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讓弱勢再度成為強勢

邱立本(《亞洲週刊》總編輯)

從根本上平反冤情,就要司法獨立,給農民「國民待遇」,讓九億農民成為有尊嚴的強勢群體。

中國的弱勢群體曾經是強勢群體。僅僅三、四十年前,他們不少人曾經被視為強勢的代表,「貧下中農」是政治的金字招牌,是「根正苗紅」的保證,是共產黨江山的哨兵,消滅一切「走資派」和「階級敵人」。

但歷史已經被顛覆。巨大的諷刺是﹕九億農民佔了十三億人口的絕大多數,但卻被壓在社會的底層。他們在改革開放之初曾經嚐了甜頭,但經濟發展越快,他們分享經濟大餅的比例卻越來越小。一些有良知的中共基層黨員早就憂心忡忡。曾寫了《向總理說實話》一書的原中共農村幹部李昌平就說﹕「農村真窮、農民真苦、農業真危險。」

但危險不僅僅是經濟分布不公平,也由於司法系統不獨立,官官相衛,基層的糾紛,無法擺平。農民所受的冤情,越來越多。經濟的弱勢,成為司法的弱勢,終於成為政治的弱勢,成為權力主流以外的邊緣化小人物。

但邊緣化的小人物並不甘心。他們不甘沉冤莫雪,不甘司法被扭曲,每年百萬人千里迢迢跑到北京尋找「青天」,就好像中國千百年來的小老百姓一樣,期盼青天大老爺明鏡高懸,為冤情平反。

但冤情往往就擱置在北京豐台火車站附近一個破落的小村裡,數以千計的人聚居在一起,成為一個奇特的「上訪村」。他們的生命就虛耗在不斷盼望中,正如一位上訪者所說﹕「不信在共產黨天下就找不到伸冤的地方。」

但更深層的冤情其實是城市與農村的二元結構、城鄉收入的巨大落差,資源分配的巨大不公平。農民一年艱苦勞動,往往繳稅後僅剩下相當於城市工人一個月的收入,甚至一無所有,因而抗稅事件層出不窮。儘管近年中央已經減輕了農民稅負,但由於基層官僚體系腫脹,財政收入來源就靠當地農民,種種巧立名目的稅項禁之不絕,形成民間怨氣沖天。

從根本上平反冤情,就是要還給農民真正的「國民待遇」,尋找發展農村的新途徑,讓農民真正富起來,擁有免於重稅的自由,也有免於苛政和司法不公的自由,才能尋回他們失去的強勢。讓九億人的弱勢群體站起來,成為有尊嚴的強勢群體。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