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聽多明哥唱輕歌劇

呂鴻賓

歌劇天王多明哥第五次來台,再次帶給愛樂人和他的仰慕者無限的歡喜,其中當然也包括我自己。事實上我搜集的多明哥資料並不多,唱片也祇有幾張而已,但我最喜愛的一張男高音演唱輕歌劇的專輯,毫無疑問的就是多明哥於1986年灌錄的這張「維也納輕歌劇」演唱集,標題是「維也納,我的夢中之城」(Wien,du Stadt meiner Traeume EMI CDC 7473982)。可惜就我記憶所及,這張專輯很少被人提起。

多明哥演唱維也納輕歌劇專輯的構想,很可能受到德國著名女高音舒瓦茲柯夫(Elisabeth Schwarzkopf)於1959年灌錄維也納輕歌劇專輯「Elisabeth Schwarzkopf sings Operetta EMI CDC 7472842」的影響,舒瓦茲柯夫在這張專輯中的選曲和演唱藝術,已經成為一個幾乎無法跨越的經典,以及後輩晚生極力學習仿傚的,至高無上的標準。1988年,英國唱片大廠EMI推出同樣以演唱輕歌劇著名的二位女高音,安妮利瑟羅藤柏格(Anneliese Rothenberger)和露西亞波普(Lucia Popp)的個人專輯,日本唱片大廠DENON於1991年推出鮫島有美子(Yumiko Samejima)的輕歌劇專輯,澳洲女高音梅蘭妮霍利戴(Melanie Holliday),經由日本唱片大廠CAMERATA灌錄的幾張輕歌劇演唱集中,都可以看出她們向舒瓦茲柯夫致敬的味道。

著名女高音灌錄維也納輕歌劇經典集的唱片不少,很容易發現,相對的,男高音灌錄整張維也納輕歌劇選曲的唱片不多,顯得特別珍貴,是否意味著對於男高音而言,維也納輕歌劇選曲的演唱是一件高難度的挑戰,則非我的音樂知識所能答覆。唱片市場上出現最多的男高音演唱版本,是奧地利著名的「雷哈爾專家」理夏德陶伯(Richard Tauber)的,可惜他的唱片多數都因為錄音品質不佳,而讓聆賞效果大打折扣。德國有個潛力十足的男高音弗利次溫德利希(Fritz Wunderlich),曾經在1978年灌錄過「瑪麗莎女伯爵」(Graefin Mariza)全劇的演唱,表現極為亮麗,特別是本劇中最為叫座的男高音詠嘆調「來吧,吉普賽女郎」(Komm Zigany),溫德利希的演唱慷慨激昂,真是精彩。可惜他遭到天譴,年紀輕輕,卻因飛機失事,早早結束傳奇的一生。瑞典籍的男高音尼可萊蓋達(Niaolai Gedda),曾經和舒瓦茲柯夫合作,灌錄過不少小約翰史特勞斯的輕歌劇名作,他的音色較為淡薄,不是雄渾有力,威震四方那一型的。

三大男高音中的其中二位,卡列拉斯和胖哥帕華洛帝偶而客串,演唱維也納輕歌劇的名曲,成績平平,甚至有點不堪入耳,就可知道能唱維也納輕歌劇選曲的男高音還真的難找。這使得我們查覺到多明哥難以估量的價值。

多明哥灌錄的維也納輕歌劇演唱集,不單是在他個人輝煌燦爛的演唱生涯中添加一個令人羨慕的記錄而已,和舒瓦茲柯夫於1959年灌錄的唱片一樣,多明哥也創造了一個其他男高音幾乎無法跨越的標準和經典。

演唱維也納輕歌劇的挑戰有幾項。一是、歌手本身要很喜歡維也納,自己能完全融入這座城市的文化傳統;二是、歌手要精通維也納輕歌劇的語言特質,而不單是通曉德語而已;三是、歌手要能完全掌握維也納輕歌劇的表演特色,要活潑,但不能讓人感覺俗氣;四是、歌手必須通曉自德雷莎女王迄至「奧匈帝國」時期,維也納人對這座城市深厚,複雜又微妙的感情。來自東方的歌手通常很難掌握住這種微妙的感覺,除非你長期待在這堙A和維也納人朝夕相處,即使是西方人也不容易拿捏得恰到好處。尼可萊蓋達曾和他的女兒塔悌安娜(Tatiana Gedda)於1987年灌錄過一張「維也納精選集」(Viennese Delights Bluebell ABCD 014)的現場音樂會(Live Concert),成績平平,沒有特別令人驚豔之處。

除了歌手本身的條件優越,選曲、編曲、指揮、錄音和製作的考量,決定一張唱片的評價,多明哥的這張維也納輕歌劇演唱專輯,幾乎已經達到天衣無縫,無懈可擊的地步。

多明哥似乎也是藉由這張傑作,表達他對舒瓦茲柯夫的崇敬之意。他唱了舒瓦茲柯夫也唱的「維也納,我的夢中之城」和「在提洛爾送我玫瑰花」(Schenkt man sich Rosen in Tirol),使得我們得以比較二位美聲天王天后,如何詮釋這二首名曲。

「在提洛爾送我玫瑰花」是卡爾柴勒(Carl Zeller 1842-1898)的輕歌劇名作「賣鳥人」(Der Vogelhaendler)第一幕的名曲,安妮利瑟羅藤伯格的「輕歌劇歌曲選」(Operettenlieder EMI CDM 769505-2 1988)演唱過,採用男高音合唱的特別製作版本,非常精彩,是少有的表現法。最近的版本是德國古典大廠DDG於1999年製作的「獻給輕歌劇」(A Tribute to Operetta)專輯,由奧地利名女高音依娃琳德(Eva Lind)演唱。依娃琳德的聲音高亢潦亮,有空谷傳音的趣味,是我很喜歡的版本。舒瓦茲柯夫的演唱非常細緻,耐人再三尋味。多明哥的演唱表面上四平八穩,卻蘊含濃得化不開的深情,自然也是我愛不釋手的版本。

「維也納,我的夢中之城」是詩人兼作曲家魯道夫席辛斯基(Rudolf Sieczynski)唯一傳世的名曲,版本很多,除了早期理夏德陶伯的演唱版本,近三十年來尚未出現足以和陶伯抗衡的演唱,多明哥彌補了這個缺憾。他以沈穩緩慢的速度訴說出席辛斯基創作這首名曲的懷想,捕捉了1913年處於風雨飄渺,日薄西山,曾經不可一世的「奧匈帝國」的衰微,預見這個帝國終將瓦解,無可避免的厄運。

1993年我首度聽到這張唱片,我知道它終將成為我這一生的最愛。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