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歷史、現實與人的認識——關于中東問題

少不丁

近日以巴沖突嚴重,舉世關注。照例各方人士發表各式見解。中文輿論普遍偏向同情巴勒斯坦一方,祝願和平能降臨。而一篇文發自廣東的冀先生的評論,稱“是巴勒斯坦謀殺了和平”,指責巴勒斯坦“被國際社會慣壞了”,阿拉伯國家不爭氣,就怪當初不遵守聯合國1947年的181號決議一起建立猶太國和巴勒斯坦國,妄圖把新生猶太國消滅,可惜打不贏又要搞恐怖主義。此文作者還大贊了一番以色列的民主和平等對待國內的阿拉伯人。

這文章令筆者回想起自己十幾年前也有類似的觀點,在閱讀過一本美國出版的百科叢書中的以色列分冊之後。這套叢書以相當平實的語言介紹了世界各國的風土人情、歷史、政治和文化等等。

以色列分冊雲﹕“……根據聯合國大會194711月的181號決議案,巴勒斯坦一分為二,各自建立一個猶太人國和阿拉伯人國……以色列立國第二天,阿拉伯國家組成聯軍一齊向以色列發起進攻……”啊,原來是這樣。為什麼當初巴勒斯坦人就不好好先立了國再說呢?當初不遵守聯合國決議,屢戰屢敗後才想到求聯合國。

十幾年前筆者還在中國大陸居住,深受中共媒體的燻陶。盡管中華人民共和國與以色列關系一直良好,歷史上中國政府和中國人對猶太人頗友好,然而,中共媒體在各種形式的對國民的宣傳上,總表達出以色列對巴勒斯坦和阿拉伯的不義和野蠻。在看過以色列分冊後,筆者在侃大山時常常替以色列辯護,指出歷史緣由。

以色列分冊還頗重筆墨介紹了集體農莊,這農莊有點象前蘇聯的集體農莊和已經取消了的中國的“人民公社”,不過以色列的集體農莊有完善的管理、先進的科技、民主的制度和自由的空氣,還是國家領導人的搖籃。真是理想。總之,看完以色列分冊後,筆者對以色列有非常好感。

現在,筆者對中東問題有了另一番認識,認為以色列分冊對歷史的解說相當誤導,盡管它說的全是事實,只不過有意無意地省略了一些內容。

人對事物的認識總隨著知識的增長、閱歷的積累和心態的成長而不斷改變。在911恐怖襲擊事件後,中文輿論對中東問題的討論熱烈起來,特別是在今天有網絡媒體這個肥沃土壤。大概是在200110月份,林思雲先生的《中東問題的歷史源流》系列文章被各媒體紛紛轉載,這系列文章極具深度和廣度地解說了中東問題的歷史源流。筆者讀完後,對中東問題的認識又有了一次大改變。有興趣者可到互聯網搜索這系列文章。

冀先生的見解是在事實的基礎上的合乎邏輯和常理的論述,然而,如果他的論述是基于林思雲先生的《中東問題的歷史源流》的對歷史的交代,而不是基于以色列分冊對歷史的交代,那麼,有關的論述可能就會是這樣(引自《如果沒有阿美利堅警長,世界將會怎樣?》)﹕

“美國為了解決苦難深重的猶太人的問題,領導聯合國以大比數投票堅決支持猶太人在巴勒斯坦復國,並把57%土地分給佔當地人口32%的猶太人,以補償猶太人幾年前在歐洲納粹暴政下所受的苦難。美國的慷慨大度感動了許多猶太復國積極分子,使他們放下屠刀立地成佛,不再以恐怖主義的方式來爭取復國,讓炸毀達比都國王飯店大廈的慘劇不再發生。很多原恐怖組織的成員,如貝京和沙米爾等,在美國的教育和幫助下,成為了國家的棟梁和美國的堅定盟友。有人把達比都國王飯店大廈的爆炸事件與回教徒的恐怖襲擊相提並論,這是別有用心。猶太復國積極分子是為了復國的正義大業,回教徒恐怖分子卻是為了攻擊美國的自由和民主。”

“而阿拉伯各國也太小氣了,不顧全大局,竟不遵守聯合國決議,妄圖把新生的以色列扼殺。好在美國略施小計,讓阿拉伯聯軍和以色列停火,這樣以色列得以緩過勁來,迅速補充力量,然後展開反攻,最終取得勝利。”

“以色列人在與巴勒斯坦人的紛爭中顯得比較文明,這與美國老大哥的影響和支持是分不開的。盡管戰斗中也有平民死傷,不過,通過精準武器的使用,已經比起以前野蠻的大殺傷力武器減少了無辜平民的死傷。那些巴勒斯坦恐怖分子,通常只挑軟的來吃,只會用害人害己的人肉炸彈去炸酒巴、餐館和市場。以色列則不同,擺明?馬光明正大地用坦克、戰斗機、精準的導彈去攻擊巴勒斯坦解放組織的警察局、軍情組織和窩藏恐怖分子的難民營;至于有平民死傷,那不過是意外,畢竟,以色列軍隊的攻擊目標並非平民。那些巴勒斯坦解放組織及其它恐怖組織常以平民建築作為掩護,以致巴勒斯坦平民常被以色列武器誤中,真是罪過罪過。”

相信沒有人會否認中東問題的歷史和現實的復雜。正確、錯誤、民主、公平、公正、恐怖主義、正義、法制、和游戲規則等等詞匯,都不能簡單地用來思考和評論。

四月初,以色列駐香港領事接受記者采訪時透露,在2000年克林頓總統主持以巴和談時,雙方幾乎達成協議。以色列將歸還97%以上的領土,承認巴勒斯坦建國;而巴勒斯坦方面堅持要巴勒斯坦難民中300萬回到現在已經是以色列國土的地方。領事稱,以色列只有600萬人口,猶太人佔500萬,絕對不允許巴勒斯坦方面利用以色列的民主制度來摧毀以色列,況且這300萬難民誰知道他們的原居地是在以色列境內?以色列只允許經過甄別程序接受20萬人。結果巴勒斯坦想得寸進尺不成,就又開打了。

筆者相信以色列領事的說的是事實,然而,顯然不會是全部的事實。巴勒斯坦方面也許會有另一番是事實的說法,令我們的認識不斷地演化。

一個曾千年飽受歐洲各國迫害的民族,一個在二十世紀幾年之間被屠殺了600萬人口的民族,在經歷千辛萬苦回到“許諾之地”復國,經過五十幾年,仍然不得和平和安寧,還要被迫不斷地與周邊國家結怨,還要成為新的壓迫者。相關的矛盾不斷激化,彈丸之地上發生的事情動蕩著全世界的局勢。這仿佛是猶太人的宿命,這仿佛是人類社會的宿命。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