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向中共16大的獻禮之16--心靈烙印

少不丁

[2002-04-28]

九十年代初筆者到英國紐卡斯爾大學讀碩士,有時得閑到市政圖書館看書。那埵酗中摰捖﹛A有許多大陸,香港和臺灣出版的書,筆者重讀了很多魯迅和巴金的作品,同樣的文字,不同的注解(大陸出版的注解是緊扣階級論的,香港出版的注解是很中性的),給筆者完全不同的感受和理解。原來1949年以前中國存在“邊城”這樣的地方,而不單只有晴朗的“蘇區/解放區”和黑暗的“國統區”兩種。《狂人日記》和《阿Q正傳》堜珒汍S的事物,在1949年以後仍然存在和發揚光大。“人迫人、人踩人、人吃人,自耗元氣”這種事物不斷改頭換面而存在。中國,中國人,在百年中,不過一次次地失去好地獄(“好地獄”,引自魯迅的《失去的好地獄》)。曾經被“革命者”批判和鬥爭的“反動”事物,最終總是陰魂不散地附體“革命者”,令他們揚“革命”之名,行“反動”之實,而不自知。

想當初,毛澤東做《甲申三百年祭》時,已經警醒不要重蹈李自成的覆轍。他一直努力製造新制度和新人類。結果,畫虎不成反類犬,“舊”的打“破”了,“新”的却“立”不起來。他希望製造“新人”,最終結果是全面深入地毒化了“廣大人民群衆”的心靈,爲所謂的“世風日下、道德淪喪”打下了基礎。他所做的,實際上是以一種封建帝王的方式,呼喚一種封建意識,以一種“大民主”的方式(流氓意識和流氓運動向社會各層面大放送),去摧毀一種封建架構。黑食黑,仍是黑,更加黑。毛澤東,這樣英明神武,始終脫離不了流氓和帝王的思維方式。

“老一輩無產階級革命家”們基本上都是IQEQ一流的社會精英,他們年輕時候生活的社會是一個文化和結構相對多元化的社會,他們多還是歸順了傳統文化中的流氓意識和宮廷權謀,他們曾爲之奮鬥的共産主義,不過成了道具。現在中國大陸的民衆以及已經“投奔自由世界”的人士,大都年輕時生活在一個相對封閉和一元化的社會,幾十年的深入全面的教化所形成的心靈烙印(思考邏輯和判斷理據等)難以直接的消除,更難以自覺地去陋存真。

只有時間和百家思想是藥方。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