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報業變革與政治改革

邱立本(《亞洲週刊》總編輯)

中國新的新聞之旅,是知識分子理想與市場動力的結合,演繹中國政治改革的最新傳奇。

沒有什麼力量能夠留住時間,但歷史可以。當《京報》的邵飄萍於一九二六年被軍閥殺害時,他的「鐵肩擔道義,辣手著文章」的傳奇並沒有湮滅,在二零零三年的初冬,這理想的火炬又在京城點燃,照亮新一代報人的新旅程。

新的新聞之旅充滿知識分子理想主義的色彩。這份融合南北新舊兩家大報精華的《新京報》,在創刊詞中展示那種強烈的自我期許,要與當前「胡溫體制」的改革開放大潮呼應,並在「體制內行使媒體的權力,開展建設性的輿論監督」。

這也恰好連接起中國大陸新聞界的記憶斷層,邵飄萍的血,化為今日的墨,寫在讀者的集體心靈上。這是中國報業最新動力,即使是黨辦的報紙,也不能再用長官意志來對抗全球化的浪潮,也不能用假新聞來掩蓋真實,也當然不能再以意識形態來頂住市場。

因為中國目前就處於市場經濟的上升期,GDP 增長率逾百分之八的澎湃動力,推動新聞及文化等「上層建築」急遽變化,才能面對民間的廣大需求。那些以意識形態掛帥的報章如《人民日報》等,近年早已被市場邊緣化,被都市報及經濟、體育等報刊所取代。

但中國不少都市報卻要面對香港及台灣一些八卦模式的誘惑,很容易就墮入狗仔隊及惡俗品味的深淵,但神州大地畢竟具有深厚的知識分子傳統和人文底蘊,可以另闢蹊徑,尋找叫好又叫座的新典範。

《新京報》也許就是這種知識分子風格與市場動力結合的最新模式。現代中國報業的變革,為什麼不能在市場化的操作中,演繹人文的關懷﹖為什麼現代的包裝,不能推動經典的風格﹖為什麼中國人每天早上的餐桌,不能有一份像《紐約時報》這樣的高端報紙﹖為什麼賺錢的媒體就一定要靠血腥、暴力、假新聞或惡俗的評論來作賣點﹖

如果《新京報》的模式成功,它將對香港及台灣的報業帶來巨大的啟示,證明知識分子的理想並非市場的毒藥,而是市場的補藥,可以讓讀者品嚐健康益智的閱讀滋味,也品嚐社會變革的甜酸苦辣。

北京報壇巨變的成敗,不僅是中國報業變革的試金石,也是中國社會進步最新的動力,演繹中國政治改革的最新傳奇。(原載《亞洲週刊》)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