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blt.gif

Tang Ben Forum

Chinese Software

美國.洛杉磯

tangben@tangben.com

 

911”恐怖戰紀實與反思

咖啡救了他的命

2001911日美國東岸時間上午845分,一位在世貿大廈北樓的銀行總裁說,“對於紐約人來說這已不是早的時候了”。正在附近街頭拍電視劇的一架攝像機捕捉到天空中波音客機撞到世貿大廈北樓,巨大的火焰與濃煙成團竄出。903分,又一架波音客機準確撞入到世貿大廈南樓,巨大成團的火焰和濃煙冒出大廈,這時,全世界的眼光在注視它。從此,世界變了樣。

根據六十年代建造該雙大廈的公司現在的工程師認為,兩架飛機都沒有撞斷大廈,是因為大廈的鋼筋結構十分強固,然而,隨著滿載燃油的油箱撞毀燃燒,高達四、五千度的高溫融化了鋼柱鋼樑,於是,兩幢大廈開始塌崩,水泥塊和粉末從天而降。兩個巨大有序的商貿金融工作有機體被粉碎了,紐約的都市地標——世貿大樓在一個小時內,帶著火焰和水泥塊,轟然倒塌,兩大地標頓時毀滅、消失了。

摩根史坦利、美國銀行、美國著名保險公司、共同基金,CIA的機構、紐約市府敷災難應急處理部門皆在兩大廈中,美國經濟,雪上加霜。近百位華人(來自大陸、台灣、香港等地)喪身,沉重的哀悼和悲傷讓全世界的華人傷神。

這場恐怖戰爭中的第三架飛機先是飛往白宮,再突然大轉彎,飛向五角大樓。撞擊,爆炸,墜毀在五角大樓,據報導,遇難的上百人中有中將、少將等高級軍官,但多數是一些中低級官員及普通職員,其中一位年輕軍官是因為奉長官之命去拿咖啡而倖存。他很幸運,咖啡救了他的命。其他部門的官員,穿軍裝、穿西裝、穿便服的人群洶湧,向外移動。在修復之前,五角大樓缺一角。

飛機上的死亡人數包括劫機者是260餘人。總的死亡人數近六千人。紐約消防部門的幾個主管官員身先士卒,滅火並幫助疏散,連同兩百多名消防隊員,葬身塌崩之中。

布什總統先是在佛羅里達州表示絕不能忍受恐怖行為,後在特工人員強制安排下,總統避難在內布那斯卡的美國全國戰略緊急地下指揮蔽護中心。後總統決意返飛華盛頓,在數架A5戰鬥轟炸機的護航下飛返,空中一片戰時景象。

有一位名叫馬克的遇難者在被劫機時打電話給他的母親說,“有人劫機了”,還有一位男士打電話向妻子交待後事並訣別。訊息相通,生死隔絕,淒絕人寰的訣別,遊絲一樣脆弱的生命,無奈是一片微風在慘烈強大的爆炸聲中,水泥飛瀑中消失了……

ABC電視台的主播黛安.索耶爾以母親特有的悲哀而又顫抖的聲音發問:“今天晚上,有多少個孩子將沒有父母?!”

一個手機在兩座倒塌的廢墟下的底層媗暩T,向活著的人們報導生命的資訊,人們在驚叫“救人!救人!”的同時,無數個疑問撞擊彙聚在一起:“誰是這場戰爭還活著的罪魁?誰是美國的敵人?”

恐怖戰爭——誰是美國的敵人?

這場人類史上史無前例的恐怖戰爭,誰是美國的敵人?

