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藍色多瑙河」的歷史宿命

呂鴻賓

「藍色多瑙河」自1867年發表至今已經一百三十多年,是所有華爾滋舞曲無可置喙的當家代表作,作曲者小約翰。史特勞斯因本曲的轟動成功,躍居「圓舞曲之王」(Waltz King)的封號,這首曲子的傳奇一百多年來仍然傳誦不斷,研究和討論的文章從未斷絕,可見其對後世的啟發和影響力多麼深遠。

關於「藍色多瑙河」誕生的過程有不少說法,以下列舉本人所搜集的資料,供讀者參考:

首先是音樂教育名家邵義強先生,於民國六十五年由「全音樂譜出版社」出版的「管弦樂淺釋,上冊」中說:「這時在史氏腦際湧現的,正是無名詩人卡爾。培克獻給戀人的詩篇『美麗的藍色多瑙河畔』,於是他就根據這首詩的靈感,揮筆書成這首留傳千古,附有合唱的圓舞曲。」

其次是「洪恩在線」(網址www.hongen.com)網站,關於「藍色多瑙河」的說法:「作於1866年。當時小約翰。史特勞斯擔任維也納宮廷舞會指揮,維也納男聲合唱協會的指揮赫爾貝克,邀請小約翰。史特勞斯為他的合唱隊寫一首合唱曲,這時的小約翰。史特勞斯雖已創作出數百首圓舞曲,但還沒有創作過聲樂作品,這首合唱曲的歌詞是他請詩人涅爾特創作的。」

其三是「平面音樂欣賞-經典音樂八卦篇」(網址www.n-mart.com.tw)摘錄自《名曲意外史》武川寬海著,倉頡出版社發行,所介紹的「藍色多瑙河」內容:「奧地利為了提高士氣而點了男聲合唱曲,就是這首曲子,作詞者原是一位警官,他使用甚為莊嚴的文字填詞。首演是在1867年二月十五日的維也納,當時史特勞斯已42歲,發表過三百首以上的華爾滋名曲,但這是第一次遭遇失敗的作品。」

我們從以上三段描述中看到三個不同的說法,卲義強先生說「藍色多瑙河」的歌詞是卡爾。培克的詩作,「洪恩在線」說「藍色多瑙河」的歌詞是詩人涅爾特創作的,而日本學者武川寬則說「藍色多瑙河」的歌詞,是一位警官的創作。美國

唱片公司Arabesque Recordings1988年出版一張小約翰史特勞斯的華爾滋名曲演唱專輯,專輯名稱為「史特勞斯華爾滋演唱集」(Johann Strauss IIWaltzes for Singing),收錄了史特勞斯最著名的六大圓舞曲「南國玫瑰」(Rosen aus dem SuedenOp.388),「維也納森林的故事」(G’schichten aus dem Wiener WaldOp.325),「維也納氣質」(Wiener BlutOp.354),「酒,女人與歌」(WeinWeib und GesangOp.333),「藍色多瑙河」(An der schoenen blauen DonauOp.314)和「皇帝圓舞曲」(Kaiser-WalzerOp.437)。這裡面「藍色多瑙河」的作詞者換成了法藍茲。馮。葛涅特(Franz von Gernerth)。「藍色多瑙河」的真實面貌究竟如何?

英國學者和音樂研究者彼得。肯普(Peter Kemp)於1984年完成的「史特勞斯家族」(The Strauss Family),其實已經對這個問題提出極為詳盡完整的說明。本書的中文版於1995年由智庫股份有限公司出版發行,至今已經八年,但網路上的資訊卻仍然到處出錯,可見為這些網站撰寫報告的人都不曾仔細閱讀彼得。肯普這部經典著作,才會毫不在意的張冠李戴,不負言論責任。

