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無盡的灾難與隱現的希望

少不丁

爲什麽十幾年來,“群死群傷”的事件在數量上和規模上不斷增多和增大?關于這現象已經有相當多文章論及其原因和根源,幷且有相當多的人士幾年前就預言這種現象會愈演愈烈,只要社會不發生根本轉變,只要“三講”和“三代表”之類繼續成爲爭權奪利的圖騰。曾發出這些預言的人士有些是在中國大陸生活的普通公民,儘管他們的言論只發生在茶餘飯後,而不能在媒體上。

這次“南京市大規模毒殺案”,案件的過程還遠遠未浮出水面。如果中共的司法部門如以往一樣匆匆把案件審結,把罪犯速速殺掉“以平民憤”,恐怕這次平不了“民憤”——因爲這次,中共首次把自己作爲一個整體,在一次刑事案件中放在“民憤”的靶心上。

在以往以礦難爲典型的“群死群傷”的事件中,總可以賴地方政府無能和欺上壓下,而且不時有中央級喉舌做了一回新聞機構,幷有中央政府派出的工作組解决問題,總算是對大衆有個算說得過去的交代——按照中共的邏輯。大衆又一回感到“黨和政府”還是“關心群衆”的。

這次,對事件真相的欺瞞,是中央級的,再也不能賴地方政府無能和欺上壓下。這當然不是第一次的中央級的欺瞞,數之不盡的有“大躍進”時期的大規模餓死人、許多水利設施的崩潰、“六四”的屠殺等。這些中央級的欺瞞,是中共在對信息流通有100%控制的時代對其政策的失敗所願采取的一種自我保護的措施。

本來,“南京市大規模毒殺案”與中共的政策幷無什麽關係,中共犯不著主動爲地方的黨政背黑鍋,壓縮自身的回旋餘地。然而,這次中共中央的失常反應,透露了中共的演化已經到了一個緊要關頭,在內外交困中,中共的自信心極度低落且仿惶,而舉止失措。

這悲慘的事件發生在南京這樣一個大城市,而不是窮鄉僻壤和小城市;地方政府表現出沒得說的無能,中共中央爲了某種原因妄圖在全國壓制消息的傳播。這些事情令得人人自危——現狀不改變和只是一味强調“穩定壓倒一切”,最終人人無論富貴貧賤都愈來愈多機會受害。悲慘和憤怒,會在民衆的麻木的心靈中撕開一道鮮血滴流的傷口。

中共喉舌的全體缺席和中共對新興互聯網媒體的鉗制一定程度上堵塞了真相的流通,然而,已經普及了的電話、傳真和電子郵件,早令鐵幕千蒼百孔。中央級的對真相的欺瞞,再不能象在50年代到80年代那樣爲中共帶來政治穩定和政治利益。

民衆“在一小撮違法分子蠱惑下”所做出的“過激”行動也許一如既往的被嚴厲鎮壓;習慣性的對飲食行業和毒藥行業的“治理整頓”也許會産生一些短期效益。但是,人人自危、怨恨和憤怒,會從南京向全國大規模傳播。成型幾年的中共的依法專制的國家機器會對各種“動亂”和潜在的“動亂”作出反擊,幷力圖像“新權威主義”所希望的那樣把“動亂”控制在發源地。此起彼伏的“風波”互相作用,終有一天形成“完美風暴”。筆者期望,無論中共是倒臺還是轉型,都不要讓人民和國家做陪葬。

在無盡的灾難中,筆者看到一點隱現的希望:這發生在大城市的悲慘,撕裂了人們心靈的麻木不仁;許多社會的精英會由一味“拜金”的狀態改變,更多的思考和參與社會公平公正的建立;這“南京市大規模毒殺案”及相關事件,會令中共從中央到地方更深刻地分裂和分化,幷使各精英集團的産生、合作和對抗有了一個新的變數。但願,這悲慘,是“物極必反”的轉機。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