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哪個唐裝應堅持住?

少不丁

蔣子龍近日發表文章《唐裝,堅持住》,大意是說:近年唐裝興起,而有一班文化精英對唐裝冷嘲熱諷;希望人人有唐裝,而且不把它視爲一般的衣服,是福份華貴的象徵,是自己有根有脉的標志。在自己喜歡穿或認爲應該穿的時候穿上它。只要堅持下去,等自己習慣了,別人也看慣了,那中國人的氣質就和唐裝協調一致了,國服”也就算有了。

蔣認爲:“現在的男人們參加重要活動都穿西服,但西服畢竟源自西方,儘管它已經成了全球通用的“禮服”,可在許多國家都還保有自己的國服。如蘇格蘭的裙子:你很難想象男人穿裙子會好看,會穿出紳士風度和勇士的威武。影片《勇敢的心》展示了那些穿著裙子的蘇格蘭勇士,體現了一種裙子和男人勇氣的完美結合,似乎他們天生就該穿裙子,沒有裙子反而不會有這樣震撼人心的效果。” 蔣訪問蘇格蘭期間想入鄉隨俗地也買條蘇格蘭裙穿上,但一問價格便作罷了,用買一條蘇格蘭裙的錢可以買下兩套高檔西服。“裙子是蘇格蘭民族的象徵,對蘇格蘭人來說,價格多貴都要買,這是他們的必備品。不是蘇格蘭人,則不會因一時好奇而又因價格便宜就亂買亂丟,糟踏了蘇格蘭人的尊嚴。還有日本的和服,在別人眼堣j概也不值得稱道,那繁瑣和臃腫倘若讓文化人一批,還不知會說出多麽難聽的話。可你不能不佩服日本人的‘堅持勁’,不知從什麽年代傳下來的,就當做民族的品質和驕傲一樣一代代傳了下去。女人穿上別有韵致,日本的男人一回到家就迫不及待地換上那寬大的袍子,有時在家堭筍搋Q客也可以穿和服。久而久之,不論民族的服飾好看與否,他們的心理、相貌和精神就和衣服相稱了。好象日本人就該穿和服,穿上和服就特日本。”

蔣還列舉了韓國、緬甸、泰國等許多亞洲國家以及非洲的所有國家,北歐、東歐諸國和阿拉伯國家。

在上世紀六七十年代,中國大陸藍螞蟻”們所穿的“毛服”或“毛式制服”,大概就是那時候的國服了。這樣的服裝確實反映了那時候的國人的精神。至于蔣子龍提到的由俞鶯爲2001年的APEC領導人設計出了“唐裝”,它的原名應該是“馬褂”,曾被戲稱爲“地主裝”,大概是因爲革命電影堛漲a主都穿此制服。

對蔣的觀點,筆者大致認同。不過,筆者更願意用民族服裝這個詞而不是“國服”,因爲大多數海外華人已經歸化了居住國,早就不是國人了,“國服”這個詞對他們和居住國的政府挺刺耳的。就看看這兩段描述吧:“春節期間,新加坡的華人穿上中國的國服……”,另一段是:“春節期間,新加坡的華人穿上民族服裝……”

筆者小時候經常穿的就是深藍色的“毛服”,穿起來挺舒服的,三四個大口袋可以裝不同的小玩意。深藍的顔色也很耐髒,正適合整天玩鬧的小孩和粉塵飛揚的環境。後來看到張明敏的《我的中國心》的唱片的封面,他一點也不靚仔(帥),他穿著淺米黃色的挺拔的中山裝,就是顯得特別英武瀟灑。那時筆者有一點疑惑:這中山裝是好看,不過淺黃色的,不耐髒,還是深藍色的實用。

後來還看過一些香港、臺灣和新加坡的電影,堶悸熊堣H也常穿與“毛服”類似的中山裝,但人家就是特瀟灑,“藍螞蟻”們包括我自己,就是土。

順著筆者也認同的蔣子龍的觀點來推論,筆者有如下見解:正宗的中山裝對衣料和剪裁很講究,而因爲服式筆挺,所以很欺負人穿,肥佬穿上就會大肚腩凸出,不甚瀟灑;“毛服”嘛,一般就用普通棉布來做,是六七十年代的日常生活所有場合的普通服裝;當然,前偉大領袖毛主席的“毛服”的用料肯定是很考究的了,不過,爲了掩飾他的大肚腩,“毛服”被做得松垮垮的,連帶所有“藍螞蟻”所穿的“毛服”都是松垮垮的,大多數是瘦瘦的的國人穿上,就是土——土可不是民族性啊。大概因爲如此,曾經是民族服裝的“毛服”,可以說是被糟蹋了的中山服。

根據對中日關係頗有研究的林思雲先生的介紹,中山服是由百年前的日本的學生服演變過來的,經衆多的旅日中國學生和革命党人的推介,特別經英俊瀟灑的國父孫中山先生的示範,中山裝得以普及,也可以說是那個時代的國服了。

蔣子龍的文章說:“細數下來,服裝沒有自己的民族特色,純粹以西服作爲自己‘國服’的,大概只有‘有家而沒有家鄉’的美國了,或者還能說出少數幾個國家。因美國總共只有二百多年的歷史,大都是從其它大陸去的移民,除去土著印第安人有自己特殊的裝束外,他們在服飾上還能繼承什麽樣的傳統呢?”

