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美國放浪形駭的摔跤手州長

此時此刻,筆者以閱讀傑作的心情在閱讀現任明尼蘇達州州長杰西.凡圖拉接受《花花公子》(199911月期)訪談的長文。

此時此刻,筆者以評論傑作的心情在評論杰西.凡圖拉(Jessy Ventura)的《花花公子》訪談。這本《花花公子》雜誌,值得反覆閱讀,值得留藏,和禿頭杰西.凡圖拉一起。

開放的、自由的美國才能產生如此桀驁不馴,言論大膽的杰西.凡圖拉。

一、撕開傳統的假面具

撕開傳統的假面具,杰西.凡圖拉以真正為明尼蘇達州人民效力的虔誠,一反很多政治家的虛偽和做作,在談論他的州長工作。

撕開傳統的假面具,杰西.凡圖拉把正人君子不敢說,卻總是在偷偷做的事情,大膽說出來。

撕開傳統的假面具,杰西.凡圖拉在自由的、商品的世界,赤裸裸的表露人性的真率。

撕開傳統的假面具,杰西.凡圖拉在自由的、開放的世界,說出人們內心的渴望。

撕開傳統的假面具,杰西.凡圖拉顯露出強者的強悍,對精神上蒙騙弱者、騙取弱者錢財的上帝的僕人給于毫不留情的鞭撻。

撕開傳統的假面具,杰西.凡圖拉對自己在下一世喜歡當女人也直言不諱。

杰西.凡圖拉究竟是什麼人?一個專心致志從事自己的工作的人。一個儘職守的美國海軍的海豹隊員(Seals),俗稱水鬼。他也是一個成功的市長。他是一個能夠強力控制自己的意志的強者,他是一個正在學習如何強力控制自己的感情的人。

當了州長後,很糟糕的是,杰西.凡圖拉很不習慣自己說話不能隨心所欲了。不能隨意開玩笑,不能說錯話。要學會自己控制自己的感情和意志。但是,在每周五晚上的脫口秀節目中,杰西.凡圖拉還是他自己,一點不覺得自己是州長,人家罵他,他罵回去,人家諷刺他,他很尖刻的諷刺回去。這次《花花公子》訪談,他放開大喉,暢所欲言,在美國各界掀起陣陣大浪。

杰西.凡圖拉談自己怎樣開始州長工作生活,最壞的是什麼?他說﹕「我有生以來第一次有了辦公室,有了辦公桌。」他也調侃自己,最壞的是,我成了自己警衛人士的奴隸,成了自己成功所造成的監獄中的犯人。

最好的感覺是什麼?他說﹕「我就是國王。在這個州內,沒有人可以告訴我,我要做什麼。」

杰西.凡圖拉認為,很多人認為摔跤手們很笨,這是傳統概念的錯誤。他說,「我雖然是高中畢業,但是,在海軍的訓練和服役工作中,我學到了人生很多智慧。我的實用智慧,遠遠超過大學的各種學位的水準。」他努力為明尼蘇達州的人民效力,減所得稅,退銷售稅,杰西.凡圖拉將自己在競選中的各項承諾正在一一落實中。

杰西.凡圖拉在加州尼克松圖書館裡作新書演講時,聽眾人數超過季辛吉和金瑞基。為什麼,他自己回答說,「人民在追求真理,而我是他們可以相信的人。我所說的也許不是他們所想知道的真理,但是,至少,他們感到從我這裡,正在接近、正在得到真理。」

杰西.凡圖拉給人們的啟示剛剛開始,這是一個還在旺盛發展的生命,這是一個平民出身的實現了美國夢的美國壯漢。

華人讀者應該讀杰西.凡圖拉,讀懂他,也照出我們華人文化的卑瑣和脆弱,也讀懂在美國這種強旺的文化中正在不斷變化、發展的我們華人自己。

讓我們遠離文文弱弱的“歷史智者”,遠離酸酸腐腐的脫離現實的“君子們”。在生活的強者和智者中,找到與我們靈魂渴望追求所能呼應的強性磁力,增強我們生命奔騰的原創力。

你好!杰西.凡圖拉,我們慶幸遇到了你。

二、愛這個世界,愛自己

杰西.凡圖拉具有非常簡明但又深刻的智慧。

他用非常簡潔的語言定義改革黨、共和黨、民主黨三黨的不同,他認為改革黨是財政上的保守,社會意義上的自由,共和黨則是在財政上的保守,社會上的保守,民主黨是在財政上和社會上的自由主張。我是他們兩個黨的各自一半。

