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爲中國的假球文化說因由

少不丁

剛剛讀完的薛涌先生的《中國足球文化之批判》,就“中央電視臺大名鼎鼎的黃健翔先生”最近的鼓吹假球以及中國大陸足球産業的發展闡述了相當深刻的分析和批判。已經有相當多的批判文章了。本文不擬對足球再說什麽,只擬就薛涌先生文章所提到的中國文化和傳統說說因由。

薛涌文:“什麽“在亞洲舉辦”的世界杯如何如何呀﹐什麽韓國“小人得志”呀﹐等等﹐等等﹐背後的臺詞沒有說出來﹐筆者不妨替黃先生點破。黃先生心堜^行的﹐還是中國文化中最醜惡的東西之一﹐即王朝時代中央帝國的文化沙文主義。東夷西戎北狄南蠻﹐我們曾經把所有鄰居都說成是野蠻人﹐維有自己了不起。後來被日本人打趴下了﹐對日本就不說什麽了。但你“高麗棒子”算老幾﹖憑什麽你耍威風﹖黃先生看不過去。這才有了“小人得志”的理論。這種自我中心的大中華思想﹐使我們近代以來不能學人之長﹐爲此上千萬人付出了慘重代價。這種文化心態不改﹐我們的足球也踢不到那堨h。”

筆者幷不準備對央視黃名嘴感到噁心,只要爲黃名嘴能有這樣的思維方式和結論說說因由。筆者還記得小時候受到的“民族大團結”和“世界人民大團結”的教育,那時候筆者常常因相關的宣傳/報道而爲“偉大祖國”、“偉大領袖”等等感到驕傲,爲那些“少數民族”和“世界人民”這樣團結而感到寬慰。現在回想起來,那些教育實在醜陋的很。君還記得些宣傳畫和報道嗎?那些穿著奇裝异服的少數民族和五顔六色的世界人民或者圍繞在前偉大領袖毛主席周圍充滿著仰慕之情,或者眺望著心中的北京天安門,或者認真學習“紅寶書”。所謂的“王朝時代中央帝國的文化沙文主義”, 通過强大的現代宣傳機器得到了發揚光大。黃名嘴不過是對這些教育認真學習深刻領會的一個好學生罷了。

薛涌文:“舉個例子來說﹐中國的足球很腐敗﹐但許多國家的足球也很腐敗﹐巴西就是一例。可是﹐人家的腐敗總有個限度﹐而且是偷偷摸摸﹐大家都知道腐敗是見不得人的事。你自己在家踢假球﹐幷且把在假球文化中長大的“菜隊”拉到韓國去丟人現眼也就罷了﹐怎麽能不以爲耻﹐反而指責人家韓國隊不踢假球﹖外國人踢假球﹐偷偷摸摸﹐心塈g子小人的區別還是知道的。到了我們這堙M拒絕踢假球的人倒成了小人﹐象黃先生那樣公開鼓吹假球的人倒是個君子。我們中國人還有無是非之心﹖”

打假球,從“乒乓外交”開始。爲了“服從政治利益”,就是要打假球。有時搞到“友好國家”的球隊都尷尬了,請求中國隊不要打假球。上行下效,習慣成自然。十幾年前何智麗不打假球,被封上“不服從領導”和“不顧全大局”的帽子,幷受到了冷藏的行政處分。打假球,曾得到了風光的政治包裝。現在,打假球沾染了“銅臭”,才受到了些許無關痛癢的譴責。

薛涌文:“我們中國的文化﹐不鼓勵軍人武士那種敢于向任何人挑戰的的勇氣﹐我們也不懂得什麽是戰敗的耻辱﹐于是輸了巴西還自以爲“踢得不錯”。沒有“武”的傳統和尊嚴﹐中國的兵打不了外敵﹐却會欺上瞞下﹐作假報功。甲午戰爭時﹐清軍一聽敵人來了就跑﹐却可以割下中國百姓的頭到上司那媯窸爣敵立功﹗瞧瞧我們作假的傳統﹐誰還會爲黃先生的議論而吃驚﹖”

