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假如李敖不到台灣

——評李敖之二

與筆者一樣,內人也是一個李敖崇拜者,她在讀李敖的自傳時,讀到給李敖寫序的何飛鵬所作的序文《假如台灣沒有李敖》時,她馬上給筆者想到一個文章的好題目,《假如李敖不到台灣》。也就是說,何飛鵬假設台灣沒有李敖,筆者則假設如果李敖不到台灣。假如李敖不到台灣,留在大陸。是一種怎樣的情形呢﹖

如果這個假設成立的話,一個辭,可以概括李敖的一生﹕“慘極了”。

中國大陸的張志新女士就是一例。張志新是一個很有智慧、相貌端莊秀美、積極向上的忠貞黨員。她遠遠不如李敖具有追求自由、思想橫溢、在體制外反權威的魄力和思想覺悟。她衹是對於黨內宗派鬥爭提出不同看法,她臨死前還忠誠於馬克思主義和共產黨。因此,她不僅受盡毒打,還慘遭獄卒、犯人的多次強姦,在被槍斃之前,還被公安把頭按在磚頭上割喉,以不讓她發出最後抗議的聲音。這不僅沒有人道,連獸道也沒有。筆者記得,東北老鄉在過節時殺牛宰豬,是從來不割喉的,讓那些豬們牛們,臨終時,發出最後的對人類的抗議。

筆者在這裡要強調的,不是肯定當年特務們對李敖的刑求,而是相比較在台灣,假如李敖在中國大陸的話,以他一身反骨,他不是五七年反右時,慘遭迫害﹔就會在文革期間,慘遭迫害。其處境,將可能比張志新更悲慘。

假如李敖不到台灣,留在大陸,他和任何一個小情人的同居,不僅很難實現,而且都將被視為“亂搞男女關係”的“大流氓”而被整肅、被批判。他將被公安拘留審查,他的小情人,將被套上用破鞋連上的“項鏈”遊街示眾。他將無法寫作,整天是寫檢討、寫認罪書。他五六十年代任何一句在台灣所發表的自由言論,在大陸都可能被判成死刑。

假如李敖不到台灣,留在大陸,他不可能留下洋洋灑灑、恢宏巨制的李敖著作。

假如李敖不到台灣,留在大陸,他不可能成為現在的李敖。

假如李敖不到台灣,留在大陸,李敖也不可能像在台灣那樣能夠縱情發揮,也不可能為了自己的名譽或者文字訴訟,向文化官僚和權勢人物,在法庭索賠到損失。

假如李敖不到台灣,留在大陸,李敖更不可能參選總統。

即便是在今天的大陸,假如李敖不到台灣,留在大陸,李敖也不可能作上述任何一項他已經完成的事業和他正在努力的事業。換言之,這不僅社會環境不許可,也是李敖的自身條件不允許,因為即便李敖能夠逃過類似張志新的死劫,但因李敖自己多年被迫害,腦筋枯槁,才情幹癟,思維僵化,身體衰弱。不僅無法笑傲江湖,也無法瀟灑倜儻。

反過來講,正因為台灣歷史的成長,國民黨的從軍政、訓政、憲政的政治成就,才有了台灣的今天。從威權時代,才有了李敖的生存。威權、開明、開放、民主的台灣歷程,才有了李敖的成長。因此,台灣的漸行、緩行的民主化進程,完全可以成為中國大陸的模仿參照的經驗。在台灣採納先經濟發展後政治改革的社會步驟,實在是台灣政治家的理性措施。

可見,歷史的發展絕不可能沒有沿襲,中國大陸的社會之脆弱,使得橫割一刀的醫生反而置他於死地。中國大陸衹能用湯藥,而不是用霹靂手段。筆者至今還堅持中國大陸應該是緩變而不是激變。很多海內外華人,從期望中華民族穩步發展的角度,希望中國共產黨也應該是一個可以改造的黨。

因此,李敖的存在和影響力是跨越海峽的。今年初,李敖曾經舉辦“李敖禍臺五十年的活動”。陳文茜作主持人,有六千個李敖的崇拜者、李迷和支持者參加了這個集會活動。李敖愛臺,育臺,開拓文化思想,主張自由民主,李敖是有大功的。正像前文對李敖的評價一樣,李敖的過去和現在不僅對台灣也將對中國大陸產生強大的政治、文化衝擊力,李敖作為一個思想家、改革家形象,意義深遠。

李敖顯然可以成為聖人,如果李敖更能夠強化歷史的深度剖析,強化社會對比的感性和理性的認識的話,他的思維將走向廣角和圓通。聖人是要己強強人,己達達人的。這個推理是極簡單的,李敖可以大幅度地批判今日台灣,可以縱深批判,但不能否定一切,因為否定一切,就是否定你李敖自己。因為你李敖就是從台灣的“這一切”中得以生長、發展起來的。

筆者相信,在衝鋒陷陣的同時,李敖也會有他的戰略智慧,李敖也會有李敖的“度”,有李敖的節制。自由一定有自由的限制,才是真正的自由。如果,別人都是靶子,唯獨李敖自己是射箭手,這似乎也存在非正義,非平等。如果,當李敖橫箭亂飛的時候,他也會想一想,永遠的持有他的否定一切的戰法,是否對已經存在民主的台灣,對於李敖自身所已經享用的並賴以生存的自由本身,以及導致這種自由的社會進步的本身,帶來負面的衝擊?

注﹕

朋友在電話塈i訴我,李敖回應你的文章了。我照著朋友給的網址去看了個究竟,原來是某一網站轉貼了本文,後面便有了李敖的讀後感。

我(李敖)的讀後感是:

1.  這是一個假設的問題,與假設不同的是,我五十一年前到了台灣,並且一住五十一年,一天也沒離開過。按說假設性的問題答案也是虛擬的,不過我倒願虛擬一下:湯本斷言我留在大陸,一定「慘遭迫害」、「可能被判成死刑」等等,其實一個人愛國的方式因環境有異而方式不同,我留在大陸,愛國方法並不一定和在台灣一樣,我也沒有「張志新」那樣執迷,也並非人人都是死劫,還是有揮灑的空間,要看你有沒有本領。

2.  湯本說:「反過來講,正因為台灣歷史的成長,國民黨的從軍政、訓政、憲政的政治成就,才有了台灣的今天。從威權時代,才有了李敖的生存。威權、 開明、開放、民主的台灣歷程,才有了李敖的成長。」這話湯本弄錯了,因為他倒果為因。因是李敖打拚,果「才有了」國民黨敗績,湯本說是國民黨「政治成就」云云,好像是國民黨主動從良的,未免太厚愛國民黨了、未免太抬舉國民黨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太平洋視野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