他主張美國應該採納全國銷售稅的徵稅,政府的存在是因為它推動了經濟的發展,他認為現行的政府應該少管事,因為多管事的政府首先是從納稅人那裡拿錢。這是他認同共和黨小政府的傳統理念,杰西.凡圖拉很愛國,但他同時強調,公民有權表達抗議,如果你自己買了國旗,當然你自己有權焚燒它。

杰西.凡圖拉在訪談中語出驚人,他反對徵兵制,例如六、七十年代徵兵制,至今使他感到痛苦。因為有錢人因此可以把孩子送到大學就可以逃避徵兵。說美國的被應徵的士兵都是窮人家的孩子。

在槍枝管理方面,杰西.凡圖拉認為美國普遍犯了一個基本性的概念錯誤和行為錯誤,美國人把錢存到銀行,就有持槍的衛兵和安全人員看管錢,把孩子送到學校,卻沒有持槍的衛兵保護,是人重要還是錢重要?他認為這是很荒唐的。

他認為公民的持槍權絕不容剝奪,否則,當政府壓迫人民的時候,人民無法還擊。他強調,人民有槍不是為了打獵,一是保護自己生命財產不受壞人侵犯,而更重要得是,壓迫性的政府出現時,人民可以開槍還擊。這是美國開國先父所賦予普通美國人民與壓迫自己的政府抗爭戰鬥的權力。

他認為美國執法、司法太鬆,這是犯罪率高的原因。他認為三振出局太晚了。應該一振出局,該處死的處死,該終身監禁永不可赦免的就永不可赦免。犯罪人犯罪時就知道是在侵害他人,一次犯罪就應該重判。終身監禁者,七年就被釋放了,殺人、強姦、搶劫等等罪行就是罪行。終身監禁就是終身監禁,絕不應該赦免。難道還要讓他三次犯罪後,三次害人後,才重判?

因為他嚴厲懲罰犯罪人的主張,他每周收到一次死亡威脅信,但他仍舊哈哈大笑。

杰西.凡圖拉指出﹕「我們自稱自己是勇敢的家園和自由的土地,但常常缺乏勇氣和自由。」他主張政府不應該管毒品和娼妓業,政府應該有更重要的事要管。例如,內華達州娼妓業是合法的,像早期美國西部一樣,內華達那裡也沒有比別的州有太多問題。杰西.凡圖拉和他的夫人曾在荷蘭阿姆斯特丹的紅燈區遊覽,深夜了,那裡的治安很好。如果娼妓業是合法的,他說,女孩子可以有執照,健康檢查,工會,福利等。社會情勢將會好很多。

杰西.凡圖拉出身于一個普通軍人家庭,他的父母均在二戰時戰鬥在前線,父親曾是巴頓將軍屬下的一名士兵,母親曾在非洲作美軍的護士。他對美國的摯愛,他對民眾竭誠效力,他對傳統觀念的維護,如他對槍枝擁有權的的捍衛,他對政府官僚、冗員的憎恨。他對美國時弊的痛恨,是明尼蘇達州很多民眾為之瘋狂的原因。

有人攻擊杰西.凡圖拉,說他當州長後,出版書籍收入近五十萬美元,私下收入就達2-3百萬美元。杰西.凡圖拉反擊,說他全力為民眾工作,常常延長工作時間,這個人的收入完全是他在夜晚和周末工作所得。他敢說,敢為,敢想,既熱情為民眾服務,又敢於為自己爭取利益,善於為自己安排時間。

這就是杰西.凡圖拉給我們的人生啟示。這就是禿頭(是自行剃光,而不是頭髮脫落),滿臉是微笑和蠻橫的杰西.凡圖拉。這個杰西.凡圖拉不喜歡文化和藝術,但他的談話時時所流露出來的是,瀟灑人生的生命藝術的動律和豪邁。

