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回翠堤春曉

呂鴻賓

多年來以為自己很瞭解「翠堤春曉」,日前重看坊間買來的DVD時,才驚覺過去對自己真是太過於寬容了。

「翠堤春曉」(THE GREAT WALTZ)出品於1938年,且獲得當年度奧斯卡「最佳黑白片攝影獎」,掌鏡人為約瑟夫魯登堡(Joseph Ruttenberg)。1938年的奧斯卡最佳影片獎得主為哥倫比亞公司出品的「浮生若夢」(You cant take it with you),最佳導演獎落在拍攝本片的法蘭克。卡浦拉(Frank Capra)身上,最佳男主角是連續二年獲獎的史本塞。屈賽(Spencer Tracy),他才剛於1937年的「怒海餘生」(Captain Courageous)中摘下最佳男主角的寶座,1938年又以「孤兒樂園」(Boys Town)得獎,實力驚人。獲得最佳女主角獎的是演出「歌衫紅淚」(Jezebel)的蓓蒂。戴維絲(Bette Davis)。「翠堤春曉」祇獲得一個技術獎項,因此很快被遺忘了它曾經在奧斯卡頒獎典禮上得過獎,大家更忽略了其他更重要的細節。

「翠堤春曉」是米高梅電影公司出品的眾多音樂歌舞名片之一,製片人柏納德.海曼(Bernard Hyman),導演朱利安.杜其維(Julien Duvivier),音樂製作人迪米屈.提歐姆金(Dimitri Tiomkin)。比利時籍的費爾南德.葛拉維(Fernand Gravet)飾演小約翰史特勞斯,露意絲.蕾娜(Luise Rainer)飾演約翰的第一任太太寶蒂(Poldi Vogelhuber),波蘭籍女高音米利莎.科猶斯(Miliza Korjus)飾演片中的聲樂家卡拉.多娜(Carla Donner)。

出現在「翠堤春曉」的名曲有「維也納森林的故事」(Tales from the Vienna Woods),「春之聲」(Voices of Spring),「你和你」(Du und Du),「蝙蝠」序曲(The Bat Overture),「我深愛的維也納」(Im in love with Vienna),「當我們年輕時」(One day when we were young),「革命進行曲」(Revolutionary March),「約翰史特勞斯在場的時光」(Therell come a time by Johann Strauss)。上述歌曲的歌詞出自於奧斯卡。漢默斯坦二世(Oscar Hammerstein II 1895-1960)之手。

不瞭解奧斯卡頒獎歷史,或是不瞭解音樂界情況,或是對維也納一無所知的人,看到上述名單時沒有反應是很正常的,但假若你有幸三者皆通,那麼這樣的名單鐵定會讓你大吃一驚。而這就是我一開頭說的「才驚覺過去對自己真是太過於寬容了」的真正意思。不過,1938年對我們而言終究是太遙遠的年代了,所以我們也不會知道飾演史特勞斯第一任太太寶蒂的露意絲.蕾娜是何許人也?

如果你往前看奧斯卡獎的記錄,你一定會發現露意絲.蕾娜竟然是1936年和1937年,連續二年的奧斯卡最佳女主角獎得主。1936年她以米高梅出品的「歌舞大王齊格飛」(The Great Ziegfeld)首度獲得最佳女主角獎,1937年她又以賽珍珠的小說「大地」(The Good Earth)改編成的同名電影獲獎,而她居然肯在「翠堤春曉」中飾演史特勞斯的第一任太太這種小角色,而不以為恥,崇高的敬業精神,令人無限佩服神往。

為「翠堤春曉」影片中寫作歌詞的奧斯卡.漢默斯坦二世又是何許人呢?如果你看過後來的「奧克拉荷馬」,「卡羅索」,「南太平洋」,「國王與我」和「真善美」,你就會發現奧斯卡.漢默斯坦二世的才華是多麼出色,這些經典名片的對話和歌詞全出自他的手中呢!不過他為「翠堤春曉」創作歌詞的記錄卻很少為人熟知。

