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等待改革的最新季節

邱立本(《亞洲週刊》總編輯)

香港人不能只關注兩制之別而漠視一國之福,七月的躁動,還在等待中國政治改革的最新季節。

歷史的記憶不能出現斷層。香港今日的民主運動,往往以民主、自由、人權等普世價值為號召,卻將七十年代香港校園及社會上波瀾壯闊的反殖民統治的愛國傳統遺忘﹔一些政壇及意見領袖   陷入「殖民的鄉愁」,美化英國的一切。他們以身為「小英國人」而自豪,似乎香港在回歸之前都是「美好老辰光」。

為什麼會這樣﹖也許是因為「六四」,也許是因為回歸後出現大量的負資產,使中產階級痛恨。但更深層的問題是香港社會的文化體質太弱,在急功近利的情緒及反智心態的驅動中,感染了歷史的失憶症,忘了香港社會昔日前仆後繼的反思力量和改革力量。

但正是在香港新一代的民主浪潮中,激活了塵封的記憶。原來昔日的大學生不僅只會學習當「小英國人」,也會以中國人的志氣,反擊殖民主義的偽善。從爭取中文為法定語文運動到保衛釣魚台運動,年輕人都站在抗爭的前線。

那些昔日在維園和中環衝鋒陷陣的人物如吳仲賢、陳毓祥等都先後英年早逝,但他們的銳氣及愛國熱情卻成為不滅的理想火炬,照亮了香港政壇,也呼喚新一代的接班人,尤其他們早就認識到國家與政權、政黨及人民之別,絕對不能因為對政府的失望而對國家失望。香港的中國人,和全球的中國人一樣,都要對中國痛苦的命運作出承擔,而不能自外於中國歷史發展的軌跡。

因為民主與愛國本來就是一體兩面﹔民主必須愛國,愛國必須民主。民主的生活方式不僅是為了個人的自由,也是為了權力的制衡,確保政府不會濫權,從而確保國家利益不會受損。

歷史的巨大諷刺是,當七十年代中國大陸還在封閉和極權的政治中,香港的中國人認同卻是非常強烈,但到了二十一世紀之初,中國呈現近百年未有的繁榮及開放之際,香港不少人卻對中國感到疏離。這是因為香港人失憶,還是因為中國大陸政治改革的滯後﹖難道香港人永遠比大陸人民享有更多的自由與人權嗎﹖難道香港人永遠只關注兩制之別而漠視一國之福嗎﹖香港問題的終極解決還在於中國政治改革的終極解決。香港今年七月的喧嘩與躁動,還在等待中國政治改革的最新季節。

(原載《亞洲週刊》)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