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告別文革遺風

──駁馬悲鳴

提筆再次回應馬悲鳴,很犯躊躇,是稱先生呢還是女士?馬悲鳴是雌馬悲鳴還是公馬悲鳴?很難分辨,無奈,只有採取不給馬悲鳴任何先生女士稱謂的寫法。這是我第一次有違自己與辯論對手也要有尊重的本意。

這是第二次與馬悲鳴用筆打交道,都是被動的回應。第一次大約五六年前,是在北美《新聞自由導報》上,馬悲鳴寫道﹕“在對於奧運會問題上,《新聞自由導報》的前後二任總編輯如此水火不相容”云云。我記得是在《世界日報》上,曹長青先生和我前後發表了對“中國大陸舉辦奧運會”的不同觀點,長青是反對,我是支持。當時因為彼此沒有就此問題交談過,因此文章觀點並沒有針對誰而發表。這本是很正常的事情。但馬悲鳴偏偏要跳出來發表一通議論,將曹長青先生與我對立起來。彷彿這個世界上不同觀點的朋友就要你死我活,“水火不相容”,馬悲鳴才能興高采烈。幸好,曹長青先生和我沒有上他的當(十多年來,我們至今仍是彼此尊重的朋友)。當時,我只是在《新聞自由導報》上發表短短幾句話來回應馬悲鳴。我認為,我和曹長青先生都主張中國大陸必須走向民主化,實現新聞自由,但是,我們對於如何推動中國民主化進程,有不同的看法和觀點,這很正常。同時,我指出,《新聞自由導報》不是“納粹法西斯總部,出來的人千人一面”。短文發表後,馬悲鳴不再就此悲鳴。

作為戰略、政策研究專家,筆者和同事們有責任向美國國會和美國政府,提出自己的研究觀點,政策建言,其根本性原則是基於美國的國家利益,是基於創造一個和平、繁榮、民主、安定的國際環境的根本性目的。

對於一項事件的發生,完全可以進行多方面的分析、推理、推論,試圖得出多選擇性的方式,以力求政策和戰略思考的周延和全面,這種方式很常見,筆者在藍德擔任資深顧問的一位朋友就曾告訴筆者,“前蘇聯解體,各加盟共和國宣布獨立”這原本是藍德研究項目中的推論和預測之一,當時誰也不相信,後來竟成了事實。

而且,筆者對“中印關係”的惡化緊張,與葛瑪巴活佛出走作必要性的推論之一,並非是“望文生意”“捕風捉影”。中印關係的惡化緊張甚至對立並非一天了。近日,巴基斯坦總理率領政府代表團訪問中國大陸“建立全面戰略伙伴關係”就引人注目。會談中所特別提出的雙方反對“宗教恐怖活動”,明顯的是針對印度。試想,達賴走了二十天的路程,小活佛只走了七天。如果沒有印方的接應,沒有現代交通工具的幫助,小活佛縱有經文的神力支持,也不能順利出走。從另一項印巴衝突中的事實為旁證,如果巴基斯坦有關方面不是採納了“至少眼開眼閉”的做法,五名劫機犯和三名克什米爾回教領袖,怎麼能堂而皇之地開著車輛,進入巴基斯坦?國家衝突中、國際事務中,幕後的運作,遠遠超過常人包括馬悲鳴的想像。

因此,馬悲鳴以支離破碎的所謂“歷史事實”,無法否認中印關係的惡化緊張的事實。他的所謂中共對於小活佛是“留之無益,去之無害”是中共低調的原因,不僅是不能言之成理,而且是胡攪蠻纏的“胡謅”。

對於美國政策界來說,西藏問題必須十分小心。最近,著名節目主持人查理.拉斯(Charlie Ross)就指出,美國政府和政策界,應該反省“是誰丟失了俄羅斯?”。如果,美國政府和政策界再度掉以輕心,不能謹慎處理西藏問題,有一天,將會反問自己“是誰丟失了中國?”(政策上的失誤是從幾年前的反對中國大陸舉辦奧運開始的)。

再回到馬悲鳴本人,談到馬悲鳴的筆名和文風,我沒有看過馬悲鳴幾篇文章。不置一評。但按照美國新聞評論的文化傳統,要求評論和批評作者必須用真名。很簡單,《紐約時報》如此,《洛磯杉時報》如此,連香港的《亞洲週刊》的讀者來函,都必須是真實姓名,這體現一種現代民主、理性的負責精神。否則,躲在暗處,胡亂的發箭,對別人的觀點,極儘曲解和誣蔑,這不是現代民主國家理性爭論者應有的態度。以個人而言,也不是敢當敢為的漢子(如果馬悲鳴是男人的話)。

馬悲鳴的筆名,使人們想起文革中的“粱效”、“江效”等筆名,在筆名的遮蓋下,可以任意對被批評者橫加攻擊而不負責任。可以攻擊別人“邪門”而躲掉自己在“真正邪門”的事實。

在今天,自由言論是一定要付出代價的。筆者可以引以為自豪的是,在媒體發表的文章,在越來越多的讀者的鼓勵和支持下,不改宗旨,敢於批評,敢於說真話,是與讀者朋友分享思想、分享心靈和世界,共同建築華人精神家園。因此,對一切對自己言行敢於負責的人們,我尊敬你們的人格。

對於馬悲鳴的更多的嘶鳴,還是一句老話,人們完全可以不在意。二十一世紀是完全自由開放、追求獨創性的世紀,是勇敢前行者的世紀,是勇於負責的人的世紀。眷戀文革遺風的人,讓他留在二十世紀。

告別馬悲鳴,二十一世紀的學者必須告別文革遺風。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太平洋視野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