生在上完課的論文中說: 上了這門課,「喚醒了我的人生」, 「開啟了一扇新的心靈之門」。美國學生沒有真受益是不會說這樣的話的。中國藝術要走向世界, 要綜合考慮一些問題, 要全面了解國外的情況。

陳樂波 (上海明申企業發展公司副董事長, 原『世界經濟導報』國內部主任):
     今天看新時書展, 想了一些問題。我自己原來在大學裡教過物理學, 現代物理學中愛因斯坦有很高的評價。但現代物理學在邏輯上沒有辦法証明他是對的, 或者說其他的學科就是錯的。判別的標準就是青年人接受什麼, 什麼就是對的, 什麼就能發揚和發展。我以為物理學這樣實証性的科學, 不能用這樣的辦法, 但我發現, 物理學家共同認可這樣的觀點。後來我又去搞經濟學, 現在還在從事投資方面的研究。搞經濟學後我發現, 科學的道理是一樣的, 經濟學中新的理論什麼是對的, 什麼是錯的, 年青人接受就有生命力。經濟學中的海恩斯主義, 青年學者都接受, 就有非常大的影響, 後來我發現, 青年就意味著真理, 未來方向就代表著真理。現在我有一個想法, 書法展上有很多美的東西好的東西, 而怎樣讓更多的人來欣賞來接受。今天來看書法展, 三十多年的朋友, 看展覽還是第一次, 看一次展覽成本很高, 辦一次展覽成本更高, 都不容易。在北京搞展覽, 甚至在美國搞展覽, 不可能每次都去看, 我現在在做投資, 在IT領域裡, 我們投了不少資金, 我有一個想法, 是否能把古典藝術品、 好的作品, 放到網站裡去, 電腦網站裡有藝術欣賞對兒童教育會有很大影響。象屠先生作品中, 對人生的感悟, 色彩的表現, 情感的表達, 他是怎樣去構思處理的, 或者指導人們了解如何去欣賞它, 就可以提高民眾的文化素養。(插話: 您是否願意做這方面的投資?)其實, 這真是可以考慮的。現代經濟學中, 有一門叫注意力經濟學, 任何一件事物, 只要能夠吸引住人們注意力的時候, 就有非常大的經濟價值。這件事做起來並不困難, 我們可以找些人做一些探討和分析。這樣做藝術能推廣能宏揚, 讓孩子提高對本民族文化藝術的興趣。這樣的藝術網站, 經濟上毫無疑問是有價值的。我看展覽的時候在想, 這麼多好的作品, 一旦上網路, 中國藝術馬上走向世界, 長此以往, 才是真正世界化。

沈秋飛 (上海地鐵總公司下屬分公司總工程師):
     我今天是第二次看新時的書法展, 感受今天這個展覽非常不易。一年多前他就在考慮籌備這次書法展, 特別高興的是選了這個千年跨躍的時期, 很難得。這確實是千載一遇的時刻。我對書法並不是行家, 但看了這個展覽, 內心有一種震憾, 我覺得他在他的展覽中, 對中國文化愛之深切, 懷舊尋根的感情非常濃厚。特別是看了那幅"老三屆"三個字, 實實在在是二十世紀我們這代人感受很深很深的三個字。這個名詞是其他任何世紀找不到的, 沒有這個時代和年頭, 我們也不會彼此認識, 所以我看了以後確實很震憾。因為是多年的朋友, 我感受到他在書法中揮灑了許多人生的感悟。如果一個人不是從這個年頭走過來, 在美國沒有一段艱苦坎坷的歷程, 對人生的感悟是不會那麼深的。他的書法作品中, 有一些唐宋詩詞、孔子、老子的名句, 我們都曾經念過, 而真切的體驗它, 全身心地潑灑在字中, 這在新時的書法中有其特殊的意味。
     另外,我也非常佩服他們夫婦, 同學朋友中出國的不少, 恰恰是他們選擇了一條別人都不去走的文化傳播之路。很多人都經商,也有發財的, 但是他們選擇了一條艱苦之路, 十幾年堅持下來不容易。今天尤其高興地看到屠新時在文化藝術上的成就。 如果二十一世紀是東西文化融匯的世紀的話, 新時老朋友會在這方面做出更多的成績來, 我們聽他下一世紀的好消息。