準確地說,尚武文化曾是中國文化的重要一部分。唐朝大興科舉,如唐太宗雲“天下英雄盡入轂中”,中國的文化才轉向陰柔。一個國家在最强盛之時,先後被安碌山和史思明的軍隊踐踏如入無人之境。也許是總結了安史之亂和藩鎮割據,宋太祖來個“杯酒釋兵權”,大興儒學,是以有“程朱理學”中程理。宋朝雖自認天朝大國,却向金國割地進貢,君臣只顧享樂,壓榨民脂民膏,殺岳飛,總是執行不抵抗主義。明明經濟力量和人力大大超過金國,却總很容忍。而當官逼民反,梁山好漢落草,楊么起義,宋朝却總是不遺餘力地去平亂。

明朝時,朱洪武更乾脆,連美酒客套話都省了,用四大發明之一去炸死曬開國武將,獨尊儒學,把整個國家都變成書聲朗朗的軟綿綿。儘管耗國庫民力去修萬里長城供太空人瞻仰,却只能對倭寇只眼開,只眼閉。到李自成起義,明朝不遺餘力去剿滅,連民間地主武裝也幫上一把。李自成雖占北京而滅明,但各省决不肯臣服這個陝西出生的家奴。及致李被清兵趕出北京後,各地的地主武裝,軍閥很快就臣服了以前是蠻夷的滿族君主。而後偶有的反抗,多打著反清複明的旗號,無“皇帝輪流做,今年到我家”的願望了。

最高統治者整天想著的是怎樣“治人”,防媒杜漸,鉗制任何“俠以武犯禁”的思想和實踐。儒學以及被收入轂中的天下精英團結在朝廷周圍。不去總結爲何一個經濟强盛人口衆多的大國能被侵略者任意踐踏,却越發極力以權謀,思想教育和嚴酷鎮壓把社會變成一團圍繞在朝廷周圍的軟弱散沙。

所謂“沒有武的傳統和尊嚴”和“作假的傳統”,不過是中國千年來愈發陰柔的文化的一些表現。

在二十世紀初,由于時局混亂,統治者無暇顧及鉗制文化,對意識形態的控制减弱,而出現了在春秋戰國以來僅見的百家爭鳴,出現了光輝燦爛的文學家和哲學家等,也産生了張學良、衛立隍,彭德懷、林彪和毛澤東等等的敢于碰硬的將帥。然而,在1950年代開始,毛澤東開始有預謀有計劃地以明太祖爲榜樣,修理武將,幷以現代的國家機器迫使"知識分子"和全國各族人民男女老少齊齊擁抱新的四書五經。陰柔的文化,復辟回朝,通過現代的國家機器得到了更深更廣的發揚光大。陽剛之氣,只在二十世紀的上半葉如曇花一現地在中國文化中回旋過。

薛涌文:“我們沒有戰場上的尊嚴這個概念﹐士兵上了戰場就耍賴﹐容忍文人墨客那些語無倫次的議論。于是黃先生可以如此這般地坐而論道﹐顛倒黑白﹐不打自招地供出中國足球的腐敗之深而不自知。我們的球迷﹐不僅聽這樣的議論津津有味﹐而且還要用狹隘的民族主義﹐去捧世界上最臭的足球。其口味之低﹐也算是世界一絕了。中國的足球要出頭﹐中國這種容忍腐敗、容忍平庸、顛倒是非的足球文化首先要改。這次看著中國隊的醜態、看著那些去捧臭角的球迷垂頭喪氣、看著狹隘的民族主義陽萎﹐真是前所未有的痛快﹗如果中國球迷早一點拒絕花錢去看平庸的足球、虛假的足球﹐當今這些草包﹐早就成了要飯的。爭氣的人會最終取代他們。如果你永遠接受僞劣産品﹐就沒有廠家會提高質量。如果中國的球迷永遠是如此的低口味﹐中國的足球﹐就永遠會這般醜陋。”

薛涌先生,饒了可憐的中國球迷吧。需知中國大陸這幾年來上上下左左右右盛行“被迫的虛無主義”,去捧足球是社會上僅剩的幾項在日常生活能够使人興奮的項目。其它的項目就是賭博、性事和拜金了。只可惜,在拜金的征途上,大多數人被特權資本和無處不在的欺詐搞得焦頭爛額。也許,還有一個興奮的方法,就是好好聽宣傳部長們的話,“昂揚精神”,可憐人們早就對宣傳部長們的話産生了抗藥性了。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