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信仰危機和詭異的氣功教政治化

自中國大陸改革開放以來,在資本主義市場經濟的蓬勃發展中和社會主義政治的高度控制下,產生了社會普遍的意識形態錯亂﹕現行社會主義政治理論的蒼白和相當多數的“紅色政客”在實際行為上對自己政黨的叛逆;舊的意識形態已在人們心中和拜金主義盛行的現實中消亡,而新的能夠統轄社會主流的精神的意識形態尚未產生;能夠真正感召社會多數成員的精神力量或者精神領袖尚未產生;民間尤其是底層民眾存在著巨大的精神空白,加之中華民族固有的對於本民族文化的自豪,再加之科學的實証精神的極其薄弱,更加之現代教育水準的低下;於是,法輪功應運而生。

弱輩念祖經,危世出邪教。法輪功的興起和迅猛發展,正是借助於中國大陸社會的信仰危機和精神危機。底層民眾,顯然對於社會正義的追求,對於貪腐、霸道官吏、對許多政府官員言行不一的不滿,對中國社會現存的虛偽政治的不滿。中國社會底層正在經歷最為嚴峻的“政精分離”,即“政治理念”與“正義精神”的分經。從表面上看來,法輪功的組織和民眾追求的是“健身自由”、“信仰自由”,但他們對科學家客觀言論的圍攻及咒罵,他們對氣功神力走火入魔的誇張渲染;顯見他們“唯我獨尊”、“為我為真”的絕對崇拜的非現代迷信(Cults)。他們大有將偽科學強加於人的趨勢,欲圖將偽科學正名。整個行動隱藏著許多法輪功民眾都沒有意識到的政治化的追求。

從歷史上看,氣功不能救中國。例如,中國婦女從本世紀初葉小腳女人到奪得女排奧運冠軍以及世界杯女足亞軍,以及在海峽兩岸的女性政治領袖和科學家,中國婦女的解放和體質的上升,經不開孫中山、蔣中正、毛澤東、蔣經國、鄧小平這些已故中國的領袖對中國社會的改革(儘管這些人物各自有著程度不同的局限、錯誤甚至罪錯);經不開現代化的體育鍛煉;經不開生活營養的提高;經不開現代醫學科學、婦女保健水準的提升。還有一個很有力的事例是,根據洛杉磯時報199955日的報導,美國有五萬個90歲以及95歲還在作全日制的工作。自然可以推斷,老人們如此健康的原因,絕大多數不是因為氣功。

一個事實是,是改革後的中國救了氣功,帶來氣功研究事業的發展,將氣功定為成中華民族走向健康的輔助方式,而不能使它變成一種狂熱和瘋狂。氣功科學的功效,必須是排斥所謂“法輪功”能(所謂人的腑部直接從大自然及至上境界接受能量)的非科學妄言,才會產生作用。

冷靜的觀察研判,詭異的氣功教政治化顯現了如下特徵﹕

一、法輪功組織具有深思熟慮之運動戰略策略,他們極為謹慎選擇抗議及打擊目標,沒有選擇寫了一本批判法輪功的書的普通作者,而是選擇了只寫了一篇短文的科學界名人何柞休教授,並將何的言論目的及何的朋友關係作政治化的解釋。

二、極為策略地將有效的氣功科學與偽科學混為一體,既能以有效的氣功科學廣招信眾,又以偽科學惑眾,將自己立于一切氣功門派之上,“佛”力普照,以此可“運動”群眾。

三、一萬多人行動組織之嚴密,行動之迅速,已形成了層層密集連絡及行動的組織功能。此一組織功能自然涉及大量人力和相當資金。

四、李洪志本人的真正出身以及師法學道的經歷尚待証實。等等。

從筆者以及筆者的幾位歷來深入研究、思考問題的同事、同行們所獲知的有關法輪功資訊及照片來看,不能排除這樣一種假設的可能性﹕一個極其強大的組織以其強大的實力,研究、設計出既有現實功效,又有超現實的“神效”的“法輪功”,廣攬信眾,並以“健身自由”、“信仰自由”的合法性,以表面的非政治訴求,掩飾實際業已存在的政治目的,推出表面性的法輪功領袖,在中國大陸進行的“非政治形式”的政治運作。這種政治運作是強勢性的,籍機包圍“中南海”便是第一步。

這一可能性,也隱含了這樣一種極其危險的現象,失業民眾不是儘可能在已經相當開放、自由的經濟社會中,放下身段,重新出發,奮鬥搏擊,提升自己的競爭能力或工作能力,找到自己人生的位置。而是寄希望于傳統氣功和非科學的氣功神功,而是走人生捷徑,借鏟除社會貪腐及不公平現象為正義原則,以氣功教,再度革命,全面推倒現存社會秩序和經濟制度,重新再分配,形成“民主”旗號下的貧民革命。

儘管,這一個時代的貧民比上一時代的貧民“富”了許多,但這一個時代的貧民比起“已經富起來的一部分”還是很貧窮。須知,這“已經富起來的一部分人”中,有相當多數的人不是以權牟私、以權暴富的人們,而是靠自己的智慧才能,靠自己的力氣富起來的。但當貧民革命爆發的時候,則即可能是又一次農民起義式的爆發,中國歷史的“一治一亂”的惡性循環就將再現。

無疑,貧民革命比和平改革更為危險。當中共停止包括改造自身的政治改革時,打著“民主”旗號的貧民革命就有可能發生。沒有與市場經濟發展相適應的政治機制和法治的建設,中國大陸領導人最為擔心的“亡黨、亡國”的危機就不能完全解除。由於種種複雜因素,面對偽科學,大陸當政者已經沒有強硬的口氣說不。

中華民族的和平改革,只有以兩岸政治合作為發端,才有希望。但中國大陸社會,亂象紛呈,積弊甚久,若以傳統的整風的方式,只能是再一次政治運動式的走過場。面對新世紀,中國大陸領導人需以跨世紀的胸懷和理念,大膽開展政治改革,才能真正擺脫歷史的惡性循環。

以孫中山先生的理念,台灣的政黨尤其是中國國民黨,對於中國大陸是負有責任的,拒絕責任就是拒絕歷史機會,再說得直截一點,今天或者明天的國民黨如果拒絕對於中國大陸是負有責任的,就將永遠不會是一個偉大的黨。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太平洋視野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