唾棄、遠離苟苟且且的人生,唾棄、遠離不陰不陽的小人,報復、懲罰鬼鬼祟祟的的伎倆。坦坦蕩蕩地生活著,揚眉吐氣地大步走路。這就是傑西.凡圖拉。

自己是一個壯漢,儘力生活,儘興生活,儘情生活,儘欲生活,愛這個世界,愛自己。愛一切有生命力的東西,愛一切強橫壯碩的力量,愛博愛的胸懷。

這就是杰西.凡圖拉。

三、撕破美國社會的虛偽和媒體濫權的醜惡

杰西.凡圖拉在這次訪談中最有爭議的是有關宗教的言論,他的原話是﹕「組織起來的宗教是恥辱的,是意志脆弱者的支撐物。他們(組織起來的宗教)把人們吸引、粘到他們的(賺錢的)事業中。我始終堅持一個黃金準則﹕對待別人就像你所指望別人對待你那樣,己所不欲,勿施於人。不少人為此指責批評杰西.凡圖拉的偏頗極端。但是,誰都無法否認,杰西.凡圖拉直率的話,揭出了社會中的事實,它含有真理。誰也無法否認,杰西.凡圖拉撕破了為上帝名義牟利者的虛偽,撕破了美國社會的一部分人的虛偽。

記者問他﹕對於毒品之戰,你有何解決的方法?他認為,應該解除毒品是犯罪的概念和法律規定,也不必把它合法化,越是禁除它,越是造成犯罪。當你禁止一樣事情的時候,這件事反而會越鬧越凶。

杰西.凡圖拉認為憲法上沒有一項是說政府創造了工作機會。他強調人們不能依賴政府,人們不能靠政府創造工作機會。你自己應該創造工作機會,成為真正個體的獨立的人。

杰西.凡圖拉強調自己同意所有的社會福利,但是他認為,社會福利應該廢除終身制,人生不應該有終身制的東西。杰西.凡圖拉憎恨的是人們自以為是的要求社會福利的權利,他強調人們沒有權力要求。應該把社會福利看成是慈善行為。以杰西.凡圖拉的觀念,社會福利是社會施捨給弱者的,而不是公民的權利。公民的權利是工作,自食其力。而不是向政府伸手。

杰西.凡圖拉猛烈抨擊美國媒體的濫權現象,他認為,自由媒體的自由是和責任連在一起的,沒有責任就沒有自由。很多記者將自己主觀意念和主觀態度寫到文章裡去。而且還力圖讓民眾深信,他們講的就是事實,「他們用扭曲的事實來蠱惑民眾,使他們對我產生憤怒」。他對記者對他和他的太太一些不實片面之詞加以駁斥。

明尼蘇達州的州民以他們的州長為自豪,他們的汽車保險槓上的貼紙寫著﹕我們的州長比你們的州長強壯多了我們的州長把您們的州長打得屁滾尿流,等等。然而,並不是很多人知道,杰西.凡圖拉每周收到一次死亡恐嚇信。在他就任州長之後,他的州政府辦公樓曾經兩次清除所有人員,讓警察局的爆破小組搜尋炸彈。

杰西.凡圖拉坦承,他在年輕當兵時,他有過吸毒、嫖妓的生活經歷。他強調自己對明尼蘇達州州民的忠誠度和個人的隱私權是並存的,「我將不會對明尼蘇達州的選民說謊,但這並不等於說,我對任何問題都必須回答。我有權利拒絕回答問題,就像我的私人性生活一樣,是我的隱私權。」

獨立不羈,但又富有個人社會責任感。強調個人良知,個人道德,但是反對別人用道德、良知來搜刮錢財。贊成並身體力行美國個人擁有的言論自由,但反對記者的濫用言論自由和媒體自由的權利,對他人進行攻擊和污辱。他看透社會的虛偽,因此反對有組織的教會活動。他強烈抨擊媒體人士的濫權(The media are abusing their position)。事實上,人們不難發現,這種媒體的濫權,無論是對美國的內政和外交的報導和評論中,都常常存在,有時還非常嚴重。

已經很久了,美國人民沒有聽到如此醒而真的聲音,杰西.凡圖拉是人民的一分子,他是人民的呼聲,他是自由的、民主的價值再度向全世界的顯現。

四、剃光頭是為了今後還可當老百姓

杰西.凡圖拉對自己曾在海外當過美國海軍的海豹隊員,他自己並不常提起。記者問他,他作為一名Seal,是否殺過人。他作了極為含糊的回答,認為問這個問題是極不適當的。你被要求完成工作,這是與別人無關的事情。這是我的作為個人和自己的信仰之間的問題

