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啤酒消費者的自覺

呂鴻賓

去年九月中我從英國回來後,又向CAMRAMr. Iain Loe提出很多問題,Mr. Loe說這些問題太複雜,無法用簡單的話帶過,所以他乾脆寄一本書給我,讓我自己找答案。那本書的書名叫「Called to the Bar」,完成於1992年,那一年的秋天我和老婆第一次前往英國自助旅行,我們曾在大英博物館的對面,一家叫Museum Tavern的啤酒館吃中飯,也喝了二杯啤酒,但是我當時完全不知道英國的「啤酒革命運動」(Beer Revolution in Great Britain),已經整整進行了二十一個年頭,還在持續奮鬥中。1992年對於CAMRA的重要意義,在於他們的會員達到十萬名。

Called to the Bar」由知名的啤酒作家Roger ProtzCAMRA組織1982年到1985年的主席Tony Millns所合編,除了前言,全書劃分成四大章,第一章「設定場景」(Setting the Scene),第二章「轉捩點」(Turning Points),第三章「個人觀點」(Personal Views),第四章為「話題」(Topics),總共由二十六個作者,撰寫了二十六篇鏗鏘有力的文獻報告,每一篇都值得關心台灣啤酒產業未來的人仔細閱讀。

我將這本書的內容發佈在唯一的啤酒討論網站「手釀啤酒」上,快一年了,竟然沒有一個人請求我借給他參考。這事實讓我感到難以置信,畢竟這本書真是太精彩了,我甚至因為擁有它而驕傲不已。

本書的每篇文章都那麼精彩,但Roger Protz所寫的前言卻最具有價值,由於內容很長我祇能摘取最重要的那一段給大家參考。Roger Protz是這麼說的:「CAMRA created the climate for and awareness of the possibility of choiceand helped to hold out the promise that choice might be fulfilledBut no brewer would have responded-orin the case of those few who stayed true to traditional cask-conditioned beerbeen able to survive for long-if there had not been evidence of continued and increasing public demand。」

台灣人,看到了沒?這段話說的多精彩!任何一項改革運動倘若沒有足夠的「公共需求」做為基礎,改革是不可能奏效成功的。

去年此時,我正在為籌備「台灣精釀啤酒協會」的事而苦惱不已。我苦惱的不在於沒錢沒資源,而在於沒有明顯的「公共需求」,當那個最重要的基礎一直欠缺時,你花再大的力氣都達不到目的。不論是五花八門的媒體,還是熱門的網路,我翻遍所有的報導都找不到任何一點訊息,而那個訊息讓我感受到大眾對新啤酒型式的強烈喜愛和期望,除了我自己發表的啤酒文章以外。張國津先生邀來參與籌備事務的委員們,從頭到尾不曾問過:「何謂啤酒革命?它的主要精神和目標是什麼?」

當政府限定的籌備期限已經逼近時,情況仍然毫無進展,最後我向張先生提出明確的建議:「暫停」,暫時讓心情冷怯下來,等到時機較為成熟再說。他同意了。

奮鬥一年的籌備工作終於正式停頓,我撥了通電話向內政部社會司確認這項決定。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