正如美國前中央情報局局長James Woolsey 11日所談到的,“美國對於恐怖活動,通常是在炸彈、毒氣、細菌等方面的防範,從來沒有想到商用飛機可以用來作進攻武器”。沒有準備,對情報完全失控,茫然,中情局、聯邦調查局一片混亂和緊張,是完全可以想象的。

策劃這場戰爭的美國的敵人在國外有四大可能性:一、現藏匿阿富汗的恐怖主義頭子、伊斯蘭原教旨主義者賓.拉丹,拉丹雖然否認,但美國媒體認為他是頭號嫌疑;二、利比亞、伊朗和伊拉克的軍事狂人和獨裁者;三、巴勒斯坦法塔赫等組織;四、北韓。阿拉法特出乎意料早早在媒體顫抖著嘴唇哀悼和譴責,他的組織精幹的情報人員和特工幹部已經給以色列消滅得所剩無幾,很感冤枉。至於北韓,剛剛在江澤民的壓力下要緩解兩韓關係,豈敢有在美國幹恐怖的念頭。

前國務卿貝克和現參議員約翰.麥肯恩不約而同地認爲,美國近些年嚴重忽略用間諜方式,滲透到恐怖組織,偵探恐怖組織的行動,造成今天的情報不靈。但說說容易,顧人權的美國,怎麼會把自己人往虎口送?再者,恐怖組織的嚴密,意識形態和民族心態的瘋狂,使得失敗的危險多於成功的可能。

不少專家一開始以為,是美國國內的恐怖主義活動組織精心策劃、組織、實施了這次恐怖活動。美國本土恐怖分子也很活躍。激發奧克拉哈馬大爆炸發生的德州維柯事件,支持和同情者至今還認為有疑點,一批先後自由進出維柯的民眾認為戴維.克瑞希本人很善良,有的信徒甚至認為很多美國民眾給“洗腦”了。美國媒體對此報導不夠充分和全面,存在誤導。美國民間民兵的組織,獨立意識很強,有時會與政府發生沖突。最令人痛心的是,對立雙方無論是政府還是個人,都信奉美國的自由理念。策劃恐怖活動的恐怖組織成員可能互相簽下生死契約,一旦叛變,甘願自己或家屬受到死亡懲罰。這種可能已在麥克維在爲自己的同謀(曾是海灣戰爭的戰友)開脫罪行時露了蹤跡。麥克維為“戰友”辯護,說自己是逼迫這位同謀一起準備炸藥,否則“會幹掉他的親屬”,這一句話使他的“戰友”存活下來,帶有被脅迫犯罪的性質,沒有被判死刑。然而,奧克拉哈馬如此巨大的爆炸,其氣浪曾經把走離爆炸現場已在遠處的麥克維整個人掀起兩英寸高,豈是兩個人能夠策劃得了的?麥克維也曾自述,他的目標很明確,是奧克拉哈馬聯邦大樓內的曾指揮包圍維柯的聯邦調查局的南方指揮中心,至於兒童的死亡,這是“必要的附帶犧牲”,此語正是美國軍方在海灣戰爭中對參戰官兵誤殺、誤傷伊拉克婦儒時的解釋。

筆者經常乘坐美國航空公司波音757 赴華府公出,登機前有嚴格檢查。但上機後就會發現空中安保度不高,因爲是老航線,多數機上服務人員也是年過四十甚至五十的老阿姨們,笑容可掬,但力氣和敏捷程度當然不會是劫機壯漢的對手。

飛機起飛的三秒鐘,和飛機降落的三秒中,是最需飛行員全神貫注的,也是最容易出狀況的時刻,不僅是要對準跑道,還要保持平衡。兩架“參戰飛機”撞擊世貿大廈時的穩定飛行,顯示,飛機在會駕機的劫持者手中,且不是一般的飛機駕駛技術。

劫機者用的小刀片,裁紙刀,很像男人的盥洗剃鬚以及辦公用品,放在手提箱堳雈膨`。不易被察覺,可見他們的精心策劃,是智慧型的犯罪團伙,不是低能者。

912日,美國情報局即把策劃者嫌疑的可能,集中在賓.拉丹身上。

超限戰的出現﹕世界安全的劇烈震蕩

恐怖戰正在使現代戰爭重新定義。1997年,中國大陸國防大學兩位大校曾撰寫《超限戰》一書,引起美國軍界關注。此書其主要內容是﹕在戰爭中,由於弱勢政治、軍事力量,面對強敵,正面交戰打不過,便鋌而走險,決意不受國際公法約束,不宣而戰,用各種手段,甚至不擇手段,爲了自己的弱勢集團或種族的生存,向強敵發動特殊戰爭。