杰西.凡圖拉的光頭是他的特徵。他說,剃光頭是為了今後可以重返公共生活,當他離開這個位置的時候,可以回到一個隱居處,經過六個月或更長一點時間,當他的頭髮和鬍鬚都長了出來,讓別人認不出來,「我就可以大模大樣到大庭廣眾中去,而毫無顧忌。別人都將認不出我來。」

杰西.凡圖拉強調,他並不追求再次“選舉”,“我可以很快離開這裡,回到我的個人生活,就像我很快出現一樣”。這使人聯想到中國大陸,也曾有段時期對幹部和大學畢業生實行“從哪裡來回到哪裡去”的政策。但真正回去的,還是不得勢的幹部和平民子弟。暴露了革命時代中革命者的虛偽,這種虛偽行為,不僅說明革命的目的是打江山坐江山的農民起義的性質,更是對其自我標榜的“為人民服務”的宗旨,給予毀滅性的打擊,削弱政權的權威性,支持政權的民意漸漸變成了離心的、甚而反叛的民意。

而杰西.凡圖拉這種主動離去,已成了美國民眾習以為常的美國民主傳統。中國大陸的幹部上了“官船”,不到退休,哪有下來的?而美國選民對民選官員下至市議員、上至總統的召之即來,揮之即去,確實是人類對官本位、對官員腐敗的最好的遏制。這套體制,不僅是美國的政治財富,也是世界的政治財富。

當然,美國政治社會也有弊病,最令人驚心的歷史弊病就是甘乃迪被刺。對於此,在接受《花花公子》訪談時,杰西.凡圖拉一開始不願回答,因為他的工作的焦點在明尼蘇達州,他絕不希望明尼蘇達州的民眾認為他是在三心二意的工作。但他也不怕回答這個問題,他極為直率地說﹕「是我們殺了甘乃迪總統(JFK),也就是軍事工業的實力者集團。因為,我相信甘乃迪想結束越南戰爭,把美國人民從越南戰爭脫身出來。但是,那些軍事工業的實力者派卻不想那麼做。」顯然,凡圖拉這裡的我們指的是當時的美國軍事工業的實力者集團。當然主要指鷹派人士。是“我們”殺了甘乃迪總統。杰西.凡圖拉另一個雄辯的理由是,如果是被指控為有馬克思主義傾向的Oswald殺了甘乃迪總統,其有關資料不應該必須封存到2029年才能公布。另外,從射擊原理以及Oswald 的槍枝來看,也不可能射出七發子彈。

顯然,美國的社會的弊病也令人吃驚。劉少奇被迫害至死的冤假錯案,經過十幾年的時間,就完全翻案了。而甘乃迪被刺案還不能。中國大陸未來民主化最大課題之一,就是如何避開類似甘乃迪被刺案的事件。中國傳統文化中本來就充滿宮廷政變,陰謀行刺,為爭皇位弒父殺兄,東方的陰謀意識和陰謀文化,如果再加上西方的自由空間和強勢集團為所欲為的社會條件,更增加了中國大陸民主化進程的課題研究的高難度。但這正是一些高喊民主口號的人從來不願正視的和談及問題。顯見,海內外的民主派中,有相當一些人士的思維方式還是極端化的改朝換代的思維方式和精神狀態,沒有脫離傳統的陰影和泥淖。

當《花花公子》的記者在訪談最後,問杰西.凡圖拉,來世你想當什麼?杰西.凡圖拉大咧咧地說﹕“來世想當女人,穿38C的胸罩”。

很多人為此抨擊他傷風敗俗。但是那些抨擊他的人不是深信死後有天堂,還有來世嗎?為何杰西.凡圖拉講出來就有問題呢?不管杰西.凡圖拉將自己想當女人的話是真心講的還是故意玩俗氣,以爭取普通民眾的喝采。但是,在事實上,他玩世不恭的態度,恰好就是對人生有來世的輪迴觀念,給一個調侃和諷刺。

在任何社會,傷風敗俗,踐踏良知的,常常是那些偽君子,而不是杰西.凡圖拉這樣誠懇坦率的人。

當然,杰西.凡圖拉還是一個活人。聰明的作家不會對活人下斷言,筆者想成為聰明的作家,因此,就此打住。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太平洋視野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