小約翰史特勞斯從1947年起和當時的「維也納男聲合唱協會」(Wiener Mannergesang Verein),建立長久而密切的合作關係。早在1865年該協會就一再 邀請小約翰為他們創作合唱曲,卻因為小約翰受到其他合約的限制而遲遲無法交差,直到1866年終於完成生平的第一首合唱圓舞曲「美麗的藍色多瑙河畔」,獻給該協會做為1867年的演唱曲目。這首圓舞曲原先是一首四聲部無伴奏合唱譜,後來小約翰再補寫鋼琴伴奏譜,而且原本祇有四段圓舞曲旋律,加上前奏和尾聲所組成,再交由該協會的一位詩人約瑟夫。魏爾(Josef Weyl 1821-1895)配上歌詞。但小約翰隨後又寫了第五段圓舞曲,因此魏爾祇好改寫第四段歌詞,填寫新的第五段歌詞,加上結尾詞句,總算大功告成之際,維也納男聲合唱協會突然又臨時決定要用管弦樂來伴奏,小約翰也不負眾望,如期完成管弦樂的版本。

但彼得。肯普經過調查後發現,「美麗的藍色多瑙河畔」這個標題其實是出自卡爾。伊沙多。貝克(Karl Isador Beck 1817-1879)的詩句,而不是小約翰自己想出來的標題,顯然小約翰在創作這首名曲之前,並沒有特定的主題。這個事實完全推翻了以往的說法和臆測。1890年,維也納男聲合唱協會的法蘭茲。馮。葛涅特重新寫了現今廣為傳唱的歌詞,才出現「多瑙河如此美麗」(Donau so blaudurch Thal und Au)的詞句,並延用至今。

至於以往大家的印象中,總認為「藍色多瑙河」是為了安撫奧地利的人心而創作的,這個說法又從何而來?

奧地利軍隊確實在1866年的七月初,被俾斯麥領導的普魯士軍隊敗於波希米亞的柯尼希格列兹(Koniggratz,現在的薩多瓦Sadowa),使得奧地利舉國上下都感染了強烈的失望情緒,但實際上在十九世紀的歐洲,戰爭如同家常便飯,一、二次的戰場失利,根本不會動搖到當時國勢強大的奧地利,「藍色多瑙河」的成功完全是小約翰的天賦所展現的魅力,和戰爭失利或者和後來的巴黎博覽會,幾乎沒有任何直接的關連。

可見許多穿鑿附會的說法祇能說是「為賦新辭強說愁」的臆測而已,一經嚴謹的考證後便得到完全不同的結論。再者,大多數愛樂者或許從來不曾細心流覽史特勞斯家族成員,為他們的作品所取的名稱,老實說在我看來這才是真正的秘密,就連本書作者也在第九章的中段說:「將他們作品的標題彙集起來,就好比是一本社會,文化,科技和政治時事的指南。」如果讀者仔細些,也許會發現要清楚的介紹莫札特或貝多芬的舞曲作品十分困難,因為他們的舞曲作品根本沒有名稱,若不是稱為「三首華爾滋」或「六首德國舞曲」,便是「四首小步舞曲」,諸如此類,天知道你講的是哪一首?貝多芬最著名的「G大調小步舞曲」,還好有個「G大調」的稱謂,否則誰又記得住?

將作品冠上特別名稱的做法是從約瑟夫。蘭納開始的,他其實也是接受人家善意的建議後,才決定改變以往不冠作品名稱的習慣,卻因而從此大發利市。約瑟夫。蘭納的對手老約翰。史特勞斯和他的孩子們不但承襲了這個做法,甚至發揚光大,變本加厲,把十九世紀的維也納弄得熱鬧滾滾,遠近皆知。這個傳統成為維也納人一百多年來最為得意的商標和智慧財產,每年元旦的「維也納新年音樂會」如法泡製,大家樂此不疲。看在東方人眼中或許難解,但誰會在乎你的疑惑?

「藍色多瑙河」的真相或許就如彼得。肯普所揭露出來的結果,但在一百多年後的今天去爭論孰真孰假,已經沒有意義了。小約翰。史特勞斯用這首曲子爭得他自己想要的名份,榮耀和地位,我們後人卻祇能靠演奏他的作品,換來一份肯定,

或者從音樂會中欣賞他的作品,換來一些鼓舞和慰藉。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