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誰聽過卡列拉斯唱華爾滋?

呂鴻賓

三大男高音中,風流蕭灑的多明哥熱愛維也納,經常在音樂會中演唱維也納輕歌劇名曲和華爾滋,是眾所周知的事,他和卡列拉斯的感情較好,常邀請卡列拉斯同台飆歌,甚至一起來台灣演唱。卡列拉斯受到多明哥的影響,偶而在音樂會中演唱維也納輕歌劇名曲,但印象中卡列拉斯似乎不曾唱過正宗的維也納華爾滋(Wiener Walzer)。

日前整體堆積如山的唱片時才發現這個印象是錯誤的。1999年德國著名的DGGDeutsche Grammophon GmbH)發行一張「向輕歌劇致敬」(A Tribute to Operetta)的專輯唱片,卡列拉斯就被安排演唱了一首「春花綻放」(Wie die Blumen im Lenze erbluehn),是卡列拉斯演唱生涯中難得一見的佳作。

「春花綻放」是維也納輕歌劇大師法蘭茲雷哈爾(Franz Lehar 1870-1948)名垂青史的鉅作「風流寡婦」(Die lustige WitweThe Merry Widow)中的插曲。「風流寡婦」自19051230日在著名的「維也納劇院」(Theater an der Wien)首演以來,就和「圓舞曲之王」(Waltz King)小約翰史特勞斯的輕歌劇代表作「蝙蝠」(Die Fledermaus 1874),並駕齊驅,號稱「維也納輕歌劇的雙璧」。

「春花綻放」安排在「風流寡婦」的第一幕,一場豪華的社交舞會,舞會主人請女士挑選舞伴時說:「來吧,來吧,你們這些舞會的美人兒,就像春天綻放的花朵!」(Oh kommt dochoh kommtIhr Ballsirenen…..Wie die Blumen im Lenze erbluehn!)這時管弦樂奏出極具煽惑的圓舞曲旋律,把圓舞曲的魅力發揮到極致。1905年的維也納雖然仍是稱雄四方的奧匈帝國首都,大戰的危機已經迫在眉睫,歌舞昇平的華麗背後,引藏著不可測的爆炸張力。

在「風流寡婦」演出時,「春花綻放」設計成合唱的型式,以增加舞會熱鬧的氣氛。「春花綻放」後還有一段舞蹈的表演,接下來就是「風流寡婦」最著名的樂段,由女高音獨唱的詠嘆調「薇麗亞之歌」(Vilja Lied)。「薇麗亞之歌」也經常在國內的音樂會,尤其是維也納音樂會中被安排在壓軸時段演唱,由於演唱難度極高,每次表演都是個高潮,是每個花腔女高音的試金石。

相對於「薇麗亞之歌」頻繁的演出,合唱型式的「春花綻放」表演機會就少得多,它被編成「風流寡婦」的「組曲」,以管弦樂型式呈現的唱片倒是不少,曲名通常是英文的「風流寡婦」(The Merry Widow),或是德文的「舞會的精靈」(Ballsirenen)。因此,由卡列拉斯來單獨演唱「春花綻放」,使得這個版本益發珍貴。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