陳  烽 (上海社科院社會學研究所副研究員):
     新時先生的《書法與中國大智慧》一書, 去年我就在上海圖書館書店買到。當時買了一本, 回去看了後美不勝收, 又去買了幾本, 送給朋友。 這本書每本88元, 對我們窮酸文人來說,並不便宜, 為這本書「坑」了我好幾百元錢, 但心裡很痛快, 是本好書。今天我特地帶來, 請屠先生為我在書上簽名,
留作紀念。
     我喜愛書畫藝術, 但還是藝術門外漢。幾位行家先走了, 我也敢說了。我看展覽會, 就感覺一種難得的美感, 感覺特別好。藝術感、審美感, 裝禎、形式、底色; 傳統的黑白世界, 成了彩色斑爛的世界。然後他的字的結構、布局, 他使用毛筆的揮灑自如, 一下子把人的感情, 人的激情, 把人的創造力、想像力激發出來。在心中驚嘆: 中國字還能這麼寫!內心有一種震憾。現在有人說演員有本色演員和性格演員, 我覺得屠先生的藝術有點象性格演員。一個展覽多種品味, 一幅字是這個風格就一貫到底, 與內容很合拍, 字選的內容也好, 有品味, 有意境。有些作品讓人久看不忍離去。美感是最強的感受, 把書法竟可以當作一幅畫來欣賞, 現代美感、視覺美感, 布局、韻律、節奏, 給人的視覺衝擊力很強, 很大氣。另外我覺得字的內容, 體現了一種包容的心懷。古今中外以及過去幾十年中「革命」的文化, 都能健康地有品味地收集在一起, 把我們這一代中的好的東西提煉出來。在展覽中, 看到了屠先生的人生經歷, 他「行萬里路, 讀萬卷書」, 我感到他的寫字與做人是連貫的, 相通的。 他搞文化跨國的傳播, 有一種宏觀的對人與社會的關懷, 從書法中體現出來。
      文化背後真正的衝突是利益。現代的世界淡化意識形態, 文化交流有助於化解政治、經濟衝突而引起的衝撞。 真正的中西文化交流, 要靠屠先生這樣的人去做。真正去體現人的生存狀態、精神情懷, 用中國古典文化的精華,去表現對全人類的愛心。

周  毅 (美國國際交流合作委員會上海代表)
     這一段時期, 我也在做一些中西文化的交流工作。當我第一次看到屠教授的作品, 我感到有一種震憾力。他把中國傳統藝術結合西方抽象藝術色彩視覺結合在一起, 這是很不容易的。他還在做中西文化交流的工作, 起了帶頭作用, 這是很難得的。我衷心祝賀屠教授二十一世紀取得更輝徨的成就。

蘇頌興 (上海社科院青少年研究所所長)
     我們從「門外漢」的角度, 給我的感覺,確確實實象剛才不少朋友談的, 第一個感覺: 這個書法展有看頭, 不枯燥,這決不是因為老朋友來捧場。書法展,我們都組織過參觀過, 而且都是上海有名的大家, 不是說他們作品不好, 但在傳統意義上看書法展, 就是一種枯燥的感覺, 特別是我們看熱鬧的人。 這種感覺在這次看展覽中不一樣: 作品除了色彩,除了藝術的氛圍, 獨特構思, 創新, 跨世紀對聯的創意, 豐富的照片、資料,很有新鮮感。
     關於這次展覽會, 我想到青少年教育。現在青少年的學習實在是令人吃驚, 讓人感到難受。小學裡, 要求學生抄課文十遍、二十遍, 雖然也有書法課, 但最終寫出來的字, 沒幾個是好的。國內經常用大人物之名,搞一些重大學術活動, 會議發出的邀請通知, 由他們助手填寫的信,名字、落款的筆跡, 簡直和這個學術會議不能相稱。一下子感覺都找不到了, 會懷疑是誰在組織這個活動。書寫的危機感,中國人的寫字退化, 我們教委始終在強調, 但不得不從"未來就是真理"的角度去認識。學生負擔太重, 要砍掉一些課程;現代化的教育, 有些能力要不要? 寫字還要不要? 讓他們化多少精力來寫? 電腦都可以打出來, 孩子不學書法也是順理成章的。有些家長堅持讓孩子學書法,認為書法是"一技之長", 二是子女藝術素養的提高。現代社會,對練書法要有客觀的認識, 僅僅是為寫好字而強迫孩子練書法,是一條死胡同,書法是一門內涵豐富的藝術。看屠先生的展覽,對我就有強烈的感覺, 不枯燥, 形式多樣, 讓人看了會產生興趣和美感,就會喜歡它學好它。
     我提供一個國際藝術趨勢變化的信息,供大家參考: 國際集郵展覽會(FIP), 一百多年來以傳統集郵的形式鑒定一部集郵的價值; 所有的集郵展覽, 幾乎都是辦給專家看的, 很枯燥。自從趣味集郵出現以後, 當時不少人不認識, 認為是斜門歪道, 看熱鬧。許多集郵家也不削一顧, 但就在這短短幾年中, 國際集郵協會把它認可了, 而且變成未來國際集郵協會評審標準的一個重要方面。趣味集郵的出現, 把大批老百姓吸引進來。可以說, 正是因為這一變化, 國際集郵協會正在改變原來的衡量與價值標準。中國的書法藝術展覽, 如何從枯燥的狀態, 走入一個老百姓有興味去欣賞,並讓更多人喜歡的階段, 現在應該是時候了。

