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夢回《人生如蜜》

呂鴻賓

五十三歲的張里長碰到了一個大考驗,使他急如星火,原來他的中興里土風舞社為了慶祝成立五週年,舉辦一場晚會,邀請各個土風舞社共襄盛舉,到時各里里長,市民代表,市長,市府官員和地方社團都會出席。張里長本人擅長攝影,卻沒有跳舞細胞,身居地方上最小的父母官,即使手腳再怎麼不聽話,也得上場亮相一下,鼓舞團隊士氣。他的夫人雖然不常跳舞,卻也是土風舞社的會員,而且反應機靈,一教就會,所以真正擔心的就是里長自己。

里長找上我,要我指導一支表演舞,好讓大家跌破眼鏡,對他的形象加分和政績都有幫助。我說:「沒問題,我們來跳《人生如蜜》。」《人生如蜜》是我學生時代土風舞聯歡會時常跳的華爾滋双人舞,英文名稱叫「TWO LOVERS」,是土

風舞大師張慶三的傑作之一,全舞祇有二段,每段十六小節四十八拍。

本來這祇是一場單純的週年慶的團體活動,活動主要目的固然是為了跳舞聯歡,但加上形象和政績的考量,表演的目的遂變得不單是純粹的表演而已,還有向選民信心喊話的政治目的,加上社區型土風舞社的成員都是媽媽級,有兒有女,甚至都是有孫子的人所組成的,所以除了把双人舞改編成表演形態的「群舞」(Group Dance),我還得為《人生如蜜》編上一段絕美的故事,讓這些已經歷過人生風霜的媽媽們,重拾少女時代浪漫無邪的時光。

花費一個禮拜練習完成的表演舞配上音樂後,隊中的李太太突然叫出來,說:「我唱過這首曲子耶!」頓時全場側目,想知道怎麼回事。原來李太太商專畢業後,跟隨家人到美國俄亥俄州克里夫蘭市(Cleveland City)的John Carroll University繼續唸大學,她也加入當地社區的合唱團,參加俄州的合唱比賽,「人生如蜜」這首曲子就是當年他們演唱的曲目之一,但當時的名稱並不叫做「TWO LOVERS」,所以當我介紹曲名時並沒有引起她的注意。李太太二十七歲時在一場晚會中結識來自台灣,畢業自東海大學經濟系的李先生,二年後他們決定回台灣發展,他們的公司做的是五金產品的外銷,工廠設在新店,三年前他們搬進這個社區,還參加了中興里的土風舞社,和社區的媽媽們結成姊妹會,感情十分融洽。

這件事根本是「無心插柳」的結果,原本祇是為了一支表演舞的需求,卻造就了後續許多的趣事。《人生如蜜》成了中興土風舞社的社歌,成了每一個會員一定要學的英文歌,和一定要會跳的「社舞」。這不是很奇妙的發展嗎?

【附錄】TWO LOVERS的歌詞和中文翻譯

第一段

As a group of young soldiers one night in the camp,有天晚上,一群年輕的士兵在營隊裡,

Were talking of sweethearts they had,講他們的女朋友的事,

Except one young fellow who sat all alone,有一個士兵,孤獨的坐在一旁,

Deeply downhearted and sad。看起來很煩悩的樣子。

Nedwon’t you join us?」said one of his pals,他的同伴問他:「喂,你不過來聊?」

But surely there’s someone loves you?」總有人愛你吧?」

He lifted his head and he said:「…..and in love with twoone has hair of silvery greythe other has hair of goldone is young and beautifulthe other is bent and old。他抬起了頭,小聲的說:「……我愛上兩個女生,一個有銀灰色的頭髮,另外一個的頭髮是金色的,一個是既年輕又美麗,另外一個既老又駝。」

Those are the two that are dear to me and have the best of my heart。她們都是我最愛的女人,對我最好。

But one is my motherGod bless herI love herthe other is my sweatheart。」但一個是我媽媽,上帝保佑她,我也愛她,另外一個是我愛人。

第二段

My sweetheart is only a poor working girlbut her kind is heaven to wed。我女友祇是一個貧窮的工人,但她值得我娶她為妻。

My father said:『Nothis is can not be soyou must marry a lady instead。』我爸爸說:『不,你不能娶她,你必須娶另外一個有錢人的女兒才行。』

I explained things to mothershe knew how they were。我跟老媽報告,她知道她們的狀況。

When somebody said she was poor,當有人說那個女孩是窮人家出身的,

She said:『Neddon’t fretyou’ll marry her yetwith your father’s blessingI’m sure。』她就回答說:『不,別害怕,我保證你老爸一定會祝福你們的。』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