超限戰打破常規,戰爭雙方的力量不能以常規方式評判。大小力量消長變得無常,一方面,大國在處理與小國以及地區性的爭端時,可以用自身乃至國際壓力與誘導並重,但不能輕易動武。因為任何戰爭方式以及過度強權方式處理國際事務和關係會造成極端性、惡化性的超限戰的可能。世界的安全將產生劇烈的震蕩。

另一方面,這場超限恐怖戰首先帶來人們對美國導彈防禦系統有效的懷疑,未來戰爭,如果敵方也用超現戰方式,美國有再多的導彈,如何能防範得了?共和黨的神主牌在此局勢下有可能動搖,但也極可能因此而強化。

由於恐怖戰爭,美中關係面臨新鍥機,正如在恐怖戰之前不久國務卿鮑威爾所強調的“要與中國建立非常非常強的關係”以及說明自己“只聽總統的指示”而顯示出加溫的征兆。此次災難,將使美國瞭解到國際關係負面對抗中,大小國家的實力和打擊能力的消長不是絕對的,更何況大陸性的國家。美中兩國領導人應重新審視兩國的經濟互利和地緣戰略的優勢。

目前的恐怖戰爭的災難也給兩岸關係一個警示﹕戰爭只能使兩岸陷入傷心仇視的痛苦。台灣若對美日軍力介入兩岸事務有依賴思想,因超限戰的發生會使得美日台都處於險境,然而,中國大陸軍隊在台灣的軍事行動得勢後也很可能導致台灣對大陸地區實施超現戰,屆時,將會怨怨相報何時了?!

人類的天問:強大者必須謙卑

人們在譴責恐怖主義的同時,也要探究思考恐怖戰爭和恐怖行為的根源。除了兇惡的罪犯不可理喻的獸性和瘋狂之外,有的地區的恐怖衝突,是因為政治家的失誤。如以巴之間的恐怖暴力就是因為談判雙方的政治家沒有及時妥協,錯失良機,釀成鷹派上台。

廣義地來看,美國如能擴大“國際的、慈善的、傳統的保守主義”,如能在內外政上做到“關愛、幫助您的鄰居”,布什總統競選前兩次強調的“美國必須謙卑”的理念和胸懷若變成政府內閣全體的理念和胸懷,恐怖行爲和國際麻煩就會減少很多。

在整個恐怖戰爭的災難中,無論是總統的毫不畏懼的氣概,捉拿元兇的決心,接受考驗的意志,還是美國民眾的沉著、剛毅的性格,都顯示了美利堅民族對於災難和挑戰的決心,911日清晨,我接受美國之音電視臺節目主持人陳健電話訪談時,第一反應,這是恐怖主義組織對美國政治軍事中心和世界商業的挑戰,對美國自由的挑戰。

美國藍德公司一位反恐怖專家認爲,“這場(戰爭)的嚴酷和複雜性,將要很多年的消化。”

積極實施脫歐轉亞戰略,造成本土安全情報失敗

912日洛杉磯時報引用共和黨眾議員Dana Rohrabacher的觀點,他認為“整個恐怖戰爭的襲擊,說明了美國情報災難性失敗”,另一位前反恐怖專家在接受ABC電視台主播皮特.簡尼斯的訪問時認為﹕“是美國在戰略上過急於積極實現脫歐轉亞,忽略把本土防範當成國防重點,才造成美國本土安全情報如此失敗。”

曾參加1993TWA 800航班劫持恐怖案件調查,剛退休不久的聯邦調查局紐約官員Lewis Shiliro認為﹕“當時,我就曾經為很多事情而倒抽一口冷氣,他們籌劃如此精細,如此絲絲入扣,令人不敢相信。我到今天才開始理解。”

另一位現職的聯邦調查局高級官員認為,“我們很驚訝地發現,這樣高度的行動協調性”。而且,恐怖戰攻擊者也有攻擊美國總統空軍一號以及白宮的作戰計劃和動向。自由家園的安全受到威脅。中央情報局和聯邦調查局因此遭受各方批評和壓力。

洛杉磯時報912日發表的文章《五角大樓的外面,一種無法防衛的感覺》,敘述了國防部面臨前所未有的不安全感,也更指出沒有預知攻擊國防部,是美國空前的情報失敗。現在,國防部有100人失蹤,而在世界貿易大廈六層高的廢墟上,救援還在進行,紐約市長朱利安尼指令安排,6,000尸首袋已準備就緒。

稍微聰明一點的人會問﹕如果,美國這屆政府,不急著對付亞洲,不對還沒有到來的“威脅”敏感防範,而先建立起本土安全的措施和準確情報系統,世界貿易大廈還會倒塌嗎?