陶順良 (文匯出版社總編輯、書畫家):
     展覽會我來晚了。我看到簽名本上有東華大學的校長、教授的簽名, 有不少文化藝術界名人、朋友來參加。 看了展覽會很激動, 這裡經常舉辦各種書畫展, 但是這麼好這麼成功的書法展, 我的感覺是第一次。一種新穎感, 與跨躍世紀的主題想符合, 這是屠先生書法藝術所有的一種特殊的時代氛圍。我和新時最早認識是在二十五年前的上海石化總廠, 當時就看到過他寫的書法。後來他去華紡讀書, 我們成了校友。一九七六年一月, 在學校校園裡刷出了一幅大標語:"我們懷念周總理", 很多同學圍著看, 一種是感情的寄托, 另一種是讚賞這幾個字寫得好。據說當時市裡還專門調查, 為此事屠先生當時壓力很大。當時我的感覺新時寫的字很漂亮, 在大學裡他的書法相當秀氣, 用現在的話講象個姑娘。今天的作品, 我看後的感覺是: 這大不一樣了。這是大丈夫的字。尤其看到跨躍千年這四個字, 我心裡很激動。字是寫在紙上的, 給我的感覺是刻在石頭上的。還讓我激動的作品是「天問」這幅草書。剛才有很多日本人在那裡拍照。 二十年前的書法是筆筆認真到位; 現在看他的書法, 常常是一筆特別傳神漂亮, 其它是一種烘托, 很瀟灑,我的感覺很深。他的這種風格特徵, 可以稱大家了。像"老三屆"這樣的作品, 對我們這批人心中都很鼓舞, 老三屆這批人,講一句重的話, 能活到跨世紀都是成功了。他們太苦了, 只要是老三屆看到這幾個字, 沒有不激動的。哪怕他是一個下崗的工人, 或是一個名家、領導幹部, 感受是相通的。新時的書法展, 有一種獨特的氛圍與現象, 我相信他今後會取得更大的成就。

彭  友 (攝像師,浙江省「最佳影視攝影獎」獲得者):
     我來自浙江,「浙中影視」, 我們是放下自己的工作, 乘了出租車專程到上海來。過去我拍過很多書畫展, 看了屠教授的展覽, 確實感到耳目一新。 正如前面不少專家學者所說的那樣, 這個展覽我的感覺是一種東方文化與西方文化巧妙的結合, 民族文化與世界文化的結合。也是傳統文明與現代文明的結合, 或者叫做歷史文化與未來文化相互的溝通。我們從書展中可以回顧歷史, 展望未來。所以這次展覽不僅僅是書法, 讓人們思考一些歷史與哲學的問題, 和世界範圍的文化思考。這次展覽時間是有限的, 希望未來屠教授把優秀的民族文化更好地與世界未來文化結合起來, 並在國際互聯網絡上能夠天天看到他的藝術作品, 讓藝術與經濟、社會效益更好地結合起來。我希望能成為屠先生的好朋友, 今天我是由白雲影視劉德保總裁帶領下來這裡的, 我自己也很受感動。 我參加拍攝過許多次書畫展,這次書法展給我的印象是最深的。

蘇頌興:
    可否向屠先生問一個問題,展覽會有一幅大字「如」字是什麼含意,你創作時心情如何?想探討一下你的美學觀念。

屠新時:
    從內心來講, 相比較書法界與觀眾的評價, 我更看重觀眾在現場、在作品面前的感受。美的感受力如何, 欣賞到什麼程度, 能否通過視覺打動內心?這是實實在在的。真正的藝術是應該達到「雅俗共賞」的境界。要做到這一點絕非容易。
     剛才, 蘇先生問, 寫的那個大字"如"是什麼含義? 其實, 藝術是留給觀眾一些空間的。書法尤其是要講究虛與實的結合, 一個"如"字, 其實沒有完,作為書法藝術不必非完不可, 它的內涵是很豐富的, 可以是「如果」, 也可以是「如意」,也有「如來」的意思; 不確定,給人以聯想。書法創作有其抽象的一面, 從創作心理上有「意在筆先」的主導方面, 又有「趣在筆後」的一個側面。與繪畫有所不同, 這就是書法, 這就是它的魅力所在, 是其他藝術形式無法替代的。我反對把字寫成象形圖, 或者把字拆開寫, 這不是一種真正提煉藝術的方法, 至少不是高級的方法。我也不接受那種以丑為美的表現;真正好的藝術品, 應該具有很強的藝術視覺衝擊力, 耐看, 文化內涵豐富, 而又有獨特的形式和技法, 並應該有廣泛意義上的共同可欣賞點。不管你是何種文化背景的人, 都能有美的感受, 而不僅僅是限於只學過書法的人,懂點門道的人才能欣賞,這是我藝術追求的目標。
     今天的座談會是難得的機會, 老朋友相聚, 又交了不少新朋友, 每個人的發言都是真情實意, 言之有據, 給我很多指教、鼓舞和啟發,我很感動, 也很感謝大家。 我一定會把這些帶到美國去, 帶進更加燦爛的新世紀。
    再次謝謝大家!

楊泰偉:
     為紀念20世紀上海圖書館最後一次學術研討會,讓我們大家一起來合個影,作為永久留念。

  參加此次座談會 的還有:  郭 丹(上海女青年書法家)、童稼霖(蘇州詩詞學會理事)、屠新陽(廣州新聞出版處處長)、劉德保(白雲影視總裁)、江祥生(江蘇滸墅關經濟開發區副主任)、陸 梅(文學報記者) 等。

     (此次座談會紀要,分兩次刊載於美國『中美郵報』,第2911和第292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