哈哈,蔣先生就是壓根兒看不起淺薄傲慢的美國人。美國是一個移民國家,號稱“民族的大熔爐”。這樣的國家到底需不需要民族服裝或者國服呢?如果美國也有位象蔣先生那樣對國服很執著的人士,他大概會提出牛仔帽和牛仔褲是美國的國服。牛仔帽源于美國牛仔,牛仔褲源于美國礦工,皆源于美國文化。全世界都知道牛仔褲是美國的,牛仔褲也是世界上最流行的服裝,連許多穆斯林的國家的女性都穿,儘管她們按照教規都包上頭巾。不過,美國人大概沒有誰會關心什麽美國的國服。

蔣先生認爲:中國人現在追趕時尚,仿效明星,沒有不敢穿的,沒有不能學的。雖奇裝异服層出不窮,看上去也花花綠綠,五彩斑斕,却總讓人覺得缺少主體,缺少靈魂,缺少中國文化的根脉。

民族服裝固然與民族精神相得益彰,却不一定相護相承。舉例說,美國人幷沒有什麽民族服裝,他們就是有美國精神,他們的民族精神是源自于心中——對美國憲法美國建國理念的信仰。穿上了民族服裝幷不能提升原來低落的民族精神。如果哪一天前偉大領袖毛主席再世大發龍威,號召全國各族人民天天都穿唐裝,就如上世紀六七十年代那樣穿“毛服”,然而,誰敢說國人因此就會增多了“主體”,增多了“靈魂”,增多了“中國文化的根脉”?

筆者就盼著有那麽一天,穿著飄逸的漢唐寬袖長袍到處行走,廳堂街道上的人都穿著類似的服裝,皆飄飄然仿如漢唐盛世的時光。當然,今天是不敢的,否則多被當戲子或傻子看。

被稱爲唐裝的馬褂與唐朝毫無關係,本是滿族人的服裝,經滿清幾百年的統治而在漢人中推廣,幷被改進。這馬褂大概反映了那個時候中國人的氣質。如果穿上馬褂能相得益彰出那個時候中國人的氣質——福份華貴却有脉無根,那筆者絕不會贊成馬褂成爲華人的民族服裝。關于什麽樣的服裝做華人的民族服裝好,恐怕要有長篇大論了,這奡N不論述了。

筆者對中國服裝歷史的發展幷沒有什麽專門研究,所有的知識基本上從影視和圖畫中得來,這番對民族服裝的評論大概有一些歷史和知識上的謬誤。筆者主要是展示對民族服裝的一些思考,希望能起到抛磚引玉的效用。蔣先生擔心:“生活中有不少好事都毀在了人的一張嘴上。我生怕唐裝的命運也不幸被這些人言中。”然而,如果唐裝被人議一議就毀了,如此的不濟,那這不要民族服裝也罷了。若然,大家能由唐裝和民族服裝展開思考和議論,大概若干年後,華人終于又能有民族服裝了,幷且,是建基于堅實的民族自信心的自然而然的産物。

後記:

寫罷這篇文章,筆者到GOOGLE上搜索“唐裝”。哈,原來今年上半年關于唐裝果然是有很多評論,筆者到年底才因蔣子龍先生的文章有感而發,真是孤陋寡聞後知後覺。共有29600條查詢結果,在前10頁(100條)的結果中,無一例外全部都是2002年發表的新聞和評論。其中,發覺馮驥才先生的《唐裝與中國結》頗合筆者的觀點,只是表達形式不同。這媞K錄一段作爲上文的補充:“至今我們還不善于從文化角度對待自己的傳統,也不善于從文化角度看待生活的一切。以致一提起傳統文化,便是孔子、花臉、國畫、琵琶加上福字幾樣,腦袋堛讀臟p也。于是在加速到來的全球化的今天,在文化上沒有預見,全無準備,一時連應急的文化符號也找不出來。

“倘若這樣下去,確叫人有幾分擔心。如今流行的唐裝還只是一種表面和粗糙的文化符號而已。對此無人深究,也不講究,比起日本人的和服和蘇格蘭的裙裝差得遠。我看多是商家們一窩蜂的狂炒狂賣,賣過了頭就會貶值。這兩天的新聞上說,連動物園的猴子山羊猫兒狗兒們都穿上唐裝了。我們就這樣使用自己的文化麽?如此流行的唐裝恐怕不會持久。等到我們把唐裝玩膩了之後,一扔,然後——怎麽辦?”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