美國朝野悲憤情緒高昂,反恐怖戰爭氣氛濃烈

912日,在美國主要媒體上,賓.拉丹成為首席嫌犯。12日晚,聯邦調查局公布50嫌犯名單,指出其中有人在美國學習駕駛飛機。在嫌犯留在機場的車中發現阿拉伯語的飛行資料。

布什總統在國防部發表演講,要求國會撥款200億用於重建和安全,現在這個款項國會已經同意並且加倍是400億。美國朝野悲憤情緒高昂,反恐怖戰爭氣氛濃烈,民調百分之九十支持布什政府嚴懲恐怖分子。曾經自稱自己也是猶太姑娘的喜萊莉高聲痛斥恐怖主義侵害美國自由,但她隻字不提以巴沖突中以色列的凶悍和無人道。

912日晚,以色列官方也要求阿富汗塔里班政權交出賓.拉丹,ABC夜線節目主持人泰德.卡普爾問以色列前總理巴拉克﹕“如果塔里班政權不肯交出拉丹,以你之見,美國和英國會不會出兵阿富汗?”巴拉克回答﹕“那是必須的。”以色列會很高興地看到美、英嚴懲拉丹及其同伙。

看著倒塌的世貿大廈,洛杉磯時報報導,“以色列和巴勒斯坦都有震驚”,一種是憤怒和仇恨,一種是慶祝。在這種以色列——巴勒斯坦截然不同的震驚中,戰爭的火藥味道在變得越來越濃。其中,夾著一個大美國。

如果去年的阿拉法特能夠見好就收,不“得寸進尺”,如果沙龍不上台,暴力行為不發生,如果布希總統能頂住美國鷹派勢力,像前總統柯林頓那樣拉住雙方談判,今年的形勢就可能不會如此糟?

剛剛想緩和東西方關係的美國總統,面對高漲全國的戰意,又不得不卷入西方與穆斯林極端分子的鐵與血的戰爭,布什總統是有福氣還是時運不濟?

歷史的演變既有邏輯又無邏輯,一步一步,居然把美國與阿富汗推到如此敵對狂鬥的境地。一位學者提出這樣的一個問題﹕“全力支持以色列的美國最強勢的猶太族裔,他們影響了、掌握了美國政界,將他們的意志‘變’成了美國的意志,這是否應該檢討?美國人為誰受害?美國人為誰戰?美國人為誰流血?”

塔利班不像越南,他們雖沒有後者那樣有中、蘇兩大國的前後支持,但他們很可能獲得中東阿拉伯石油集團的支持,加之其宗教理念的認同,窮山惡水,民性強悍,會像布什所指出的,“是一場漫長的戰爭。”阿富汗,會變成第二個越南?

上帝有一雙魔手,讓人類廝殺,人類就廝殺?!

 

論壇主頁

今日短評

快訊快評

今日幽默

今日妙語

新聞述評

網友論壇

縱論天下

脫口秀

兩個兩岸

獨語天涯

咖啡廳

人生自白

美國筆記

景涵文集

天才兒童

西雅圖夜話

網友漫筆

楓葉傳真

劍橋偶拾

美國札記

千里帷幄

情詩欣賞

燕山夜話

千載清謠

瑞典茉莉

聚焦香港

澳洲思絮

洛城夜話

創業雜誌

法律世界

新科技

網友來函

喜馬拉雅

財經趨勢

自由言論

華府鉤沉

星條旗下

社區服務

日耳曼專稿

銀幕縱深

硅谷清流

 

 

 

對本網站有任何建議或有任何體會要與大家分享,請發往 tangben@tangben.com

一九九九年七月二十二日正式上網
Copyright © 2000, 2001, 2002 TANG BEN