「翠堤春曉」的故事從1844年十九歲的小約翰史特勞斯被銀行經理趕出大門後,籌組樂團開始。這個開始的故事和真正的事實完全不符,但卻賦予電影高度的娛樂性,忠實的反映出1930年代在小羅斯福總統主政下,欣欣向榮的美國國勢。圓舞曲從維也納發展起來乃是拜十八世紀末的法國大革命和1814-1815年的「維也納會議」所賜,到小約翰史特勞斯正式領導樂團的1844年,圓舞曲在歐洲已經流行很久了。號稱「圓舞曲之父」的約瑟夫.蘭納和老約翰。史特勞斯所創作的圓舞曲數量已經很多,此時小約翰史特勞斯要做的乃是「突破」和「創新」,也就是在「圓舞曲之父」的作品基礎上再突破,再創新。根據許多學者的研究,一致同意韋伯(Carl Maria von Weber 1786-1826)於1919年創作的鋼琴曲「邀舞」(Aufforderung zum Tanz;Invitation to the Dance),為維也納的舞曲作家們開啟了一扇窗,讓他們找到努力的目標和方向。約瑟夫.蘭納和老約翰史特勞斯的作品已經呈現出韋伯的深刻影響,但真正將韋伯的啟示發揚光大的作曲家,非小約翰史特勞斯莫屬。

「翠堤春曉」的劇情中描述1848年二月的中產階級革命,在歐洲和維也納本身也是真正的史實,名曲「維也納森林的故事」借力使力,巧妙的和這場革命聯結在一起,但實際上「維也納森林的故事」是小約翰史特勞斯1868年的作品,史特勞斯創作這首曲子時,1848年的革命運動早已過去,但確實在歐洲民主運動上產生深遠的動盪。這場革命不僅讓奧地利首相梅特涅下台,遠走荷蘭,也迫使政績輝煌極受愛戴的巴伐利亞國王路易一世(Ludwig I, King of Bavaria)下台,還讓許多貴族世家失去頭銜,生命和財產。

影片中描述史特勞斯和歌劇院女高音卡拉.多娜的婚外情,帶起名曲「當我們年輕時」,事實上,「當我們年輕時」的旋律乃是根據小約翰史特勞斯輕歌劇名作「吉普賽男爵」(The Gypsy Baron)中的一首詠嘆調 「誰敢對我們如何?」(Wer uns getraut)改編成的,歌詞當然又是出自奧斯卡。漢默斯坦二世之手。

波蘭籍女高音米莉莎。科猶斯親自扮演歌劇院聲樂家卡拉.多娜,並演唱多首小約翰史特勞斯的名曲,為本片增添許多歡樂。奧地利著名男高音理察.陶伯(Richard Tauber 1891-1948)為幕後代唱的「我深愛的維也納」,也為本片增添更多的藝術饗宴。

華麗壯觀的維也納華爾滋舞蹈場景,是觀賞本片極大的享受,本片另外安排了一段「小步舞」的宮廷舞會的場景,夾在多采多姿的圓舞曲中,其實是有原因的,也許許多人沒看出來。1840年代圓舞曲雖然已經廣受民眾喜愛,但高級的宮廷舞會跳的還是小步舞之類的儀式舞蹈,跳這樣的舞需要很多裝備,需要豪華的場所,需要樂隊現場演奏,參加舞會的貴族人士還要事先學習排練,才下得了場。這些要求和限制,一般民眾根本沒有能力負擔。跳華爾滋舞時什麼裝備都不需要,也不要求特別的禮儀,一旦問世便如開了閘門的洪水般,任誰也抵擋不了。

「翠堤春曉」講的是一個時代的故事,講的是自由和專制的對抗,最終的結果是人民的勝利。儘管它有許多描述和事實不符之處,卻無損於它的藝術價值和娛樂價值,六十多年後重看本片,更加推崇米高梅電影公司投資拍攝本片的能力和智慧。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