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從啤酒產業看台灣的國際化

呂鴻賓

1993年慕尼黑的「drinktec interbrau muenchen 93’」展覽會和1994年亞特蘭大的「InterBev Atlanta 94’」展覽會,都沒有激起我研究啤酒產業的興趣,但1995年一月初在曼谷街頭看到Paulaner啤酒餐廳的招牌廣告的煞那間,那個感覺便出現了。Paulaner的招牌會在亞洲的曼谷出現,必然顯示了啤酒市場的重大改變,但那改變究竟說明了什麼契機?是我當時想要知道的答案。

那個年代的台灣大眾媒體對國際啤酒產業的報導極少,可說微乎其微,民眾對於啤酒產業知識的瞭解,除了「台灣啤酒」、「慕尼黑啤酒節」、「荷蘭海尼根」、「日本麒麟」等幾個名詞以外,沒有新的話題和內容。台灣儘管已經從1987年起開放國外啤酒的進口,但由於進口啤酒商的短視近利,短線操作,和菸酒公賣局的刻意壓制,使得民眾對啤酒知識的瞭解仍然極為有限。當時士林一家代理德國知名的「艾丁格小麥啤酒」(Erdinger Weissbier)的進口商,標示的產品名稱是「艾丁格香草啤酒」,這個名稱至今未變,也從來沒有遭到任何消費者的抗議,祇有接到唯一來自我的抗議信。根據德國馳名全球的「純粹啤酒令」(Reinheitsgebot 1516),除了麥芽、啤酒花、酵母和水以外,其他物質都不可以成為德國啤酒的原料,所以「香草啤酒」之名藉剛剛在台灣發燒的香草時尚,巧妙隱射「艾丁格啤酒」含有「香草」的特殊配方?這是很明顯的欺騙消費者的商業行為,但許多年來從來沒有人提出異議,因為沒有人做過研究,具備這方面的知識。

我轉向日本報紙求援,卻發現當時日本報紙幾乎每天都有「地啤酒」的報導,讓我大吃一驚,我也才知道原來日本已經在19943月國會中通過酒稅法的修正,自1995年起開放小型啤酒廠(Microbrewery)和啤酒餐廳(Brew Pub)的設立。率先起跑的是新潟縣卷町的「越後啤酒廠」(Echigo Brewery),而「越後」則是新潟縣的古代地名。「越後」的負責人上原誠一郎是著名清酒商「越後鶴龜」的第五代傳人,曾留學義大利和德國13年,並娶了德國雷根斯堡(Regensburg)的女子為妻。由於這層關係,上原在雷根斯堡留學期間,便經常在市區內的啤酒館度過許多美妙的夜晚,當他獲知日本即將開放小型啤酒廠時便立即採取行動,順利取得日本第一張小型啤酒廠的執照。

緊鄰新潟縣的長野縣(Nagano)也在1996年的11月,誕生了第一家小型啤酒廠-「信濃啤酒廠」(Shinano Brewery),而「信濃」則是長野縣的古地名。「信濃啤酒廠」的誕生過程和這家啤酒廠有個在美國波士頓唸書的女兒關口惠有關,關口惠在波士頓大學唸書時曾在一家啤酒廠Ipswich Brewery打工,因此建議她的父親投資小型啤酒廠。

我從日本報紙獲得許多德國、英國、比利時、捷克傳統啤酒型式的知識,又買了一本日文版的「地啤酒資訊指南」(The Local Brewery Guidebook),規劃出一條探訪日本小型啤酒廠的路線,於1998年春節執行,一共穿越日本的12個縣,探訪了12家新的小型啤酒廠。回來後我在經濟日報副刊發表「日本啤酒的文藝復興」,我用「文藝復興」四字來呼應英國「真麥酒運動組織」的拓荒者。

19989月,我第一次踏上北京參加「China Brew 98’」的展覽會,知道中國大陸啤酒工業的實力。回來後同樣在經濟日報副刊發表「啤酒新王國-中國大陸」。北京的展覽規模雖小,對我而言卻是歷屆展覽會收獲最多的。於是當我於次年四月前往上海時,中國啤酒業的概況已經牢牢掌握住了。那二年中國的「精釀啤酒」才剛開始,但人家起碼有個起步了,台灣卻連個影子也沒見到。

有了以上的經驗和準備,2000年的9月我和老婆從台北出發,經由維也納抵達德西北萊茵威斯法倫(NordrheinWestfalen)的杜塞道夫(Duesseldorf),開始我們十二天的「德國啤酒館探訪之旅」,德國探訪之旅的高潮在慕尼黑啤酒節的現場,喝完最後一口啤酒後結束。然後是20028月底的「英國啤酒館探訪之旅」,和該年底的「紐西蘭啤酒館探訪之旅」。

啤酒世界的探訪之旅祇是剛開始而已,還有非常遙長的路要走,走出去跟不走出去有很大的差別,真正的影響則在視野胸懷的擴大。出去不難,難的是找不到目的和方向,不知道在出去前做好什麼準備。我查閱早期搜集的台灣出版的啤酒書,發現出版商都不約而同於1997年出版過啤酒館的書,而我的研究於1997年展開至今已經六年,台灣除了開放啤酒民營以外,看不有什麼重大的進展和變革。

啤酒不僅是一種飲料或一種產品,啤酒其實是個測試台灣「國際化」程度的具體指標。從啤酒的型式,啤酒的原料,啤酒的製造設備,啤酒的品質管理,啤酒的行銷等等課題,無一不需國際上的支援和協助。台灣本身不生產啤酒原料,這使得台灣的啤酒產業一開始就必須和國際化接軌,乃是啤酒產業命中注定,無法逃避的性格和角色,其實你看我這一路走來的經過,不就在身體力行的實踐著國際化,為國際化努力做準備嗎?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