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絕望和希望的鏡頭

在震撼中,痛苦的感覺不深。痛苦像雷霆過後的苦雨,一點一點撒在酸疼的心上。

我久久地,久久地凝視2001911日《時代週刊》中的一張照片:巨大的灰色天空,更爲巨大魁峨的褐黃色的世貿大廈,五個渺小的人影,從高空自由落體般地墜下,剛剛跳出窗戶的一人,臉向下,身體接近樓面,接著是一男一女攜手在空中飛墜,一人雙腿向下,一人雙腿彎曲,好像順著樓面在向下奔跑,再向下,一個穿紫紅襯衫的人在墜落,他的整個上身幾乎平行,兩腿成四十五度角伸起,也許是他胖的關係,身體在下,臉向上,雙手指向空中,仿佛在向上天討個說法。照片最下端是一個四肢張開在墜落的人,也是身子在下,這五人投向四五百尺之下的水泥地。在這場災難中,被煙火軀趕,這絕望的人群,沒有生與死的抉擇,只有死的兩種方式的抉擇。他們選擇了飛墜的剛硬的快死,而不是被煙火燒烤折磨的慢死。他們是美國、世界各國商貿、金融、科技、管理、法律和財會的精英人士,他們很聰明,一定試了很多方式,想跑出絕境。他們中有人在跳樓前,還抓緊時間用電話冷靜地向家人作後事交代和訣別,當他們縱身跳向死亡的天空,在墜落的十幾秒或幾十秒鐘之內,他們在想甚麽?

攜手同跳的那對男女,是夫婦?是情人?是朋友?是同事?他們的選擇意味著甚麽,不僅僅是不願意在燒烤中死亡,更是在恐怖分子製造的死亡的厄運中,當恐怖分子把死亡直接罩住自己的時候,他們用自己選擇死亡的方式,作最後的抗議,在不可擺脫的厄運中,作最後的雖然是象徵性的、但卻是有尊嚴的擺脫?

或許,他(她)們其中有人,爲了讓遠處街上或公寓樓上的妻子、丈夫、孩子最後看到自己一眼,作這最後的絕望的、壯烈的一跳?

這五個人,像五個重音符號,敲擊著悲倉無常的命運,向暴力的突發襲擊,表示最後的抗議。

在砰然的落地聲中,他們聽到了自己身體的巨響?還是他們自己身體的巨響,包裹了他們的所有知覺?人身撞地發出的巨響,和大廈隨後的倒塌的巨響,向人類畫出前所未有的巨大的問號……

攝影師把這五個人生命最後終結前的瞬間留在人類史上,這是人類攝影藝術史,還是人類慘烈悲劇的真實影像史?我不知道這人世上還會有甚麽鏡頭能讓我的心更爲震撼?!

與此同時,電視上出現了恐怖分子一張張年輕的、端正並不令人恐怖的相貌,透著意志力的眼睛,他們中也有留美學生、也有科技精英人士,至少三名是中產階級家庭出身,充分享受到美國的自由,其中,多爲美國居民和公民。他們中的一個大眼睛的年青人讓我印象最深,他家庭富裕,先後留學德國、美國,已經獲得充分的資訊和個人自由。他們,極其冷靜,掌控飛機,歪斜機翅,把整個24,000加侖的油箱全部喂入大廈,在波音飛機撞上大廈之前的瞬間,他們在想甚麽?

他們冷靜,毫不動搖,平穩地將飛機撞入鋼柱、鐵筋、水泥牆結合成的大廈,居然沒有一絲一毫的慌張。

他們的冷靜是從哪裡來的?他們的沉著是從哪裡來的?

在轟然的爆炸中,他們的身子、靈魂變成了碎片,在濃烈的火焰中,他們身體的碎片變成了灰燼。

隨後,濃煙中出現了巨大的惡魔的臉形,21世紀的開頭,就是災難中出現惡魔,就是惡魔在造成災難,人類,在陷入厄運!人類,在遭受著天譴!

不久,鋼筋鐵骨的大廈像泥土一樣在崩塌。石瀑、濃煙、灰雨鋪天蓋地,於是,瓊樓成灰天下驚!

人類已經滑入了自殺狂鬥、自相殘殺的邊緣,上帝,您是否在用這場血腥的災禍喚醒我們?!

現在紐約的地標大廈只有一片廢墟,這是埋葬了近6,000個白、黑、亞、阿拉伯族裔生命的廢墟。人類史上前所未有的暴力造成了這人類史上前所未有的悲劇。而在這暴力之前,筆者看到了,精神的廢墟,忽略的廢墟,族裔和諧的廢墟,傲慢的廢墟,人類不妥協的廢墟。當文明在遭受野蠻和暴虐的攻擊的時候,當我們譴責暴力的時候,是不是也應該有所反省,文明社會對於地球上弱勢族群的呼籲爲甚麽置之不理?文明社會對於也想發展文明的社會是否已經先有不文明的強力行爲?

人們爲甚麽對文明世界在處理中東問題的正義和公正,如此絕望?如果不正視這些問題,即便將世界上所有的阿拉伯裔的恐怖分子及其同夥及其頭目的肉體都被消滅粉碎乾淨,中東地區還會不安寧。正像一位普通讀者920日投書《洛杉磯時報》說“和平公正解決中東問題,就是解決了阿拉伯恐怖主義的根源。”正像富有良知的政治家布肯南在918日發表文章所強調的“美國要走出帝國,否則將失去共和。”

美國要珍惜共和的傳統,人類應該共和。然而,利益和土地的你死我活的爭奪,讓人類忘記了共和。人們是否應該捫心自問:曾經在第二次世界大戰面臨種族滅絕的人們,正在以強勢者的強悍,在人類三個宗教起源的偉大聖地,所引發的種種糾紛、侵佔、驅趕、虐殺、暴力和暴力激發了新的虐殺和暴力,爲甚麽會如此狂獗地蔓延到平和的美利堅大地?

信仰上帝的人們,上帝在爲你們流淚!

我知道,以後感人的電視鏡頭還會很多,照片還會很多。但我不知道,會不會像眼前人群跳樓的照片以及“書生氣”的恐怖分子青年的眼睛讓我更爲震撼。

這也是很感人富有希望的鏡頭:紐約的三個消防隊員在廢墟上立起美國國旗;自由女神像仍然屹立在灰黑的濃煙中。哦,自由,你經歷過漫長征途的顛簸,你經受了無數血與火的洗浴……

哦,自由,你還要經歷多少個痛徹人類心靈的磨難,才能讓這個世界知曉:你想獲得真正的自由嗎?你必須和沒有自由或被剝奪自由的人們,分享自由……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