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根治“非典",就要禁止吃生猛禽畜嗎?

少不丁

近日筆者讀朱學淵先生的《根治非典,須禁絕不良飲食習慣》,頗得驚奇。朱學淵先生的文章常以淵博的學識,深入淺出的邏輯思辯見長。而這一篇文章對于“須禁絕不良飲食習慣“的思辯邏輯頗爲牽强,甚至還要呼籲以重點根治“非典",根本不象朱學淵先生的以往的文章的質量,仿似是怒怨攻心時的作品。

朱學淵先生的文章提到﹕我們實在已經無法容忍這些每年必到的“流感”,更無法理解爲什麽有人一定要吃活雞、活鴨、活驢、活貓……?他們不僅沒有一點對動物的愛心,而且在冷凍技術如此發達的今天,還要堅持吞食“生猛”的陋習,而罔顧世界人民的“死活”。

在沒有冷凍技術的過去,在沒有工業化養殖和屠宰的三百年前,無論是廣東人,中國人,還是歐洲人,都是吃生猛禽畜。那時他們有沒有要迎接每年必到的“流感”是不是古人的這些生活方式就是陋習?是不是今人就一定要改過自新?

確實,禽流感是由禽病毒變種而傳人的,幷且,很有可能,SARS也是由禽畜特別是野生動物傳人的。但是,是不是由此就只能得出一個唯一正確的邏輯推論:所以要禁止吃生猛禽畜和野生動物?

1995年,英國瘋牛症爆發,導致若干人死亡;英國政府將全國的牛(農場牛)全部銷毀。2001年,英國的猪口蹄疫症爆發,英國政府將全國的猪(農場猪)全部銷毀;1965年,法國和比利時爆發雞瘟,當局將所有雞殺光。

禽畜要傳病給人,與人是否吃生猛禽畜無關。

朱先生也許會爭辯說:不吃生猛禽畜,至少可以减少禽畜病毒傳播給人的機會。

當然,這是正確的邏輯結論。仔細想一想,還可以有一個正確的邏輯推論:加强對生猛禽畜養殖,運輸和銷售過程的衛生和防疫工作。

二十世紀90年代以前,香港是絕少發生禽流感的,儘管已經有幾十年從大陸進口生猛禽畜。然而,90年代初起,每兩三年就爆一次禽流感猪瘟之類。如果朱學淵先生及CNN的記者們有機會坐廣州-深圳的火車,或者到深圳二綫外的農村轉轉,就會看到有許多簡陋的養雞場養猪場,這些基本是外地農民向當地鄉鎮租地建的,還有些是盲流們霸占一角建的,特別是在廣深綫鐵路沿綫。

這些養殖場沒有乾淨的水源,衛生條件極差,養殖密度大,有些養殖場還建在工業污染嚴重的地區。對動物來說,可以說比野生環境的衛生還要差很多。在這種環境下,禽畜容易得病,病菌病毒等等的基因變异也加快了。即使五豐行(承辦運輸農產品到香港的機構)不從這些養殖場進貨,如果有合約養殖場剛好在這些劣質養殖場的旁邊,就很容易受到傳染;還有每天十幾班的廣九綫火車,都很容易把那些由建在鐵路旁的劣質養殖場的病毒病菌帶到香港。

錯就錯在:中國大陸的禽畜養殖業的管理在90年代後嚴重失控。

爲什麽?看看90年代以來越來越頻密嚴重的礦難,交通事故,人爲投毒案,毒米毒棗流通案等等,想想這時期中國大陸的政治,文化和經濟的變遷。把SARS起源放到這個大時空下去看,而不是孤立去看,不是單單根據CNN的邏輯去看,能够得出的邏輯結論會綜合一些,至少版本可以多一些。

我也有個呼籲,如果中國的大陸的話事人有機會聽到就最好了:加强對禽畜養殖業的管理,例如,實施發牌制度,對養殖,運輸和銷售實行監理,幷且,要儘快徹底清除那些劣質養殖場;鼓勵財團辦大型而規範的養殖場。

至于吃活雞、活鴨、活驢、活猫是否就可以引申到“沒有一點對動物的愛心”,筆者在《動物權益保護的未來歷史》系列文章中已有詳細的論述,這奡N不作贅述了。讀者有興趣的話可以到GOOGLE.COM上搜索“動物權益"即可找到。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上海風情

落磯山風

太平洋視野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